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青双剑录》

第十一回 同恶互济 五鬼天王

作者:倪匡

西方野佛未等也说完,业已寻声看见洞口石柱上,端端正正摆着小半截身躯和一个栲栳大的人恼袋,头发胡须绞住一团,好似乱草窝一般。两只眼睛发出碧线色的光芒,项下面虽有小半截身子,却是细得可怜,与那脑袋太不匀称。左手只剩有半截臂膀,右手却像个鸟爪,倒还完全。咧着一张阔嘴,冲着西方野佛,似笑非笑,神气狰狞,难看已极!

西方野佛已知怪物不大好惹,强忍怒气说道:“你是人是怪?为何落得这般形象!还活着有何趣味?”那怪物闻言好似有些动怒,两道紫眉往上一耸,头发胡须根根直竖起来,似刺??一般。同时两眼圆睁,绿光闪闪,益发显得怕人。倏的又敛了怒态,一声惨笑,说道:“你我大哥莫说二哥,两下都差不多,看你还不是新近才吃了人家的大亏,才落得这般光景?现在光阴可贵,我那恶同伴不久回来,你我同在难中!帮别人即是帮自己,你如能先帮我一个小忙,日后你便有无穷享受!你意如何?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来历,可是我一说出,你如不能帮我的忙,你就不用打算走了!”

西方野佛见怪物口气甚大,摸不清他的路数,一面暗中戒备,一面答道:“只要将来历说出,如果事在可行,就成全你也无不可。如果你心存??诈,休怪我无情毒手!让你知道我西方野佛雅谷达,也不是好惹的!”那怪物闻言惊呼道:“你就是毒龙尊者的同门西方野佛么?你我彼此闻名,未见过面,这就难怪了。闻得你法术通玄,能放千丈魔火,怎么会落得如此狼狈?”

西方野佛怒道:“你先莫问我的事!且说你是甚么东西变化的罢!”那怪物说道:”道友休再出口伤人,我也不是无名之辈,我乃百蛮山阴风洞绿袍老祖便是!”

西方野佛陡地一震,绿袍老祖又道:“我在慈云寺,吃了极乐真人的大亏,被他飞剑斩腰,眼看连元神都可能不保,在这间不容发之际,我门下大弟子独臂韦护辛辰子,从阴风洞赶到将我救到此地。也救我并不安甚么好心,也是看中我那粒玄牝珠,本是我第二元神,用身外化身之法修炼而成。我虽然失了半截身子,只须寻着一个姿首好的躯壳,使我与他合而为一,再用我道法修炼,一样能返本来面目!”

西方野佛虽是穷凶极恶之人,听到这里,也不禁暗抽一口凉气,绿袍老祖又道:“恶徒辛辰子不断用魔法逼我,我只是忍着不屈服,也一走我便在洞中借着山谷回音大喊,连喊了八、九日,天幸将道友引来,想是活该他恶贯满盈,我我该脱难报仇了!”

西方野佛一听他是南派魔教中的祖师绿袍老祖,久知他厉害狠毒,从来不说虚话,说得到行得出。前数月听人说他已在成都身死,不想还剩半截身子活在此地!

今日如不助他脱险,说不定还得真要应也之言,来得去不得!但是自己法宝尽失,已成残废,那独臂韦护辛辰子的厉害,也久有耳闻,正不亚于绿袍老祖,倘若抵敌不过,如何是好?

一路盘算,为难了好一会,才行答道:“想不到道友便是绿袍老祖,适才多有失敬!以道友这法力,尚且受制于令高徒,不瞒道友说,以前我曾炼有几件厉害法宝,生平倒也未遇见几个敌手。不想今日遇见几个无名小辈,闹得法宝尽失,万一敌令徒不过,岂不两败俱伤?”

绿袍老祖道:“道友有所不知,逆徒防备周密,他防我遁走,在我身上伤口同前后心插上八根魔针,这针乃子母铁炼就,名为『九子母元阳针』。八根子针插在我身上,一根母针却用法术锁在这平顶石柱之下,如不先将母针取去,无论我元神飞遁何方,被他发觉,只须对着母针念诵咒语,我便周身发火,因为我身有子针,动那母针不得。”

绿袍老祖又道:“只好在此度日如年般苦挨。只须有人代我将母针取出毁掉,八根子针便失了效用,就可逃出罗网了,我但能生还百蛮山,便不难寻到一个根骨深厚的人,借他躯壳变成全人!”

西方野佛闻言,暗想久闻这??师徒多人,无一个不心肠歹毒,莫要中了他暗算!既然子母针加此厉害,我只须将针收为己有,便不愁他不为我用!。我何不如此如此,主意打好,便问那母针如何取法?

