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33章 爱是给予

作者:古龙

声音虽然在颤抖着,虽然充满了悲伤和愤怒,但却还是带种春风般的温柔,春水般的妩媚。

萧十一郎的脸色变了,心跳似已突然停止,血液似已突然凝结,他听得出这声音。

他死也不会忘记这声音的。

沈璧君!这当然是沈璧君的声音。

萧十一郎死也不会忘记沈璧君,就算死一千次,一万次,也绝不忘记的。

他没有看见沈璧君。

角落里有个面蒙黑纱的妇人,身子一直在不停地发抖。

难道她就是沈璧君,就是他刻骨铭心、魂牵梦绕、永生也无法忘怀的人。

他全身的血突又沸腾,连心都似已燃烧起来。

可是他不敢走过去,他怕失望,他已失望过太多次。

冰冰一双发亮的眼睛。也盯着这个面蒙黑纱的女人,冷冷道,“你难道要替他们将眼睛挖出来?你是他们的什么人?”

沈璧君道:“我不是他们的什么人,可是我宁愿死也不愿看见这种事。”

冰冰道:“你既然他们没有关系,为什么蒙着脸不敢见人?”

沈璧君道:“我当然有我的原因。”

萧十一郎居然还坐在那里,连动也没有动。

—他难道已忘了我?

沈璧君的心已碎了,整个人都似已碎成了千千万万片。

但她却还是在勉强控制着自己,她永远都是个有教养的女人。

冰冰道:“你不想把你的原因告诉我?”

沈璧君道:“不想。”

冰冰忽然笑了笑道:“可是我却想看看你。”

她居然站起来,走过去,微笑着道:“我想你一定是个很好看的女人,因为你的声音也很好听。”

她笑得真甜,真美,实在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她的确已能配得上萧十一郎。

可是她的心肠为什么会如此恶毒?萧十一郎为什么偏偏要听她的话呢?

—现在她过来了,萧十一郎反而不过来,难道除了她之外,他眼里也己没有别的女人?

沈璧君的心里就仿佛在被针刺着,每一片破碎的心上都有一根针。

冰冰己到了她面前,笑得还是那么甜,柔声道:“你能不能把脸上的黑纱掀起来,让我看看你?”

既然他已听不出我的声音,我为什么还要让他看见我?

既然他心里已没有我,我们又何必再相见?

冰冰道:“难道你连让我看一眼都不行?”

沈璧君道:“不行。”

冰冰道:“为什么?”

沈璧君道:“不行就是不行。”

她几乎已无法再控制自己,她整个人都已将崩溃。

冰冰叹了口气,道:“你既然不愿自己掀起这层面纱来,只好让我替你掀了。”

她居然真的伸出了手。

她的手也美,美得毫无瑕疵。

沈璧君看着这双手伸过来,几乎也忍不住要出手了。

我绝不能出手,绝不能伤了他心爱的女人。

—无论如何他毕竟己为我牺牲很多,毕竟对我有过真情,我怎么能伤他的心?

沈璧君用力握紧了自己的手,指甲都已刺入掌心。

冰冰兰花般的手指,已捏住了她的面纱,忽然又放了下来道:“其实我用不着看,也知道你长得是什么样子了。”

沈璧君道:“你知道?”

冰冰道:“有个人也不知在我面前将你的模样说过多少次。”

沈璧君道:“是谁说的。”

冰冰笑了笑,道:“你应该知道是谁说的。”

沈璧君道:“你……你也知道我是谁了?”

冰冰笑得仿佛有点酸酸的,道:“你当然就是武林中的第一美人沈璧君。”

沈璧君的心又在刺痛着。

—他为什么要在她面前提起我?

—难道他是在向她炫耀,让她知道以前有个女人是多么爱他?

沈璧君的手握得更紧,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冰冰轻轻叹息道:“你若不是沈璧君,他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的手忽然向后一指。指着萧十一郎。

萧十一郎已慢慢地走过来,眼睛眨也不眨地盯在沈璧君脸上那层黑纱上。

他的眼睛发直。人似也痴了。

—若不是她说出来,他也许还不知道我是谁。

—他既己连我声音都听不出,既已忘了我,现在又何需故意作出这样子?

—难道他是想要她知道他并不是个无情无义的人。

现在他准备来干什么呢?是不是想来告诉我,以前的事都已过去,叫我最好也忘了他,最好莫要伤心。

沈璧君突然大声道:“你错了,我既不姓沈,也不是沈璧君!”

冰冰道:“你不是?”

沈璧君冷笑道:“谁认得沈璧君?谁认得那种又蠢又笨的女人?”

冰冰眨了眨眼,又笑了,道:“你难道一定要我掀起你的面纱来,你才肯承认?”

