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续集》

第七章 琴音铮铮 险遭天音困

作者:倪匡

吕麟心念电转,连忙回头看时,只见谭翼飞仍然是闭着眼睛,知他还不知道船舱之中,已然生出了那麽大的变故。

因此吕麟忙道:“谭大哥,你只管放心,韩姑娘伤势虽重,我另有他法,你只顾自己,安心疗伤,切勿有他念!”

谭翼飞的脸上,本来已然现出了颇是焦急的神色,一听得吕麟如此说法,面上的神色,才渐渐地安宁了起来,只听得他问道:“刚才那一声响,是什麽声音。”

吕麟道:“是邻船所发的,也不知是什麽!”

谭翼飞略点了点头,便不再问下去。吕麟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韩玉霞不知被什麽人劫走,後果堪虞,但是谭翼飞总算不致於有危险了。

他竭力克制心神,不去设想韩玉霞被人劫走之後,可能发生什麽事,只是抱元守一,全神贯注,将本身真气,源源不绝地度入谭翼飞的体内,约莫过了两盏茶时,谭翼飞的面上,已然渐渐地现出了红润之色,总算有了一丝生气。

也就在此际,只听得舱门外,传来阴恻恻的一声冷笑,道:“翼飞,我好歹是你舅父,你却勾引外人,与我为敌麽?”

谭翼飞一听得那声音,立时睁开眼来,低声道:“吕兄弟,我内伤已愈了两成,你先去将金骷髅打发了吧!”

吕麟点了点头,手一松,谭翼飞一个转头间,也已然发现,板床之上,人去床空,他怔了一怔,不禁“咦”地一声,叫了出来。

吕麟心知他的伤势,甫有一点转机,如果知道了韩玉霞突然被人劫走的话,只怕伤势立时转剧,前功尽弃,因此忙道:“谭大哥,你放心,韩姑娘被一位武林前辈带去疗伤了!”

谭翼飞将信将疑,急问道:“那人是谁?”

吕麟只得继续骗他下去,道:“那位前辈,嘱我暂勿声张,谭大哥你只管放心!”谭翼飞的心中,仍然是不十分相信,双眼直视着吕麟。

吕麟本是心地极其正直,根本不会撒谎的人,此时,他不得已而以谎言欺骗谭翼飞,心中实是感到无限的内疚。

如果谭翼飞再向他望上片刻,吕麟只怕非露出马脚来不可!

但也就在此际,只听得舱外,又是“哈哈”一声长笑,道:“翼飞,你躲在舱中,便可安然无事了麽!”吕麟一听,忙道:“谭大哥,你只管在舱中,我去会一会他!”

不待谭翼飞答应,身形一晃,便已出了船舱,来到了甲板之上。

只见金骷髅手中,摺扇轻摇,正大模大样地站在甲板上。

他衣襟之上,以金线绣出的那只骷髅,闪闪放光,显得他神情极是诡异。

金骷髅一见有人自船舱之中,激射而出,定睛一看,认出是吕麟时,不由得呆了一呆,吕麟沈声喝道:“谭大哥根本不愿见你,你说什麽!”

金骷髅虽然知道,吕麟在後辈英侠之中,实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连得鬼圣盛灵,这样享名多年的人物,在峨嵋青云岭上,也伤在他的手下。

但是金骷髅却不知道,吕麟在魔宫之中,服食了七色灵芝之後,功力更是大进,年纪虽轻,武功也早臻第一流的境界!当下金骷髅一声长笑,道:“小娃子,我们舅甥两人,有话要说,我看你还是让开一点的好!”

吕麟尚未回答,谭翼飞的声音,已然从船舱之中,传了出来,道:“吕兄弟,你和他这种人,多废话作啥?还不快将他打发了算数!”

金骷髅一听,面上神色,陡地大怒,喝道:“翼飞,你莫要自讨苦吃!”

吕麟一听得谭翼飞催促自己,快点下手,更是再不犹豫。

金骷髅的话才出口,他已然踏前一步,右手晃动,中指连点两点,一招“双峰插云”,两缕劲疾已极的指风,破空而发,向前袭出。金骷髅自然也知道“金刚神指”的厉害,焉敢硬接?

