《六指琴魔续集》

第二十五章 宿梦重圆 荒岛渡良宵

作者:倪匡

只见她望着吕麟,面上出现了一片茫然之色,好一会,才道:“麟弟,我们莫非是在海底相会吗?”

吕麟摇了摇头,道:“不是……”

这时候,他们能否脱险,吕麟也不知道,但是,他终於又和谭月华相会,心中实是高兴之极,一面回答,一面竟高兴地哭了起来!

谭月华想坐了起来,但是吕麟却不肯松手,只听得他道:“月姐姐,如今不是在什麽船上,难道你仍然不肯和我离得近些吗?”

谭月华道:“麟弟放手!”吕麟叹了口气,松开了手,谭月华抖开铁,站了起来,四面一看,才知道身在一片珊瑚礁上。

她也不禁眼眶润湿,道:“麟弟,我只当难以再和你相见了!”

吕麟也道:“我叫了你一夜,月姐姐,你可曾听到吗?”

谭月华道:“我哪里听得到……”

两人互望了一眼,情不自禁,拥在一起。可是立即,谭月华伸手一推,便将吕麟推开!两人站在珊瑚礁上,水只及膝,吕麟被谭月华一推,便跌进了海水之中!

谭月华一见将吕麟推跌,心中大是过意不去,问道:“怎麽了?”

吕麟从海水中爬了起来,却是满面笑容,道:“月姐姐,你……”

谭月华想起刚才的举动,面上一红,立时转过了身去。

刚才,谭月华在大难初脱之际,情不自禁,和吕麟相拥了片刻。

在她而言,那是因为在茫茫的大海之中,日夜瓢流,不要说是亲人,除了海水和蓝天以外,连人也见不到一个。所以,她在乍一见到吕麟之後,心中的喜悦,实是无可言喻。那种极度的喜悦,在片刻之间,将她多年来积存在心中的幽怨冲去。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即使是面对着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只要有人为伴,心中总也不免会有高兴之意,更回况谭月华对吕麟,本就不是没有感情的,因此,她才和吕麟相拥。

但是,那种极度的喜悦一过,谭月华的情绪,立即回复到现实中来!

她立即想到,自己的行动,对於吕麟来说,会发生极其严重的错觉。

而且,自己所爱的,究竟是东方白,而不是吕麟,虽然吕麟的年纪小过自己,而自己心中,也将他当作弟弟一样,但是,吕麟究竟已不是小孩子了,男女有别,岂可不避嫌疑!

因此,她又立即一推,吕麟才在猝不及防的情形之下,被推落水中!

当下,谭月华想起刚才的情形,俏脸之上,阵阵发热,又不知怎样解释才好。.

吕麟心头,“怦怦”乱跳,又踏前了一步,道:“月姐姐,我们两人,虽然未知能否出险,但是一齐流落在此,可以说是天意。”

谭月华转过头去,道:“麟弟,你……这话是什麽意思?”

吕麟的心中,兴奋之极,连语音也在微微发颤,道:“月姐姐,我小的时候,便已经立誓,要娶你为妻,但那时候,我只知道和你在一起,便心中快乐,并不知道什麽叫作爱情,直到在墨礁岛中住了叁年,渐渐地大了,才知道相思之苦……”

吕麟在一离开墨礁岛之後,来到了中原,便听到了谭月华和东方白的婚讯。

接着,他虽然到了峨嵋青云岭,但是却绝无机会,向谭月华一诉衷曲。

接下来,便是六指琴魔闯到,祸事骤生,谭月华婚事生变,痛不慾生,又和众人避不见面,吕麟更无机会将心中的话,和谭月华痛痛快快地来说上一遍。直到此际,两人一齐瓢流到了这片珊瑚礁上,吕麟方有机会对谭月华详述心中的话。

他讲不几句,心中一阵激动,两行情泪,已然流了下来。

谭月华低声道:“麟弟,你不必说了,我……全都知道的。”

吕麟摇了摇头,道:“不,月姐姐,你不知道我心中的痛苦,你且听我说!”

谭月毕长叹一声,掉转头去,不再言语,望着茫茫海水,心中不知是什麽滋味。

吕麟道:“我在墨礁岛上之际,日夜思念你,等到我有机会离开墨礁岛时,更恨不得胁生双翅,能够在转瞬之间,飞过茫茫大海,来到你的身边,当我听到你的婚讯之际,我心中的难过,实是难以言喻!”

