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20章 玩偶世界

作者:古龙

睡,有很多种;醒,也有很多种。

很疲倦的时候,舒舒服服睡了一觉,醒来时眼睛里看到的是艳阳满窗,自己心爱的人就在身旁,耳朵里听到的是鸟语啁啾,天真的孩子正在窗外吃吃地笑,鼻子里嗅到的是火腿炖鸡汤的香气。

这只怕是最愉快的“醒”。

最难受的是,心情不好。喝了个烂醉,迷迷糊糊睡了半天,醒来时所有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头却疼得恨不能将它割下来。

这种“醒”,还不如永远不醒的好。

被人灌了*葯。醒来时也是晕晕沉沉的,一个头比三个还大,而且还会有种要呕吐的感觉。

但萧十一郎这次醒来时,却觉得轻飘飘的,舒服极了,好像只要摇摇手,就可以在天空中飞来飞去。

沈璧君也在他身旁,睡得很甜。

他心里恍恍惚惚的,仿佛充满了幸福,以前所有的灾难和不幸,在这一刻间,他完全都忘得干干净净。

不幸的是,这种感觉并不太长久。

首先,他看到很多书。

满屋子都是书。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香炉。

炉中香烟袅娜,燃的仿佛是龙涎香。

萧十一郎慢慢地站起来,慾看到桌上摆着的很名贵的端砚,很古的墨,很精美的笔,连书架都是秦汉时的古物。

他也看到桌上铺着的那张未完成的图画。

画的是挑灯看剑图。

萧十一郎忽然觉得有股寒意自脚底升起,竟忍不住机灵灵打了个寒颤,就仿佛严冬中忽然从被窝中跌入冷水里。

他站在桌子旁,呆了半晌,转过身。

这屋子有窗户,窗户很大,就在他对面。

从窗子中望出去,外面正是艳阳满天。

阳光正照在一道九曲桥上,桥下的流水在闪着金光。

桥尽头有个小小的八角亭,亭子里有两个人正在下棋。

一个朱衣老人座旁还放着钓竿儿渔具,一只手支着额,另一只手拈着个棋子,迟迟末放下去,似乎正在苦思。

另一个绿袍老人笑嘻嘻地瞧着他,面上带着得意之色,石凳旁放着一双梁福字幅,脚还是赤着的。

这岂非正是方才在溪水旁垂钓和浣足的那个玩偶老人?

萧十一郎只觉头有些发晕,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

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窗外缘草如茵,微风中还带着花的香气。

一只驯鹿自花木从中奔出,仿佛突然警觉到窗口有个陌生人正在偷窥,很快地又转了回去。

花丛外有堵高墙,隔断了墙外边的世界。

但从墙角半月形的门户望出去,就可以看到远处有个茶几,茶几上还有两只青瓷的盖碗。

这正是萧十一郎和沈璧君方才用过的两只盖碗。萧十一郎用一只手就可以将碗托在掌心中。

但此刻在他眼中,这两只碗仿佛比那八角亭还要大些。

他简直可以在碗里洗澡。

沈璧君正在长长地呼吸着,已醒了。

萧十一郎转过身,挡住了窗子。

沈璧君受的惊吓与刺激已太多,身心都已很脆弱,若再瞧见窗外的怪事,说不定要发疯。

萧十一郎自己也快发疯了。

沈璧君揉着眼睛,道:“我们怎会到这里来的?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萧十一郎勉强笑着,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这句话。

沈璧君叹了口气,道:“看来那位天公子真是个怪人!既然没有害我们的意思,为什么又要将我们迷倒后再送到这里来?我们清醒时,他难道就不能将我们送来吗?”

沈璧君盯着他,也已发现他的神情很奇怪。

萧十一郎平日要哭就哭,要笑就笑,从来没有勉强过自己。

沈璧君忍不住问道:“你——你怎么了?是不是很难受?”

