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青双剑录》

第四回 峨眉教祖 秘传剑诀

作者:倪匡

英琼目送明珠飞走后,猛想起自己日日想得一位女剑仙作师父,如何自己遇见剑仙,又当面错过?此人有这般本领,她师父半边老尼,能为必定尤为高大!可恨自已得遇真机,反前言不对后语,不知乱说些甚么,当面错过了良机!急忙高声呼唤时,云中白点,已不知去向了!

英琼正在悔恨,陡地听得一声虎吼,狂风过处,一只吊睛白额猛虎,浑身黄毛,十分凶猛肥大,大吼一声,从山坡上纵将下来。英琼虽然逐日诛妖斩怪,像这样凶猛的老虎,有生以来,还是头一次看见。正要拔剑上前,那老虎已离英琼立的所在,只有十来丈远近。一眼看见生人,立刻蹲着身子,发起威来,圆睁两只黄光四射的眼睛,张开大口,露出上下四只白森森的大牙。一条七、八尺长的虎尾,把地打得山响,尘土飞扬。

英琼已经扬起剑来,百忙中,看到山坡下大树前,忽然多了一个红脸道人,手执一把拂尘。

英琼剑已挥出,十来丈的紫光。随手过处,栲栳大的虎头,立刻削掉下来。那红睑道人,一见英琼手上发出来的紫光,大吃一惊,忙将身子退后,喝问道:“哪里来的大胆女娃娃,竟敢用剑伤我看守仙府的神虎。”说罢,用手中拂尘,朝着英琼一指。英琼立刻觉得头晕,忙一凝神,幸未栽倒。

那红脸道人,叫作鬼道人乔瘦,曾遇异人,学会一身妖法邪术,作恶多端,拂尘一指间,已使上了『颠倒迷仙』的妖法,却不知英琼食了许多灵葯朱果,轻易不受寻常妖法所侵!

妖道乔瘦心中一凛,暗中念念有词,先用妖法玄女遁将这周围十里山路封锁,以防逃去。喝道:“我已布下天罗地网,小女娃快快投降!随我进洞取乐!”

英琼年幼,不明对方说些甚么,估量不是好话,骂道:“妖道休走,吃我一剑!”说罢,连人带剑纵将过去。鬼道人乔瘦见对面这道紫光,似长虹一般飞来,知道长眉真人伏魔双剑的厉害,难以迎敌,口中念念有词,把手中佛尘,望空一挥,身子立时隐去。

英琼跃到道人立的所在,忽然道人踪迹不见,心中大为惊异。抬头看了看天色,正是申酉之交,还没到黄昏时分,眼见这道人白日隐形,越加疑是鬼怪。因听道人适才说已经摆下天罗地网,便用目往四外细看,四外古木森森,日光斜射入林中,映起一种灰白颜色的浓雾,果有些鬼气!

英琼知道久留必有凶险,无心再追究道人踪迹,正待退后,忽然一阵狂风过处,把地下沙石卷起数丈高下,恰似无数根木柱一般,竖立着旋转不定,浓雾也遍地铺展开来。

一会功夫,便变得愁云漠漠,浓雾弥漫,分不出东南西北,四面鬼声啾啾,阴风刺骨,旋风浓雾中,陡地现出数十个赤身女鬼,手持白??跳舞,渐渐向英琼包围上来。

英琼只觉一阵阵目眩心摇,四肢无力,知道是那道人的妖法。本想用手中宝剑,朝那些女鬼斩去。谁知两只手,软得抬也抬不起来,眼看那旋风中的女鬼越跳越近,耳旁又听有人说道:“女娃娃,你已入罗网,还不放下手中宝剑投降?”

