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34章 牡丹楼风波

作者:古龙

牡丹楼的掌柜姓吕。

吕掌柜道:“那两位蒙着黑纱的姑娘,这三天的确每夜都来,叫了一桌子菜,却又不吃不喝,每天都要等到打烊时才走。可是他们给的小帐很多,所以每个伙计都很欢迎她们。”

冰冰道:“帐是谁付的?”

吕掌柜道:“是跟她们来的那位年轻后生。”

冰冰又问“你知不知道这三天来,她们晚上都住在哪里?”

吕掌柜道:“听说他们在连云客栈包下了个大跨院,而且先付了十天的房钱。”

冰冰还不放心“你这消息是不是可靠?”

吕掌柜笑了“当然可靠,连云栈的掌柜是我的大舅子。”

连云栈的掌柜姓牛。

牛掌柜道:“那两位脸上蒙着黑纱的姑娘可真是奇怪,白天她们连房门都不出,连饭都是送到屋里去吃的,到天快黑的时候就上牡丹楼,来了这三天,这里还没有人听她们说过一句话。”

冰冰道:“她们住在哪间屋子?”牛掌柜道:“就在东跨院,整个院子她们都包了下来。冰冰又问”今天晚上她们回来了没有?”

中掌柜道:“刚回来!”他搔着头,又道:“她们既然是从牡丹楼回来的,本该吃得很饱才对,可是她们回来了,偏偏又叫了一整桌酒莱。”

冰冰笑道:“那桌酒莱也许是叫给我们来吃的。”

牛掌担道:“她们知道两位会来?”

冰冰道:“不知道。”

牛掌柜吃惊地看着她,他忽然发觉这地方的怪人越来越多了。

屋子里灯火辉煌,铺着大红桌布的圆桌上,果然摆满了酒菜。

刚才像奴才般站在身后的、那个很年轻、很好看的少年,现在已换了身鲜明而华贵的衣裳了正坐在那里斟酒。

他倒了三杯酒忽然拾起头。对着窗外笑了笑,道:“两位既然已来了,为什么不进来喝杯酒?”

萧十一郎的确就在窗外。

他笑了笑:“有人请我喝酒,我是从来不会拒绝的。”

门没有拴。

桌旁边摆着二张椅子。

花如玉含笑揖客“请坐。”

萧十一郎目光如炬般盯着他:“这两个位子就是为了我们准备的?”

花如玉道:“正是。”

冰冰忽然笑了笑,道:“沈姑娘她们跟着公子,难道公子从来也不让她们坐下来吃饭的?”

花如玉叹息了一声道:“我没有替她们准备位子,只因为她们已不在这里。”

萧十一郎脸色变了。

他本不是时常会变色的人,但现在脸色却变得很可怕“难道她们已走了?”

花如玉点点头,道:“刚走的。”

萧十一郎道:“你就让她们走了?”

花如玉苦笑道:“在下既不是土匪,也不是官差,她们要走,在下怎么留得住她们。”

萧十一郎冷笑。

花如玉道:“萧大侠莫非不相信我的话?”

萧十一郎道:“你看来的确不像土匪,只不过人不可貌相,这句话你想必也知道。”

花如玉道:“在下有什么理由要对萧大侠说谎?”

萧十一郎道:“因为你不愿意让我看到她。”

花如玉道:“在下若不愿让萧大侠见着她们,为什么要回到这里来?为什么要在这里恭候萧大侠的大驾?”

萧十一郎说不出话了。

花如玉叹了口气,道:“在下在此相候,为的就是要向萧大侠解释刚才的误会。”

萧十一郎冷冷道:“刚才有什么误会?”

花如玉道:“沈姑娘本来一直都在跟着樱、柳两位老前辈。”萧十一郎动容道:“红樱绿柳?”

花如玉点点头,道:“萧大侠若是不信,随时都可以去问他们,这两位前辈总是不会说谎的。”

萧十一郎道:“她怎么又跟你到这里来了?”

花如玉迟疑着,仿佛觉得很难出口。

萧十一郎道:“你不说?”

花如玉苦笑道:“不是在下不肯说,只不过……”萧十一郎道:“不过怎么样?”

花如玉道:“只不过在下唯恐萧大侠听了,会不高兴。萧十一郎道:“你若不说,我才会生气,我生气的时候,总是很不讲理的。”

花如玉又迟疑了很久,叹道:“江湖传闻,都说连城壁连公子已到了这地方,沈姑娘听见了这消息。就一定要随在下到这里来。”

萧十一郎的脸色又变了。

花如玉的话,就像是一把刀,把比割鹿刀更可怕的刀。

他忽然觉得全身都已冰冷。

沈璧君若是为了别人而变的。他还有话说,可是连城壁……

花如玉叹息了一声,似也对他很同情,勉强笑道:“她的人虽己不在,酒却还在,萧大侠不如先开怀畅饮几杯,遣此长夜。”

萧十一郎道:“好!我敬你三杯。”花如玉立刻举杯笑道:“恭敬不如从命,请。”

萧十一郎道:“这酒杯不行。”

花如玉怔了怔:“为什么不行?”

