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30章 会走路的屋子

作者:古龙

门外果然有间小木屋。

木屋外有个小小的梯子,风四娘拉着沈璧君走上梯子,走进了一间很窄的门。

屋子很小却很干净。

风四娘又拉上了门,才长长吐出口气。她忽然发觉这实在是个女人们说悄悄话的好地方,就算胆子再大,脸皮再厚的男人,也绝不敢闯进来的。

她拴起了门,忍不住笑道:“现在我们随便在这里说什么,都不怕被人听见了。”

沈璧君道:“你……你有话跟我说?”

风四娘笑道:“是有点悄悄话要跟你说,可是你若真的急了,我可以先等你——。”

房子里有个小小的木架,上面还盖着漆着金漆花边的盖。

沈璧君的脸更红,头垂得更低,只是看着这个很好看的盖子发怔。

风四娘道:“快点呀,这地方虽然不臭,总是有点闷气。”

沈璧君终于鼓起勇气,嗫嚅着道:“可是你—……你……”

风四娘又笑了,她终于明白:“你是不是要我出去?”

沈璧君红着脸,点了点头。

风四娘笑道:“我也是个女人?你怕什么?难道我转过脸去还不行?”

沈璧君咬着嘴chún又鼓足勇气道:“不行。”

她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居然要她当着别人的面做这种事。

风四娘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几乎忍不住就要大笑出来。

幸好她总算忍住,只是轻轻叹了口气,道:“好,我就出去下子,可是你最好也快一点,我还有要紧的话要告诉你。”

她拔开门栓伸手推门。她怔住。这扇门竟已推不开了。难道有人在外面锁上了门,要把她们关在这里?这玩笑也未免开得太不像话了。

风四娘正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忽然发现这屋子竟在动。往前面动,而且动得很快。这屋子竟好像自己会走路。门还是推不开无论用多大力气都推不开。风四娘的手心里也冒出了冷汗,她已发现这件事并不像是开玩笑了。除了这扇门外屋子里连个窗户都没有。女人方便的地方本就应该很严密的。风四娘咬了咬牙用力去撞门,木头做的门,被她用力一撞,本该立刻被撞得四分五裂。谁知这扇门竟不是完全用木头做的,木头之间还夹着层钢板。她用力一撞,门没有被撞开,她自己反而几乎被撞倒。沈璧君的脸色已经开始发自,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风四娘终于长长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上了别人的当了。”

沈经君道:“上了谁的当?”

风四娘摄恨道:“当然是上了个女人的当,能要我上当的男人现在只怕还没有生出来。”

沈璧君道:“这女人是谁?”

风四娘道:“花如玉。”

沈璧君道:“花如玉又是什么人?”

风四娠道:“是我老公。”

沈璧君怔住。

她一向很少在别人面前露出吃惊的表情来,但现在她看风四娘时。脸上的表情却好像在看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一样。

风四娘道:“我上了我老公的当,我老公却是个女人……。:“她又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看你一定以为我疯了。”

沈璧君并没有否认。

风四娘道:“她要我把你约到这里来,要我告诉你那两个老头子不是好人。”

沈璧君道:“他们不是好人?”

风四娘道:“因为他们要用你做鱼饵,去钓萧十一郎那条大鱼。”

她苦笑着,又道:“我现在才知道,我才是条比猪还笨的大鲢鱼,居然上她的钩。”

沈璧君轻轻叹了口气,通“那两位前辈绝不是坏人,这两年来若不是他们照顾我,我……我也活不到现在了。”

风四娘道:“可是他们对萧十一郎……”

沈璧君道:“他们对萧十一郎也没有恶意,在那玩偶山庄的时候,他们就一直在暗中帮着他,因为他们也同样被逍遥侯伤害过。”

她虽然在尽力控制着自已,但说到“萧十一郎”这名字的时候,她美丽的眼睛里还是情不自禁露出种无法描叙的悲伤之意。”

那些又辛酸、又甜蜜的往事,她怎么能忘记?