一见指风袭到,身形滴溜溜地一转,来到了吕麟的身侧,手中摺扇,猛地一沈,已然向吕麟腰际的“带脉穴”点来。

吕麟此际,那十二式“金刚神指”,更有进境,不但已到了能够收发由心,而且,还领悟了这十二式变化之中,以实为虚,以虚为实,虚实并用,刚柔互济的无上奥妙。

他一式“双峰插云”,才一使出,一见对方身形转动,避了开去,内力略收之际,那一招,变成了虚招!而金骷髅却万万未曾料到,吕麟的武功之高,已到了这等地步,还以为自己避得快疾,其间有隙可趁,所以才攻出了一招。

而他那一招,才攻到一半,吕麟反手一式,“十面埋伏”,业已使出!

“金刚神指”的招式,一式厉害似一式,那一式“十面埋伏”,已是极其厉害的一式,他们两人,本就相隔甚近,金骷髅在自己的一扇,眼看可以将对方的穴道封住之际,陡然之间,头上十道大力,疾压而下,金骷髅猛地一惊,连忙抬头看时,只见指影纵横,指风交织,竟将自己全身罩住了!金骷髅这一惊,实是非同小鄙,哪里还顾得去点人穴道?

手臂一缩间,手中的握扇,对准了吕麟纵横交错的指影,便迎了上去。

可是,他摺扇才一扬起,便听得“拍”地一声,吕麟一指弹了上来,那柄摺扇,竟被齐中弹成了两截,一截握在他的手中,还有一截,“嗤”地一声,飞向半天!

金骷髅惊上加惊,心知自己,如果再不後退时,只怕吃亏更大!

总算他一身武功,也是非同等闲,身子一缩,箭也似疾,竟在严密无比的指影之中,疾穿了出去,吕麟一见也向外逃去,立即变招。

只见漫天指影,齐 之中,“轰”地一声,一股指风疾冲而出,势若奔雷,正是一式“一柱擎天”!金骷髅好不容易,才从吕麟的那一式“十面埋伏”之中,掠了出来,脚跟尚未站稳,吕辚的第二招,已然接着袭到。

那一式,吕麟足用了八成功力,金骷髅本来,万万逃不过去。

但是吕麟却在电光石火之间,陡地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那件事,便是他在服食那本七色灵芝之际,曾在附有灵芝的玉上,见到过两行小字,嘱咐有缘服食此芝之人,不可与他的後人为难。

当时,吕麟并不知道那七色灵芝,原是属谁所有,是以也未曾放在心上。

後来,他知道,那七色灵芝,原来是魔龙赫熹的东西,然则眼前,金骷髅正是赫熹的儿子,自己若是下手太绝,岂非有负於人?他一想及此处,便硬生生地,将指力收回了一大半来!

金骷髅眼看对方的指力,如惊涛裂岸,疾涌而来,而其势已不能再避,只当自己不免要步鬼圣盛灵的後尘,心中不禁大是恚恨,但是却也无法可施,正在心中又恨又惊之际,忽然觉出对方所发的指力,在陡然之间,大为减弱!

他也不知道自己何以又突然有了生机,一个退身间,勉力发出了一掌。

因为吕麟指力收了一大半,他那一掌,自然足堪将吕麟的指力敌住,可是他仍然不免,身形晃了一晃,几乎跌下船去!

吕麟收招不发,喝道:“我已然手下留情,莫非你不知好歹麽!”

金骷髅满面通红,他自从出道以来,有知道他来历的,看在魔龙赫熹的面上,莫不让他几分,即使是不知他来历的,他本身武功,也是极高,从来也没有落败过。

但是如今,对着一个後秀,他却无力应付,心中自是恨极!

只见他双眼,凶光四射,望定了吕麟,他却无力应付,心中自是恨极!

吕麟见他还不肯走,“哼”地一声,道:“金骷髅,若不是我佩服令尊为人,刚才不将指力收回,只怕你此际,已然身受重伤,堕於江中了,若是不走,不妨再接我一招!”

话一出口,身形便疾欺而前,一式“叁环套月”,又已然攻出!

那一招,他虽未有伤敌之心,但却有扬威之意,乃是倾力而发!

手甫扬起,叁股指风,像是叁条无形的蛟龙一样,滚滚而出,金骷髅一见这等情形,不敢再恋战,一声怪啸,身形拔起,在丈许高下,一个倒翻跟斗,向外翻去,刚好落在一只小舢板上,足尖略略一点,又已飞身而起,到了岸上,头也不回,身形连晃,便向前疾奔而出,转瞬不见。

吕麟见自己一出手,果然将他惊走,想起魔龙赫熹,和黑神君金骷髅,父子之间,为人竟然如此不同,不禁叹了一口气。

转过身,向船舱走去,才一来到舱口,便不禁大吃了一惊!

