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21章 真情流露

作者:古龙

萧十一郎和沈璧君被带进了一间屋子。

到了这种地方,他们也绝不能再分开了。

他们只有承认是夫妻。

屋子里自然很舒服,很精致,每样东西都摆在应该摆的地方,应该有的东西绝没有一样缺少。

无论任何人住在这里,都应该觉得满意了。

但沈璧君却只是站在那里,动也不动,这屋里的东西无论多精致,她连手指都不愿去碰一碰。

她觉得这屋子里每样东西像是都附着妖魔的恶咒,她只要伸手去碰一碰,立刻就会发疯了。

过了很久,萧十一郎才慢慢地转过身,面对着她,道:“你睡,我就在这里守护。”

沈璧君咬着嘴chún,摇了摇头。

萧十一郎道:“你看来很虚弱,现在我们绝不能倒下去。”

沈璧君道:“我——我睡不着。”

萧十一郎笑了笑,道:“你还没有睡,怎么知道睡不着?”

沈璧君目光慢慢地移到床上。床很大,很华丽,很舒服。

沈璧君身子忽然向后面缩了缩,嘴chún颤抖着,想说话,但试了几次,都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萧十一郎静静地瞧着她,道:“你怕?”

沈璧君点了点头,跟着又摇了摇头。

萧十一郎叹了口气,道:“你在怕我——怕我也变得和那些人一样?”

沈璧君目中忽然流下泪来,垂着头道:“我的确是在怕,怕得很,这里每个人我都怕,每样东西我都怕,简直怕得要死,可是——”她忽又抬起头,带泪的眼睛凝注着萧十一郎,道:“我并不怕你,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变的。”

萧十一郎柔声道:“你既然相信我,就该听我的话。”

她突然奔过来,投入萧十一郎怀里,紧紧抱着他,痛哭着道:“可是我们该怎么办呢?怎么办呢?难道我们真要在这里过一辈子,跟那些——那些——那些人过一辈子?”

萧十一郎的脸也已发白,缓缓道:“总有法子的,你放心,总有法子的。”

沈璧君道:“可是你并没有把握。”

萧十一郎目光似乎很遥远,良久良久,才叹了口气,道:“我的确没把握。”

他很快地接着又道:“但我们还有希望。”

沈璧君道:“希望?什么希望?”

萧十一郎道:“也许我能想出法子来破天公子的魔咒。”

沈璧君道:“那要等多久?十年?二十年?”

她仰起头,流着泪道:“求求你,求求你让我做一件事。”

萧十一郎道:“你说。”

沈璧君道:“求求你让我去做那恶魔的祭物,我情愿去,莫说要我在这里待十年二十年,就算叫我再待一天,我都会发疯。”

萧十一郎道:“你一一”沈璧君不让他说话,接着又道:“我虽然不是你的妻子,可是——为了你,我情愿死,只要你能好好地活着,无论叫我怎么样都没关系。”

这些话,她本已决定要永远藏在心里,直到死——:但现在,生命已变得如此卑微,如此绝望,人世间所有的一切,和他们都已距离得如此遥远,她还顾虑什么?她为什么还不能将真情流露?

萧十一郎只觉身体里的血忽然沸腾了,忍不住也紧紧拥抱着她。

这是他第一次拥抱她。

在这一瞬间,荣与辱、生与死,都已变得微不足道。

生命,也仿佛就是为这一刻而存在的。

良久良久,沈璧君才慢慢地,微弱地吐出口气,道:“你——答应了?”

萧十一郎道:“要去,应该由我去。”

沈璧君霍然抬起头,几乎是在叫着,道:“你——”萧十一郎轻轻地掩住了她的嘴,道:“你有家,有亲人、有前途、有希望,应该活着的;但是我呢?只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流浪汉,什么都没有,我死了,谁也不会关心。”

沈璧君目中的眼泪又泉涌般流了出来,沾湿了萧十一郎的手。

萧十一郎的手自她嘴上移开,轻拭着她的泪痕。

沈璧君凄然道:“原来你还不明白我的心,一点也不明白,否则你怎会说死了也没有人关心?你若死了,我——我——”萧十一郎柔声道:“我什么都明白。”

沈璧君道:“那么你为什么要说——”萧十一郎道:“我虽然那么说,可是我并没有真的准备去做那恶魔的祭物!”