绿袍老祖道:“要取那针不难,并非我以小人之心待你,只因我自己得意徒弟,尚且对我如此,道友尚是初会,莫要我情急乱投医,又中了圈套!如真愿救我,你我均须对天盟誓,彼此都省下许多防范心思,道友以为如何?”西方野佛闻言,暗骂『好一个姦猾之辈!』略一沉吟,答道:“我实真心相救,道友既然多疑如此,若是心存叵测,我雅谷达死于乱箭之中。”绿袍老祖闻言大喜,也盟誓说:“我如恩将仇报,仍死在第二恶徒之手!”二人心中正是各有打算!

绿袍老祖发完了誓,先传了取那母针的咒语,叫西方野佛用禅杖将石柱打倒。

西方野佛依言行事,一禅杖先将石柱打倒。果然下面有一根晶彩夺目的铁针,知道是个宝贝,忙念护身神咒,伸手捏着针头往上一提,那针便拈在手上,发起绿阴阴的火光,烫得手痛慾裂,摔又摔不掉!

他先前取针时,见绿袍老祖嘴皮不住喃喃颤动,知道这火是也闹的玄虚,只疼得乱嚷乱跳!绿袍老祖冷冷地说道:“你还不将针尖对着我念咒,要等火将你烧死么?”西方野佛疼得也不瑕寻思,忙着咬牙负痛,将针尖对着绿袍老祖,口诵传的咒语,果然才一念诵,火便停止,那咒语颇长,稍一停念,针上又发出火光,不敢怠慢,一口气将咒念完。

他念时,见线袍老祖舞着一条细长鸟爪似的臂膀,在那里念念有词,脸上神气也带着苦痛。等到他刚一念完,从绿袍老祖身上飞出八道细长黄烟,他手上的针也发出一溜绿光,脱手飞去,与那八道细长黄烟碰个正着!忽然一阵奇腥过处,登时烟消火灭!绿袍老祖狞笑道:“九子母元阳针一破,就是孽障回来,我也不愁不能脱身了!”说罢,朝天挥舞着长臂又是一阵怪笑,好似快活极了的神气!

西方野佛走向前,将绿袍老祖半截身躯抱起,只听他口才喊得一声『走』!便见一固绿光,将二人包围。立刻身子如腾云驾雾一般下了高峰,绿光中只听得风声呼呼,天旋地转。

不一会,落下地来,已在半里开外,绿袍老祖道:“孽徒素性急暴,比我还甚,回来知我逃走,不知如何忿恨害怕,可惜我暂时不能报仇,总有一天,将他生生嚼碎,连骨渣子也??了下去,才可消恨呢!”说罢,张着血盆大口,露一口白森森的怪牙,将牙错得山响!

西方野佛率性人情做到底,便问是否要送他回山。绿袍老祖道:“我原本是打算回山,先寻一个有根基的替身,省得我老现着这种丑相!不过现在我又想我落得这般光景,皆因毒龙尊者而起。听孽障说他现在红鬼谷招聚各派能人,准备端阳与峨眉派一决雌雄,也炼有一种接骨金丹,于我大是有用。你如愿意,可同我一起前去寻他,借这五月端午机会,只要擒着两个峨眉门下有根基之人,连你也能将残废变成完人,岂不是好!”

西力野佛点头答应间,忽听得呼呼风响,尘沙大起,绿袍老祖厉声道:“孽障来了!还不快将我抱起快走!”西方野佛见绿袍老祖面带惊慌,也看了忙,刚将绿袍老祖抱起,东南角上一片乌云黑雾,带起滚滚狂风,如同饥鹰掠翅般,已投向那座山峰上面!

绿袍老祖知道此时遁走,必被辛辰子觉察追赶。自己如今对敌时有许多吃亏的地方,西方野佛又非来人敌手,事在紧急,忙伸出那一只鸟爪般长臂,低告西方野佛,不要出声!目中念念有词朝地上一画,连自己带西方野佛俱都隐去!

西方野佛见线袍老祖又不走,反用法术隐了身形,暗自惊心。静悄悄朝前看时,那小峰上已落下一个断了一只臂膊的瘦长人,打扮得不僧不道,赤着脚,手上拿着一把小刀,闪闪发出暗红光亮。面貌狡诈,生得十分凶恶。那长人才落地便知有异,仰天长啸了一声,声如枭嗥,震动林樾,极为凄厉难听,随又跑到绿袍老祖藏身的洞口。

