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青双剑录》

第十二回 黑煞落魂 疗尸三宝

作者:倪匡

这晶球视影之法,最耗人精血,轻易从不妄用。这次因见西方野佛同师文恭,都是道术高强之士,竟被几个小女孩所伤,知道敌人不可轻悔!又听尚和阳说宝相夫人二次出世,尤为惊心,所以才用晶球视影之法观察敌人动静,及至见球上所见,峨眉派几个有名能人并未在内,好生奇怪!

晶球上面又起了一阵烟雾,烟雾消散之后,现出一座雪山底下的一个??凹。凹中盘石上面坐定一个形如枯骨道姑。正待往下看去,球上景物未换,忽然现出一个穿得极其破烂的化子,面带讥笑之容,对面走来,越走人影越大,面目越真。尚和阳在旁已看出来人是个熟脸,见也渐走渐近,好似要从晶球中走了出来,先还以为是行法中应有之境,虽然惊异,还未喊毒龙尊者留神。转瞬之间,球上化子身体将全球遮蔽,猛听毒龙尊者道:“大家留神,快拿姦细!”手扬处,随手便有三枝飞叉夹着一团烟火,往晶球上化子飞去!

尚和阳首先觉察不好,一面晃动魔火金幢,一面将白骨锁心??祭起迎敌。就在这一眨眼的当儿,晶球上忽然一声大爆炸过去,众人耳旁只听一阵哈哈大笑之声,敌人未容法宝近身,早化成一道匹练般的金光,冲霄飞去!

毒龙尊者不瑕再顾别的,连忙升空追赶时,那道金光只在云中一闪,便不见踪迹。知道追赶不上,只得收了法宝回来。进殿一看,那个晶球业已震成了千百碎块,飞散满殿。八魔当中有那防备不及的,被碎晶打了一个头破血出,白白伤了一件宝贝,敌人虚实一点也未看出。毒龙尊者正在懊丧,回头见俞德立在身后,吞吞吐吐,慾言又止,便问:“又有甚么事?这般神色恍惚!”俞德答道:“启禀师父,西方师叔与绿袍老祖走了!”

毒龙尊者道:“绿袍道友性情古怪,想是嫌我怠慢了他,只是他二人尚未觅得替身,如何便走泥?”俞德又说道:“师师叔也遭惨死了!”毒龙尊者闻言大惊,忙问何故。

俞德战战兢兢的答道:“弟子在丹房之外,向内偷看,只见从绿袍老祖身旁飞起一团绿光,将师师叔罩住,师师叔好似知道不好,只说了一声:“毒龙误我,成全了你这妖孽吧!”说罢,绿袍老祖便催西方师叔动手,西方师叔拔出身上的戒刀,上前将师师叔齐腰斩断。弟子这时才看出绿袍老祖并非行动须人扶持,先前要人抱持是装假的。西方师叔斩下了师师叔半截身躯,绿袍老祖便和一阵风似地,将身凑了上去,与师师叔下半截身躯合为一体,夺过西方师叔手中戒刀,将师师叔左右臂卸下,连那两只断手将一只递与西方师叔,自己也取了一只接好。喊一声走,化成一道绿光,飞出房中,冲霄而去!“毒龙尊者闻言,只气得须眉戟立,暴跳如雷。当时便要前去追赶,与师文恭报仇。尚和阳劝毒龙尊者道:“我早疑绿贼元神既在,又能脱身出来,如同行动还要令师弟抱持。万不想会做下这种恶事!如今敌人未来,连遭失意之事,你身为此地教祖,强敌当前,无论如何,也须定了胜负,才能前去寻也,何必急在一时呢?”

毒龙尊者道:“道友难道还不知师道友是藏灵子的徒弟?如不为他报仇,他知道此事,岂肯与我干休!我宁将多年功行付于流水,也要与二贼拚个死活,如不杀他,誓不为人!”尚和阳又将绿袍老祖在谷外险些伤了鸣盘婆弟子之事说了一遍,毒龙尊者闻言,愈加咬牙切齿忿恨!

尚和阳道:“适才震破晶球的那个人,叫作怪叫化穷神凌浑,真是一个万分可恶的仇敌。以前不知有多少道友死在他的手中。我久已想寻也报仇,这次又寻上门来找晦气,起初不知也弄玄虚,错以为是球中现影,手慢了一些,被也逃走。”

尚和阳道:“峨眉派既能将他都网罗了来,定还能人甚多,倒真不可轻敌呢!”