他凝注道沈璧君,一字一字接着道:“我也绝不准你去!”

沈璧君道:“那么——那么你难道准备在这里过一辈子?”

她垂下头,轻轻地接着道:“跟你在一起,就算住在地狱里,我也不会怨,可是这里——这里却比地狱还邪恶,比地狱还可怕!”

萧十一郎道:“我们当然要想法子离开这里,但却绝不能用那种法子。”

沈璧君道:“为什么?”

萧十一郎道:“因为我们若是那样做了,结果一定更悲惨!”

沈璧君道:“你认为天公子不会遵守他的诺言?”萧十一郎道:“我认为这只不过是个圈套,他非但要我们死,在我们死前,还要尽量作弄我们,折磨我们,令我们痛苦!”

他目中带着怒火,接着道:“我认为他不但是个恶魔,还是个疯子!”

沈璧君不说话了。

萧十一郎道:“我们若是为了要活着,不惜牺牲自己心爱的人,向他求饶,他非但不会放过我们,还会对我们嘲弄、讥笑。”

沈璧君道:“但你也并不能确定,是吗?”

她显然还抱着希望、大多数女人,都比男人乐现些,因为她们看得没有那深,那么远。

萧十一郎道:“但我巳确定他是个疯子,何况,他说的这法子本就充满了矛盾,试想一个人若为了自己要活着,就不惜牺牲他的妻子,那么他岂非显然将自己的性命看得比他妻子重,他既然将自己性命看得最重,就该用自己的性命作祭物才是,他既已用性命做祭物,又何必再求别人放他?”

他很少说这么多话,说到这里,停了半晌,才接着道:“一个人若死了,还有什么魔法能将他拘禁得住?”

沈璧君沉默了半晌,突然紧紧拉住萧十一郎的手,道:“我们既然已没有希望,不如现在就死吧!”

“死”,无论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件极痛苦的事。

但沈璧君说到“死”的时候,眼睛却变得分外明亮,脸上也起了种异样的红晕,“死”在她说来,竟像是件很值得兴奋的事。

她的头椅在萧十一郎的肩上,幽幽地道:“我不知道你怎想,但我却早已觉得,活着反而痛苦,只有‘死’,才是最好的解脱!”

萧十一郎柔声道:“有时,死的确是一种解脱,但却不过是懦夫和弱者的解脱!何况——”他声音忽然变得很坚定,道:“现在还没有到死的时候,我们至少要先试试,究竟能不能逃出去?”

沈璧君道:“但那位庄主说的话也很有理,在别人眼中,我们已无异蝼蚁,只要用一块小石头,就能将我们压死。”

萧十一郎道:“要逃,自然不容易所以找必需先做好三件事。”

沈璧君道:“哪三件?”

萧十一郎道:“第一,我要等伤势好些。”

他笑了笑,接着道:“那位天公子显然不愿我死得太快,巳替我治过伤,也不知他用的是什么魔法?反正灵得很,我想再过几天,我的伤也许就会好了。”

沈璧君透了口气,道:“但愿如此。”

萧十一郎道:“第二,我得先找出破解他魔法的秘密。”

沈璧君道:“你认为那秘密真在这庄院中?你认为这件事他没有说谎?”

萧十一郎道:“每个人都有赌性,疯子尤其喜欢赌,所以他一定会故意留下个破绽,赌我们找不找得。”

沈璧君叹道:“我若能知道他用的是什么魔法,就算死,也甘心了”萧十一郎道:“这的确是件令人猜不透、想不通的事,但无论什么秘密,迟早总有被揭穿的一日。”

沈璧君道:“还有第三件事呢?”

萧十一郎目光转到窗外,“你看到亭子里的那两个人了吗?”

方才的那一局残棋已终,两个老人正在喝着酒,聊着天,那朱衣老人拉着绿袍老人的手,拽着棋盘,显然是在邀他再着一盘。

输了棋的人,总是希望还有第二盘,直到他赢了时为止。

萧十一郎道:“我总觉得这两个老头子很特别。”

沈璧君道:“特别?”

萧十一郎道:“若是我猜得不错,这两人一定也是在江湖中绝迹已久的武林高人,而且比雷雨和龙飞骥还要可怕得多。”

沈璧君道:“所以,你想先查明他们两人究竟是谁?”

