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蝙蝠》

第1节

作者:倪匡

  溪水从山中流出来,那溪涧又阔又浅,水不过两尺来深,清澈见底,水平静得像是

静止的一样,水底的鹅卵石,在阳光下闪着光。但溪水自然不是静止不动的,当溪涧的

附近处,一个人猝然飞了起来,又跌进了溪涧之后,就可以证明了这一点了。那人跌进

了水中,溅起老高的水花,在水中打了一个滚,被一块大石阻止,不再动弹了。

  而自他身上流出来的血,混在清澈的水中,形成一股又一股鲜红的血流,正在顺着

溪水流开去,越流得远,颜色越浅,终于消失在溪水中,而在那人的身边,一股股的血

流,仍然是鲜红色的。

  草丛中又传来了一阵簌簌的声响,一个人,握着手中的单刀,从草丛中慢慢走了出

来。

  他身上的血,看来比跌进了溪水中的那人更多,他喘息着,自草丛中走了出来之后,

弯着腰,刀尖抵在一块石上,顺着刀尖,血往下淌着,很快地就在那块石头的凹凸不平

之处,聚了一小滩鲜血。

  那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精壮汉子,他喘息了好一会,才勉力一挺身,站直了身子,

接着便发出了一下极其难听的呼叫声来。

  随着他那下呼叫声,一片杂木林子之中,传来了蹄声,一匹灰斑马,奔了过来,停

在那人的身边,那人拉着马鞍,翻身上了马,伏在马背上,用手中的单刀,拍着马,马

儿向前,奔了出去。

  马儿奔过了一条狭窄的山径,奔向一个高阜上,有许多方整的大石,还有十来株奇

形怪状的松树,马儿直奔了上去,一块大石之后,忽然有人叫道:“是刘三哥来了!”

  一时之间,几乎每一块大石之后,都有人头探了出来,但是他们只是探出头来看一

下,便又立时缩回头去,马上的那人一侧身,白马背上滚了下来,砰地跌在地上,他忙

又用刀去支住了地,站了起来,在他满是血污的脸上,现出充满了希望的神色来,他惊

喜交集地道:“你们全在……那……太好了!”

  他踉跄向前走了两步,又道:“追我们的,一共有七个贼子,我们虽死了三个,但

是最后一个贼子,也给我杀死了!”

  他说着,自一块大石之后,突然窜出了一个人来,那人出来,便拉住了他的手,身

子打滚,将那人一起拉得滚到了大石之后,那是一个年轻人,在他的额上,大大小小的

汗珠,因为他身形滚动,而全流了下来。

  他们一起滚到了大石之后,那年轻人才喘着气道:“刘三哥,你四面看看,我们被

包围住了!”

  那人陡地一呆,扬起了他满是血污的脸来。

  他的视线,因为汗和血不断自它的脸上淌下来,是以显得很模糊。但是他还是可以

看得到,在那高阜的四周围,是一圈密密的林子,他刚才,就是穿过了那片林子,才驰

到那高阜上来的。

  他抬头向上望去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什么人,可是却看到,在四面的密林之中,树

上,阳光下,全是闪动的,一亮一亮的光芒。那是阳光射在锋锐的兵刃上,所反射出来

的光芒。

  他看不到人,可是那些兵刃,一定是握在敌人手中的,有多少敌人埋伏在林中?他

突然大叫了一声,身子一挺,又站了起来。

  当他站立起来之际,有好几个人一起叫道:“刘三哥,伏下!”

  可是他却像是疯了一样,高举着刀,哑着喉咙,狂叫道:“出来,老子与你们拚了!”

  他举着刀,向前疾奔了出去,可是才奔出了两步,“飕”地一声,一柄尖矛,已从

树上,飞了下来,射向他的胸口。

  在另一块大石之后,另一个中年人疾扑而出,挥起手中的铜锤,“铮”地一声响,

将那柄短矛,砸了开去,伸手待去拉那人。

  然而就在这时,又是“嗤嗤”两柄飞矛,带起劲疾的风声射到,两柄矛,穿过了两

个人的咽喉,两个人一齐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当那两人几乎同时倒地之际,在大石之后,传来了各人急速的喘息声。眼看同伴利

矛贯喉而死,那股血腥味,简直就像是从自己喉咙中,直冒出来一样,只听得一个粗豪

的声音中,充满了悲痛叫道:“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这样等着有什么用?”

  另一块大石后,一个较老的声音道:“只等到有援兵来,我们就可以冲出去了!”

