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蝙蝠》

第9节

作者:倪匡

小蝠子又缓缓地吁着气,这时候,他的脑中,可以说是浑沌一片,乱到了极点,实在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才好,但是他却想到了一点:他到这里来,是为了救康王,将康王救出去,他能够整顿车马,与金兵打仗,国家江山,才不致沈沦!

这是他听过不知多少人讲过的了,武林中的英雄豪杰,前仆后继,不顾生死为的也正是这个。

为了这件事,许多成名的高手死了,他们虽然连命也丢了,可是却于事无补,康王仍然被囚禁着,时时刻刻,都可能遭金兵的毒手。

他,小蝠子和鲍廷天两个人,如果全死了,当他们的死讯传出去时,绝不会再使听到的人,心中会产生更大的哀伤,至多不过大家长叹几声而已。因为这些日子来,死的高手实在太多了,多得大家都已经麻木了,不可能再有更多的哀痛。

小蝠子不怕死,可是他却不愿意死,因为人死了,就不能再做什么,自然也救不出康王来了。

在一片混乱中,小蝠子想到了鲍廷天。

鲍廷天已被敌人捉住,他实在是有死无生的了,鲍廷天可以说是小蝠子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如果小蝠子忽然听到鲍廷天的死讯,他一定会忍不住放声大哭的。但是,现在,却要他去杀鲍廷天!

杀了鲍廷天,就可以获得敌人的信任,就可以成为他们的自己人,就可以有希望救出康王……

小蝠子不停地想着,他的身子,犹如泥塑木雕一样,站着,一动也不动,除了他面上的肌肉,不时在抽搐,跳动之外,简直无从判断他是一个死人,还是一个活人。列天红和于彩两人,就在小蝠子的面前,冷冷地望着他,等候他的决定。

过了好一会,小蝠子仍然不出声,列天红忍不住大声叱道:“怎么样?”

小蝠子的身子,陡地震了一震,但是出乎列天红和于彩两人意料之外,他的声音,竟是出奇地平静,他道:“好,我去杀鲍廷天!”

列天红和于彩两人,互望了一眼,心中都十分高兴,如果小蝠子不肯答应的话,那么,他们也实在找不出有什么人,轻功好到足以刺杀大宋皇帝的,那么,金太子的计划,自然也难以实行了!

而今,小蝠子已经肯答应去杀鲍廷天,那么,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了!

他们两人一转身,向外走去,小蝠子就跟在他们后面。

跟在列天红和于彩两的身后,小蝠子的脑中,仍是混乱一片,他经过了很多走廊,走廊两旁,也有着很多人,可是小蝠子却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经过了那些地方,看到了一些什么人。

直到他的眼前,忽然一黑,接着,在他的面前,亮起了一个闪耀的火把时,他才看到,自己已经来到了地牢之中了。

地牢中十分阴暗,只看到一条石柱,竖立着,在每一条石柱上,都绑着人,总共有十七八人,被牢牢绑在石柱上。火把一个接一个亮了起来,开始将阴暗的石牢照亮,小蝠子也可以看到绑在石柱上的那些人!他根本没有法子分出那些被绑在石柱上的人,究竟谁是谁来,因为看来,每一个人,都几乎是一样的,他们的身上,几乎没有衣服,但是却也无由看到他们的身体,因为全是血污,和凝结了的疤痕。

他们的脸,被血块和头发结在一起,有的人,还可以看到他们是挣大了眼,有的人,根本是死是活,也无从分辨了。

列天红手下的几个高手,高举着火把,看到了那样的情形,小蝠子实在想哭出来!

但是小蝠子却绝没有流泪,他只是紧抿着嘴,站着,一动也不动。

列天红转过头去,问道:“鲍廷天在哪里?”

在列天红身边的那个黑道高手,还未回答,便听得石牢的一角,叫起了一个微弱的,但是却充满了愤怒的声音,道:“我在这里,列天红,我在这里!”

一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小蝠子陡地震动了一下,立时抬起头来,循声看去。

他看到了鲍廷天!

而事实上,他如果不是才听到了鲍廷天声音的话,他根本认不出那人就是鲍廷天了!

鲍廷天被绑在石柱上,他的上身赤躶,他的身上,全是横一道竖一道的鞭痕,瘀紫的、赤红的鞭痕,一道盖着一道,根本没有一点完好的肌肤了!