她又伸出了手,揭开了沈璧君的面纱。

现在每个人都希望她真的将这层面纱掀起来,每个人都想看看武林中第一美人的风采。

谁知冰冰却又放下了手,回头向萧十一郎一笑,道:“我想还是你来掀的好,你一定早就想看看她了。”

萧十一郎痴痴地点了点头。

他当然想看看她,就连在做梦的时候,都希望能在梦中看见她。

他不由自主伸出了手。

—他真听她的话。

她要别人的耳环,他就去买,她要挖出人家的眼睛来,他就去动手。

现在她要他来掀起我的面纱来,他竟也不问问我是不是愿意。

现在他明明已知道我是谁了,还这么样对我。

—看来她就算要他挖我的眼睛来,他也不会拒绝的。

—沈璧君突然大叫:“拿开你的手”在这一瞬间,她己忘记了从小的教养,忘记了淑女是不该这么样大叫的。

她叫的声音真实在大。

萧十一郎也吃了一惊,呐呐道:“你……你……—”沈璧君大声道:“你只要敢碰一碰我,我就死在你面前。”

萧十一郎更吃惊“你……你……你难道已不认得我?”

沈璧君的心更碎了。

——我不认得你?

—为了你我抛弃了一切,牺牲了一切,荣誉、财富、丈夫、家庭,为了你我都全不要了。

—为了你,我吃尽了千辛万苦,也不知受了多少委屈折磨。

—你现在居然说我不认得你?

她用力咬着嘴chún,已尝到了自己鲜血的滋味,她用尽所有的力量大叫“我不认得你,我根本就不认得你”萧十一郎踉跄后退,就像突然被人一脚践踏在胸膛上,连站都已站不稳——沈璧君难道变了?花如玉一直在静静地看着,沈璧君忽然挽起了他的臂,道:“我们走。”

原来就是这个男人让她变的。

这个男人的确很年轻、很好看。而且看来很听话,竟一直像蠢才般站在她身后。

—难怪这两年来我一直都找不到她,原来她已不愿见我。

萧十一郎的心也碎了。

因为他们两个人心里都有条毒蛇,将他们的心都咬碎了。

他们心里的这条毒蛇,就是怀疑和忌妒。

萧十一郎握紧了双拳,瞪着花如玉。

沈璧君连看都不看他,拉着花如玉,道:“我们为什么还不走?”

花如玉慢慢地点了点头,后面立刻有人过来扶起了风四娘。

风四娘在流着泪。

她流着泪的眼睛,一直都在看着萧十一郎。

她希望萧十一郎也能认出她,能向她解释这所有的一切事都是误会。

她希望萧十一郎能救出她,就像以前那样,带她去吃碗牛肉面。

可是萧十一郎却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因为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动也不能动的女人,就是像风一样的风四娘。

风四娘只有走。

两个人架着她的胳臂,挽着她慢侵地走过萧十一郎面前。

萧十一郎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窗外的夜色,他看不见星光,也看不见灯火,只看见一片黑暗。

他当然也看不见风四娘。

风四娘的心也碎了,眼泪泉涌般流了出来。

现在她只希望能放声大哭大一场,怎奈她连哭都哭不出来。

她的眼泪已沾湿了面纱。

冰冰忽然发觉了她的面纱上的泪痕“你在流泪?你为什么要流泪?”

风四娘没有回答她不能回答。

冰冰道:“你是谁?为什么要为别人的事流泪?”

——为了萧十一郎,我难道没有牺牲过?难道没有痛苦过?

现在你却说我是在为了别人的事流泪。

风四娘几乎忍不住要大叫起来,怎奈她偏偏连一点声音都叫不出。

扶着她的两个人,已加快了脚步。

冰冰仿佛想过去拦住他们想了想,却又忍住。

她了解萧十一郎现在的痛苦,她已不愿再多事了。

所以风四娘就这样从萧十一郎面前走了过去。

她们慢慢地走下了楼,坐上了车,马车前行,连车轮带走的黄尘都已消失。

萧十一郎突然大声道:“送二十斤酒来,要最好的酒。”

当然是最好的酒。

最好的酒,通常也最容易令人醉。

萧十一郎还没有醉,越愿喝醉的时候,为什么反而越不容易醉?

冰冰看着他,柔声道:“也许那个人真的不是沈姑娘。”萧十一郎又喝了杯酒,忽然笑了笑,道:“你用不着安慰我,我并不难受。”

冰冰道:“真的?”

萧十一郎点点头,道:“我只不过想痛痛快快地喝顿酒而已,我已有很久未醉过了。”

冰冰道:“可是欧阳兄弟刚才已悄悄溜了。”

萧十一郎道:“我知道。”

冰冰道:“他们也许还会再来的。”

萧十一郎道:“你怕他们又约了帮手来找我?”

