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青双剑录》

第八回 天狐二女 喜结良椽

作者:倪匡

也心中闷闷不乐,又情知薛柳二人正在后洞婬乐,不愿进去。独个儿闷气。正在无聊之际,忽见??下树林中深草丛里,沙沙作响。一会功夫,跑出一双白免,通体更无一根杂毛,一对眼睛红如朱砂,在??下浅草中相扑为戏。

司徒平动了童心,想将这一只白免捉住,但那双白免奔得快速异常,司徒平追着,来到一个悬崖之前。那一双白免忽地横着一个腾扑,双双往路侧悬崖纵将下去!司徒平立定往下面一望,只见这里碧峰刺天,峭崖壁立。崖下一片云雾遮满,也不知有多少丈深,再寻白免,竟自不见踪迹。

也向下面看了一会,见严腰云屏甚厚,看不见底,不知深浅虚实,不便下去。

正要回身,忽听空中一声怪叫,比鹤鸣还要响亮,举目一望,只见一片黑影,陪隐现出两点金光,风驰电掣,直往自已立处飞来!只这一转瞬间,已离头顶不远。因为来势太疾,也未看出是甚么东西,知道不好,来不及躲避,忙将飞剑放出护住头顶。

说时迟,那时快,一阵大风过处,忽觉眼前一黑,隐隐看见一大团黑影里露出一只钢爪。那东西飞时风势甚大,司徒平差点没被这一阵大风刮落??下。

他连忙凝神定睛往??下看,只见一片光华,连那一团黑影俱都投入??下云层之中,彷佛看见一些五色缤纷的羽毛,那东西想是个甚么奇怪大鸟。

司徒平虽然侥幸没有死在钢爪之下,只是飞剑业已失去,想起师父本来就疑忌自己,小心谨慎尚不知能否免却危险,如今又将飞剑遗失,岂不准是个死数?越想越悔痛交集。正在无计可施,猛想起餐霞大师近在黄山,何不求她相助,除去怪鸟,夺回飞剑,岂不是好?

正要举步回头,忽然又觉不妥:自己出来好多一会,薛柳二人想必业已知自己不在洞中,现在师父就疑心自已与餐霞大师暗通声气,如果被她知道自己往求餐霞大师,岂非弄假成真?想来想去,依旧是没有活路!想到伤心之处,不禁流下泪来。

正流着泪,忽听身后有人说话道:“你这娃娃,年岁也不少了,太阳都快落西山了,还不回去,在这里哭甚么?难为你长这大个子!”

司徒平闻言,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穿着破烂的穷老头儿。司徒平虽然性情和善,平素最能忍气,在这气恨冤苦忿不慾生的当儿,见这老头子恃老卖老,言语奚落,不由也有些生气。后来一转想,自己将死的人,何必和这种乡下老儿生气?勉强答道:“老人家你不要挖苦我,这里不是好地方,危险得很!下面有妖怪,招呼吃了你!你快些走吧!”

老头答道:“你说甚么?这里是雪浪峰紫玲谷,我常一天来好几次,也没遇见甚么妖怪。我不信单你在这里哭了一场,就哭出一个妖怪来!莫不是你看中秦家姐妹,被她们用云雾将谷口封锁,你想将她们姐妹哭将出来吧?”

司徒平见那老头说话疯疯癫癫,似真似假,猛想起这里是黄山支脉,非常高险,记得适才那双白免所经过那几处险峻之处,若不是会剑术飞行,休想飞渡!这老头却说他日常总来几次,莫非无意中遇见一位异人?

一面沉思,不禁抬头去看那老头一眼。恰好老头也正注视他,二人目光相对,司徒平才觉出那老者虽然貌不惊人,那一双寒光焖焖的眸子,仍然掩不了他的真相。越知自己猜想不差,灵机一动,便近前跪了下来道:“弟子司徒平,因追一双白免至此,被远处飞来一只大怪鸟将弟子飞剑抓去,无法回见师父,望乞老前辈大发慈悲,助弟子除了怪鸟,夺回飞剑,感恩不尽!”

那老头闻言,好似并未听愤司徒平所求的话,只顾自言自语道:“我早说大家都是年轻人,哪有见了不爱的道理?连我老头子还念我那死去的黄睑婆子呢!我也是爱多管闲事,又惹你向我麻烦是不是?”

司徒平见所答非所问,也未听出那老头说些甚么,仍是一味苦求。那老头好似吃他纠缠不过,顿足说道:“你这娃娃真呆!它会下去,你不会也跟着下去吗?朝我老头子罗唆一阵,我又不能替人家嫁你做老婆,有甚么用!”