  在大石后的十多个人,已不是第一次听到那句话了,可是他们被围在这个高阜上,

已足有三个时辰了,只看到四周围的树上,闪亮的兵刃,越来越多,而不知道他们什么

时候可以有援兵来日

  另一块大石后,传出了一个女子的声音,道:“要是援兵不来呢?”

  刹时之间,土阜上又静了下来。

  要是援兵不来呢?这个问题,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已想了千百次,但是却还是第一

次有人提出来。一旦有人提了出来,他们的心头,更加沈重。

  因为他们明白,能有人来援助他们的可能,实在是太少了,他们一共是四十二个人,

全是来自各地的武林高手。

  四十二个人分成四批,第一批十五个人,清早出发,但是三天之后,就传来了那十

五个人的噩耗。

  十五个人,全被杀死,敌人在路边竖起了木桩,将那十五个人吊在木桩之上。

  第二批七个人,是翻山抄一条小路前去的,但是第二天,就有人发现他们的体,被

压在大石之下。

  第三批四个人,抄另一条小路前去的,那个刘三哥是四个人中的一个,他总算勉力

逃了出来,可是也一样死在高阜上,其余三个高手自然也死了。

  而现在在高阜上被围的,是四十二人中的第四批,一共是十六个人,刚才为了救刘

三哥,死了一个,还有十五个人,全都隐藏在大石之后。

  隐藏在大石之后,暂时看来是安全的,因为四周围的尖矛,弓箭,射不中他们。

  但是,围在高阜旁的敌人,看来越来越多,如果他们冲了上来……

  这令得他们更不敢想,敌人要冲了上来,那么,高阜上会有一场血战,而结果必然

是他们伏尺高阜,再令得别的武林高手,闻耗心惊,就像他们听到了第一批,第二批,

第三批人相继遇难时一样。

  他们也知道,他们不会有援兵来,就算有人来,也只不过是十来个武林高手,也无

济于事!

  在大石后,不时有半边脸探出来,向外面看看,不论是男是女,脸上的神情,在焦

切之中,还带着严肃,他们知道自己陷在绝境之中了,可是也并不慌张,他们本来就是

抱着必死之心而来的。

  没有人驱策他们来送死,他们是自愿来的。

  他们从四面八方前来,集在一起,走上了不同的一条路,为的是要到一个地方去,

救一个人。

  而与他们为敌的,是气焰冲天,数十万大军,已席卷了大河以北大好河山,手握兵

符,收罗了数百名各地高手的金太子。

  他们要救的人,是在金太子营中成为人质的康王,宋朝的康王赵构。

  康王英武雄智,在康王府中,时有武林高手长住,康王待他们就像是弟兄一样,彷

佛他自己也是他们的一份子。然而那还不是武林高手,前仆后继,要去救他的原因,康

王受质于金兵,金人气焰更盛,而且不断有金人终将杀害康王的消息传出来。

  天下人都相信康王如果能够逃出金营,就能够统率天下兵马,和金人周旋,收复大

宋河山。

  为了这个,各路英雄,才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要去抢救康王。

  金太子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是以他将康王软禁在离军营不远处的山中,山上的一个

石坪之上,有一所巨宅,那本是一个黑道高手的老巢。

  黑道高手投了金营,那所巨宅,便恰好用来囚禁康王。

  通向出去的道路,不论是大路、小道,全被封死了,一批又一批的武林高手前去,

没有一个人可以到达山脚下的,别说见到康王了!

  但是,还是不断有人来,现在被围在高阜上的那十五个人就是!

  在烈日下,时间过得异常地慢,蓦地,又是一阵马蹄声传来,大石后的人充满了希

望,抬头向前看去,只看到三五十匹骏马,穿过林子,驰到了近前,为首一人,身形又

高又瘦,被着一件红得像火一样的袍子,才一勒住了马,便发出了一阵桀桀的怪笑声,

道:“一共有多少个?”

  林上有人大声应道:“十五个!”

  那红衣人厉声长啸,道:“别等了,那边路上,又发现了一批,解决了这里再说!”

  大石后的各人,脸色个个变得苍白无比,他们的希望绝了!

  来的不是自己人,那个穿红袍的瘦高子,就算以前没有见过,也可知道他是什么人,

那是武林中第一败类,金太子手下的红人,自称“火神”的列天红!

  在几块大石后,有人迅速地窜了出来,奔到了一个中年人的身前,在他们窜出来之

际,几柄利矛,又呼啸着飞射而下,但却没有射中他们。

  那几个人一窜到了中年人的身边,便急急地道:“火神来了,我们怎么办?”

  那中年人面上的肌肉抽动着,道:“不能等死了,我们各自冲出去,逃得一个是一

个!”