这两年来,她又有哪一天能不想他?又有哪一刻能不想他?

她想得心都碎了,片片地碎了,碎成了千千万万片……他的血,他的汗,他的侠义和柔情他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

“萧十一郎,你现在究竟在哪里?”

她闭起眼睛,晶莹的泪珠已珍殊般滚了下来。

风四娘痴痴地看着她,她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因为她心里也正在想着同一个人。

“难道你也没看见过他?也没有他的消息。”

这句话她想问,却没问出来。

她实在不想问了,实在不忍再伤沈璧君的心。

“那天我虽然跟着他定了,却一直没有找到他。”

这句话沈璧君也没有说出来。

她的声音已嘶哑,喉头已哽咽。

萧十一郎,你知不知道这里有两个痴情的女人,想你想得心都碎成千万片了。

—萧十一郎。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屋子还在动,动得更快。

风四娘忽然笑了,道:“别人是到这里来方便的,我们却到这里来流眼泪,你说滑稽不滑稽。”

她笑得声音很大,就好像一辈子从来也没有遇见过这么好笑的事。

可是又有谁知道她这笑声里,藏着多少辛酸?多少服泪?

一个人在真正悲伤时本就该想个法子笑一笑的,只可惜世上能有这种勇气的人并不多。

沈璧君忍不住抬起头。凝视着她。

现在,她脸上的表情已不像是在看着个疯子,她已知道她现在看着的,是个多么可爱、多么可敬的女人。

风四娘也在看着她忽然通“这么好笑的事你为什么不陪我笑一笑?”

沈璧君垂下头道:“我……我也想笑的,可是我笑不出。”

她的可爱,正因为她笑不出。

风四娘的可爱,也正因为风四娘能笑得出。

她们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女人,可是她们的情感却同样真挚,同样伟大。

一个女人若能为了爱情而不惜牺牲一切,她就已是个伟大的女人。

风四娘心里在叹息。

她若是萧十一郎她也会为这个美丽而痴情的女人死的。

她以不住伸出手,轻摸着沈璧君的柔发,柔声通“你用不着难受,我们一定很快就会看见他的。”

沈璧君又不禁抬起头“真的?”

风四娘道:“花如玉一定是想利用我们去挟持萧十一郎,所以她一定会让萧十一郎知道我们已在她的手里。”

沈璧君道:“你想他会不会来找我们?”

风四娟道:“他一定会来的。”

沈经君道:“可是那个花如玉……。”

风四娘笑了笑,道:“你用不着担心她,她又能对我们怎么样?……不管怎么说她毕竟也是一个女人。……”

她脸上在笑,心却在往下沉。

因为她知道女人对女人,有时比男人更可怕。

她实在想不出花如玉会用什么法子来对付她们,她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就在这时,这个会走路的屋子忽然停了下来。

屋子终于不动了。

但外面却还是没有声音。

屋子里更闷,本来嵌在墙壁上的一盏灯,也突然熄灭。

四下忽然变得一片黑暗,连对面的人都看不见。

风四娘只觉得自己好像忽然到了一个不通风的坟墓里,闷得几乎已连气都透不过来。

她反而希望这屋子能再动一动了。

可是这要命的屋子,不该动的时候偏偏要动,该动的时侯反而一动也不动。

风四娘忽然又笑了,别人连哭都哭不出的时候,她居然还能笑得出。

她笑着道:“现在我已看不见你了,你总可以松口气了吧。”

沈璧君不出声。

风四娘道:“你若是再这样憋下去,说不定会憋出病来的。”

沈璧君还是不出声。

风四娘叹了口气。突听一个人吃吃地笑道:“这真叫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人家不急你急伸么?”

