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蝙蝠》

第3节

作者:倪匡

小蝠子才讲了一个字,只听得那人一声怒喝,身形如风,突然向前欺了过来,蒲扇也似的手掌,霍地翻起,掌风呼呼,已向小蝠子当胸排山压倒!

那一掌之势,来得十分雄浑,小蝠子身形一例,避开了那人的一掌,紧接着,反手一掌切了下去,切向那人的手腕,可是也就在此际,严律人已然悄没声地掩到小蝠子的背后,一掌拍下!

严律人进身,出掌,可以说一点声音也没有,但是他那一掌,刚一拍下,小蝠子却已疾转过身来,喝道:“师哥,你那些本领……”

那人被小蝠子的一切掌,只不过逼开了半步,等到小蝠子疾转过身去面对严律人时,那人急切间,也来不及出掌再攻,这本是小蝠子打算好了的,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大意,以背向敌。

可是,小蝠子对于江湖上的险诈,却还知道得太少了,严律人陡地见他转过身来,吓了老大一跳,立时向后退出了一步,而那身形高大的人也确然来不及发招,可是他却一扬手,“飕飕”两声,自他的衣袖之中,直飞出了两柄飞刀来!

在那样的情形之下,小蝠子的武功再高,也无法避得过那两柄飞刀去!

他只来得及身子陡地一倒,两柄飞刀一齐射进了他的左肩之上,他大叫了一声,身形疾拔而起。

小蝠子幸而身形拔得快,因为他一中刀之后,严律人和那人,各自双掌一错,四掌前后夹攻,小蝠子中刀之后,立时翻起,他们四掌自然击空,反倒是他们出掌太急,“砰砰”两声轰响对了两掌。

而在那时候,小蝠子身在半空,用力一翻,“砰”一声,撞破了窗子,洒下数十滴鲜血,身子已经翻出了窗外。

等到严律人转身,掠到窗口,向外看去时,已经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了!

严律人喘了一口气,转过头来,道:“于兄,真对不起,谁也想不到他忽然会来!”

那身形高大的人冷冷地道:“我看他的武功在你之上,他受的不是致命伤,一定还会来找你,我和你说的事,你也该作个决定了!”

严老大苦笑着,道:“不是这小子前来,我也早已有了打算了!”

那人的神情,像是很紧张,他道:“你准备怎样?”严律人“哈哈”一笑道:“自然是照于兄的吩咐行事,烦于兄上覆金太子,我只消几日,将这里的事情,安排停当,便北上谒见!”

那身形高大的人高兴地道:“好,识务者为俊杰,这才是你的聪明处!”

严律人和那人,一起笑了起来,他们的笑声,听来阴鸷深沈得令人心中发毛!

小蝠子一穿窗而出,便翻身而下,向前奔走着,掠过了围墙,继续向前奔着。

一直到他穿过了许多条巷子,他才在一幅墙前,停了下来,低头向肩头上看去,那两柄飞刀,深嵌在他的肩头,血已染了他的半身,他正待咬牙将那两柄刀拔出来时,忽然听得一阵马蹄声,疾传了过来。

小蝠子身子贴着墙,疾滚了几滚,可是那两匹马的来势太快,他还未滚过墙角,那两匹马已然驰到了近前,马上的两人,都执着火把,只听得一人大喝道:“什么人?”

随着那一声呼喝,一支火把,已然向着小蝠子,迎面飞了过来。

小蝠子一伸手,接住了那支火把。

本来,他的身子,贴着墙在转动,看来只是一条黑影,并看不清他是什么人,但等到他一接了火把在手,自然将他照亮。

只听得马上那两人中的一个道:“咦,是一个受伤的人,伤得不轻!”

就这一句话工夫,马上两人已然掠下马,来到了小蝠子的身前,小蝠子定睛看时,只见首先掠到自己面前的,是一个神俊英武、身形高大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两道浓眉,神采飞扬,一掠到了小蝠子身前,伸手便向小蝠子的肩头上按来,小蝠子一侧身,避了开去,那年轻人像是对小蝠子避得如此之快,心中觉得十分奇怪,“咦”地一声,抬脚便踢!另一人忙叫道:“不要鲁莽!”

那年轻人的行动,虽然鲁莽些,但是倒也听话。

这个人一叫,他立时硬生生地收回了那一踢之势,可是小蝠子看到他一脚踢夹,早已有了预防,也是一脚踢出,等到那年轻人收住了势子,小蝠子的那一脚,便恰好踢在那年轻人的腿弯之上。

那一脚的力道并不重,却正好踢在那年轻人的腿弯中,那年轻人身形一晃,便跌倒在地,立时一跃而起,面上已有了怒容。

而那人,则在这时,拦在那年轻人的面前,只见他面目威严,是一个气概非凡的中年人,他向小蝠子打量着,目光停在小蝠子肩头上所中的两柄飞刀之上,冷然道:“你和飞刀于彩,有什么纠葛?”