  他话一说完,便发出一声大叫,大石后的所有人,都一起高叫了起来,火神列天红

率领的那二三十人,也一起散了开来,只见他们每一个人,都从背后扯下了铁胎弓来,

将一枚枚鸽卵大小的铁弹,搭在弓弦之上,向前射了过来。

  一时之间,空中呼啸不绝,全是飞射而来的铁弹,有几颗铁弹,在半空之中相碰,

已经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爆了开来,化为巨大的火团,铁弹落在高阜上,相继爆裂,

化成一团团的烈火。

  大石后的十五人,一起呐喊着,自大石后跃起,便向前冲了出去。

  高阜四周田的树林中,树上尖矛、利箭,如雨而下,有七八个人,根本一向前跃出,

便已被利箭射中,抱住大石,号叫而死。

  还有四五个,总算冲到了高阜的边上,但是一样难免被飞射而下的箭、矛射中,滚

下高阜来,只有三个人,冲下了高阜,冲到了离火神不远处。

  可是他们的身上,也早已着了火,身上也带着伤,只听得火神发出阵阵的厉啸声,

四面八方,足有五六十人,涌了出来。

  那两三人奋力杀了七八人,也倒在血泊之中,由于他们死前,伤得实在太重,是以

连他们的面目,也认不出来了。火神手臂高举,道:“走!”

  他拨转马头,跟他一齐来的那二十来人,也一起拨转马头,向前疾驰而出。

  跟在火神身后的那二十来人,也全是一色红衣,当他们七八个一排,列队在大路上

飞驰之际,看来简直就像是一蓬烈火,趁着风势,卷烧了过来一样!

  他们驰出了四五里,路旁,全是因为兵祸而废弃了的村子,在其中的一个废村中,

忽然大声呐喊,跳出了十来个人来,火神振臂高啸,火弹又疾射而出,他们那些人,根

本未曾勒住马,人弹射出,爆炸,自废村中奔出来的十来个人,立时陷进了一团一团的

烈火之中,乱了起来,二三十匹马,在他们身边驰过,马上的人,雪亮的刀,乱砍乱杀,

哀号声、呼叫声,弥漫着大地。

  等到火神那一队人马,直冲出了三四十丈,勒住了马,又拉转马顿时,只见大路上,

火弹的火头,还未曾熄灭,那十几个人,个个倒在血泊之中,好几个人的身上,还在冒

着火。

  只有两个人,还举着刀,站立着。

  但是,在火神那一队人,才拨过马头之后不久,那两个人,也各自发出了一下惨叫

声倒了下去!

  火神哈哈大笑,他身后的二十四人,也哈哈大笑,他们又抖起缰绳,旋风也似,向

前冲了过去,像是一蓬烈火一样,马蹄踏在路面上,踏在尸首上,踏在弃落的兵刃土,

迅速地,驰远了!

  等到马蹄声听不到之后,在那个废村子中,才有一个人,慢慢地探出了脑袋之后,

看到了大路上的情形,他突然像一个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奔着,拚命地奔着,

直奔了开去。太阳已渐渐偏西了。

  镇上很冷清,一大半店铺,房子全是空的,人,全逃难去了。

  还有几家铺子开着,也是一点生气也没有,好几头大黄狗,夹着尾巴,在团团打转,

连狗也有生逢乱世,惶然不安的感觉。

  在镇尾的一间空屋子中,灯光闪了一闪,一个貌相威严的中年人,点了一盏油灯。

  油灯放在桌上,桌子折了一条腿,所以只好倚着墙放着,在桌旁,连那中年人在内,

一共有五个人,看来年纪都已不轻了。

  点着了灯之后,几个人都不出声,气氛显得十分沈郁,好像有一块大石,压在每个

人心头一样。

  这五个人聚在一起,如果是在太平盛世,那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武林之中,顶儿

尖儿的高手大聚会,那还不够轰动么?

  可是现在,他们在那个半荒的小镇上,在一间破房子中,他们,淮西大侠朱造,河

北青云堡堡主曾青云,大江以北第一庄金龙庄主成一快,还有来自北地,却名满天下的

祁连双龙,龙博、龙义两兄弟。他们这样鼎鼎大名的五个人,却聚在一间破屋子之中!

  点着了灯火的,是淮西大侠朱造,他向各人看了一眼,伸手按在桌上。

  他的声音,听来沈痛得使人心头更不舒服,他缓缓地道:“不到一个月,至少已有

上百个江湖豪杰,血洒原野,连康王的影子也没有瞧见!”

  青云堡主是一个身形矮小的老头子,他的动作很缓慢,自怀中摸出了一张地图来,

慢慢摊了开来,那羊皮地图上,有着许多黑褐色的血斑。

  他指着那地图,道:“青云堡三十名高手的性命,才换来了这幅地图!”

