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青双剑录》

第三回 勇诛山魈 初遇良师

作者:倪匡

英琼就把这些黄精果品,当作食粮。多少日子,未吃烟火,吃的又都是这种轻身益气延年的东西,越发觉着身轻神爽,舒适非常。只烦恼这山老走不完。何时才能回到峨眉?想到此间,一发狠,这日便多走了几十里路。照例还未天黑,便须打点安身之所,谁知这日所上的山头,竟是一座童山,并无理想中的藏身之处。上了山头一看,忽见对面有一座峰头,看去树木郁蓊,依稀看见一个山凹,正好藏身隐蔽。英琼到了那山峰上一看,果然是一片茂林。最奇怪的是茂林中间,却现出一条大道,宽约两丈左右,道路中间,寸草不生。那大可二三抱的老树,连根拔起横在道旁的,差不多有百十株之多。道旁古树近根丈许地方,现出许多擦伤的痕迹。英琼胆大,虽觉深山古林之中,有这样大道,于理不合,只觉奇怪,也未放在心上。向前望去,这条大路长约百十丈远,尽头处是一个小山壁,走近前去一看,原来孤壁峭立,一块高约三丈的大石,屏风似的横在道旁。绕过这石一看,现出一个丈许方圆的山洞,心中大喜,不假思索走丁进去,恰好洞旁有一槐七、八尺宽的平方巨石,便在上面睡下。睡到半夜,英琼彷佛听见』??琅『一声,惊醒一看,天气昏黑非常。自已心爱的那口宝剑掉在地下,紫光闪闪,半截业已出匣,心想一定是睡梦中不小心翻身时节掉下的。英琼连日把那口宝剑爱逾性命,便将它还匣,抱在怀中。谁知那口宝剑才一入匣,??琅一声,一道紫光,闪出丈许,把英琼吓了一跳,疑心那剑又要化龙飞去?惊疑未定间,猛想起常听爹爹说过;凡是殄奇宝剑,遇到凶险事情发生,必定预先报警!此剑已深通灵性,刚才我睡梦之中,也曾』??琅『一声,莫非今晚又有甚么凶兆,应在我的身上?想到这里,英琼便对手中宝剑说道:“你如真有灵应,倘使我今晚要遇见甚么凶险的事,你就再响一声!”

一言还未了,那剑果然又是『??琅』一声,出匣半截!英琼大吃一惊,紫光映处,看见洞口一块大石,暗想我记得这是昨日进来的洞口,哪里来的石头?心中好生诧异,近前一摸,可不是一块大石!业将洞门封闭,用手尽力推去,这块石头,怕没有上万斤重,恰似蜻蜒撼石柱,休想动得分毫!

英琼急得出了一身冷汗,心中焦急,猛一回首,看见地下一道白光,又吓了一跳,定睛看时,原来是太阳的光斜射进来。这才明白时间已是不早,由于洞门被石头封闭,所以显得黑暗,并不是天还未亮。

英琼见洞门被石头封锁,便想另觅出路,将紫郢剑取出,舞着剑,借着剑上发出的紫光寻觅出路,将这洞环行了一遭,不禁大为失望,原来这个洞,竟是死洞。

英琼急得像钻窗纸的苍蝇一般,走投无路,明知此洞,绝非善地,越想心中越害怕,坐在那块石头上,对那石缝中射进来的日光,寻思了一阵。忽然暗骂自己:“蠢东西!又不是不会爬高纵矮,何不从那石头缝中爬了出去?”

那块石头立脚之处甚多,英琼用手试了试,将身一纵。已攀住一个缺口,用手一比那个口径,最宽的所在,才只不到四寸,望倒望得外面,要想出去,却比登天还难!从那缺口向外望时,猛看见对面山头上,来了一个巨人。那巨人赤着上半身,空着两只手,看他脚下很快,正往这面山头走来。英琼心中大喜,正要呼救,猛一寻思,在此山行走多日,并未遇见过人,这山离那对面山头,怕没有半里多路,怎么这人看去那样巨大?