他的脸,被垂下来的长发半遮着,长发上,全是血块。他睁大着眼,但是小幅子却只能看到他一只眼,另一只眼,不知是被头发遮着,还是已被刺瞎了,而在他睁得老大的那一只眼睛之中,却喷着像是要燃烧般的怒火!

一接触到鲍廷天的目光,小蝠子心头便一阵剧痛!

小蝠子心头突然产生的那一股剧痛,实在是要使得身受的人,不由自主,屈起身子来的。

但是小蝠子仍然站着,木然而无表情地站着。

列天红也循声望了过去,“哈哈”一笑,道:“鲍廷天,你的好朋友,瞧你来了!”

鲍廷天在被投进这石牢中之后,显然是被折磨得够了,他似乎根本不知道除了列天红外,还有什么人来到石牢之中,直到列天红叫了一声,他才陡地一怔,略转动了一下头,望到了小蝠子。

小蝠子一接触到了鲍廷天的眼光,他的心中,就是一阵绞痛,只听得鲍廷天发出一阵哭笑难分的声响来,就像是一头伤得不能再动的雄狮,在发出临死之前的咆哮声一样。

他一面发出那样的怪声,一面嚎叫道:“是的,好朋友来了,真是好朋友!”

鲍廷天说到这里,声音已嘶哑得令人不忍卒闻,但是他还是声嘶力竭地号叫着:“这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两人,共生死,共患难,大家到这里来救康王,现在,我在石牢之中,他却不同了,你们看他,和列天红在一起!”

鲍廷天的声音在石牢中回荡着,发出一阵阵极其可怕的回声来。

鲍廷天一叫,石牢中,被绑在石柱上,那些血肉模糊的人,都一起抬起头来,他们之中,有的根本双眼被挖了出来,只剩下了两个深血框子,可是他们也一样仰着头,转动着,想面对着鲍廷天的“好朋友”,来表示他们心中的愤怒和鄙夷。

小蝠子仍然站在着,几乎一动也不动,他脸上的肌肉,在不断跳动,抽搐着,但是却也没有人注意到,人人都以为那只是火光的跳动而已。

他的心中不住地在说着:看吧,看个够,看清楚我是怎样的一个人,我就要下手杀鲍廷天了,我必需杀他,虽然他是我好朋友,但是我一定要杀他,因为只有那样,才能救得出康王来。

只有杀了鲍廷天,我才能活着,而人只有活着,才能做事,你们大家,不是都要救出康王来么?我也一样,你们看吧!看个够吧!

列天红和于彩两人,也并不制止鲍廷天的嘶叫,他们的心中,还感到十分高兴,他们已经想到了新的计划,在小蝠子杀了鲍廷天之后,他们根本不必派人四处到江湖上去传播消息了,他们派出去的人,到江湖上去传播消息,人家未必会相信。现在,只消将石牢中目击此事的人,放出去就行了!

这些人,在石牢中受尽了折磨,就算放他们出去,他们也无能为力的了,但是,从他们口中,讲出他们目击铁蝙蝠杀死鲍廷天的情形,却再也不会有人怀疑的了!于彩和列天红两人,全是一样心思,于彩笑嘻嘻地道:“不错,鲍廷天,铁蝙蝠现在,已经是我们的好朋友,为了表明他对我们的心迹,他是来杀你的!”

鲍廷天陡地一震,在刹那间,他心头所受的痛苦,实在是比死尤甚!

他一双眼仍然睁着,突然之间,他狂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发着颤,听来实在不像是笑,但是他却不断地发出那样的笑声,而且还嘶叫着,道:“你们大家听着,记得他的名字,他叫铁蝙蝠,是严律人的师弟,轻功绝顶,哈哈,我曾经当他是一个人,怎知他,他是一个……畜生!”

鲍廷天最后那“畜生”两个字,是自他满口鲜血的齿缝中直迸了出来的。

那两个字听来像是有千钧的份量,像是一块巨大的大石,向着小蝠子的头顶之上,疾压了下来!

但是,小蝠子仍然一动也不动地站着。

他决定了要做一件事,是没有什么力量,可以轻易改变他的决定的。

小蝠子已经知道,必需将康王救出来,已经死了那么多英雄豪杰,都未能做得成的事,他要做成。他并不是想藉此来表现自己的英雄,事实上,为了达到这一个目的,他已经变成了鲍廷天口中的“畜生”!

但是他仍然要去做,因为他知道自己那样做,有极大的用处,大宋的半壁江山,等待康王去收拾,人家连死都不怕,他又何怕做一次“畜生”?