他讲到此处,略顿了一顿,谭月华也已然泪痕满面,道:“麟弟,你怪不得我,我确实是爱上了他,而且,我和你分手之际,你年纪还小,我也根本不知道你心中的意思。”

吕麟道:“我当时,确实怪你,恨你,但是,一到了青云岭,我便不恨你了,因为我看出,你真心地爱着我师傅。”

谭月华道:“你既明白了这一点,我也就放心了!”

吕麟道:“本来,我也已死了心,只是自怨命苦,说不定,当端木红属意於我时,也能弥补我心头所受的创伤!”

他长叹了一声,又道:“可是,月姐姐,青云岭下的那件事发生了,这件事,令得你悲痛慾绝,令得我也更加爱你了。”

谭月华低着头,一言不发。

她的泪水,一滴又一滴地落在平静的海面上,荡起一个一个小小的漪涟。

吕麟纪道:“月姐姐,我知道你爱东方师傅,那件事发生之後,你心中所受的打击,十分沈重,但是你难道没有一点爱我之念,不能变通一下,面对现实吗?”谭月华苦笑了一下,道:“麟弟,说得多麽容易啊!”

吕麟一伸手,紧紧地握住了谭月华的纤手道:“月姐姐,那你至少应该试着去做,天叫我们,瓢流在此,我们可以两个人在一起,绝对没有外人来吵扰我们了!”

谭月华抬起头来,道:“麟弟,这是什麽话,你不要报父母之仇,不要寻火羽箭,除六指琴魔了吗?”

吕麟叹了一口气,道:“月姐姐,不瞒你说,如果我们这次,是飘流到了一个荒岛之上的话,我真想什麽都不管,只和你两人,在荒岛之上,渡其一生!”

谭月华一听得吕麟如此说法,不由得呆了半晌,无话可说。她自然知道,吕麟心中,对六指琴魔之恨,可以说是恨之切骨!他好几次几乎身死,也是为了不顾一切,和六指琴魔作对之故。可是如今,他却讲出这样的话来,可知在他的心中,对自己的爱情,实在看得比任何事情更重!谭月华一想及此,心中更是乱到了极点,对着这个如此情深,而且和她又有了绝非寻常关系的年轻人,她芳心之缭乱,实是可想而知!

两人静了半晌,吕麟才又道:“月姐姐,你说怎麽样?”

谭月华茫然道:“我也不知怎麽说才好。”

吕麟道:“月姐姐,东方师傅心中的痛苦,我也知道,但是他却愿意成全我们两人,月姐姐,你如今这样,东方师傅心中,只有更加痛苦!”

谭月华眼中,泪水重又滚猿而下,好一会,她才道:“麟弟,我心中乱极了,我们不要再谈这件事,好不好?”

吕麟望了她半晌,道:“好,我们先设法离开这里吧。”

谭月华幽幽地点了点头,又长叹了一声,道:“怎麽离开去呢?”

吕麟道:“我在这里,好像知道你也一定会来到此处一样,一刻不停地眺望,我发现凡是来到这里的大海龟,总是由东游来的,可能东面有陆地,我们何不利用大海龟,拖着船板离开此处,就算到一个无人荒岛,也比这襄好些。”

谭月华道:“到了无人的荒岛之上,你便不想离去了吗?”

吕麟苦笑道:“当然想离去的,但是总得在岛上住上些时了。”

谭月华半晌不语,心想自己既答应了和吕麟一起出海,就应该早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当时虽然和他约定,不能和自己接近,但是答应他的时候,可知也不是和他毫无情意!

谭月华如此一想,心中更是缭乱到了极点,吕麟道:“你去休息一会,我来捉海龟。”

谭月华道:“我何必休息,我们动手吧!”

吕麟笑了一笑,道:“月姐姐,你腕间的铁,此际非除下来不可了,我们要这铁,来系住海龟壳,令海龟拖船板走动。”

谭月华道:“你用紫阳刀来砍吧。”

吕麟拉直了她腕间的铁,扬起了紫阳刀,道:“月姐姐,希望这铁一断,你心中的烦恼,也一齐化为乌有!”

谭月华也不禁笑了起来,道:“麟弟,你什麽时侯,学会花言巧语了?”

吕麟忙道:“月姐姐,我是真心如此,绝非花言巧语!”