而且那巨人并未穿着衣服,不是妖怪,定是野人!想到这里,不敢出声,正想之间,那人已走向这边山上,果然高大异常,那高约数丈的大树,只齐他胸前。英琼不禁叫了一声『嗳呀』,吓得几乎失手坠了下去!

再看那巨人时,竟朝石洞这面走来。那沿路大可数抱的参天古树,碍着一些脚步,便被他随手一拔,就连根拔起,倒在道旁。

英琼这才明白昨日路旁连根拔倒的那些大树,便是这个怪物所为!虽然心中越发害怕,还是忍不住留神细看。

这时那巨人已越走越近,英琼也更加看得仔细。只见这个怪物生得和人差不多,高大得吓人。一个大头,约有大水缸大小,一双海碗大的圆眼,闪闪发出绿光,凹鼻朝天,长有二尺,血盆一般的大嘴,露出四个獠牙,上下交错,一头蓝发,两个马耳,长约尺许,足长有数尺,粗圆也有数尺,两手大如屏风,浑身上下长着一身黄毛,长有数寸,从头到脚,怕没有十来丈高!

英琼看得出了神,几乎忘记害怕,忽然眼前一暗,一股奇腥刺鼻,原来那怪物已走近洞前。那洞只齐也膝部,外面光线被也身体遮蔽,故尔黑暗。英琼猛觉得石头一动,便知危机已逼,不敢怠慢,连忙纵下石来。

只听耳旁一声巨响,眼前顿放光明,洞口石头已被怪物取开,忙将身纵到隐僻之所,偷偷往外看时,只见洞口现出刚才所见那个怪物的脑袋,两眼发出绿光,冲着英琼,龇牙一个狞笑,把英琼吓得躲在一旁,连大气也不敢出。

幸喜那怪物的头和身子太大,钻不进来,只一望间,便即退去,但立时伸进一只屏风般大,两三丈长的手臂来。张开有五个粗如牛腿,长约数尺手指的毛手,往英琼藏身之处抓来。英琼吓得心惊胆裂,急忙将身一纵,从那大毛手的指缝中,窜到了洞的左角。

那大毛手抓了一个空,便四面乱捞乱抓起来。英琼到了这时,也顾不得害怕,幸喜身体瘦小灵便,只在那大手的指缝中,钻进钻出,那怪物捞了半天,忽然缩回了手,又低下头来看了看,重又将那大毛手伸进洞来。同时震天动地般,狂吼一声,那条毛手,捞得越发加紧起来。

英琼在这危机一发之间,越加不敢怠慢。在怪人毛手之间,纵过来,跳过去,只累得浑身是汗,腰中又带着那柄长剑,碍手碍脚。忽然一个不留神,被那柄长剑在两腿中间一绊,险些栽倒!眼看那大毛手已离身旁只有尺许,稍一迟延,怕不被捏为??粉!

直到此际,英琼才猛想起此剑,诛那四个疆??,并不费力。只一转瞬间,四个雇??就散成一堆白骨,它又能够变化神龙,发出十来丈的紫光。这个怪人紧紧追逼,似这样逃来逃去,何时是了?自己想是吓湖涂了,竟会把这样奇珍异宝忘记!

想到这里,手臂一招,宝剑出匣,握在手中,那剑想是知道今日英雄已有用武之地,剑上面发出来的紫光,竟照得全洞皆明!

剑才出匣,那怪人好似已有了警觉,毛手已待退出洞去。英琼手中神剑,已不由英琼作主,剑尖升芒,竟自动的指了过去,紫光影里,那怪物的大毛手指,已被剑光斩断两个下来,血如涌泉一般,直冒起丈许高下。

那怪物受丁重创,狂吼一声,那毛手迅速的退了出去。英琼看见洞口现出亮光,在这间不容发之间,急智陡生,心想这洞内逼仄,又无出路,那怪物既怕这口宝剑,何不趁他大手退出时,纵到外面,与也分个死活?倘或徼天之幸,将他除去,也好为这附近几百里的生物,去一大害!