鲍廷天不住地喘着气,列天红已喝道:“拿刀来!”

一个黑道高手,立时提着一柄雪亮锋利的钢刀,来到了列天红的面前,列天红一伸手,接过了刀,顺手挥了一个圈儿。

雪亮的钢刀映着火把的光芒挥出了一团夺目的光彩来,列天红将刀向小蝠子一伸,道:“刀!”

小蝠子的身子,震动了一下,伸手接过了刀。

他握刀在手,才又抬头,向鲍廷天望了过去,鲍廷天又是一阵怪笑,道:“咦,你的手为什么在发抖,像你这种畜生,莫非心中还会过意不去?”

小蝠子握着刀,缓缓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鲍廷天的身前,他心中不知道有多少话,想要对鲍廷天说,他也想抱住了鲍廷天来大哭一场!

可是,在如今那样的情形下,他却什么也不能说!

然而,他总要说几句话的,虽然他的喉头,像是有什么东西塞着一样,但是他一定要说,他终于开了口,他的声音,是极其乾涩的,他道:“鲍大哥,你,你视死如归,真是英雄!”

鲍廷天“呸”地一声,道:“以你这般猪狗不如的东西,英雄两字,出自你口,天下英雄,都感羞辱!”

石牢之中,有几个人,异口同声,叫了起来,道:“骂得好!”

小蝠子面上的肌肉,又抖动了两下,道:“鲍大哥,我来杀你了,英雄视死如归,或者死了是一种解脱,我,却也说不上来!”

小蝠子又走近了一步,鲍廷天那一双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他开始猛烈地挣扎起来。

当他剧烈地挣扎之际,绑在他手、足上的牛筋,发出了一阵“咯咯”地声响。

看他的样子,他若是能够将绑缚的牛筋挣断的话,一定会将小蝠子的肉,一口一口,咬了下来。

小蝠子又大叫一声,道:“鲍大哥!”

随着他那一叫,他倏地扬起刀来,一刀刺进了鲍廷天的心口!

当他那一刀,深深地刺进鲍廷天的心口之际,他只觉得耳际险地一声响,他好像感到石牢之中,叫起了许多声音。

其中有列天红和于彩的笑声,也有别人的辱骂声。可是小蝠子却什么声音也听不清楚,他只觉得刹那间,一切好像已全不存在了。

他连列天红和于彩两人,是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的也不知道。

直到于彩在他的肩头上,重重地拍了一下,他才如梦初醒,陡地怔了一怔。他的手中,仍然握着那柄刀,而刀的一半,刺在鲍廷天的心中。

鲍廷天已经死了,小蝠子那一刀才刺进去,鲍廷天就已经死了!

但是鲍廷天虽然已经死了,他那双眼睛,仍然睁得好大,向前瞪着,甚至连眼中那种愤怒、鄙夷之极的神采,也未曾消失!

小蝠子的身子陡地向后退了一步,松开了手,刀柄自他的手中脱开之后,向下沈了一沈,鲜红的、浓稠的血,就顺着刀柄,流了下来。

这时候,石牢之中,出奇的寂静,是以血滴在石板上,发出了一阵啪啪声来!

于彩的手仍搭在小蝠子的肩上,他打破了沈寂,道:“行了,我们走吧!”

小蝠子的身子很僵硬,他觉得,在他转过身去的时候,甚至他的骨头,也在发出“咯咯”地声响来,他跟着于彩和列天红两人,向外走去。

也不知从那一个人开始,石牢中那些被绑在石柱上的江湖豪杰,向小蝠子吐起唾沫来,他们用力地吐着,来表示他们心中的愤怒和鄙夷,小蝠子像是无动无衷一样,甚至不曾加快脚步!

等到他们三个人全都出了石牢,石牢之中,又叫起了一阵接一阵悲愤之极的呼叫声来。

列天红略停了一停,转头对身后的一个黑道高手道:“将石牢中的人,尽皆放了。”

那黑道高手呆了一呆,道:“放了他们?”

列天红道:“是,不但放了他们,还得将他们好好护送出去,叫他们能平安回去!”

那黑道高手自然想不透其中的机关,然而列天红既然那么吩咐了,他也不敢不从,是以他答应了一声,道:“是!”

列天红追上了于彩和小蝠子两人,笑嘻嘻地道:“铁朋友,到我密室中商议去!”

小蝠子勉强笑了一下,于彩也道:“铁朋友,自此之后,你已是我们自己人了,你即将参与一件极大的机密,那一定令你吃惊!”