英琼听出那道人声音,情知难免毒手,正待想一套言语诈降,哄那道人撤去妖法,等他现身出来,再用宝剑飞刺过去,心头盘算还没有定,忽见那些女鬼,跳到自己身旁还有两丈远近,便自停步不前,退了下去。又听道人,在相隔十数丈外连声吆喝,和击令牌的声音。

那令牌响一次,那些女鬼使往英琼站的所在冲上来一次,可是冲到英琼站处两丈以内,好似有些畏惧神气,拨回头重又退了下来。

那道人好似因女鬼不敢上前,十分恼怒,不住把令牌打得山响,但终归无效。

英琼起初非常害怕,及见那些赤身女鬼连冲几次,都不敢近自己的身,觉得稀奇,猛发现手中这口紫郢,端的是仙家异宝,每当女鬼冲上来时,竟自动的发出两丈来长的紫光,不住的闪动。无怪那些女鬼,不敢上前。

英琼见这等情形,不由放宽了心,胆力顿壮。叵耐手脚无力,不能转动,否则何难一路舞动行剑,冲了出去!

那鬼道人乔瘦所用妖法,名为『九天都??、阴魔大法』。原来非常厉害,漫说一个寻常女孩,就是普通剑仙,一经被他这妖法包困笼罩,也没有不失去知觉,束手被擒的。偏偏英琼遭逢异数,内服灵葯仙果,外有长眉真人的紫郢剑护身。虽然将她围住,竟是丝毫侵害她不得,不由得心中大怒!

当下妖道将头发分开,中指咬破,长啸一声,朝前面那团浓雾中,一口气喷了过去,立时便有数十道火蛇飞出。英琼正在那里无计脱身,忽见赤身女鬼退去,浓雾中又有数十条火蛇飞舞而来。正不知手中宝剑能否抵御,好生焦急间,觉得手中的宝剑,猛然用力一挣。英琼本来手软脚麻,一个把握不住。宝剑竟脱手飞去,眼看长虹般十几丈长的一道紫光,直往斜对面雾阵中穿去!

紧接着耳旁便听得一声惨呼。同时那数十条火蛇一般的东西,已逼近英琼身旁。英琼四肢无力,动转不得,相隔丈许远近,便觉炙肤作痛。在这危机一发之间,倏地紫郢剑自动飞回,刚觉有一线生机,耳旁又听惊天动地的一个大霹雳,打将下来。震得英琼目眩神惊,晕倒在地。

停了一会,苏醒过来,往四外一看,只见夕阳衔山,暝色清丽,愁云尽散,惨雾全消。自已手脚,也能转动,面前站着一个云帔霞裳,类似道姑打扮的美妇人。

英琼首先回手去摸腰中宝剑,业已自动还匣,便放宽了心。再打量那道姑,只见道姑含笑站在那里,绿鬓红颜,十分端丽,好似神仙中人一般。英琼摸不清道姑的来路,正要发言相问,那道姑已开口说道:“适才因妖人已死,妖雾未退,才用『太乙神雷』,将妖气击散,小姑娘不曾受惊么?”

英琼听那道姑吐辞清朗,仪态不凡,知是异人,又听她说妖人已死,才想起适才被妖法所困,后来宝剑飞出时曾听一声惨叫,莫非那妖道已在那时被紫郢剑所诛?忙抬头往前观看,果然相隔十数丈外一株大树旁边,那个道人业已身首异处。

那道姑又指着紫郢剑道:“姑娘所佩的紫郢剑,乃是我家之物,适才我在云中看见,疑是来迟了一步,被异派中人得了去,不想落在姑娘手中,可算神物有主。但不知姑娘是否在莽苍山魈神殿中得来的么?”

英琼见道姑说紫郢,是她家的东西,不禁慌了手脚,连忙用手按定剑把答道:“正是在莽苍山一个破庙中得来的,你说是你家的旧东西,这样宝贝,如何会把它弃在荒山破庙之中?有何凭证?”

那道姑笑道:“小姑娘你错会了我的意了。此剑原有雄雌之分,还有一口,尚待机缘,才得出世。若非我家故物,岂能冒认?你问我凭证不难,此剑本是长眉真人炼魔之物,真人飞升以前,嫌它杀机太重,才把它埋藏在莽苍山中,是个人迹不到之所,外用符咒封锁,是也不是?”