想到此际,雄心陡起,把适才害怕忧愁之念,化为乌有。

英琼生有异禀,心思异常敏锐,她这种想头,只在一转瞬间,立时化为行动。

那怪物原是蹲在地下将手伸进洞中捞摸,被英琼紫郢剑斩去二指,痛彻入骨。

刚站起身来,英琼已在地腿缝中间,纵了出来。

自古以来,深山大泽,无人迹的深谷古洞,常有许多山魈木客之类,盘踞其中。这个巨人,便是山魈,岁久通灵,力大无比,英琼所卧的那个石洞,便是也储藏食物之所。

也擒来山中野兽生物,便拿来储藏在内,再用洞口那三丈高下的石屏风来封闭,以防逃逸。昨晚英琼睡在洞中,被他今晨走过发现。当时不饿,防这小女孩逃走,才用石头将洞门封锁。

那石屏风甚重,何止万斤,慢说笑琼,无论有多大力量,也休想推动分毫。他将洞口封闭时节,英琼得的那口紫郢剑,原是神物,忽然出匣长啸示警,将英琼从梦中惊醒。等到英琼发现洞门被石头封锁时,山魈业已回转。

照往日习惯,那山魈先低下头来看一看,再伸手进洞去捞将出来食用,不想会碰在钉子上面,被英琼紫郢剑削去二指。当下愤怒非常,暴跳如雷,两个大毛脚顿处,石破天惊,毛手起处,树飞根绝,这时正用左手拔起一株大树,想塞进洞去,将仇人捣死,英琼已从他两腿中间,溜纵出来!

山魈低头一看,怒发千丈,张开屏风般大的大毛手,便来捉英琼,英琼出来,先自将身连连数纵,已纵离那山魈数十丈远。回头一看,只见那怪物,真生得凶恶高大,自已的头,仅仅齐他脚踝!瞪着两只绿眼,张开血盆大口,伸出两只黄毛披拂的大手,追将过来。

英琼虽然仗着宝剑的厉害,知道山魈身材高大,力大无穷,倘一不中要害,被地抓着一点,便要身遭惨死!因此不敢造次,仗着身体灵便,只拣那树林密处,满树林乱纵乱跑。

那山魑见英琼跳纵如飞,捞摸不着,惹得性发加雷,连声吼叫追逐,砰匐之声,震动山岳,英琼虽然身灵性巧,从清早跳到这正午时分,他累得力尽神疲。

末后一砍,那山魈好似有点气力不佳,追逐渐慢,英琼刚稳身在一株大树身后,纵到那枝叶密处藏躲,山魈好似不曾看见,背朝着英琼,在那四外寻找。英琼暗喜那怪物不曾看见,正想喘息片刻,用一个甚么巧招,将他斩首。

谁知那山魈极其狡猾,英琼剑上的紫光,更是一个特别记号,人到那里,升到那里,他见英琼纵上树去,故意用背朝着英琼装作向前寻找模样,身子却渐渐往英琼磁身处退来。

这树虽然高大,也只齐山魈颈边,英琼喘息甫定,见山魈退离树旁,不过数丈,伸手可到,虽然以为怪物并未看见自己,却也不敢怠幔,正要往别的树上纵去,谁知山魑离树已近,猛一回头,狂吼一声,伸开两只长有数丈的毛手,往那株大树抱来!那树被山魈一抱,树枝吱吱连声,响成一片,纷纷折断!

英琼正站在离地三、四丈高下的树枝上,刚要往上纵起时,忽见那怪物加飞一般旋转身子,连人带树抱来,不由大吃一惊!知道中了怪物的诡计,急忙一个鹞子翻身,溜下来,离地丈许,将两脚横起,往树身一蹬,化为『水蛇扑食』,横着身子,斜穿出去。

那怪物紧抱树身,正在找寻,并未发觉英琼溜将下来,这正是绝好下手机会,稍纵即逝,怎敢怠慢!她脚刚沾地,便用力一踮,一式『燕子穿云』,将身纵起,有四五丈高下,一横手中紫郢剑,用尽平生之力,奋起神威,就势朝那山魈身后拦腰斩去!