冰冰嫣然一笑,道:“我当然不怕,半个喝醉了的萧十一郎,也已足够对付两百个清醒的欧阳文仲兄弟了。”

萧十一郎大笑,道:“说得好,当浮三大白。”

他果然立刻喝了三大杯。

冰冰也勉强地缀了口酒,忽然道:“我只不过在奇怪,另外一个蒙着黑纱的女人是谁呢?她为什么要流泪?”

萧十一郎道:“你怎么看得见她在流泪?”

冰冰道:“我看得见,她脸上的那层面纱都己被眼泪湿透。”

萧十一郎淡谈道:“也许她病了,一个人在病得很厉害时,往往会流泪的,尤其是女人。”

冰冰道:“可是我知道她并没有病。”

萧十一郎笑道:“她已病得连路都不能定。你还说她没有病?”

冰冰道:“那不是病。”

冰冰道:“病重的人,一定四肢发软,才定不动路,可是她四肢上的关节,却好像很难弯曲,全身都好像是僵硬的。”

萧十一郎四道:“你实在比我细心。”

冰冰圈然道:“你莫忘记我本来就是个女神童。”

她笑得很开心,萧十一郎看着她的时候,眼睛里却仿佛有种很奇怪的怜悯悲伤之意,竟像是在为她的命运惋惜。

幸好冰冰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接着又道:“所以我看她不是真的病了。”

萧十一郎道:“莫非她是被人制住了穴道?”

冰冰道:“很可能。”

萧十一郎道:“你看她是为了什么而流泪的?”

冰冰说道:“很可能是为了你们的事,为了沈璧君。”萧十一郎冷笑道:“谁会为了我们的事而流泪?别人连开心都来不及,我就算死在路上,也绝没有人会掉一滴眼泪的。”

冰冰道:“至少我……”

她本来仿佛是想说“我会掉泪的。”但也不知为了什么。

突然改变了话题,一双美丽的眼睛里,似也露出种奇怪的悲伤难道她在为自己的命运悲伤惋借?

“可是她却掉了眼泪,所以我认为她不但认得你们,而且一定对沈姑娘很关心。”

萧十一郎道:“也许她是为了别的事。”冰冰道:“刚才这里并没别的事能令人流泪的。”

萧十郎道:“你以你认为她是沈璧君的朋友?”

冰冰道:“一定是。”

萧十一郎的眼睛已亮了起来,道:“她既然被人制住了穴道,沈璧君当然也很可能受了那个人的威胁。”

冰冰道:“所以她刚才会对你那样子。”

萧十一郎的脸也已因兴奋而发红,喃喃道:“也许她并不是真的想对我那么无情的,我刚才为什么偏偏没有想到?”

冰冰道:“因为你心里有条毒蛇。”

萧十一郎道:“毒蛇?”

冰冰道:“怀疑和嫉妒。就是你心里的毒蛇。”她幽幽地叹息了一声,轻轻道:“由此可见,你心里还是忘不了她的,否则你也不会怀疑她,不会嫉妒那个男人了。”

萧十一郎没有否认,也不能否认。

冰冰道:“你既然忘不了她,为什么不去找她呢?现在就去找,一定还来得及。”

萧十一郎霍然站起,又慢馒地坐下,苦笑道:“我怎么找?”

他的心显然已乱了,己完全没有主意。

冰冰道:“她们是坐马车走的。”

萧十一郎道:“是辆什么样的马车?”

冰冰道:“是辆很新的黑漆马车,拉车的马也是全身漆黑,看不见杂色,马车的主人,一定是很有身份的人,这么样的马车并不难找。”

萧十一郎又站了起来。

冰冰道:“可是我们最好还是先去问问我们的车夫小宋。萧十一郎道:“为什么?”

冰冰道:“车夫和车夫总是比较容易交朋友的,他们在外面等主人的时候,闲着没事做,话也总是特别多,所以小宋知道的也可能比我们多。”

她的确细心,不但细心,而且聪明。

像这么样一个女孩子,别人本该为她骄傲才是。

可是萧十一郎看着她的时候,为什么总是显得很惋惜,很悲伤呢?

小宋道:“那个车夫是个很古怪的人,我们在聊天的时候。他总是板着脸,连听都不愿听,别人要跟他搭讪,他也总是不理不睬。就好像有人欠他三百吊钱没还他一样。”

这就是小宋对花如玉那车夫的描述。

他知道的并不比冰冰多。

萧十一郎刚觉得有些失望时,小宋忽然又道:“这二天来,他们总是很早就来了,很晚才回去,就好像在等人一样。”

冰冰立刻问“他们已接连来了三天?”

冰冰道:“他们已很引人注意,若是一连来了三天,这地方的掌柜就很可能知道他们的来历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