司徒平虽然听不懂他后几句话的用意,却听出老头意思是叫他纵下崖去。便答道:”弟子微末道行,全凭飞剑防身,如今飞剑已被崖下怪鸟抢去,下面云雾遮满,看不见底,不知虚实,如何下去?”

老头道:“你说那秦家姊妹使的障眼法吗?人家不过是呕你玩的,那有甚么打紧,只管放大胆跳下去,包你还有好处!”说罢,拖了司徒平往崖边就走。

司徒平平日忧谗畏讥,老是心中苦闷,无端失去飞剑,更难邀万妙仙姑见谅,又无处可以逃命,已把死生置之度外,将信将疑,随在老头身后,走到崖边,往下一看,崖下云层极厚,用尽目力也看不出下面情形,正要说话,只见那老头,将手往下面一指,随手发出一道金光,直往云层穿去!

金光到处,那云层便开了一个丈许方圆大洞,现出下面景物。司徒平探头定睛往下面一看,原来是一片平地,离上面有百十丈高下,东面是一泓清水,承着半山崖垂下来瀑布。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花树,丰草绿褥,嘉木繁荫,杂花盛开,落红片片。先前那只怪鸟已不知去向,只看见适才所追的那一只白免,各竖着一双欺霜赛雪的银耳,在一株大树旁边,自在安详地啃青草吃。

司徒平正要问那老头是否一同下去,回顾那老头已不知去向。那云洞逐渐往小处收拢,知道再待一会,又要被密云遮满,无法下去。老头已走,自己又无拨云推雾本领,情知下面不是仙灵窟宅,便是妖物盘踞之所,自己微末道行,怎敢班门弄斧?

正在盘算之际,那云洞已缩小得只剩二尺方圆,眼看就要遮满,万般无奈,只好硬若头皮,把心一横,决定死中求活,跳下去相机设法,盗回飞剑,当下使用轻身飞跃之法,自百十丈高崖,从云洞之中纵下去!脚才着地,那一双白免看见司徒平纵身下来,并不惊走,抢着跳跃过来。

司徒平福至心灵,已觉出这一双白免必有来历,便对那一双白兔道:“我司徒平蒙二位白仙接引到此,适才被一位飞仙将我飞剑抓去,望乞带去见飞仙,求它将飞剑发还,感恩不尽!”

那白兔各竖双耳,等司徒平说完,使用前爪抓了司徒平衣角一下,双双往谷内便跑。司徒平也顾不得有何凶险,跟在白免身后进了谷口。时已将近黄昏,谷外林花都成了暗红颜色,谁知谷内竟是一片光明,抬头往上一看,原来谷内层崖四合,恰似一个百丈高的洞府,洞顶上面嵌着十馀颗明星,都有茶杯大小,清光四照,洞内景物,一览无遗。

司徒平越走越深,走到西北角近??壁处,有一座高大石门,半开半闭。又在黑暗中,看到隐隐现出像鸾凤一般的长尾,有两点蓝光在不时闪动,神情竟和适才所见怪鸟相似,知道到了怪物栖息之所,事已至此,正打算上前施礼,道白一番,忽觉有东西抓他的衣角,低头一看,正是那两只白兔,那意思似要司徒平往右门走去。

司徒平已看出那一双白免是个灵物,朝那怪鸟栖息之处躬身施了一礼,随着那一双白免往门内走去。才一进门,便觉到处通明,迎面是三大间石室,那白兔领了他往左手一间走进。

洞中石壁细白如玉,四角垂着四挂珠球,发出来的光明照得全室净无纤尘,王床玉几,锦褥绣墩,陈设华丽,到了极处。司徒平幼经忧患,几曾见过像贝阙珠宫一般的境界?不由惊疑交集。

那白兔拉了司徒平在一个锦墩上坐下后,其中一只便叫了两声,跳纵出去。司徒平猜那白兔定是去唤本洞主人,身居异地,不知来者是人是怪,心中迷惘。等了有半盏茶时,忽听有两个女子说话的望音,一个道:“可恨玉儿雪儿,前天听了白老前辈说的那一番话,记在心里,竟去把人家引来,现在该怎么办呢?”另一个说话较低,听不大清楚。

司徒平正在惊疑,先出去那只白免已从外面连跳带纵跑了进来,接着眼前一亮,进来两个云裳雾鬓,风华绝代的少女来。年长的一个约有十八、九岁,小的才只十六,七岁光景,俱都生得??纤合度,容光照人。

司徒平知是本洞主人,不敢怠慢,急忙起立,躬身施礼说道:“弟子司徒平,乃黄山五云步万妙仙姑门下,刚才一位飞仙误会,将弟子飞剑收去,我蒙一位仙人指引,拨开云雾,擅入仙府,望乞二位仙姑将弟子飞剑赐还,感恩不尽!”说罢,便要跪将下去。