萧十一郎叹道:“我只希望他们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两个人,否则,就只他们这一关,我们也许都无法闯过。”

忍耐。

沈璧君从小就学会了忍耐。

因为在她那个世界里,大家都认为女人第一件应该学会的事,就是忍耐,女人若不能忍耐,就是罪恶:所以沈璧君也觉得“忍耐”本就是女人的本份。

但后来她忽然觉得有很多事简直是无法忍耐了。

在这种地方,她简直连一天都过不下去。

现在,却已过了四五天了。

她并没有死,也没有发疯。

她这才知道忍耐原来是有目的、有条件的,为了自己所爱的人,人们几乎能忍受一切。

尤其是女人。

因为大多数女人本就不是为自己而活的,而是为了她们心爱的人——为她的丈夫、为她的孩子。

这四五天来,沈璧君忽然觉得自己仿佛又长大了许多。

这宅院儿,是正方形的,就和北京城里“四合院”格式一样,一进大门,穿过院子,就是厅。

厅后还有个院子,这种院子通常都叫“天井”。

天井两侧,是两排厢房。

后面一排屋子,被主人用来做自己和姬妾们的香闺和卧房。

旁边还有个小小的院落,是奴仆们的居处和厨房。

雷雨住在东面那座厢房里,他和他的两个“老婆”、四个丫环,一共占据了四间卧房和一间小厅。

剩下的两间,才是龙飞骥住的。

龙飞骥是个很奇怪的人,对女人没有兴趣,对酒也没兴趣,就喜欢吃,而且吃得非常多。

他吃东西的时候,既不问吃的是鸡是鸭?也不管好吃难吃,只是不停地将各种东西往肚子里塞。

最奇怪的是,他吃得越多,人反而越瘦。

西面的那排屋子,有五间是永远关着的,据说那两位神秘的老人就住在这五间屋子里。

但萧十一郎从未看到他们进去,也从未看到他们出来过。

萧十一郎和沈璧君就住在西厢剩下的那两间屋子里,一问是卧室,另一间就算是饭厅。

菜很精致,而且还有酒、酒很醇,也很多,多得足够可以灌醉七八个人。

醉,可以逃避很多事。

在这里,萧十一郎几乎很少看到一个完完全全的清醒的人。

这几天来,他已对这里的一切情况都很熟悉,主人的话不错,你只要不走出这宅院的范围,一切行动都绝对自由,无论你想到哪里,无论你想干什么,都没有人干涉。

但自从那天喝过接风的酒,萧十一郎就再也没有瞧见过主人,据说他平时本就很少露面。

一个人若要应付十几个美丽的姬妾,一天的时间本就嫌太短了,哪里还有空做别的事。

每天吃过早饭,萧十—郎就在前前后后闲逛,像是对每样东西都觉得狠有趣。见了每个人都含笑招呼。

除了雷雨和龙飞骥外,他很少见到别的男人、进进出出的女孩子们,对他那双发亮的大眼睛也像是很有兴趣,每当他含笑瞪着她们的时候。她们笑得就更甜了。

萧十一郎一走,沈璧君就紧紧关起了门。

她并不怕寂寞、她这一生,本就有大半是在寂寞中度过的。

现在,已是第五天了。

晚饭的菜是笋烧肉、香椿炒蛋、美蓉鸡片,爆三样,一大盘熏肠和酱肚,一大碗小白菜氽丸子汤。

今天在厨房当值的,是北方的大师傅。

沈璧君心情略微好了些,因为她已知道萧十一郎喜欢吃北方的口味,这几样菜正对他的胃口。

她准备陪他喝杯酒。

平时只要饭菜一送来,萧十一郎几乎也就跟着进门了,吃饭的时候,他的话总是很多。

无论他说什么,沈璧君都很喜欢听。

只有在这段时候,她才会暂时忘记恐惧和忧郁,忘记这是个多么可怕的地方,忘记他们的遭遇是多么悲惨,但今天,饭菜都已凉了,萧十一郎却还没有回来。

其实,这种经验她也已有过很多。

自从成婚的第二个月之后,她就常常等得饭菜都凉透,又回锅热过好几次,连城璧还是没有回来。

一个月中,几乎有二十八天她是一个人吃饭的。

她本已很习惯了。

但今天,她的心特别乱,几次拿起筷子,又放下,几乎连眼睛都望穿了,还是瞧不见萧十一郎的影子。

萧十一郎从未让她等过,今天是怎么回事。

难道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真情流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