  朱造沈声道:“三位令郎……”

  曾青云连面上的肉也不见动一下,淡淡地道:“自然也在其中!”

  曾青云的话,令得各人的心中,又是沈了一沈,青云堡在武林中赫赫有名,自然也

人人皆知一青云堡主约三个儿子,英武挺发,是小一辈豪杰中了不起的人才,可是他们

三人,却也死了!

  正因为青云堡主提及他三个儿子的死难之际,口气是那么平淡,是以才格外使人感

到青云堡主心头的哀痛,是无可形容,难以补偿。或许,救出了康王殿下,他心头也会

感到一丝安慰,国破了,家也一样要亡,有人能够挽回国家的命运,牺牲了三个儿子,

也是值得的。

  可是,对手的力量是如此之强,能不能将康王自金人的手中救出来,谁也只好望天

打卦!

  曾青云略顿了一顿,剔亮了灯火,那张地图既然是花了那么大代价得来的,是以人

人都十分注意,只见地图上绘的是通向囚禁康王的那悬崖去的各条道路,曾青云的手指,

在地图上缓缓移动着。

  他的声音听来有点发头,也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哀,他指尖在每条通路上,都略

为停顿一下,道:“一共有七条路可以前往,但是这七条路,都有人试过了,结果是没

有一个人能够通过!”

  围在桌旁的四大高手,都缓缓吸了一口气,没有人出声,因为他们知道曾青云的话

是对的。

  那七条路,每一条路,都有对方大批高手封锁着,根本没有人能通得过去。

  死难的又岂止是青云堡约三十个高手?其余的四个高手,谁没有至亲好友死在这七

条路上?

  曾青云的声音又停了一停,随即响起的,是各人的长叹声。

  曾青云的手指慢慢移动,道:“可是,他们却发现,另有一条小道,攀越过两座山

峰,就可以到这一座悬崖,在那座悬崖上,他们可以看到囚禁康王的那所巨宅,到如今

为止,只有他们看到过那所巨宅!”

  各人的脸上都现出兴奋的神色来,既然看到了那巨宅,那就有希望了!

  而曾青云接下来的话,更令得各人兴奋,他道:“那根本不是一条路,是他们披荆

斩棘走出来的,可是他们也只是看到了那所巨宅而莫可奈何!”

  朱造沈声道:“为什么?”

  曾青云苦笑了起来,指着那地图,道:“各位看,这就是那座悬崖,这里是那所巨

宅,在另一座悬崖之上,两座悬崖之间,是一座峡谷,足有四五丈宽!”

  各人面面相觑,四五丈宽的峡谷,人不是飞鸟,如何渡得过去?

  曾青云的声音更低沈,他先苦笑了一下,道:“也不知是什么年代,有人在两座悬

崖之间,架了一道木桥,可是这道木桥,却全已朽腐了,两面只剩下丈许来的桥脚,当

中还有两丈来的空隙!”

  曾青云抬起头来,继续道:“两丈来的距离,轻功好的人可以一跃而过,可是两边

的桥架,也已朽腐不堪,他们一行去的人,便有三个,冒险慾跃过去,结果因为踏在朽

木之上,而跌下了万丈悬崖,丧生在峡谷之底,可以说尸骨无存!”

  各人面上的肌肉,都不由自主,抽搐了起来。

  曾青云长叹了一声,道:“可是,这还是我们唯一可以前去的道路,因为这条路,

无人知晓,是以没有金营的高手阻拦,而且在两座悬崖之间,并无道路,是以金兵的防

守也很弱。”

  朱造沈声道:“曾堡主的意思,可是我们多调人去,伐木为桥,飞渡天险?”

  曾青云摇头道:“那决计行不通,人一多,只好匿在草丛中,因为两座悬崖,相隔

虽有四五丈,也不断有人巡逻,若是伐木为桥,定被发现!”

  各人都望着曾青云,道:“那又如何?”

  曾青云一字一顿,缓缓地道:“我们五个人,先去看看情形,看我们是否能够过得

去!”

  各人都吸了一口气,并不出声。

  过了半晌,才听得朱造道:“若是我们过不去呢?”

  曾青云道:“那我们真可以说是山穷水尽,到了末路了,但是我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各人惊讶地问道:“什么办法?”

  曾青云却只是长叹了一声,并不说出什么办法来,道:“不到万一这个方法,甚至

我现在,提也不愿提起!”

  各人心中虽然疑惑,但是曾青云既然如此说了,各人自然也不便追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蝙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