声音是从上面传下来的。声音传进来的时候,风也吹了进来。

屋顶上居然开了个小窗子,窗子外有一双发亮的眼睛。

“心心”心心还在吃吃地笑个不停。

风四娘简直恨不得跳起来,挖出她这双眼珠子。

心心笑道:“这上面的风好大,你们在下面一定暖和得很。”

风四娘咬了咬牙道:“你是不是也愿下来暖和暖和?”

心心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我下不去。”

风四娘道:“你不会开门么?”

心心道:“钥匙在公子那里,除了他之外谁也开不了门。”

风四娘忍住气,道:“他的人呢?”

心心道:“人还没有回来。”

风四娘道:“为什么还不回来?”

心心道:“因为他还要陪着别人找你们,他总不能让别人知道,是他要你们走的。”

风四娘道:“他究竟想对我们怎么样?”

心心道:“他要我先送你们回家去。”

风四娘道:“回家?回谁的家?”

心心道:“当然是我们的家。”

风四娘道:“我们的家?”

心心轻笑道:“公子的家,岂非也就是夫人你的家?”

风四娘道:“我们怎么去?”

心心道:“坐车去。”

风四娘道:“你不放我们出去,我们怎么坐得上车呢?”

心心道:“现在我们就已经在车上了。”

风四娘道:“你们已将这屋子抬上了车?”

心心道:“一辆八匹马拉的大车又快又稳,不出三天,我们就可以到家了。”

风四娘道:“要三天才能到得了?”

心心道:“最多三天。”

沈璧君突然呻吟了一声,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没有人能够憋三天的,但若要她在别人面前方便也简直等于要她的命。

风四娘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你难道要我们在这铁笼子里待三天?”

心心悠悠道:“其实这铁笼子里也没什么不好,你们若是饿了,我还可以送点好吃的东西进去,若是渴了,车上不但有水,还有酒。”

风四娘突然又笑了,道:“有多少酒?”

心心道:“你要多少?”

风四娘道:“有些什么酒?”

心心道:“你要喝什么酒?”

风四娘道:“好,你先给我们送二十斤陈年花雕来。”

一醉解千愁。

有时醉了的确要比清醒着好。

三十斤陈年花雕,用五六个竹筒装着,从上面的小窗里送了下来,还有七八样下酒的菜。

竹筒很大,一筒最少有三斤。

风四娘给了沈璧君一筒,道:“一醉解千愁,若是不醉,三天的日子怕很不好过。”

沈璧君迟疑着终于接了下来。

风四娘道:“唱完这筒酒你会不会醉?”

沈璧君道:“不知道。”

风四娘笑道:“原来你也能喝几杯的,我倒真还看不出沈璧君勉强笑了笑,道:“我很小的时候,老太君就要我陪她喝酒了。风四娘道:“你醉过没有?”

沈璧君点点头。

风四娘笑道:“你当然醉道的,常跟那个酒鬼在一起,想不醉都不行。”

沈璧君垂下了头心里又仿佛有根针在刺着。

她醉过两次,两次都是为了萧十一郎。

她仿佛又吩见了他那凄凉而悲怆的歌声,仿佛又看见用筷子敲着酒杯,在放声高歌“暮春三月,草欢草长,天寒地冻,问谁饲狼?人皆怜羊,狼独悲怆,天心难测,世情如霜!”萧十一郎,你不在我的身旁时,这世上还有谁能了解你的痛苦和寂寞?”

沈璧君忽然举起了竹筒。将一筒酒全都灌了下去。

一个像她这样的淑女,本不该这样子喝酒的,可是现管他的!管他什么淑女?

她这一生,岂非就是被淑女这两个字害了的,害得她既不敢爱,也不敢恨,害得她吃尽了苦受尽了委屈,也不敢在人前说一个字,她看着风四娘忽然吃吃地笑了起来:“你不是淑女。”

风四娘承认“我不是,我根中从来也不想做淑女。”

沈璧君道:“所以你活得比我开心。”

风四娘笑道:“我活得比很多人都开心。”她嘴里这么说,心里却在问自已“我活得真比别人开心么?”