那人在洞口转了一转,就跳了出来,不一会,那人跳到这面坡来,用鼻一路嗅,一路找寻。西方野佛才看出这人是一只眼,身躯甚长,长睑上瘦骨嶙峋,形如骷髅,白灰灰的,通身没丝毫血色。左臂已断去,衣衫只有一只袖子,露出半截又细又长又瘦的手臂,手上拿着一把三尖两刃小刀,一面小??,浑身上下似有烟雾笼罩,口中不住的喃喃念咒,不时用刀往四旁乱刺,山石树木着上便是一溜红火。

西方野佛抱着绿袍老祖,见来人渐走渐近,看敌人行动,像是已知绿袍老祖用的是隐身之法,心中一惊!再看绿袍老祖睑上,仍若无其事一般,同时又看敌人,业已走到身旁,手上的刀,正要往自己头上刺到,忽听山峰上面起了一种怪声。那长人听得,张开大口,把牙一挫,带着满睑怒容,猛一回头,驾起烟雾往山峰便纵,身子还未落在峰上,忽从洞内飞起一团绿影,破空而去!那长人大叫一望,随后便追。眼看长人追着那团绿影,飞向东南方云天之中,转眼不见。猛听绿袍老祖喊一声:“快走!”身子已被一团绿光围绕,直往红鬼谷飞去!

约有个把时辰,到了喜马拉雅山红鬼谷外落下。绿袍老祖道:“前面不远便是红鬼谷,等我吃顿点心再走进去,我已好几个月没吃东西了!”西方野佛久闻他爱吃人的心血,知道他才脱罗网,故态复萌。心想红鬼谷有千百雪山围绕,亘古人迹罕到,来此的人俱都与毒龙尊者有点渊源,不是等闲之辈!倒要看也如何下手!却故意解劝道:“我师兄那里有的是牛羊酒食,我们既去投他,还是不要造次的好!”

绿袍老祖冷笑道:“我岂不知这里来往的人,大半是他的门人朋友!一则我这几个月没动荤,要开一开斋,二则也是特意让他知道知道,打此经过的要是孤身,我还不下手呢!他若知趣的,得信出来将我接了进去,好好替我设法便罢,不然我率性大嚼一顿,再回山炼宝报仇,谁还怕他不成!”

西方野佛见他如此狂法,便问道:“道友神通广大,法力无边,适才辛辰子来时,你我俱在暗处,正好趁他不防下手将他除去,为何反用替身将也引走?难道像他这种忘恩叛教之徒,还要姑息么?”

绿袍老祖道:“你哪知我教下法力厉害!他一落地,见我已逃走,被他闻见我近留的气味,寻踪而来。他也知我虽剩半截身子,并不是好惹的,他已用法术护着身体。他拿的那一把魔血刀,乃是苗疆红发老祖镇山之宝,好不厉害!不知怎的会被他得到手中!此时我要报仇,除非与也同归于尽,未免不值。因见他越走越近身前,才暗诵魔咒,将洞中昔日准备万一之用的替身催动,将也引走!”

正说之间,忽然东方一朵红云如飞而至,眨眨眼入谷内去了。绿袍老祖道:“毒龙尊者真是地理鬼,竟将我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东方魔鬼祖师五鬼天王请来了!”

一言还未了,又听一阵破空声音,云中飞来两道黄光,到了谷口落下。西方野佛还未看清来人面目,忽听绿袍老祖一声怪笑,一阵阴风起处,绿烟黑雾中现出一只丈许方圆的大手,直往来人身后抓去,刚听一声惨叫,忽见适才那朵红云,较前还疾,从谷内又飞了出来,厉声说道:“手下留人,尚和阳来也!”说罢红云落地,现出一个十一、二龄的童子,一张红脸圆如满月,浓眉立目,大鼻阔口,穿一件短衫,赤着一双红脚。颈上挂着两串纸钱同一串骷髅骨念珠,一手执着一面金幢,一手执着一个??,??头是五个骷髅攒在一起造成,连??柄约有四尺,满身俱是红云烟雾围绕。

西方野佛认出来人是五鬼天王尚和阳,知也的厉害,连忙起身为礼,尚和阳才同绿袍老祖照面,便厉声说道:“你这老不死的残废,哪里不好寻人享用,却跑在朋友门口作怪!伤的又是我们的后蜚,我若来迟一步,日后见了鸠盘婆怎好意思?快些随我到里面去,不少你的吃喝,还要在此作怪,莫怨我手下无情了!”

绿袍老祖哈哈笑道:“好一个不识羞的小红贼!我寻你多年,打听不出你的下落,以为你已被优昙老乞婆害了!不想你还在人世。我哪里是有心在此吃人,只为谷内毒龙存心赚我,害我只剩半截身躯,还受了恶徒辛辰子许多活罪,今日特意来寻他算账!打算先在他家门口扫扫他的脸皮,就便吃一顿点心!”

先前黄光中现出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回 同恶互济 五鬼天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青双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