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28章 怜香惜玉的花如玉

作者:古龙

夜色已临。

一个人翩翩然从外面的黑暗中走了进来,头上戴着顶紫缎镶嵌珍珠顶冠,身上穿着件刻丝万字锦底滚花袍,外面套着紫缎子绣五彩坎肩,腰上围着松石大革带,镶着二十四颗上好珍珠,珠光圆润,每一颗都大如龙眼。

他的脸也像是珍珠般光滑圆润,挺直的通天鼻梁,脖子漆黑,嘴chún却红如樱桃,不笑时脸上也仿佛带着三分笑意。

在灯光下看来,就算是豆蔻年华的美女,也没有他这么样妩媚姣好。

但每个人看见他时,脸色却好像全都忽然变了。

“花如玉”就算没有见过他的人,也知道他是花如玉。

他的确是个如花似玉的人。

不是女人,是男人。

花如玉自己也知道,像他这样的男人,世上并没有几个。

所以他的态度虽然温柔优雅,眉宇间却又带着三分傲气。

他微笑着走进来,却连看都没有向金菩萨他们看一眼,只是凝视着地上的风四娘,柔声道:“可怜你活着时千娇百媚,死了后却无人闻问,但愿你一缕劳魂,早登极乐,别的人虽然无情无义,我花如玉却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人上人忍不住冷笑道:“你照顾她?”

花如玉长叹道:“我跟她虽然非亲非故,却也不忍眼见着她死后遭人如此冷落。”

人上人冷冷道:“你几时变成这么好心的?”

花如玉道:“我本就是个怜香惜玉的人。”

人上人道:“听你说得这么好听?她难道不是死在你手上的?”

花如玉这才拾起头看了他一眼,谈笑道:“她若是死在我手上的,你难道还想替她报仇不成?”

人上人不说话了,他当然不会为了一个死人和花如玉拼前。

花如玉笑了笑,道:“金菩萨菩萨心肠,是不是肯替她料理后事?”

金菩萨不开口。

花如玉道:“厉青锋人称侠盗,难道也不肯?”

厉青锋闭着嘴。

花如玉叹了口气,道:“三位既然全不要她,她的后事,也只好由我来照料了。”

他挥了挥手,外面立刻有两个青衣少女闪身而人,抬起了风四娘的尸身很快地退出门外,又一闪身就消失在夜色中。

花如玉黯然自语道:“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我今日收了她的尸骨。等他日我死了后,都不知有谁会来葬我?”

他叹息着,慢慢地走了出去,他的脚步虽轻,但只要他走过的地方立刻就现出个很深的脚印。

厉青锋本来想追出去,看到了地上的脚印,立刻又忍住。

金菩萨摇了摇头,喃喃道:“这个人长得虽如花似玉,心肠却如狼似虎,我实在不懂他怎么会来替风四娘收尸?”

人上人冷冷地说道:“也许他想换换口味,吃个死人。”

花如玉真的连死人都吃?

风四娘没有死,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了心心。

心心的手也没有断,她两只手非但还是完整的而且是柔美纤秀,连一点伤痕都没有。

风四娘吃惊地看着她,道:“你的手……”

心心嫣然道:“我的手没有四娘美。”风四娘道:“你还有两只手?”

心心道:“我一直都有两只手。”

风四娘叹了口气道:“我还以为你有三只手哩。”

心心道:“怎么会有三只手?”

风四娘道:“若没有三只手,刚才中了毒的那只手怎么不见了?”

心心嫣然道:“若是连那么一点点毒我都受不了,我就算有三十只手,现在也早就全都不见了。”

风四娟道:“那只不过是一点点毒?”

心心道:“很少的一点点。”

风四娘道:“可是你刚才……”

心心道:“我刚才只不过想让四娘知道,那怪物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已。”

风四娘盯着她看了半天,道:“我刚才是不是说过,你一定能找得到个如意郎君的。”

心心道:“*恩。”

风四娘又叹了口气道:“现在我倒真有点替你那如意郎君担心了,像你这样的老婆,男人怎么吃得消呢?”

屋于里布置用精致而华丽。

风四娘四下看了一眼,又忍不住问道:“我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心心道:“是我们抬你来的。”

风四娘道:“抬我来的?”

