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青双剑录》

第六回 难女芷仙 同门欢聚

作者:倪匡

英琼疑是妖法,刚待拔剑上前,妙一夫人朝那跳舞出来的那一群赤身男女脸上一看,忙道:“英琼住手!”那十几个赤身男女竟好似不知有生人在旁,若无其事,如醉如痴的,在空中跳舞盘旋了一阵,成双作对地跳上石床上面,便要交合。

妙一夫人陡地大喝一声,运用一口五行真气,朝那些赤身男女喷去。那些男女被妖法拐上山来,受了妖术邪法所迷,神智已昏,每日只知婬乐,供人采补,至死方休。妙一夫人一声当头大喝,立刻破了妖法,一个个恍如大梦初觉,蹲在地下,放声大哭。

妙一夫人看见他们这般惨状,好生不忍,忙对他们说道:“你等想是好人家子女,被这洞中妖道用邪法拐上山来,供他采取真阴真阳,受他邪术所迷,如不是我等来此相救,尔等不久均遭惨死!现在妖人已被我等飞剑所诛,事已至此,你等啼哭无益。”

妙一夫人把话说完,众男女一齐膝行过来,不住叩头,苦求搭救。妙一夫人只得用好言安慰,英琼看不惯这些赤身男女狼狈样儿,便把头偏在一旁,忽见朱梅在前,猩猩在后,捧着一大包男女衣服鞋袜,从后洞走了出来。各人见了衣履,抢上前去,分别认穿。那衣履竟不下百十套,众人穿耆完毕,还剩下一大堆。

妙一夫人便向朱梅道:“朱道友,这剩的衣服如此之多,想是那些衣主人已被妖道折历而死。道友适才进洞,可曾发现甚么异样东西!”朱梅笑道:“我见道友有心有肠去救这些垂死枯骨,觉着没有甚么意味,我便带着这猩腥走到后洞,查看妖道可曾留下甚么后患。居然被我寻着一样东西,道友请看!”

妙一夫人接过朱梅手中之物一看,原来是一个麻布小??,上面满布血迹,画着许多符??,大吃一惊道:“这是混元??!邪教中厉害妖法,看这上面的血迹,不知有多少阴魂戾魄附在上面!幸而我们不曾大意!如果不进洞来,被别的妖人得了去,那还了得?要破此物,非苦行大师不可,待我带到东海,交苦行大师消灭吧!”

朱梅点了点头,说道:“道友之言不差,要将此??毁去,果然非苦行头陀不可。否则你我如用真火将它焚化,这??上的千百冤魂何辜?这妖道也真是万恶,适才在后洞中,还看见十来个奄奄垂毙的女子,我看她等俱已真阴尽丧,救她荀延残喘,反倒受罪,不忍看她们那种挣命神气,被我每人点了一下,叫她们毫无病苦的死去了!”

妙一夫人看众男女时,只见其中有一个女子,生得非常美貌,正在哭泣,妙一夫人才一看她,她便跑向妙一夫人身前跪下,哭诉道:“难女裘芷仙,原是川中书香后裔,难女已然失身,何颜回见乡里兄嫂?除掉在此间寻死外,别无办法了!”

妙一夫人细看裘芷仙,看出她为人贞烈,不由动了恻隐之心。正要开口说话,那裘芷仙已把话说完,叩了十几个头,站起身来,一头往石壁上猛撞上去。

英琼身法何等敏捷,见芷仙楚楚可怜,早动了怜悯之心。立时身子一纵,抢上前去,将她抱了回来。妙一夫人便道:“你身子受污,原是中了妖法,我看你真阴虽亏,根基还厚,将你送往我一个道友那里随她修行,你可愿意?”

裘芷仙一听此言,喜出望外,急忙跪下谢恩,叩头不止。

当下妙一夫人用仙法送走了那干男女,英琼自觉有点肚饿,便将在莽苍山得来的那种朱红色果子取出来,矮叟朱梅一眼看见那数十枚朱果,大为惊异,便问妙一夫人道:“这不就是未果么?我学道这多年,也未见过,只从先师口中听说过此果形状,令徒从何处得来这许多,岂非异数。”

妙一夫人道:“是,此果名为朱果,食之可以长生益气,轻身明目,生于深无人迹的石头上面,树身隐于石缝之中,不到开花结果时决不出现。所以深山采葯、修道的高人隐士,也千百年难得遇见!”

英琼听了,忙取了十枚献与朱梅。朱梅也不客气,吃了两个,把其馀的揣在身旁,说道:“此果我尚有用它的地方,既然令徒厚意,我就愧领了。不过我这个穷老头子,收了小辈的东西,无以为报,岂不羞煞?”