小蝠子缓缓吹了一口气,道:“我不认识什么人是飞刀于彩!”

那中年人道:“你肩头上中了他两柄飞刀,你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小蝠子怔了一怔,一伸手,咬着牙,将肩头上的两柄飞刀,拔了出来,抛在地上,向前使走,可是他才走出了一步,便觉天旋地转,竟然身不由主,“咕咚”一声,栽倒地上!

这时,小蝠子已感到了一片迷糊,他在迷糊之中,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人扶了起来”同时又听得年轻人的声音,道:“这人中了于贼飞刀,那一定是我们自己人,快救他一救!”

而那中年人则叹了一声,道:“于贼的飞刀,分有毒无毒两种,他中的是有毒的一种,现在毒已发,我们要救他,谈何容易!”

小蝠子将两人的话,听得十分清楚,他想要开口说话,可是却觉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他张大了口,他看到那年轻人的脸在向他凑近。

那年轻人的脸上,怒意早已消失了,小蝠子看到的,是一张充满了关注之情,热情坦诚的脸,和一对十分坦率,使人感到极其亲切的眼睛。

他想向那年轻人笑一笑,来表示他心中的友善,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笑出来,因为就在那一刹间,他眼前一阵发黑,皆了过去。

青云堡主,淮西大侠等五个高手,攀着崎岖的山路,终于登上了峭壁,他们俯伏在野草、矮树丛中,在尖削的山顶上,又向前走了里许,就看到了那一座断桥。

他们一路上来,也遇到了几批金营的高手,遇有对方人少的,他们就出手歼敌,对方人多的,他们就匿伏起来,不和对方交手。等到转进了那条僻静的小路之后,他们就未曾再遇到敌人。

而这时,当他们看到了那座断桥之际,他们不禁一齐抽了一口凉气!

断桥是架在两座峭壁之间的,在对面那座峭壁,林木掩映之中,可以看到有一所巨宅,那自然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了,宋太子殿下,就囚在那巨宅之中!他们又向前走近了些,更是一起苦笑起来,云雾在断桥之间,穿来穿去,这座桥的木头,早已朽腐得发了黑色,中间断去的有两丈来长的一大段!

他们伏在桥头的草丛中,看了半晌,曾青云才道:“让我先去试试,是不是能过得去!”

淮西大侠忙道:“曾堡主,讲到轻功,不客气说一句,兄弟在你之上,还是我先去试!”

曾青云双眉一扬,他们五人,全是武林中极有地位的人物,但只要是学武之士,提起武功的高下,极有地位的人,和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全是一样的,谁也不肯认自己的武功比人低,是以曾青云听得淮西大侠朱造那样说,心中着实很不服气。可是朱造话一说完,身形一纵,已然从草丛中,穿了出去,落在断桥的桥头上。

那断桥上的朽木,绝不能载得起两个人,这是人人都可以看得出来的,是以朱造一跃了出去,曾青云也就不再行动,他和金龙庄主,祁连双龙,都屏气静息,向前看看,朱造的身形极其美妙地落在断桥的桥头上之时,简直就如同一片树叶,轻轻地飘了下去一样。

可是虽是那样,朱造的身子一落了下去,断桥的朽木,仍是不免发出一阵“吱吱”声,有不少朽腐了的木片,簌簌落了下来。

祁连双龙,龙氏兄弟,一见这等情形,齐声道:“朱大侠小心!”

朱造并没有接口,只是向后挥了挥手,然后,向前连跨出了三步。

他接连向前跨出了三步,在草丛中的四人,心也接连向上提了三次,朱造的轻功好,他们全知道,但是走在这样已朽腐了数十年的断桥之上,却是惊心动魄,令人提心吊胆。

走出了三步之后,朱造略停了一停,身子突然又向上拔了起来,身形拔起了几寸,便贴着断桥,陡地向前滑了出去,这一滑,已滑出了丈许,等到他双脚又沾在断桥上之际,离断口处,已只不过数尺了!

这一下身法之美妙,连得刚才还挺不服气的曾青云,也不禁脱口,叫了一声:“好!”

而未造在身子一站定之后,身形左右摇摆不已,那是上乘轻功身法中的一式“风摆杨柳”,在身形左右摇摆之际,下沈的力道,都被化解了开去,使他的身子,轻若无物!

在草丛中的四大高手,都看出,淮西大侠朱造,是准备蓄力拔起身形,向对面跃去了!