心心道:“你刚才已死过一次。”

风四娘眨了眨眼,道:“我怎么死的?”

心心道:“我送去的那套衣服上有毒。”

风四娘道:“连衣服上都能下毒?”

心心道:“别人不能,花分子能。”

风四娘道:“他为什么要毒死我?”

心心抿着嘴一笑,道:“因为他怕别人把你撕成好几瓣。”

风四娘苦笑道:“刚才来抢我的人实在不少。”

心心道:“可是你一死,那些人就全都连沾都不敢沾你了。”

风四姬道:“所以你们就把我抬了回来。”

心心柔声道:“无论你是死是活,我们都一样会照顾你的。”

风四娘道:“你们连死人都能救得活?”

心心道:“别人不能,花公子能。”

风四娘道:“看来你们这位花公子,真是个了不起的……”心心叹了口气道:“说老实话,我还真的没看见过比他更了不起的人。”

风四娘眼波流动,道:“为什么不让我看看他?”

心心笑说道:“就算我想不让你看他,他也不答应的。”

只听珠帘外已有人道:“公子传话,四娘若是已醒了过来,就请到前庭用酒。”

前庭布置更富贵堂皇,看来就像是个用锦绣堆成的世界。

桌上也已堆满了酒菜。

心心道:“今天购菜是我准备的,有肥鸡烧鸭子、云片豆腐一品、燕窝火熏鸡丝、攒丝钢烧鸡一品、肥鸡火熏炖白菜一品、三鲜丸子一品、鹿筋炖肉一品、清蒸鸭子糊猪肉一品、炒鸡一品、燕窝鸭条、鲜虾丸子、脍鸭腰、溜海参各一品、外加鸡泥萝卜酱、肉丝炒翅子、酱鸭子、咸菜炒茭白、四碟下酒菜,还有野鸡扬一品、苏油茄子一品、粳米膳一品、竹节卷小头一品、蜂糕一品……”

她还没有说完风四娘已听得怔住了。

心心又道:“这桌菜是我按照御膳房的菜单淮备的,不知道够不够吃。”

风四娘道:“你还不知道够不够吃?”

心心道:“恩。”

风四娘说道:“你以为我是谁?是个大肚子的弥勒佛?”

心心婿然一笑,说道:“我只不过知道你一定饿得很。”

风四娘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我本来的确饿得很,可是这么多鸡鸭鱼肉我别说吃,就算看,也看饱了。”

她刚坐下,就看见一个人掀起珠帘走进来。

连风四娘都没有看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她见过的男人本已不少。

花如玉已微笑着向她一揖,却又突然皱起了眉,道:“今天的莱是谁准备的?”

心心道:“是我。”

花如玉四了口气,道:“你真是个粗人,把这么多鸡鸭鱼肉堆在桌子上,四娘莫说吃就算看,也要看饱了。”

风四娘忍不住笑道:“想不到花公子居然还是风四娘的知己。”

花如玉道:“能有四娘这样的红粉知已,花如玉死而无撼。”

风四娘嫣然道:“你不会死的,连死人你都能救活,你自已怎么会死。”

花如玉叹道:“看来又是心心多嘴。”

风四姻道:“但她却还没有告诉我,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花如玉笑道:“四娘本是到付么地方来的?”

风四娘道:“乱石山。”

花如玉道:“这里就是乱石山。”

风四娘眼珠一转,说道:“乱石山有这么漂亮的地方?”

心心抢着道:“地方本来并不漂亮,可是我们公子一来,就漂亮了。”

花如玉笑了笑,道:“我只不过从不愿虐待自己而已。”

风四娘又笑了,道,“看来你不但是我的知己,还是我的同道。”

花如玉道:“只要四娘不把我看成金菩萨他们的同道,我就已心满意足了。”

风四娘盯着他,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不是他们的同道?”

花如玉微笑说道:“金菩萨一心只想谋财,人上人和厉青锋一心只想害命,四娘看我像是个谋财害命的人么?”

风四娘笑道:“你不像,但他们都是想谋谁的财,害谁的命呢?”

花如玉道:“萧十一郎,当然是萧十一郎。”

风四娘道:“你是不是为了萧十一郎来的?”

花如五道:“不是。”

风四娘道:“真的不是?”

