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青双剑录》

第十四回 魔火焚身 聚魂更生

作者:倪匡

  毒龙尊者还待施为,忽然一道青光从空而下,光影中一个长身道童,高声喝道:“毒龙

孽障,还我师兄师文恭的命来!”说罢手一张,便照出殷赤如血的一道光华,直朝毒龙尊者

卷去。

  毒龙尊者认得来人是藏灵子得意弟子熊血儿,知道不好,想借遁逃走,已来不及,被血

光卷了进去。熊血儿用『红慾袋』装了毒龙尊者,迳转柴达木河去了。熊血儿走后,怪叫化

凌浑现身出来,正待设法善后,倏地又是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现出一个白发老尼,对凌浑

道:“凌道友大功告成,可喜可贺,贫尼无以为敬,待贫尼替道友驱逐魔火吧!”

  凌浑认得来人是神尼优昙,心中大喜,连忙称谢道:“大师此来,不是单为驱逐魔火

吧?”神尼优昙笑道:“凌道友果然不凡,青螺魔宫之中,有一件异宝,毒龙尊者不知开启

宝盒之法,已经白便宜你了,不过,需借宝给邓八姑作解难之用,你可愿意?”

  凌浑笑道:“出家人也打我这穷叫化子主意么?”神尼优昙笑而不语,从怀中取出两个

羊脂玉瓶,瓶口发出百丈金光,朝水火风雷卷去。凌浑将足一顿,也化作长虹般一道金光,

朝那水火风雷圈去,二人这一圈一收,不消片刻,水火风雷一齐消散。

  神尼优昙道一声『行再相见』,金光起处,人已不见,凌浑飞进魔宫,在大殿中寻到一

只玉盒,口中念诵真言,将手一拂,玉匣便开。里面原是两层,藏着六粒丹葯同一根玉尺。

玉光闪闪,照耀全殿,凌浑见了大喜,忍不住大声道:“广成子九天元阳尺,与聚魄炼形

丹,同时出世,真是快事!”

  一言还未了,忽然两道光华穿进殴来,现出两个佩剑女子,跑在凌浑面前,正是齐灵

云、周轻云两人。凌浑笑道:“你二人来要我新得的九天元阳尺和聚魄丹去救邓八姑,是与

不是?”灵云轻云双双躬身说道:“师伯慈悲,仙丹便赐两粒,九天元阳尺,天府至宝,何

敢妄求?不过借去一用!”

  凌浑笑道:“优昙老婆子算计我日后有用你二人之处,竟打发你二人来挟制!”灵云轻

云道:“弟子等怎敢无礼!师伯,异日如有使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凌浑道:“你们年轻人说话便要算话,日后用你们时休得推诿,拿去吧!”说罢,便取

两粒聚魄丹,连那九天元阳尺交与二人,说道:“此尺乃广成子修道炼魔之宝,率性传授你

们,回到玄冰谷后,先将两粒丹与八姑服下,另着一人守护,三日之后,便可还她本来,行

动自如了!”灵云轻云拜传了符咒,重行叩谢一番,作别飞去。

  铁桶般的青螺魔宫,还有许多厉害妖人相助,就在这神日之内冰消瓦解。从此青螺便由

怪叫化凌浑主持,将魔宫重新改造,在峨眉昆仑之外另创雪山派,此是后话不提。

  话说邓八姑自从灵云走后不久,便觉心神不定,知道劫数快来。留下来的吴文琪司徒平

二人不是五鬼天王尚和阳的敌手,主要还是得自已小心!便对文琪道:“贫道此刻心神不大

安宁,生死存亡在此一举,我那粒雪魂珠还关系日后邪正两教兴衰。少时敌人来到,道友只

在洞底守紧玉匣。如见此珠飞回,我的元神便已与珠合一。道友千万不可存代我报仇之想,

只管护着此珠,真要觉得守护不住,可将此珠棒在头上,驾剑光逃回峨眉。此乃迫不得已的

下策,保全此珠,贫道一身也就不瑕计及了!”说罢满睑愁容。文琪司徒平听了,都代她难

过。文琪道:“既然此珠关系重大,尚和阳又如此厉害,道友何不暂时避往他处?只须各位

道友回来,那时再合力对付敌人,岂不是好!”

  八姑道:“道友哪里知道,一则劫数当前,无可解脱:二则贫道自走火入魔,躯壳半

死,血气全都冰凝,敌人魔火正可助我重温心头活火。不过也那魔火与众不同,时候一多,

身子便炼成飞灰!所以危机在于一发,却又非此不可!”

  当下再三嘱咐了一阵,先将司徒平安置在谷顶一个小石穴之内,用隐形符隐住身形。看

着天快交午,忙请文琪到洞底去。独自一人在石台上坐定,施展法术,祭起浓雾,将谷顶遮

了个风雨不透。刚刚布置完后,忽见上面浓雾中有十几道红绿光闪动,知道尚和阳已经到

了!