只要龙跃过断桥的所口,到达对面,那么,至少朱造是可以接近囚禁康王的那所巨宅了,是以在这时候,四人的心情,也特别紧张。

只听得朱造发出了一下低沈的声音来,随着那一下低啸声,他的身子,摇摇摆摆,向上拔起,然后,旋地在半空之中,连翻了两个身。

他身子在半空之中,连翻了两下,当他的身形翻动之际,他身下就是万丈深渊,一无凭藉,直看得四人一颗心,几乎要从口中跳了出来。

但是淮西大侠在连翻了两下之后,已然翻过了断口,身子到了另一边断桥之上,只见他身形一直,身子已经轻飘飘落了下来。

朱大侠成功了!在草丛中的四人,兴奋得一起站了起来,但是,他们却高兴得太早了!就在朱造的双足,才一点到对面断桥的那一刹间,只听得极其轻微的”刷”地一声响,朱造落脚之处的木头,已然断裂,朱造的身子,已跟着向下沈去!在刹那间,四人全都呆住了,只见朱造立时一翻手,又抓住了断桥。四人的心中,又松了一松,可是,那却只是电光石火一刹问的事,朱造伸手抓住的那段木头,又断了下来,朱造的身子又向下一沈,他已经抓不中任何东西了,他的轻功再好,但人总不是飞鸟,是决不能凌空飞起来的,他在半空中翻腾着,但是身子却在迅速地跌下去。

曾青云等四人,冲到悬崖迈上,向下看去,只见朱造的身子,在迅速变小,在迅速地向下跌着,终于,成了一个小黑点,终于,看不见了!曾青云、成一快、龙博、龙义四大高手,在那时候,只觉得遍体冷汗直淋!

淮西大侠朱造,乃是武林中何等有名的高手,一刹之前,四人还曾为他美妙的轻功身法,心中觉得由衷地佩服,但是一利间之后,他却堕入了万丈深渊,尸骨无存,就此世上没有了这人!

这四个人中,金龙庄主和朱大侠的交情最好,性子也最急,他双手紧握着拳,突然大踏步向前走去,曾青云忙道:“成庄主!”

成一快头也不回,道:“别叫我,朱大侠不幸未能成功,但也吓不倒我!”

龙氏兄弟齐声道:“成庄主,别去自送死!”

成一快厉声道:“死就死了,怕什么?”

他说着,身形一跃而起,龙氏兄弟双双纵身,想将成一快拉了回来,但终于慢了一步。

成一快身形一闪,已然落在断桥之上。

成一快一落到了断桥之上,龙氏兄弟其势不能再上去,再上去的话,三个人非一起跌下去不可。

只见成一快一抖手,“呛──”一声响,自他的身边,抖起一条又细又长,金光闪闪的金链来,那金链的一端,连着一只龙爪,五指锐利。

成一快一抖出了龙爪,身子已向上,疾拔而起。有了刚才惊心动魄,淮西大侠朱造惨死的那一幕在心头,成一快身形略拔了起来之后,龙氏兄弟和曾青云三人,更是手心之中,直冒冷汗。

只见成一快到了半空之中,身子向前掠去,手中的金龙爪,“飕”地向前,飞了出去,他金龙爪的链子,足有一丈五六长,一挥而出,“夺”地一声,已然钉在对面的断桥之上。

那时候,他的身子,也在向下沈下去,但是金龙爪钉在对面的断桥之上,他的身子虽然下沈,却被金练吊住,立时向前汤了上去。

可是,他才汤了两三尺,金龙爪抓住的断桥,一整块木头,已然松了下来,撤下了一阵木粉!

随着那一阵木粉,金龙爪也自断桥之上,脱了出来,成一快发出了一声闷吼,立时又挥起金龙爪抓向对面的悬崖。

曾青云等三人,看得十分清楚,成一快这一抖,将一条一丈五六的细链,抖得笔也似直,功力之深,只怕当世使用软兵刃的人,已是罕有其匹!

但是,即使他将金龙爪抖得笔也似直,离对面的峭壁,还差了三五尺,金龙爪抓不住对面的峭壁,成一快的身子,迅速地落下!

曾青云等三人痛苦待全身肌肉,都在抽搐,成一快的身子,跌进了暗暗的峡谷之中,已经几乎看不见了,只有他的金龙爪,还在闪耀着点点的金光,看来他一面向下跌着,一面还在不断挥舞金龙爪,想抓住一点什么,好使他不致于粉身碎骨。

然而他却什么也没有抓住,转眼之间,连那一点金光也消失了!

曾青云是何等英雄人物,但在这时候,他也不禁双眼之中,泪水迸流,痛苦地道:“是我害了他们两人!”

龙氏兄弟也难过得紧握着双手,哑着声音道:“这……断桥,无人能渡!”