花如玉微笑道:“莫说只有一个萧十一郎,就算有十个萧十一郎,也无法打动我,要我到这种穷山恶水的地方来。”

风四娘道:“是什么打动了你?”

花如玉道:“是一个人?”

风四娘道:“谁?”

花如玉道:“你。”

风四娘又笑了道:“我喜欢听男人说谎,谎话总是叫人听着舒服的。”

花如玉却叹了口气,道:“只可惜这次我说的不是谎话。”

风四娘道:“哦?”

花如玉道:“除了四娘外,世上还有什么人能要我到这种地方来。”

风四娘瞪着眼道:“我好像并没有要你到这种地方来。花如玉道:“只可惜我还是非来不可。”

风四娘道:“非来不可?为什么?”

花如玉又叹了口气,道:“做丈夫的若知道妻子有了危急,当然非来不可。”

风四娘笑了,道:“原来花大哥是为了花大嫂而来的。”

花如玉道:“恩。”

风四娘道!“我们这位花大嫂,想必也一定是位如花似玉的美人了。”

花如玉点了点头,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在她脸上,忽又叹了口气,道:“这位花大嫂的确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我真不知道是几生才修来的好福气呢?”

风四娘道:“所以你最好还是小心点。”

花如玉道:“小心什么?”

风四娘嫣然一笑,道:“小心你的眼睛她若知道你这么样盯着我看,说不定会吃醋的。”

花如玉道:“她不会。”

风四娘道:“难道这位花大嫂从来也不吃醋?”

花如玉说道:“她常常吃醋,但是却绝不会吃你的醋。”

风四娘道:“为什么?”

花如玉说道:“因为花大嫂就是你,你也就是花大嫂。”

风四娘怔住。

花如玉微笑道:“其实我自从跟你成亲了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过别的女人了,无论谁有了你这么样如花似玉的娇妻都绝不会再将别的女人看在眼里的。”

风四始终于长长吐出口气,道:“原来我就是花大嫂。”

花如玉道:“你本来就是的。”

风四娘道:“我是什么时候嫁给你的呢?”

花如玉道:“你自己难道忘了?”

风四娘道:“我忘了。”

花如玉叹道:“其实你不该忘记的,因为那天正好是五月初五。”

风四娘道:“端午节?”

花如玉说道:“不错,我们就是端午节那天成的亲。”

风四娘的心已沉了下去。

今年端午的前后几天,她心情很不好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她心情总是不太好的。所以她也跟往年一样,找了个地方,一个人躲了起来。

那几天她既没有见过别的人,也没有任何人看见过她。

她自己当然知道她绝没有嫁给花如玉但除了她自己之外,就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人能替她证明了。

花如玉看着她笑得更愉快,又道:“我们的婚事虽仓促,但总算办得还风光,而且还有媒有证,你就算想赖,也是赖不掉的。”

风四娘忽然又笑了,道:“能嫁给你这样的如意郎君,我欢喜还来不及为什么耍赖?”

花如玉道:“你假如真的喜欢我,为什么要在洞房花烛夜那天晚上偷偷溜掉?”

风四娘笑道:“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每到洞房花烛的时候,我总是要溜一次的。”

花如玉道:“但现在我既然又找到了你,就绝不会再让你溜了。”

风四娘忍不住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知道。”

她的确知道这次是绝对溜不掉的。

所以她忽然间就已经糊里糊涂地变成花如玉的老婆了,你说这件事有多妙。

无论怎么看,花如玉都应该算是个非常好看的男人不但年少多金,而且温柔体贴,无论谁能嫁给这么样一个男人,都应该觉得很愉快了,但风四娘现在却只觉得连哭都哭不出来。

花如玉还是在深情款款地看着她,就好像恨不得赶快将这娇滴滴的新娘子抱进洞房去。

风四娘却恨不得一下子就把他活活捏死,只可惜她也知道,要捏死这个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花如玉微笑着柔声说道:“洞房我已经又淮备好了。”

风四娘道:“哦?”

花如玉道:“这些东西你若不喜欢吃,我们现在就可以先进洞房去。”

风四娘眼珠子转了转,道:“这么好的菜,不吃岂非可借?”

她果然大吃起来,而且从来也没有吃得这么多。

因为她知道这一顿吃过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怜香惜玉的花如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