  尚和阳一心想来找便宜,来到玄冰凹上空,见下面有浓雾挡住,便即口念真言,运用五

行真气,接连朝魔火金幢喷去,化成五道彩焰,飞入雾阵之中,恰似春蚕食叶,彩焰所到之

处,浓雾如风卷狂云般消逝。八姑也非弱者,见敌人魔火厉害,念咒愈急,那浓雾和蒸汽锅

一般,在石台上面『骨朵朵』往上冒个不住。尚和阳见上层浓雾??灭,下层浓雾又起,勃

然大怒,把心一横,晃动魔火金幢,怪啸一声,将身化成一朵红云,飞入雾障之中。转了两

转,浓雾完全被红云驱散!

  八姑见势不好,忙将烟雾缩敛,紧紧护着石台时,尚和阳业已现出身来,指着雾影中邓

八姑说道:“邓八姑!依我好言相劝,快将雪魂珠献出,免我用魔火将你炼成灰烬,永世不

得转劫!”

  『注:转劫,肉体死亡,元神不灭,或借体还生,或再行投胎,开始另一次生命,叫

作』转劫『。』

  八姑知他心狠意毒,不献雪魂珠,还可以藉峨眉二云之力,助自已脱劫。既或不然,也

有人代自己报仇!如献此珠,尚和阳也决难饶了自己,便答道:“尚和阳!你枉为魔教宗

主,竟不顾廉耻,乘人于危,我邓八姑虽然已半死,自信还不弱于你。雪魂珠在我手,我就

遭你毒手,你也休想拿去!”

  尚和阳大怒,将金幢一指,五道彩焰直往八姑飞来。顷刻之间,又将八姑护身烟雾消

尽,魔火才一进身,八姑便觉身上有些发烧。一会魔火将八姑浑身包拢,八姑虽然仗着雪魂

珠护身,不至送命,已觉浑身如火炙一般,周身骨节作痛,心中又喜又怕!喜的是肉身既已

知痛,身子便可还原:怕的是尚和阳比鬼风谷红衣番僧所用的魔火,厉害十倍,时间稍长,

身子使成飞灰!本想将雪魂珠祭起一试,又恐尚和阳既知雪魂珠是魔火金幢赳星,竟还敢用

此宝,必然别有打算。不要中了他的道儿,将珠夺去!偏偏灵云诸人还不回来,看着支持不

住,慾待舍了肉身,元神飞回洞底,又惊为山九仞,功亏一篑!邓八姑左右为难,尚和阳原

是明知魔火金幢见不得雪魂珠,起初时刻留神,并未敢于深用。满想等八姑雪魂珠出手,拚

这金幢不要,身化红云抢珠逃走。及至见八姑业已支持不住,还不放珠出来,心疑雪魂珠已

被峨眉方面的人取去。越想越恨,将身一抖,身上衣服全部卸净,露出一身红肉,将魔火金

幢往上一抛,两手据地,倒竖起来。

  八姑一见,刚喊得一声『不好』!尚和阳已浑身发出烈火绿焰,连人带火迳往八姑扑

来!八姑万没料到尚和阳魔火练得加此厉害,见来势紧急,不瑕再作寻思,心一动念,雪魂

珠化成一盏明灯般金光照耀,从八姑身上飞起。尚和阳一见此珠出现,又惊又喜!正待化身

上前抢夺时,就在这一转瞬间,忽听空中大声叱道:“无知祆孽,胆敢无礼!”

  随着叱声,只听得三声霹雳过处,数十道金光直射下来,同时飞下一个妙龄女尼,手中

拿着两面金光照??的金钹,雷声隆隆,金蛇乱窜,直往魔火丛中打去!只震得山鸣谷旷,

木起雪飞,响个不住!

  尚和阳不知雪魂珠经八姑多年修炼,已与身心相合,妄想夺珠逃走,未曾想到来了克

星!起初看见雷火金光,认得此宝是神尼优昙的『伏魔雷音钹』,已知不妙。及见来人是玉

清师太,又恨又怕,不肯功败垂成,仗着多年苦练,还想拚命支持,并不逃走。将身就地一

滚,重又赤身倒立旋转起来。果然尚和阳魔火厉害,一任雷电金光将他包围,并不能将魔火

红云震散,反在火云中指着玉清太师,不住地辱骂。

  玉清师太本是邓八姑好友,两人同在旁门之际,邓八姑外号『女殃神』,玉清师太外号

『玉罗刹』,后来王罗刹皈依佛门,成了神尼优昙门下弟子,这时赶来相救,正在此际,灵

云、朱文等人,已自青螺魔宫赶到!

  众人一到,朱文先将宝镜祭起,放出百丈光华,照入红云之中。紫玲姊??忙喊;『诸

位留神魔火污了飞剑!待愚姊??取妖魔性命!』说罢,弥尘??晃处,姊妹双双飞入魔火

红云之中,塞萼手起处,一团红光首先打出,紫玲也将白眉针祭起!