她也将一筒酒灌了下去。

酒是酸的。

一个人是不是能活得开心也许并不在她是不是淑女。

风四娘道:“一个人只要能时常想开些,他活得就会比别人开心了。”

沈劈君道:“你若是我,你也能想得开?”

风四娘道:“我……”

她忽然怔住,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样答复。

沈璧君又吃吃地笑了,笑得比酒还酸,比泪还苦。

可是她却在直不停地笑。

风四娘忽然又问“这次你着是找到了萧十一郎,你会不会抛开切嫁给他?”

这句话她平时本来绝不会问的,但是现在她忽然觉得问问也无妨。

沈璧君还在吃吃地笑:“我当然要嫁给他,我为什么不能嫁给他?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们为什么不能永远厮守在一起?”

她不停地笑,笑忽然变成了哭,到后来已分不清是笑是哭?

这次若是找到了萧十一郎她真的能嫁给她?

若是不能嫁,又何必去找?

找到了又如何?岂非更痛苦?

沈璧君长长叹息了一声,人生中本就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你若一定要去想它,只有增加苦恼。

但你若不去想。也是同样苦恼。

相见不如不见,见了又如何?不见又如何?

风四娘道:“你醉了。”

沈璧君道:“我醉了。”

真的醉了,醉得真快一个人若是真的愿醉,醉得—定很快。因为他不醉也可以装醉。

最妙的是,个人若心想装醉,那么到后来往往连他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在装醉?还是真醉?

风四娘坐了下去,坐在地上“我不喜欢杨开泰,因为他太老实,太呆板。”

沈蟹君道:“我知道。”

风四娘道:“但花如玉却一点也不老实,一点也不呆板。”

沈璧君道:“他若真是个男人,你会嫁给他?”

风四娘道:“我不会。”

她忽然发现,你若是真的爱上了一个男人,那么就算有别的男人比他强十倍,你还是会死心塌地地爱着他的。

爱,的确是件很奇妙的事,既不能勉强,也不能假装。

沈璧君忽然又问“你是不是也想嫁给萧十一郎?”

风四娘笑道:“你错了,就算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嫁给他。”

沈璧君道:“为什么?”

风四娘道:“因为他喜欢的是你,不是我。”她虽然还在笑,笑得却很凄凉“所以你本来是我的情敌,我本该杀了你的。”

沈璧君也笑了。

两个人笑成了一团,两筒酒又喝了下去。然后她们就再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事,说了些什么话。

迷迷糊糊中,她们仿佛看见了萧十一郎,萧十一郎忽然又变成了连城壁,忽然又变成了杨开泰。

几千几百个萧十一郎,变成了几千几百个连城壁、杨开泰。

到后来所有的人都变成了一个—花如玉。

花如玉微笑着,站在她们面前,笑得又温柔、又动人。

风四娘挣扎着,想跳起来,但头却疼得像是要裂开一样,嘴里又干又苦。

花如玉微笑道:“这次你们真的醉了,醉了三天三夜。”

风四娘实在不知道这三天三夜是怎样过去的,但不知道岂非比知道好?

花如玉道:“幸好你们现在总算已平安到家了。”

风四娘又忍不住问:“谁的家?”

花如玉道:“当然是我们的家。”他笑得更温柔:“莫忘记你已在很多人面前承认,你是我的老婆,现在你想赖,是更赖不掉的了。”

风四娘道:“我只想问问你,你为什么要我将沈璧君骗来?”

花如玉笑道:“因为那两个老头子很不好对付,我只有用这法子,才能请得到她。”

风四娘道:“你想对她怎么样?”

花如玉道:“你猜呢?”

风四娘道:“难道你也想要她做老婆?”

花如五笑道:“对了,老婆跟银子一样,是越多越好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