萧十一郎道:“这酒杯太小。”

他忽然将桌上的一海碗鱼翅,一海碗丸子,一海碗燕窝鸭丝,全都泼在地上,在三个碗里倒了满满三海碗酒。

“我敬你的,你先喝。”

花如玉苦着脸,看着桌上的三碗酒,终于长长叹了口气道:“好,我喝。”

他苦着脸,就像喝葯一样,总算将三大碗酒全都喝了了萧十一郎也喝了三碗,又倒了三碗:“这次该你敬我了,主人当然也得先喝。”

花如玉好像吃了一惊:“再喝这三碗,在下只怕就不胜酒力了。”

萧十一郎瞪眼道:“我敬了你,你难道不敬我?你看不起我?”

花如玉只有苦笑道:“好,我就回敬萧大侠三碗。”

他硬起头皮,捧起了一大碗酒,就像是喝毒葯一样喝了下去。

可是等到喝第二碗时,他喝得忽然痛快起来了,毒葯像是已变成了糖水。

一个人若是已有了七八分酒意时,喝酒本就会变得像喝水一样。

等萧十一郎喝了三碗,花如玉居然又笑道:来,我们再来三碗,萧大侠请。”

萧十一郎瞪着他,忽然道:“我还有两件事要告诉你。”

花如玉道:“好,我所。”

萧十朗道:“第一,我既不是大侠,也从来不做大侠,第二,我若发现你对我说了一个字谎话我就把你这很大舌头割下来,你明白了么?”

花如玉的舌头果然已大了,拼命地点头,道:“我明白了,可是我还有点不明白。”

萧十一郎道:“什么事不明白?”

花如玉吃吃地道:“她既然是为连城壁来的,现在想必也是为了连城壁走的,你为什么不去找他们反而找我来出气?”

一句话没说完,他的人己倒了下去。萧十一郎铁青着脸。

忽然将桌上的十来碗菜全都用那大红桌布包起来,道:“你既然有心要请我,吃不完的我就带走了。”

花如玉没有反对,他的人已倒在地上,烂醉如泥,萧十一郎仰面大笑了三声,居然真的提起包袱,拉着冰冰扬长而去。

等他们去远了,晚风中忽然有一阵苍凉的悲歌远远传来。

后面的门帘里一个人却在轻轻叹息:“这样的恶客,倒还真少见得很。”

门帘掀起,心心走了出来,忽然向地上的花如玉笑了笑,道:“现在恶客已走了,你还不醒?”

花如玉居然真的立刻就醒了,从地上一跃而起,摇着头笑道:“这个人好厉害。居然真要灌醉我。”

心心嫣然道:“只可惜你的洒量远比他想像中要好得多。”

花如玉大笑道:“我这个人却比他想像中要坏得多。”

心心道:“江湖中若再选十大恶人,你一定是其中之一。”花如玉道:“你呢?”

心心道:“我当然也跑不了的。”

花如玉道:“沈璧君是不是已走了?”

心心点头,道:“我已叫白老三带着她走了,也已将你的吩咐告诉了白老三。”

花如玉道:“那个女疯子呢?”

心心道:“我怕男疯子到后面去找她,所以只好先请她到床底下去休息休息。”

花如玉道:“现在你可以请她出来了。”

心心道:“然后再请她干什么?”

花如玉道:“然后再请她洗个澡,好好地替她打扮打扮。”心心又笑了,道:“我也听说一个人要进棺材的时候,总是要先打扮打扮的。”

花如玉道:“我还不想让她进棺材。”心心板起了脸,道:“为什么?”

花如玉道:“因为她还很值钱。”心心道:“你难道想卖了她?”

花如玉道:“嗯。”

心心的眼睛亮了起来:“卖给谁?”花如玉道:“据我所知有个老色鬼想她已想了很多年。”

心心道:“是什么样的老色鬼?”

花如玉微笑道:“当然是个有钱的老色鬼,而且也舍得花钱的。”

心心看着他吃吃地笑道:“你真是个大恶人。”

花如玉淡淡道:“我本来就是的。”

心心笑道:“你在打什么算盘,萧十一郎只怕连做梦都想不到。”

萧十一郎什么都没有想。

他只觉得脑袋里交空荡荡的,整个人都空空荡荡的。走在路上就好像走在云堆里一样。

他坚持不肯坐车,他说这条路就像是刚被水洗过的,仲秋的夜空也像是刚被水洗过的,能在这样的秋空下,这样的石板路上走走,比坐八人抬的大轿还惬意。

所以他们坐来的马车,就只有先回去,所以冰冰也在旁边陪着他走,走了一段路,他忽然问:“你饿不饿?”