英琼手才起处,那宝剑已化为一股十来丈长的紫光,脱手飞去。连那山魈和那株大树,迅速一绕。英琼在空中使不得力,原是借劲使劲,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忽见手中宝剑,凭空脱手飞出,疑心自己使过了劲,一时失手,大吃一惊,『嗳呀』一声,一式『风卷残花』,倒翻??斗,刚要落下觅路逃生,耳旁猛听那怪物狂吼一声,吓得英琼心瞻皆裂!

接着又是轰隆叭叉几声巨响,树身折断,地下尘土腾起有两三丈高下,震得英琼目眩神昏,心摇体战,落地时节,一个站立不稳,仆在地上,吓晕过去!

待了一会,她才苏醒过来,觉得身旁腥味扑鼻,身上有好几处湿阴阴的,疑是自己落在山魈手中。急忙偷眼一看,见山魈业已齐腰断成两截,死在地下。身上的血竟像山泉一般,直往低洼处流去。她正倒在一个血泊之中!知那怪物,已被自己紫郢剑所斩,好不高兴!

但一想到宝剑化为紫光飞出,只怕又化龙飞走了,心中又好生难过,挣扎站起身来,腰间剑匣点地,猛地见剑仍好端端在剑匣之中,抽出一看,紫光闪闪,耀目生花!

英琼这才知道自己所得的这口紫郢剑,是通灵的神物,更是欣喜莫名!

英琼虽斩了山魈,但也不敢久留,急急向前走出,慌不择路,山岳连绵,也不知身在何处,等到肚子饿了,伸手一摸,怀中赤城子所给的何首乌,已然失去,正在找寻山果充饥,忽见一个孔穴。

那个孔穴旁边,有一块奇形怪状的大石,石上面有一株高可一丈,红得像珊瑚的小树,朱??翠叶,非常修洁。树上面结着十数个血也似的通红、有桂圆般大小的果子。

英琼奇怪那树,生平从未见过,加同会长在石头上面,伸手采下果子,剖将开来,白仁绿子,鲜??非常。食在口中,甘芳满颊,可惜不多,只有十来个,一气吃完,觉得满腹清爽,精神顿涨,把先时的??劳,一扫而空,知是山中奇珍。此际,英琼自然不知那未果是仙家妙品,三十年才结一次果,也是她机缘凑巧,得以遇上。

吃了果子,英琼再细看这块奇石,只见这块奇石约有两丈高下,形状突??峻削,上丰下锐,遍体俱是玲珑孔窍,石色碧绿如翠,非常好看。

英琼赏玩着,转到石后,只见有一截二尺见方平圆的面积,上名刻着『雄名紫郢,雌名青索,英云遇合,神物始出。』四句似篆非篆的字,下面刻着一道细长人眉,并无款识,猛想起腰中的剑,正名『紫郢』,原来是口雄剑!还有一口雌剑,名叫『青索』,『英』是自已的名字,那『云』不知是何人?

她心中纳罕,但也找不出答案,继续向前走去,到了一处林外,休息片刻,又拔剑出鞘,舞动起来。

正在这时,忽见远远空际,银雁般的一个白点,朝峰头飞来,渐飞渐近,英琼已然看清飞来的是个白衣女子,知是剑侠一流。心中大喜,正要高声呼唤,眼前一道电闪似的,那白衣女子,已然降落下来。站在她面前含笑说道:“这泣姊姊,我是武当山缥缈儿石明珠,适才送义妹申若兰回云南桂花山练剑,路过此山,见姐姐舞剑,这剑光芒异特,看来竟比我的飞剑还要胜强十倍,并且叫妹子认不出是哪一家宗派来!是以不次冒昧,尚请原谅!”英琼见那白衣女子,年纪约有二十左右,英姿飒爽,谈吐清朗,又有那绝迹飞行的本领,早已一见倾心。

但是记得李宁常说:人心难测,这口宝剑,既然她连声夸赞,比她飞剑还强,万一被她起了觊觎之心,前来夺取,自已别无本领,如何抵敌?