小蝠子似乎十分麻木,他只是淡淡地应道:“是么?”说话之间,三人已经一起走进了列天红的密室,列天红转动着那张圆桌,现开了暗门。

小蝠子像是十分感兴趣的看着。转开了暗门之后,列天红向着甬道叫道:“朋友请出来议事!”

暗门之中,有人声传了出来,道:“来了!”

小蝠子望着那暗门,不一会,一个身体魁梧,貌相端正,自然威严的人,从暗门中走了出来,那正是那个假冒的康王。

列天红道:“这人是谁,你认识吗?”

小蝠子虽然犯险来救康王,可是康王究竟是什么模样的,他却全然不知,是以他听得列天红那一问,便摇了摇头道:“不识!”

列天红“呵呵”笑了起来,道:“你跟我来,到下面去看一看,就可以明白了!”

小蝠子又向那人望了一眼,心中充满了疑惑,但是他也不出声相问,看到列天红已向暗门中走了进去,他也就跟在后面。

一进了那暗门,便是一条通向下去的铁梯,走下了二十来级,又是一条甬道,甬道中点着长明灯,甬道的尽头,是两度铁门,那两度铁门之上,都有一个径才三寸的圆孔,列天红一直来到了铁门之前,才侧了侧身,将声音压得十分之低,道:“你向内看,别出声!”

那圆孔十分高,小蝠子要踮起脚,才能向内张望进去,只见里面是一间铁牢,四壁上下全是铁板,牢中点着一盏油灯,一棍一几之外,别无他物,在榻上坐着一个身形魁梧的人,手中握着一卷书,正在看书。那人虽然低着头,可是小蝠子一看之下,就吃了一惊,连忙转过头来。

这时,于彩和假康王也到了身后,小蝠子向假康王望了一眼,又转头向凹孔中张望了片刻。

列天红轻轻在他肩头上一拍,作了一个手势,一行又退了出来,退出了密室之后,列天红先旋转着桌子,将暗门关上。

于彩笑着道:“铁朋友,你明自了么?”

小蝠子摇着头道:“我……不明白,那关在铁牢中是什么人?”于彩道:“他就是康王赵构。”

小幅于又望了假康王一眼道:“那么他呢?”

列天红已将暗门阁上,通:“他是假的,你得和他,一起到临安去!”

小蝠子“哦”地一声,道:“其实,他和康王一模一样,只要一离开此处,沿途皆有武林豪杰照应,何必要我护送他?”

列天红“呵呵”笑着,道:“不是要你护送他,你们分途前往临安,你到了临安,找地方躲起来,等到听到人家说康王回朝了,你到康王府求见,他自然会见你,你们会面之后……

列天红接着对小蝠子道:“你们会面之后,他会指点你宫中的途径,你轻功绝顶,又有了内应,刺杀大宋皇帝,该不是难事了?”

小蝠子听到了最后,“刺杀大宋皇帝”那一句,他整个人,都震动了起来。

现在,他明白了,他明白为什么列天红和于彩两人,一定要找一个轻功绝顶之人了!到深宫去行刺当今皇帝,这岂是寻常人能做得到的事?

小蝠子在那刹间,只感到自己几乎窒息了过去,他要很用力地,才能慢慢吁出了一口气来。

列天红道:“铁朋友,这可是一件大富贵!”

假康王在一旁笑道:“事成之后,我封你为飘扬大将军,连大将军府于临安!”

于彩道:“皇帝一死,他接位做皇帝,铁朋友,你还不谢主龙恩?”

小幅毛勉强笑了一下,道:“这……大将军,得来可容易得很!”

于彩道:“你可得先成功了再说!”

小蝠子道:“自然,富贵逼人来,本来这件富贵,是我师兄的吧?”

于彩笑道:“不错,可是他却无福消受!”

小蝠子又定定地望了假康王半晌,道:“我们何时可以动身?”

假康王道:“再过两天,我在铁牢门外,多观察康王的动静,便可不露破绽。”

小蝠子点着头,道:“这真是好计,这一计,胜似十万雄兵!”

假康王道:“殿下英明,这是他想出来的。”

小蝠子道:“你也好啊,几天之内,就可以做皇帝了,岂是寻常人能得的福份?”

假康王摸着自己的脸,通:“天知道,长得和康王一样,也有好处!”

各人一起笑了起来,小蝠子也跟着笑着,笑得很高兴,高兴得他的笑声,比别人的更响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蝙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