  尚和阳正在火云拥护之中,耀武扬威,忽见彩云散处,现出适才在魔宫中所见一些男女

敌人,便知魔宫已破。对面敌人添了这许多生力军,决难讨好!谁知还未及盘算进退,内中

两个女子将小??取出一晃,化成一幢彩云飞来,魔火红云竟阻挡不住!知道不好,刚要想

法脱身时,那两个女子才一照面,一个发出一团红光,一个发出两道银线般的东西朝自己打

来,知道再延下去,定有性命危险!将牙一挫,猛的将身一滚,化成一溜火光,冲天而去!

就任也跑得怎样快,到底还中了紫玲一白眉针,日后另有交代,这且不提。

  话说众人赶走尚和阳,过来拜见玉清太师。灵云便问:“八姑如何?”玉清大师道:

“恩师知她遭劫,怜她苦修不易,特地命我带了雷音钹赶来,已然晚了一些。八姑不知尚和

阳魔火厉害,不该妄自以身试火,不早将雪魂珠放出抵挡,弄巧成拙。如今除她心头一片有

雪魂珠护持,未曾受伤外,其馀全被魔火所伤,三个时辰以内,全身大半都要化成灰烬,那

九天元阳尺和聚魂丹,已自凌真人处取来了么?”

  灵云轻云忙答荫着,将借自怪叫化凌浑处的九天元阳尺,和聚魂丹,取了出来。

  玉清大师先用法术将石台移开,叫朱文持着宝镜引路,到了里面。文琪一人双手捧着王

匣守在洞内,忽见彩光射入,见是玉清太师,心中大喜,忙即过来相见。

  玉清太师接了士匣,一同出洞,问明了九天兄阳尺用法。嘱咐灵云举尺对准石台,如见

雪魂珠飞出,便将此尺指着珠下黑影,引八姑真灵入窍。说罢将玉匣交与轻云捧持,取了两

粒聚魂丹,走到石台前面,先将灵丹分置两手,掌心对准八姑『涌泉穴』,轻轻贴按上去,

闭目凝神,将真气运入两掌,由八姑『涌泉穴』导引灵丹进去。

  众人『见玉清太师两手闪闪发光,一会功夫,撒手下来一看,两粒灵丹已不知去向!玉

清太师忙走过来,从轻云手中要过玉匣,命馀人各将法宝剑光祭起,将谷口封了个风雨不

透。然后招呼灵云注意,自己盘膝坐在灵云前面,手捧玉匣,低声默祝。然后口诵真言,片

刻之间,金光亮处,从匣内飞出一盏明灯般的光亮,照眼生辉,荧荧流转。光度下一团黑影

冉冉浮沉,行动非常迟慢,并不往石台飞去。灵云更不怠慢,早将』九天元阳尺『指定金光

明灯下的黑影,心中默诵九字灵符,尺头上便飞起九盏金花,一道紫气,簇拥着那团黑影,

随着灵云手指处,引向八姑躯壳。看着黑影将与身合,玉清太师倏的化成一道金光,飞将过

去,将珠收入玉匣。顷刻之间,便见八姑身上直冒热气,面色逐渐转变红润,迥不似以前骷

髅神气。玉清太师才命灵云收了元阳尺,对众说道:“八姑虽仗灵丹法宝,得庆更生,暂时

尚不能复元。须有人在此守护,如今峨眉有事,诸位道友均须即刻回去,由我守护八姑便

了。”

  灵云等惊闻得峨眉有事,不由得归心似箭,巴不得当时就走,正要请紫玲将弥尘??取

出动身时,文琪笑道:“诸位师姊师弟只顾回家,也看看我们的人短不短呀!”一句话将众

人提醒,一点人数,只不见了司徒平。

  灵云忙问文琪道:“昨日议定,原恐许飞娘与司徒道友为难,曾请八姑用隐身之法,将

他藏好,现在八姑尚未还阳,你既留守在此,当然看见八姑施为,快指出来同走吧!”文琪

正要还言,玉清太师忙赶过来说道:“八姑将司徒道友藏在崖上,用隐形符咒封锁。本来极

为稳妥,偏偏一个极厉害的人物打此经过,也见司徒道友资质不差,非常心喜,将司徒道友

带往巫山灵羊峰九仙洞去了。众位道友回到峨眉,不出三月,便会回转,无须多虑。秦道友

座下仙禽,当时救主心切,排云下击。幸得我同家师赶到,恰好那人祭起『乌龙剪』,正在

危急万分,被家师暗施法力将它救下,连乌龙剪一齐收去。命我师妹齐霞儿骑了它回山等候

去了。大约至多一年,即可物归原主。那时它的横骨已化,比现在还要通灵得多。二位道友

不必介意吧!”

  当下众人与玉清太师等作别,仍由紫玲用弥尘??带了寒萼、灵云姊妹、轻云、文琪、

朱文等,化成一幢彩云,直往峨眉飞去。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紫青双剑录》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倪匡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倪匡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