不如先哄她一哄,然后见景生情,再说实话。主意打定后,先将宝剑入鞘,然后近前含笑答道:“妹子李英琼,师祖白眉和尚,偶从峨眉来此闲游,此剑名为紫郢,也是师祖所赐。请问姊姊师父何人?”

石明珠闻言,陡地一惊道:“原来姐姐是白眉老祖高足!家师武当山半边老尼。尊剑名为紫郢,不知是否长眉真人旧物?闻说此剑已被长眉真人在成道飞升时,用符咒封存在一座深山的隐僻所在,除峨眉派教祖乾坤正气妙一真人外,无人知道地址。当时长眉真人预言,发现此剑的人,便是异日继承峨眉道统之人,怎么姐姐又在白眉老祖门下?好生令人不解!姐姐所得,如真是当年长眉真人之物,仙缘真个不浅,可能容妹子一观么?”

英琼就是怕来人要看她的宝剑,偏偏明珠不知她的心意,果然索观,心中虽然不愿,但不好意思不答应。心想着明珠说话神气,不像有甚么虚为,只得大着瞻子,将剑把朝前,道:“请姐姐观看!”

明珠就在英琼手中,轻轻一拔,日光下一道紫光一闪,剑已出匣。这剑真是非常神妙,不用的时节,一样紫光闪闪,冷气森森,却不似对敌时,有长虹一般的光芒。石明珠将剑拿在手中,看了又看,说道:“此剑归于姊姊,可谓得主!”

她正在连声夸赞,忽然仔细朝英琼睑上看了看,又把那剑反覆展玩了一阵,笑着对英琼说道:“我看此剑,显然是个奇宝,但姊姊自身的灵气尚未运在上面,未能身剑合一。难道姊姊得此剑的日子并不多么?”

英琼见她忽发此问,不禁吃了一惊,又见明珠手执宝剑,不住地展玩,并不交还,大有爱不忍释的神气,她既看出自己不能身剑合一,自已的能耐,必定已被她看破。万一看出自已没有能为,强夺了去,万万不是人家对手,如何是好?可是在人家未表示甚么恶意以前,又不便遽然反脸,当时要还!心中好生为难,急得头红睑涨,不知用甚么话答覆人家才好。

英琼情急到了极处,不禁心中默祝道:“我的紫郢宝剑,快回来吧,不要让别人抢了去啊!”刚刚心中才想完,那石明珠所持的紫郢剑,忽地一个颤动,一道紫光,滋溜溜地脱出了石明珠的掌握,直往英琼身旁飞来。『??琅』一声,自动归匣。喜得英琼心中怦怦跳动,只是不敢现于辞色,反倒作出些矜持的神气来。

石明珠见英琼小小年纪,一身仙骨,又得了长眉真人的紫郢剑,心中又爱又钦??,无意中看出剑上并没有附着人的灵气,原想问明情由,好替英琼打算,所说的话本是一番好意。谁想英琼闻言沉吟不语,忽地又将剑收回,以为怪她小看人,暗用真气将剑吸回。她却不知此剑灵异非常,英琼暗中默祝生效。心想这不是自已用五行真气练成身剑合一的剑,而能用真气吸回,自已学剑多年,尚无此能力。自己不合把话说错,引人多心。

石明珠心中思索,又见英琼瞪着一双秀目,望着自己,一言不发。在英琼是因为自己外行,恐怕把话说错,被人看出马脚,多说不如少说,少说不如不说,只希望将石明珠敷衍走了了事,石明珠哪里知道!

也是合该英琼不应归人武当派门下,彼此才有这一场误会。石明珠见英琼讪讪的,不便再作久留,只得说道:“适才姝子言语冒失,幸勿见怪!改日峨眉再请教吧!”

英琼见她要走,如释重负,忙道:“姊姊美意,非常心感,我大约在此还有些耽搁,姊姊要到峨眉看望,下半年再去吧!”明珠又错疑英琼表示拒绝,好生不快,鼻孔里似应不应地哼了一声,脚微顿处,化为一道白光,破空而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青双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