说罢,从身上取出一个二寸长,类似一只冰钻,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东西,交给英琼道:“这件东西,是我近日在青城山金鞭崖下掘土得来。发现之时,宝气上冲霄汉,等我取到手中,见上面篆文刻着『朱雀』两个字。放在黑暗之中,常有五彩霞光,无论甚么坚硬的金石,应手立碎!知是一个宝贝,只是不知它的用法。我率性就送与你,等你见过令师妙一真人,再问用法吧!”

英琼闻言,拿眼望着妙一夫人,还不敢伸手去接。妙一夫人叫英琼跪下领谢。

英琼连忙跪下,谢了朱梅,接过这根冰钻。她自从被赤城子带出,虽然辛苦颠沛了好多日,然而既得了许多异果奇珍,又得拜了剑侠中领袖为师,可算此行不虚,真是兴高采烈,心头说不出来的欢喜。

这时已届天明时分,忽听洞外连声雕鸣,英琼不及再顾别的,纵身出去看时,果是神雕佛奴,同约它去的那只白雕回来。英琼这一喜非同小可,高兴得忘了形,将身一纵,纵起十馀丈高下,抓住神雕佛奴的钢爪。

那神雕佛奴,原随它的同伴由峨眉回到白眉和尚那里,去炼骨洗心。『注:“炼骨洗心”,佛家的术语,佛门广大,无所不渡,禽兽一样可以皈依我佛,但禽兽要登正果,程序上比人困难得多,要经脱胎换骨,洗心伐髓等手续。『等到服完白眉和尚赐的丹葯之后,白眉和尚对它说道:“你的同伴玉奴,已是脱离三劫,将归正果的了。惟有你三劫未完,杀心太重,我在十年之中,就要圆寂坐化,念你跟随我一场,特地命玉奴将你唤回,与你脱胎换骨,洗心伐髓,你的新主人仙缘甚厚,可仍回到她那里忠心相随,自然能助你完成三劫,得升正果,你此去就无须乎再来了!”

神雕佛奴早已通赢,听了白眉和尚之言,已知前因后果,便长鸣了数十声,白眉和尚和它依恋不舍,又对它说道:“你不必再依恋我,你的新主人现时已不在峨眉。你此去由莽苍山顺路经过,便能在路上相遇。她正要用你回山,急速去吧!”

神雕佛奴仍是依依不舍,几经白眉和尚催逼,才行上道。那白雕玉奴同伴情深,仍就送它飞回,这两头雕排云横翼,疾若流星,那消半个时辰,已飞到了莽苍山。

英琼抓住佛奴的钢爪时,佛奴早已认清是它的主人李英琼,慢慢飞翔下来。英琼着地后,妙一夫人和矮叟朱梅,也走了出来。神雕佛奴又朝空中叫了两声,白雕玉奴也飞翔下来。两头神雕站在英琼身旁,竟比她人还高。

朱梅认得这两头雕,是白眉和尚之物,非常厉害,寻常剑仙,俱奈何不了它们!居然会听英琼使唤,真是奇怪。笑对英琼道:“你竟有许多送上门来的奇缘,那白眉和尚脾气好不古怪!居然肯把座下两个灵禽赠你,岂非亘古未闻的奇事吗?”

英琼心喜,望着那只大猩猩,向白雕道:“能不能相烦你带大猩猩回峨眉去?”

话言未了,那白雕一个腾达,扑向猩猩身上,舒开两只钢爪,就地将猩猩抓起,冲霄而去。吓得那猩猩连声怪叫,眨眨眼冲入云霄,往峨眉方面而去。

妙一夫人道:“我们众人眼前就要分手,英琼有神雕猩猩作伴,别的自可无忧,不过你从师才只一日,要将功诀一齐传你,短时间内自是不能办到,你可随我到前面坡下,先将炼剑的初步功夫口诀传你吧!”

于是领了英琼走开,将许多要诀,一一指点,英琼天资颖异,自是牢记于心,一教便会。妙一夫人传完口诀,日光业已满山。英琼芷仙依依不舍地,拜送妙一夫人、朱梅走去之后,英琼笑对芷仙道:“姊姊休要害怕,请随妹子到峨眉去吧!”

芷仙见英琼小小年纪,有如此惊人本领,心中非常羡慕佩赧。闻言笑道:“妹子命薄,惨遇妖人,迷却本性,失节辱身,恨不早死!多蒙仙师垂怜援手,准许妹子到姊姊洞府中随着姊姊修行,真是恩施格外,自坠魔劫后,已把生死二字置之度外,况有姊姊同乘,何惧之有?”

英琼道:“如此甚好,我们走吧!”一面说,一面先扶芷仙坐了上去,叫她两手紧攀神雕翅恨,闭紧双目,不要害怕,自己随着也腾身而上。还怕芷仙坐不牢稳,一手紧抓神雕近身处铁羽,一手伸向芷仙胸前,将她拦腰抱住,才喊得一声『起』,那神雕长鸣一声,健羽展处,已自离地二、三十丈高下!