萧十一郎道:“没什么,只不过——我也觉得有点奇怪。”

他嘴里在说话,眼睛却在望着沈璧君身后的书桌。

他只恨方才没有将桌上的画收起来,只希望沈璧君方才没有注意到这幅面。

沈璧君诧异着,转过头,顺着他的目光瞧过去。

她脸色立刻变了,怔了半晌,目光慢慢地向四面移动。

四壁都是书箱,紫檀木的书箱。

萧十一郎勉强笑道:“天公子也许怕我们闭得无聊,所以将我们送到这里来,这里的书,看上三五年也未必看得完。”

沈璧君口chún发白,手发抖,突然冲到窗前,推开了萧十一朗。

曲桥、流水、老人、棋局……。

沈璧君低呼一声,倒在萧十一郎身上。

炉中的香,似已将燃尽了。

沈璧君的心却还没有定。

过了很久,她才能说话,道:“这地方就是我们方才看到的那栋玩偶屋子。”萧十一郎只是点了点了头,道:“嗯。”

沈璧君道:“我们现在是在玩偶屋子里。”萧十一郎道:“嗯。”

沈璧君颤声道:“但我们的人怎么会缩小了?那两个老人明明是死的玩偶,又怎会变成了活人?”

萧十—朗只能叹息。

这件事实在太离奇,离奇得可怕。

任何人都不会梦想到这种事,也绝没有任何人能解释这种事——这简直比最离奇的梦还要荒唐。

沈璧君连嘴chún都在发着抖,她用力咬着嘴chún,咬得出血,才证明这并不是梦。

萧十一郎苦笑道:“我们方才就想到这里来玩玩的,想不到现在居然真的如愿了。沈璧君已失去控制,突然拉住他的手,道:“我们快——快逃吧!”

萧十一郎道:“逃到哪里去?”

沈璧君垂下头,一滴眼泪滴在手背上。

门外有了敲门声。

是谁?

门是虚掩着的,一个红衣小环推门走了进来,眼被流动,巧笑倩然。萧十一郎依稀还认得出她就是那在前厅奉茶的人。

她本也是个玩偶,现在也变成了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萧十一郎眼睛盯着她的时候,她的脸也红了,垂头请安道:“敝庄主特令贱婢前来请两位到厅上便饭小酌。”

萧十一郎什么话都没有问,就跟她走了出去。

他知道现在无论问什么都是多余的。

转过回廊,就是大厅。

厅上有三个人正在聊着天。

坐在主位的,是个面貌极俊美,衣着极华丽的人,戴着形状古怪的高冠,看来庄严而高贵,俨然有帝王的气象。

他肤色如玉,自得仿佛是透明的,一双手十指纤纤,宛如女子,无论谁都可看出他这一生中绝没做过任何粗事。

他看来仿佛还年轻,但若走到他面前,就可发现他眼角已有了鱼纹,若非保养得极得法,也许是个老人。

另外两个客人,一个头大腰粗,满脸都是金钱麻子。

还有一个身材更高大,—张脸比马还长,捧着茶碗的手如磐石,手指又粗又短,中指几乎也和小指同样长,看来外家掌力已练到了十成火候。

这两人神情都很粗豪,衣着却很华丽,气派也很大,显然都是武林豪杰,身份都很尊贵,地位也都很高。

这二个人,萧十一郎都见过的。

只不过他刚刚见到他们时,他们都没是没有灵魂的玩偶。

现在,他们却都有了生命。

萧十一郎走进来,这三人都面带微笑,长身而起。

那有王者气象的主人缓步离座,微笑道:“酒尚温,清。”

他说话时用的字简单而扼要,能用九个字说完的话,他绝不用十个字。

他说话的声音柔和而优美,动作和走路的姿势也同样优美,就仿佛是个久经训练的舞蹈家,一举一动都隐然配合着节拍。

但萧十一郎对这人的印象并不好。

他觉得这人有些娘娘腔,脂粉气太重。

男人有娘娘腔,女人有男子气,遇见这两种人。他总是觉得很痛苦。

厅前已摆了桌很精致的酒席。

主人含笑揖客,道:“请上座。”

萧十一郎道:“不敢。”

那麻子抢着笑道:“这桌酒本是庄主特地准备为两位洗尘接风的,阁下何必还客气?”

萧十一郎目光凝注着这主人,微笑道:“素昧平生,怎敢叨扰?”

主人也在凝注着他,微笑道:“既已来了,就算有缘,请。”

两人目光相遇,萧十一郎才发觉这主人很矮,矮得出奇。

只不过他身材长得匀称,气度又那么高贵,坐着的时候,看来甚至还仿佛比别人高些。

谁也不会想到他居然是个株儒。

萧十一郎立刻移开目光,没有再瞧第二眼。

因为他知道矮人若是戴着高帽子,心里就一定有些不正常,一定很怕别人注意他的矮,你若对他多瞧了两眼,他就会觉得你将他看成个怪物。

所以矮子常常会做出很多惊人的事,就是叫别人不再注意他的身材,叫别人觉得他高一些。

坐下来后,主人首先举杯,道:“尊姓?”