他和金骷髅,未曾交手之前,还曾听得谭翼飞的声音,自船舱中传了出来,交上了手,前後不过四招,当真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可是船舱之中,却已空空如也!

谭翼飞所坐的那张板床之上,连人影都不见了!

吕麟心知,谭翼飞的突然失踪,和韩玉霞的失踪,一定是出於同一人之手。

他心中只是奇怪,因为谭翼飞的功力,已恢复了两成,就算他不是来人的敌手,也该出声求救才是,何以连声都未出,便被人掠走,难道来人的武功,当真如此之高麽!

吕麟心念电转,在舱口并没站了多久,便窜了进去。

他才一进舱,便发现在谭翼飞所睡的那张板床之上,有着一张白纸,纸上写着寥寥的十来个字,道:“谭、韩两人无碍,速赴洞庭!”

那几个字的字迹,和指点他前赴洞庭的那张字条上的字,一模一样,也是歪斜不堪,像是出於根本不会写字的人之手。

吕麟一见那张字条,不由得呆了半晌,暗忖韩玉霞突然被人劫走,自己对谭翼飞所说的那一番话,本是信口开河,编造出来的。但如今看来,将韩玉霞带走的,当真是武林高人!

那人曾在自己力竭伤1重童之际,照顾自己,当然不是坏人。

由此推论,谭翼飞和韩玉霞两人,也足可以无碍,只是不知道那两番留字条给自己的,又是什麽人,却是憾事。吕麟想了一想,便也离船上岸,沿着江岸,向前疾驰而出。

没有多久,他便看到自己所雇的那艘船,正在前面不远处,傍岸缓缓前进,吕麟一连玑个起伏,已然将要追到那船,正待出声呼叫,令船家将船靠岸,好令他上船之际,忽然听得岸旁的丛林之中,传来了“叮叮”两下,奏琴之声!

吕麟一听得那两下琴音,虽然并不连贯,但是每一下,俱都清越无比,直入云霄,吕麟曾吃过“八龙天音”的苦头,一听便自听出,那两下琴音,乃是“八龙吟”所发出来的!

吕麟不由得陡地止住了脚步,身形一闪,已然来到了丛林附近,紧靠着一株树干而立,循声看去。只见枝叶茂密,林中依稀有两个人,但是那两个是什麽人,却看不清楚。

吕麟屏气静息,只听得林中一人道:“爹,我不想学!”

吕麟一听,心头更是一震,因为那话正是鬼奴黄心直所发!

同时,听得另一人怒叱道:“胡说,八龙天音,威震天下,你如何不学?以你的轻功而论,若是再学会了八龙天音,天下谁是你的敌手!”

吕麟早已料到,黄心直既然在此,六指琴魔,一定也在。

是以他听到了六指琴魔的声音,心中反倒没有那样吃惊。

只听得黄心直又道道:“爹,八能天音威力虽大,但是你总以此害人,不到一年间,死在八能天音之下的武林高手,已不下百馀人之多,我……我实在是不想学……”

黄心直才讲到此处,吕麟只听得“拍”地一声,想是六指琴魔,心中怒极,已然掴了他的儿子一掌,喝道:“没出息的东西!”

黄心直嗫嚅道:“我……我……”

吕麟大着胆子,向前轻轻地走出了两步,定睛一看间,不禁心头怦怦乱跳。

原来,他一眼望见,六指琴魔和黄心直两人,分别坐在两个树桩之上,而那一张“八龙吟”,却正放在黄心直的膝上!

从刚才他们两人的对话之中,吕麟知道黄心直尚未将八龙天音学会,而“八龙吟”既然在他身上,自己如果猝然不意,出手抢夺的话,并不是没有可能抢到手中,只要将“八龙吟”抢到手中,还用费什麽心机,去寻找那七枝火羽箭!

吕麟一想及此,绝不犹豫,身形一晃之间,已然向着两人,疾欺而出,人才一现身,左右双手,一齐扬起,左手一式“鸿蒙初辟”,右手一式“天地混沌”,一齐发出!

那两式,正是“金刚神指”,一十二式之中,第十一.十二,也就是最为厉害,吕麟自练成以来,从来未曾用过的两式。

此际,吕麟因为自己的这一扑,实是关系着武林整个命运,所以才一出手,便使出了那两式!他离开六指琴魔父子两人,本来,约有五六丈远近,身形才现之间,身子电也似疾,已然向前,欺近了叁丈左右。

再加上两式齐发,以他此际的功力而论,指力已可以攻到两人的身上,更何况他身形并未停止,一时之间,只见枝叶狂飞,指影弥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琴音铮铮 险遭天音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