曾青云双手,紧紧地握着拳,他的指节间,在发出一阵“咯咯”的声响,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道:“不,只有一个人,可以渡过这断桥!”

龙氏兄弟强抑悲痛,道:“谁?”

曾青云苦笑着,道:“这个人,我实在不愿意提起他的名字来,但是一说他的名字,两位也必定知晓。”

曾青云又道:“他就是轻功绝顶,独行无影,千里追魂严律人!”

龙氏兄弟的面色,本来就十分苍白,这时一听得曾青云讲出“独行无影,千里追魂严律人”这十一个字来,他们的脸色更白了!

他们一字一顿道:“我们怎能去求这种人!”

曾青云苦涩她笑着道:“我又何尝愿意和这种人打交道?可是武林之中还有什么人轻功能胜过他?我们不是为了自己的事去求他,或者他尚有一丝天良未抿,可以为我们所动,将康王救了出来!”

龙博沈声道:“依我看来,还不如召集武林高手,分头从那几条大路冲杀过去!”

曾青云叹了一声,道:“武林中人,前仆后继,死的已够多了,从这里过去,是唯一的办法,若是硬拚,怎敌得过金营的千军万马?”

龙氏兄弟面上的肌肉抽搐着,显见得他们的心中,十分痛苦,他们全是仁侠之士,想到不免要和严律人这等穷凶极恶的邪魔外道去打交道,心中自然是不愿之极,可是舍此而外,又别无他法!

他们望着对面悬崖上,隐约可见的那所巨宅,长叹了一声,缓缓转过身,走了开去。

他们是五个人来的,但是回去的时候,却已只剩下了三个人。淮西大侠和金龙庄主,这两大高手,几乎什么也未曾做,便死在深渊之中了!

三匹马驰进了兴隆镇,奔在最前面的,马上所骑的正是青云堡主,青云堡主本就身形矮小,这时他神色憔悴,看来更是形容枯槁。

而跟在他后面的龙氏兄弟,情形也好不了多少。他们是通赶了两日两夜的路才到达兴隆镇的。

本来,以他们三人的武功而论,赶上二日二夜路,实在算不得什么,可是沿途,他们看到荒弃了的田野,已成废墟的村庄,流离失所的难民,却使他们的心头,觉得无比的沈重,天下苍生,都在金兵的铁蹄下呻吟,他们深深感到那种痛苦的压迫!

一驰进了镇上的大街,三人便勒住了马,曾青云转过头来,道:“那是两年前的事了,我听得一个朋友说起,严律人在这镇上开了一家古董店,叫做集古轩,和他在一起,是千手如来黄森。”

龙氏兄弟一扬眉道:“原来是这条漏网之鱼,早几年在陕甘道上,他差点就死在我们兄弟之手了!”曾青云又苦笑了一下,三人勒马前行,不一会,就来到了集古轩的门口,龙氏兄弟也一眼看到了黄森正在店中,招呼着客人!

他们两人互望了一眼,飞身下马,曾青云忙低声道:“两位,以前的事,一笔勾销,再也别提了!”

龙氏兄弟略停了一停,点了点头,大踏步走进店堂去,黄森还未及抬起头来,两人已齐声道:“黄朋友,好久不见了啊!”

黄森听得有人叫唤他,满面笑容,抬起头来,当他抬起头来时,龙氏兄弟,也已到了他的面前,黄森一看到祁连双龙,他脸上的笑容,立时僵凝,神情实是古怪之极,祁连双龙趁他发怔的那一刹间,身形一左一右,分了开来,各自伸手,挽住了黄森的手臂,笑着向几个顾客道:“各位请便把,我们有要事相商!”

那几个顾客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看祁连双龙的来意不善,又有一个目光炯炯的中年人,也进了店堂之中,自然唯唯答应着,退了出去。

黄森号称“千手如来”,那是因为他有一门绝技,便是双手连发十七般暗器,所以祁连双龙一上来,就挽住了他的双臂,叫他难以施放暗器。

那几个顾客一走,龙博就道:“黄朋友,这位是青云堡主!”

看到祁连双龙,黄森便已凉了半截,这时一听,名闻大江南北的曾堡主都来了,黄森只觉得身子发软,几乎站不稳,勉强在他的胖脸上,挤出了一丝苦笑来,道:“这……这……三位有话好说!”

曾青云已向前走来,沈声道:“黄……朋友,我们想见一见严老大。”

像黄森这等黑道上人,曾青云绝不屑与之往来,是以他在称呼他为“黄朋友”之际,也显得极不自在。但是他既然有求于人,自然也只好如此。

黄森这时,也看出三人,似乎不像有什么恶意,提在半天的一颗心,总算又慢慢落了下来,他忙道:“三位要见严老大,请跟我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蝙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