谭月华知道再说下去,一定引出吕麟更多的话来,因此便住壁不言。

吕麟手起刀落,紫阳刀何等锐利,“锵锵”两声过处,已然将两条铁,齐腕断下,但是两个铁箍,却仍在手腕上,未能除下。

吕麟取过了铁,将一头海龟,硬曳了过来,在龟壳上钻了一个孔,将铁扣了上去,谭月华也捉住了一头大海龟,如法泡制,又将铁的另一端,扣在那块船板之上。

然後,两人又杀了七八头海龟,将龟体内的清水,储在龟壳之中,又取了些龟肉,准备在飘流之际,饮食之用。

做完了这些,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谭月华和吕麟两人,都知道这片珊瑚礁,虽然救了他们的性命,但是却绝对不宜久居,两人便上了船板,将海龟提了起来,向外抛去。

那两头大海龟,一到了海水之中,便向西疾游而出,快疾无比。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站在船板之上,披襟当风,明月照在海水之上,银光闪闪,美丽之极,吕麟望着身旁的谭月华,想起她刚才,对自己亲热的神态来,心中更是烦恼一清,忍不住纵声长啸起来。

那两头大海龟,一直拉着两人向前游去,到了半夜时分,谭月华苜先发出了一声欢呼,道;“麟弟,你看!”

吕麟向前望去,只见海水之中,有着一个黑影,分明是一个小岛!

吕麟不禁大是高兴,道:“月姐姐,岛上若是有树木的话,我们至多费上些时日.可以伐木为筏,再到墨礁岛去了!”

谭月华道:“你看,岛上郁郁苍苍的,怕不是有森林吗?”

两人心中高兴,指点说笑之间,那两头大海龟,已然向那岛游近。

来得近了,两人就着月色,向前望去,只见好大一片沙滩,在沙滩之上,伏着不知多少头海龟,想来那岛,乃是附近海域之中海龟的巢穴。

不一会,船板已然靠了岸,两人一跃而下,放开了那两头海龟,谭月华唯恐岛上,有什麽猛兽,握住了两条铁。吕麟也掣了紫阳刀在手,两人一齐,向岸上走去。

只见那一片沙滩,环岛足有叁十来丈宽,在沙滩後面,全是插天也似的林木。两人不一会,便来到了林中,四周围,除了轻涛拍岸之声以外,静到了极点,两人在林中走了好久,又听得淙淙的流水之声,循声找去,只见一道山涧,顺流而下,水清见底,两人连忙俯身,喝了个饱。

沿途上,又采了些山果子充,沿着小溪,向前走去,不一会,便登上了小峰,怪石峋,百花齐放,简直是一个世外桃源!

两人费了半夜工夫,在全岛走了一遍,除了野兔、山獐等小动物外,猛兽却不见一头,更是绝无人烟!直到天色将明时分,两人才在山洞之中,铺上些乾草,躺了下来。

这一觉,足足睡到红日西沈,两人才相继醒了过来,钻木取火,猎了些野兔,烤熟了充,商议着伐木制筏,由吕麟伐木,谭月华则在山崖之中,采集山藤,搓成绳索。

一连七八天,他们两人,完全与人世隔绝,就在这个无人小岛上生活着。

在那七八天中,吕麟和谭月华两人,虽然没有再谈起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但是吕麟却可以看出,谭月华的面色,已然渐渐地开朗,不像以前一样,来得忧郁了。

每天晚上,吕麟总要对着明月,心中暗暗地诉说着心事,希望谭月华能够忘记了心灵上的创痛,而接受自己的爱情。

那一天晚上,一只大木筏已然扎好了,他们所准备的食粮、清水,也全都准备妥当,眼看第二天一早,便可以离开这个小岛了。

当天晚上,乌云四合,雷声隆隆,海面之上,浪头汹涌。

两人向海滩上望去,只见所有海龟,一只也看不见。两人心知必有一场暴风雨要降临,一早便躲在山洞之中。到了午夜时分,只觉天动地摇,狂风怒吼,暴风雨已然降临。两人一直躲到了山洞深处,方不致为暴风雨侵袭,向洞外望去,只见暴雨如注,狂风肆虐,两人不自由主,紧紧地靠在一起。

他们两人,虽然各有一身武功,但是一个人的本领,无论是如何大,和大自然的力量相比,是渺小得可怜!他们两人,紧紧地靠在一起,也不如从什麽时候起,两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相拥而坐。

吕麟俯首,在谭月华的面颊之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叫道:“月姐姐。”

谭月华低了头,道:“麟弟,别那样!”

吕麟低声道:“月姐姐,当年在青云岭下,我们虽然受惑於八龙天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宿梦重圆 荒岛渡良宵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