那年轻的女子听司徒平说话时,不住朝那年长的笑,及至司徒平把话说完,没等也跪下,便上前用手相掺,司徒平猛觉入手柔滑细腻,一股温香直沁心脾,不由心旌动摇。暗道不好,急忙把心神摄住,低头不敢仰视。

那年长的女子说道:“我们姊妹二人,一名秦紫玲,一名秦寒萼,乃宝相夫人之女。先母隐居此地已有一百多年,六年前先母兵解飞升,愚姊妹从不和外人来往。前日在崖上闲立,偶遇见一位姓白的老前辈,他说愚姊妹世缘未了,并且因为先母当年错入旁门,种的恶因甚多。在她元神炼就的婴儿行将凝固飞升之前,仍要遭遇一次雷劫,把前后千百年苦功一旦付于流水,他老人家不忍见她改行归善后又遭此惨报,知道只有道友异日可以相助一臂之力,道友是专为寻剑而来,还是已知先母异日遭劫之事?请道其详!”

『注;秦紫玲这段话中,要说明的地方颇多,而且都和本书的精义有关。』兵解『:和以前有关』元神『的注释有关,即修道人的肉体生命死亡,元神脱离躯壳的一种行为。这种玄妙的道家哲学,现在已渐为西方接受。近年来轰动的美国电影中,就有以灵魂脱离本身躯壳,进入他人体内作题材者。』旁门『:本书作者,认为除了循佛、道两门的途径去修炼成仙之外;其也的一切途径,都是旁门,也称旁门左道。』雷劫『:雷劫又称天劫,恶因种恶果,善因种善果,修炼仙业的修道人,都有各种各样的』劫数『,劫数之能否避过,视乎平日的行为而定。只有在安然度过最后的天劫之后,才能成为真仙。』

司徒平听那女子吐属从容,音声婉妙,躬身答道:“弟子实是无意误入仙府,并无其他用意。那开云洞的一位仙人,素昧平生,因是在忙逼忧惊之际,也未及请问姓名,他虽说了几句甚么紫玲谷秦家姊姝等语,并未说出详情。弟子愚昧,也不知话中用意。无端惊动二位仙姑,只求恕其冒昧之愆,赏还飞剑,于愿足矣!”

那年幼的女子,名唤寒萼的,闻言抿嘴一笑,悄对她姊姊紫玲道:“原来这个人是个呆子!口口声声向我们要回飞剑,谁还希罕他那一块顽铁不成?”

紫玲怕司徒平听见,微微瞪了她一眼,再对司徒平说:“尊剑我们留它无用,当然奉还,引道友来此的那位仙人,既与道友素昧平生,他的形貌,可曾留意?”

司徒平本是着意矜持,不敢仰视,因听秦寒萼向姊姊窃窃私言,听不大真,不由抬头望了她二人一眼,正赶上紫玲面带轻??,用目对寒萼示意,知是在议论他。

再加上紫玲姊妹浅笑轻颦,星眼流波,皓齿排玉,朱chún款启,越显得明??绰约,仪态万方,又是内愧,又是心醉,不禁脸红起来。

他正在心神把握不住,忽听紫玲发问,心头一震,想起自已处境,立时把心神一正,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立刻清醒过来。正容答话,反不似先前低头忸怩。

紫玲姊??听司徒平说到那穷老头形象,彼此相对一看,低头沉思起来。司徒平适才急于得回飞剑,原未听清那老头说的言语,只把老头形象打扮说出,忽见她姊妹二人玉颊飞红,有点带羞神气,也不知究里,便问道:“弟子多蒙那位仙人指引,才得到此,二位仙姑想必知道他的姓名,可能见告么?”

紫玲道:“这位前辈,便是嵩山二老中的追云叟。他的妻子凌雪鸿曾同先母两次斗法,后来又成为莫逆之交。地既对道友说了愚姊妹的姓名,难道就未把引道友到此用意说明么?”

司徒平一听那老头是鼎鼎大名的追云叟,暗恨自已眼力不济,只顾急于寻求飞剑,没有把自己心事对追云叟说出,好不后悔?再将紫玲姊妹与追云叟所说的话前后一印证,好似双方话里有因,都未明说,不敢将追云叟所说的风话说出,只得谨慎答道:“原来那位老前辈便是天下闻名的追云叟,他只不过命弟子跟踪下来寻剑,并未说出他有甚么用意。如今天已不早,恐回去晚了,师弟薛蟒又要搬弄是非,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回 天狐二女 喜结良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青双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