这时八魔中有被晶球碎块打伤的,都用法术丹葯治好,领了他们邀请来一些妖僧妖道,上来参见。毒龙尊者又吩咐了一些应敌方略,才行退去。俞德已将师文恭残骨收拾,用锦囊裹好,放在玉盘中捧了上来。毒龙尊者见师文恭只剩上半截浑圆身体,连两臂也被人取去,又难受又忧惊,再加师文恭面带怒容,二目圆睁不闭,知他死得太屈,再三祝告说是青螺事完,定与也寻找这几个仇人,万剐凌迟!这才命俞德取来玉匣将残骨装殓,异日擒到仇人,再与藏灵子送去,这且不提。

作书人补叙师文恭受伤的情形,原来当时灵云姐妹、朱文、周轻云、与紫玲姐妹等在鬼风谷救出英琼若兰,大家合力赶走了西方野佛雅谷达,还断了也一倏手臂,各人将法宝飞剑收起,回身再看若兰英琼,俱都昏迷不醒。灵云忙叫金蝉去寻了一点山泉,取出妙一夫人赐的灵丹与二人灌了下去。因邓八姑尚是新交,英琼若兰中毒颇深,须避一避罡风。仗着人多势众,不怕妖僧卷士重来,率性大家抱了英琼若兰,同至谷底妖僧打坐之处歇息,等她二人缓醒过来再一齐护送同走。

众人下到谷底,重又分别见礼,互致倾慕。各人谈起前事,灵云听说吴文琪也来了,司徒平弃邪归正,与紫玲姊妹联了姻眷,并奉玄真子、神尼优昙、餐霞大师、追云叟诸位前辈之命,同归峨眉门下,心中大喜。见英琼若兰服葯之后,英琼以前服过不少灵葯仙果,资禀已异寻常,首先面皮转了红润,不似适才面如金纸。

若兰面色也逐渐还原,知道无碍。便请紫玲姊妹先去将女空空吴文琪、苦孩儿司徒平接来,再同返玄冰谷,商议破青螺之法!

紫玲姊妹走后不多一会,英琼若兰相继醒转。只是精神困惫,周身仍是疼痛。

见灵云姊??与朱文在侧,又羞又忿。灵云安慰了二人几句,便介绍轻云与二人相见,并说还有两位新归本派的姊妹,去接吴文琪,与司徒平去了。英琼若兰对于轻云文琪久已倾仰,一听本派又新添丁几位有本领的师姊妹,才转愧为喜。

灵云仔细考查二人神态,知道尚不便御剑飞行。与轻云计议一会,决计暂时不令英琼若兰等去受雪山上空的罡风,由二人骑着神雕低飞,大家在她二人头上面飞行,以便保护。

神雕佛奴自从伤了妖僧,便飞起空中,不住回旋下视,以备遇警回报。灵云等把神雕招了下来,请英琼若兰骑了上去,先缓飞上高崖,再命神雕低飞往峰下飞去。灵云姊弟与朱文轻云四人,着一人在神雕身后护送,馀下三人将身起在天空飞行,观察动静。

英琼若兰在雕背上与轻云一路说笑,刚刚离峰脚不远,轻云猛见对面走来一个身高八尺、睑露凶光、耳戴金环的杠衣头陀,随同着一个中等身材,面容清秀的白睑道士,从峰下斜刺里走过。定睛一看,那道人不认得,那头陀正是瘟神俞德!因为彼此所行不是一条路径,俞德先好似不曾留神到轻云等三人,轻云便对英琼若兰说:“对面来了两个妖人,须要留心!”言还未了,俞德同那道人忽然回头,立定脚步,注视着轻云等三人,好似在议论甚么。

英琼若兰适才吃了妖僧的亏苦,本来又愧又气,一听轻云说对面来了妖人,便也不顾身体疼痛,双双跳下雕背。这时双方相隔不过数十步远近,英琼先下手为强,手扬处,紫郢剑化作一道数十丈的紫色长虹,直朝俞德飞去!

那道人正是青海柴达木河畔,藏灵子的得意门徒师文恭。

师文恭应了毒龙尊者的邀请,在路上听俞德说起邓八姑得了雪魂珠之事,虽然一样起了觊觎之念,只不过他为人好强,不愿去欺凌一个身已半死不能转动的女子。打算先到冰玄谷去见邓八姑,自己先用法术将她半死之身救还了原,然后和她强要那雪魂珠。依了俞德原要驾遁光前去,师文恭因为左右无事,想看一看雪山风景,这才一同步行前往。

也们刚刚走离小长白山不远,俞德恭恭敬敬随侍师文恭一路谈说,轻云等从峰上下来,并未察觉。还是师文恭首先看见峰头上飞下来一只金眼大黑雕,上面坐着两个女子,心知不是常人,使唤俞德观看。俞德偏身回头一看,雕后面还跟着一个女子护送,正是周轻云,知道这几个女子又是来寻青螺的晦气无疑!不由心中大怒,当下唤住师文恭说道:”这便是峨眉门下馀孽,师叔休要放她们逃走!”