萧十一郎道:“萧,萧石逸。”

麻子道:“石逸?山石之石,飘逸之逸?”萧十一郎道:“是”麻子道:“在下雷雨,这位——”他指了指那马面大汉,道:“这位是龙飞骥。”萧十一郎动容道:“莫非是‘天马行空’龙大侠?”

马面大汉欠了欠身,道:“不敢。”萧十一郎看着那麻子,道:“那么阁下想必就是‘万里行云’雷二侠了。”

麻子笑道:“我兄弟久已不在江湖走动,想不到阁下居然还记得贱名。”萧十一道:“无双铁掌,龙马精神——二位大名,天下皆知,十三年前天山一战,更是震铄古今,在下一向仰慕得很。”

雷雨目光闪动,带着三分得意,七分伤感,叹道:“那已是多年前的往事了,江湖中只怕已很少有人提起。”

十三年前,这二人以快掌连战“天山七剑”,居然毫发未伤,安然下山,在当时的确是件了不得的大事。

萧十一郎道:“天山一役后,两位侠踪就未再现,江湖中人至今犹在议论纷纷,谁也猜不出两位究竟到何处去了。”

雷雨的神色更惨淡了,苦笑道:“休说别人想不到,连我们自己,又何尝——”说到这里,突然住口,举杯—饮而尽。

主人轻叹道:“此间已非人世,无论谁到了这里,都永无消息再至人间了。”

萧十一郎只觉手心有些发冷,道:“此间已非人世,难道是——”主人安详的脸上,也露出一丝伤感之色,道,“这里只不过是个玩偶的世界而已。”

萧十一郎呆住了。

过了很久,他才能勉强说得出话来,嘎声道:“玩偶?”

主人慢慢地点了点头,黯然道:“不错,玩偶——”他忽又笑了笑,接着道:“其实万物,皆是玩偶,人又何尝不是玩偶?”

雷雨缓缓道:“只不过人是天的玩偶,我们都是人的玩偶。”

他仰面一笑,嘶声道,“江湖中又有谁想到,我兄弟已做了别人的玩偶?”

萧十一郎道:“可是——”主人打断了他的话,缓缓道,“再过二十年,两位只怕也会将自己的名姓忘却了。在陌生人面前,沈璧君是不愿开口的。但此刻她只觉自己的心一直在往下沉,忍不住道:“二——二十年?”

主人道:“不错,二十年——我初来的时候,也认为这种日子简直连一天也没法忍受,要我忍受二十年,实在是无法想象。”

他凄然而笑,慢慢地接着道:“但现在,不知不觉也过了二十年了——千古艰难唯一死,无论怎么样活着,总比死好。”

沈璧君怔了半晌,突然扭过头。

她不愿被人见到她眼中已经流下的眼泪。

萧十一郎沉吟着,道:“各位可知道自己的是怎会到这里来的吗?”

雷雨盯着他,道:“阁下可知道自己是怎会到这里来的?”

萧十一郎笑道:“非但不知道,简直连相信都无法相信。”

雷雨举杯饮尽,重重放下杯子,长叹道:“不错,这种事正是谁也不知道,谁也不相信的——我来此已有二十年,时时刻刻都在盼望这只不过是场梦,但现在——现在——”主人慢慢地啜着杯中酒,突然道:“阁下来此之前,是不是也曾有过性命之危?”

萧十一郎道:“的确是死里逃生。”

主人道:“阁下的性命,是否也是被一位天公子所救的?”

萧十一郎道:“庄主怎会知道?”

主人叹道:“我们也正和阁下一样,都受过那位天公子的性命之恩,只不过——”雷雨打断了他的话,恨恨道:“只不过他救我们,并不是什么好心善意,只不过是想让我们做他们的玩偶,做他的奴隶!”

萧十一郎道,“各位可曾见过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主人叹道:“谁也没有见过他,但到了现在,阁下想必也该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雷雨咬着牙,道:“他哪里能算是一个人!简直是个魔鬼!比鬼还可怕!”

说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向窗外瞧了一眼,脸上的肌肉突然起了一阵无法形容的变化,整个一张脸仿佛都已扭曲了起来。

主人道:“此人的确具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魔法,我们说的每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玩偶世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