英琼听了,心中更急,那道姑又道:“彼时长眉真人曾说过:此剑颇能择主。若非真主人,想得此剑,必有奇祸!果然后来有人闻风前去偷盗,无一个不是失败和身遭惨死!“

英琼细听那道姑说话,不似带有恶意,有好些还与石上之言相合,猜知来人定是一个剑仙。

她说那剑原是她的,想必不假,低头寻思了一会,忽然福至心灵,脆在地下,道:”仙师,弟子实是无意中得到此剑,并无人指引!”接着便把前事细说了一遍,然后请问那道姑的姓名,并求收归门下,伏在地上,不住地叩头。

那道姑笑道:“外子乾坤正气妙一真人齐嗽溟,我是也的妻子荀兰因。你此次险些被人利用,归人异派,总算你秉赋福泽甚厚,才能化险为夷,因祸得福,我可以收你归我夫妇门下!”

看官,这『乾坤正气妙一真人』齐漱溟,正是峨眉派的掌教,是书中极重要的人物,原是四川长寿县的望族,一心向道,被长眉真人收在门下。法力无边,妻子妙一夫人荀兰因,女儿齐灵云,自小就被佛门高人,神尼优昙,收归门下,儿子齐金蝉,都是神通广大,本书中的主要人物。

当下英琼见道姑答应,心中大喜,重又叩谢。

妙一夫人道:“你虽得此剑,不能与它合一,一旦遇见异派中高人,难免不被他夺去,我意慾先传你口诀,你仍回峨眉,按我所传,每日对剑修炼,二三年后必有进境,我再引你去见外子,你意如何?”

英琼闻言大喜,当下拜了师父,站起身来,又说起自己曾蒙白眉和尚赠了一只神雕,名唤『佛奴』,骑着它可以飞行空中,还有一个世姊,名叫周轻云,在黄山餐霞大师处学剑等事。

妙一夫人笑道:“吾道当兴,『三英二云』,长眉真人这句预言果然应验。就拿你说,小小年纪,就会遇见这样多的仙缘凑合!那白眉和尚辈分比我还高,性情非常特别,居然肯把他座下神雕借你作伴,真是难得!但你至少须能将此剑练得能随意使用,能发能收才行!”

英琼闻言笑道:“弟子不知怎的,现在就能发能收了!”

妙一夫人道:“你哪知此剑妙用!得剑的人如能按照本派嫡传剑诀勤学苦练,不出三年,便能与它合而为一,能大能小,能隐能现,无不随心所慾。你所说能发能收者,不过因剑囊在你身旁,剑又由你主动发出,故而杀人之后仍旧飞回,这并不算甚么,你如不信,只管将你的剑朝我飞来,看看可能伤我?”

英琼虽然年轻,心性异常灵敏,这次同妙一夫人相见,凭空从心眼中起了一种极至诚的敬意,完全不似赤城子见面时那般,这也不信,那也不信,又恐宝剑厉害,万一失手将妙一夫人误伤,岂不耽误了自己学剑之路?慾待不从命,又恐妙一夫人怪她违命,把两眼望着妙一夫人,竟不知如何答覆才好。妙一夫人见她神气为难,愈发觉她天性纯厚,笑道:“你不必如此为难,我既叫你将剑飞来,自然有收剑的本领!你何须替我担心呢?”英琼闻言无奈,只得遵命答道:“师父之命,弟子不敢不遵,容弟子跑到远一点地方飞来吧!”妙一夫人知她用意,含笑点了点头。

英琼连日使用过几次紫郢剑,知道它的厉害,一经脱手,便有十馀丈紫光,疾若闪电飞出,恐怕夫人不易防备,才请求到远处去放,心中也未始不想藉此看一看自己师父的本领。当下道:“弟子冒犯了!”将身回转,只一两纵,已退出去数十丈远近,又喊道:”师父留神,剑来了!”??琅一声,将剑朝着夫人掷去。

剑一出手,化为一道紫光,只见从妙一夫人身边,陡地发出一道十馀丈长的金光,迎了上去,与那道紫光绞成一团。这时天已黄昏,一金一紫,两道光华在空中妖矫飞舞,照得满树林俱是金紫光色乱闪。

英琼见妙一夫人果然剑术高妙,欢喜得跳了起来,正在高兴头上,忽然面前一闪,妙一夫人已在她身旁站定,说道:“这口紫郢剑,果然不比寻常,如非我修炼多年,真难应付呢,待我收来你看!”