师文恭虽是异派,颇讲信义,以为这几个女子还能有多大本领?胜之不武,只要对方不招惹,就不犯着动手。正和俞德一问一答之际,忽见雕背上女子双双跳了下来,脚才着地,便有一道紫色长虹飞来。师文恭认得那道紫光来历,大吃一惊,知道来不及迎敌,喊声『不好!』将俞德一拉,同驾遁光纵出去百十丈远近,因救俞德,慢了一些,头上被紫光扫着一点,戴的那一顶束发金冠,连头发都被削下一片,又惊又怒!

那紫光更不饶人,又随后飞来!师文恭知道厉害,不敢怠慢,先从怀中取出三个钢球往紫光中打去,才一出手,便化成红黄蓝三团光华,与紫光斗在一齐。同时轻云若兰的飞剑,也飞将起来助战,若兰更从百忙中,将十三粒雷火金丸放出。十三团红火如雷轰电掣飞来!师俞二人措手不及,早着了一下金丸!将须发衣服烧燃。师文恭心中大怒,一面捏诀避火,忙喊:“俞德后退,待我用法宝取这三个贱婢的狗命!”

俞德见势不佳,闻言收了飞剑,借遁光退逃出去。师文恭早从身上取出一个黄口袋,口中念念有词,往外一抖,将也炼就的黑煞落魂砂放将出来。立刻阴魂四起,惨雾沉沉,飞剑陨芒,雷火无功!一团十馀亩方圆的黑气,风驰云涌般,朝英琼等三人当头罩下!轻云知道厉害,忙收飞剑,喊道:“二位留神妖法厉害!”说罢首先纵起空中。

英琼紫郢剑虽不怕邪污,怎耐求胜心切,不及收剑,若兰也慢了一些,刚要收起飞剑,猛觉眼前一黑,一阵头晕眼花,立刻晕倒,不省人事!师文恭正要上前拿人,忽听空中几声娇叱,雨后长虹一般,早飞下一道五彩金光,照在落魂砂上面。

黑气先散了一半,同时又飞下一幢五色彩云,飞入黑气之中,电闪星驰般滚来滚去,哪消两转,立刻阴魂四散,黑雾全消!把师文恭多少年辛苦炼就的至宝,扫了个乾净,化成狼烟飞散!

师文恭俞德定睛往前一看,空中飞下来几个少年男女,一个手中拿着一面镜子,镜上面发出百十丈五色金光。一转眼间,那幢彩云忽然不见,现出一个身长玉立的少女。这几个人才一落地,失是一个幼童放出红紫两道剑光,跟着还有一男四女也将剑光飞起,内中一个女子还放出一团红光,同时朝师文恭俞德二人飞来!

俞德认出来人中有齐灵云姊弟、女神童朱文,还有万妙仙姑门下的苦孩儿司徒平,不知怎的会和敌人成了一党。师文恭见敌人才一照面便破了他的落魂砂,又愤恨又痛惜,咬牙切齿把心一横,正要披头散发,运用地水火风与来人拚命,谁知敌人人多势众,竟不容也有缓手功夫,法宝飞剑如暴雨点般飞来!

俞德见势不佳,两次借遁避了开去。师文恭认得朱文所拿宝镜与寒萼所放出来那团红光,俱非自已的法宝所能抵敌。在这间不容发之际,行法已来不及,只得一面将三粒飞丸放起,护着身体,往空遁走。准备先逃回去,等到端阳再用九幽转轮大藏法术擒敌人报仇。身才飞起地面,紫玲见众人法宝飞剑纷纷飞出,早防敌人抵敌不住逃走,将身起在空中等候,果然敌人想逃,更不怠慢,取了两根宝相夫人遗传的白眉针,放将出去!这针乃宝相夫人白眉所炼,共三千六百五十九针,非常灵应,专刺人的要穴,见血攻心,厉害无比!宝相夫人在日一共才用了一次,紫玲因母亲遗爱,平日遵照密传咒语加紧祭炼,已炼得得心应手。今日见师文恭头上隐隐冒着妖光,一身邪气笼罩,知道此人妖术决不止此,如被他逃走,必为异日隐患。

又见也遁光迅速,难于追赶,这才取了两根白眉针打去。

那白眉针出手便是两道极细红丝,光??闪闪,直往师文恭身上要穴飞去,师文恭知道不好,正要催遁光快逃时,偏偏那只金眼黑雕先前见主人中了敌人落魂砂倒地,早想代主报仇,将身盘旋空中,遇机使行下击。忽见敌人想逃,哪里容得?两翼一束,飞星坠石般追上前去。师文恭白眉针还未避过,神雕已经飞来,防得了下头,防不了上头。一个惊慌失措,将身往下沉。虽然躲过头部,左臂已被神雕钢爪抓住。暗骂:“扁毛畜生,也来欺我!”正待运用右手用独掌开山之法,回身将神雕劈死,耳旁忽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回 黑煞落魂 疗尸三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青双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