英琼在雕背上喊道:“金眼师兄,飞得低些,一来沿途可以看见风景,二来省得裘姊姊害怕!”那神雕果然听话,不再高飞,就在离地二、三十丈高下,朝前飞去。

芷仙起初还觉有一些头晕,后来觉着平稳非常,不禁低头往下偷看,眼中一座座大小峰峦,在脚底下飞一般滑向身后。春山如绣,风景绝佳,不禁在雕背上连喊有趣。

英琼恐怕她得意忘形,失手跌了下去,刚要唤她留神,忽然那雕倏的加紧速度,飞越下面一个山凹处。英琼忙朝下面看时,只见山凹旁,跑出一个非尼非道的女子,手中执着一柄宝剑,正在念诵口诀。跟着将手中执的那剑柄朝长空掷去,脱手便是一阵黑烟,夹杂着一溜火光,朝着神雕身后飞来。

神雕闻得身后风声,略将身子回旋,往后一看,风驰电掣一般,直往前面逃走。那雕飞得那般神速,又不似适才平平稳稳的朝前飞去,时而高举冲霄,时而弩箭脱弦一般往下泻落,慢说芷仙胆战心摇,就连英琼也觉着头晕眼花。

两人都是迎着劈面的天风,连口都张不开。英琼深怕芷仙受不住这般剧烈震撼,遭受危险,急中生智,忙将头躲在芷仙身后,好容易迸出两句话道:“这般逃法,不大妥当,莫如降落下去,同来人拚个你死我活罢!”

神雕本通灵性,恰好这时正朝前面一个低坡飞去,听了英琼呼唤,顺势降落。

这时已飞出十来里地,离那飞剑已经很远,等到神雕落地,英琼扶着芷仙跳将下来,芷仙已是头昏脚软,支持不住,坐倒地下,英琼正要举目往天空看时,忽听神雕一声长鸣,倏地舍了英琼,往空便起。英琼连忙抬头看时,原来敌人飞剑已然赶到,被那神雕迎个正着,朝那黑烟火光飞去。

英琼不知神雕本领,深怕有了差池,忙喊:“金眼师兄,快快下来!待我同她对敌!”话言未了,神雕已冲入烟火之中,一个回旋,已将敌人飞剑,抓人爪中,飞下地来。

英琼看见神雕爪中抓着一把宝剑,烟火围绕,心中大喜。适才说话时节,已将身旁紫郢剑拔在手中,急忙迎上前去,那雕还未落地,便将宝剑掷将下来。英琼见那剑烟火围绕,不敢用手去接,又见剑稍微往下一沉,离地还有丈许,好似空中有甚么吸力,略一停顿,又要往空中飞起!

英琼怕剑飞走,便不怠慢,忙将手中剑纵身往上一撩,撩个正着,十馀丈紫色寒光过处,『当』的一声,将敌人那口飞剑削为两截,火灭烟消,坠落地上。

英琼见神雕如此灵异,越发珍爱,便上前去抚弄它的翎毛,看看并无伤损,越加高兴,又仗着自己有神雕宝剑,不觉心粗胆壮起来,便对芷仙说道:“此地离敌人巢穴不远,虽然是个险地,但是妹子有白眉师祖座下神雕,又有长眉真人的紫郢剑,料无妨碍,姊姊既然劳累,我们休息一会,吃点果子再走吧!”说罢,取了两个朱果,递与芷仙。

二人正吃朱果,那神雕忽然叫唤两声,用嘴在包裹中衔了两个朱果,放在英琼身旁,睁着一双金眼,大有垂涎之态。英琼笑道:“你也想吃仙果吗?我起初还以为你尽吃荤的哩!”说罢,便举起一个朱果,往空中抛去。神雕将身微一扑腾,便纵上前去,衔在口中吞下。

英琼觉着好玩,便取了六、七个未果,用家传连珠弹法,打向空中,那神雕也自狡猾,竟用了六、七种不同身法去接吃,惹得英琼哈哈大笑,还待向包裹中去取朱果时,一看只剩了几个了,才想起回山还要送人,便停止不打。她正待扶芷仙先上雕背,忽见从身后树林子内,走出一男三女来。男的看去年纪和自己相彷佛,那三个女的,大的一个也不过二十以内,真是男的长得像金童,女的长得像玉女一般!才出林来,那年长的一个,口中喊道:“两位姊姊,暂留贵步,我等有话相烦!”

英琼起初疑是敌人跟踪寻来,连忙拔剑在手,及至定睛看清来人,一个个俱是神采英朗,自古惺惺惜惺惺,自然而然的起了一种好感,正要上前答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回 难女芷仙 同门欢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青双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