说罢,将手往那两道剑光一指。这两道光华,越发上下飞腾,纠结在一起,宛似两条姣龙在空中恶斗一般。英琼正着得目瞪口呆之际,忽然妙一夫人将手往空中一指,喝道:“分!”那两道光华,便自分开,接着将手一招,金光倏地飞回身旁不见。

可是那紫光竟停在空中,也不飞回,也不他去,好似被甚么东西牵住,独个儿在空中旋转不定。英琼连喊几次『紫郢回来』,竟自无效!妙一夫人也觉奇怪,知有能人在旁,不敢怠慢,大喝一声道:“紫郢速来!”

紧接着,用手朝空中用力一招,那道紫光才慢腾腾,很迟慢的飞向妙一夫人手上落下,妙一夫人随即递与英琼,叫她急速归鞘,然后朝那对面树中说道:“哪位道友在此?何妨请出一谈!”言还未了,英琼眼看面前一晃,已站定一个矮老头儿,笑对妙一夫人道:“果然你们家的宝剑,与众不同,竟让我栽了一个小??斗儿!”

妙一夫人见了来人,连忙招呼道:“原来是朱道友,怎么如此清闲?来到此地!”一面又叫英琼上前拜见道:“这位是你朱师伯,单讳一个梅字,有名的嵩山二老之一。”又对矮叟朱梅道:“这是我新收弟子李英琼,你看天资可好?”

朱梅瞪着一双小眼,向英琼打量一会,向妙一夫人道:“果然好资质你说我清闲?我可刚忙完,成都慈云寺中一干妖邪,甚至连亘古以来,最凶横的妖孽,绿袍老祖都请出来了,好不热闹!”

妙一夫人点了点头,道:“这事已告一段落了,经过如何?”

朱悔笑道:“真正热闹得很,那个在慈云寺主持的妖孽,瘟神俞德,还是齐鲁双英之一,周淳的夙仇!”

李英琼一听得『齐鲁双英』,心中已是陡地一凛,又听到了周淳的名字,急道:“师父,可是周二叔有了甚么危险?”

妙一夫人道:“你周二叔有一个仇人,叫作俞德,近数年来,拜在西藏妖人毒龙尊者门下,学成了一身本领”英琼急道:“二叔不会法术,要是被妖人找到——”英琼情见乎词,朱悔在一旁,呵呵笑了起来,道:“别替他担心,他自有他的遇合!”

矮叟朱梅,接着讲起成都慈云寺和妖邪斗法的经过,事情确在周淳身上而起。

齐鲁只英之一,云中鹤周淳在离了峨眉山之后,兼程赶路,一日来到一个县城之中,走到街上,忽然看见前面围着一丛人在那里吵闹。

他走到近前一看,只见一家店铺的阶沿上,坐着一个瘦骨枯乾的老头儿,穿得很破烂,紧闭双目,不发一言。旁边的人,也有笑骂的,也有说闲话的。

周淳便向一人问起究竟,才知道这个老头从清早便跑到这家饭铺,要酒要菜,吃了一个不亦乐乎,刚才趁店家一个不留神,便溜了出来,店家早就疑心他在骗吃骗喝,猛然发觉他逃走,如何肯轻易放过?也刚走到门口,便追了出来,正要拉地回去,不想一个不留神,把他穿的一件破大褂撕下半边来。这老头勃然大怒,不但不承认是逃走,反要叫店家赔大褂。

老头并且还说他是出来看热闹,怕店家不放心,故将他的包袱留下。店家进去查看,果然有一个破旧包袱,起初以为不过包些破烂东西,谁想当着众人打开一看,除掉几两碎银子外,还有一串珍珠,有黄豆般大小,足足一百零八颗!

于是这老头格外有理了,他说店家不该小看人,我这么贵重的包袱,放在你店中,你怎能疑心我是骗酒饭账?我这件衣服,比珍珠还贵,如今被你们撕破,要不赔我,我也不打官司,我就在你这里上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青双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