冰冰摇了摇头。

萧十一郎摇着手里的包袱道:“我只不过想提醒你这里面有炖鸡、烧肉、水晶肠子、糖醋鱼、还有一整只八宝鸭子,你若是饿了,随便你想吃什么这里面都有。”

冰冰看着他手里这个汤汁淋漓的包袱,想笑却笑不出。

她了解他现在的心情,她知道他现在也许连哭都哭不出。

萧十一郎忽然在路边坐了下来,看着星光灿烂的秋空,痴痴地出了半天神,喃喃道:“我刚才应该弄他一坛酒出来的,在这里喝酒真不错。”

冰冰在听着。

萧十一郎笑了笑,又道:“其实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有酒喝都不错。”

他笑得也不像是在笑,这种笑令别人看了只想哭。

—她既然是为了连城壁而来,现在当然是找连城壁去。

他本来就是温良如玉的君子,他们本就是恩爱的夫妻,她虽然一时糊涂,现在总算已想通了。

—她终于已发现他本是值得自己依靠的人。

萧十一郎从包袱里抓出只炖鸡,看了看,用力摔了过去。

冰冰也坐了下来,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忍不住问道:“那个人说的话,你真相信?”

萧十一郎道:“我连一个字都不信。”

冰冰道:“既然不信,为什么要走?”

萧十一郎说道:“他难道要我陪着他躺在地上睡觉?”

冰冰道:“你为什么不到后面去找?”

萧十一郎道:“找也找不到的。”

冰冰道:“你还没有找,怎么知道找不到?”

萧十一郎道:“像他那种人,若是不愿让我见到她们,我怎么找得到。”

冰冰道:“你看得出他是个很狡猾的人?”

萧十一郎点点头道:“我第一眼看到他时,就想到了一个……”冰冰道:“谁?”

萧十一郎道:“小公子,那个比毒蛇还毒一百倍的小公子。”只要一提小公子,他好像就忍不住要打冷战。冰冰道:“那个人当然不是小公子。”

萧十一郎点点头,道:“他是个男人。”

小公子却是个女人,是个看来就像是只小鸽子,其实却是食尸鹰的女人。

直到现在沈璧君做噩梦的时候,还常常会梦见她,虽然她已经死了,死在连城壁的袖剑下。

萧十一郎道:“那个男人长得虽然娘娘腔,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冰冰道:“你能确定?”

萧十一郎道:“无论他是女扮男装也好,是男扮女装也好,我有个法子,一试就能试出他究竟是男是女来。”冰冰道:“哦?”

萧十一郎笑道:“我这个法子也是独门秘方,次次见效,从来也没有失灵过一沈。?冰冰忍不住问道:“是什么法子?”

萧十一郎道:“摸他一下。”

冰冰的脸红了。

萧十一郎道:“刚才已乘你不注意的时候,摸了他一下。”冰冰红着脸道:“我看你一定也醉了。”

萧十一郎瞪眼道:“谁说我醉了,我现在简直清醒得像猫头鹰一样。”

冰冰道:“你不醉的时候,没有这么坏的。”

萧十一郎瞪着她,忽然露出牙齿笑一笑,道:“你真的以为我是个好人?”

冰冰轻轻地叹了口气,柔声道:“不管别人怎么样看你,只有我知道,你是个……”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听见一阵车轮马蹄声。

一辆黑漆大车从他们面前的道路上,急驰而过。

冰冰失声道:“这就是刚才那个人的马车。”

萧十一郎道:“哦?”

冰冰道:“三更半夜的,他们如此急着赶车,是去干什么呢?”

萧十一郎道:“也许车上没有人。”

冰冰道:“有人。”

萧十一郎道:“你看见了?”冰冰道:我只要一看车轮后带起的沙尘,就知道车上是不是有人了。”

萧十一郎苦笑道,“看来你的眼睛比大盗萧十一郎还厉害些”冰冰终于笑了笑,道:“至少比一个喝醉了的大盗萧十一朗厉害些。”

萧十一郎道:“我们追上去看看好不好?看那小子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但这时马车早已消失在黑暗中,连声音都已渐渐听不见。

萧十一郎跳起来,又坐下。

——追上了又怎么样?看见了又怎么样?

——刚才在牡丹楼上,她岂非已明明拒绝了他萧十一郎又从包袱里捞出个八宝鸭子,拼命似的吃了起来。

吃,有时的确可以稳定一个人的情绪。

冰冰却在沉思着,缓缓道:“他一定没有看见我们,一定认为我们早已坐车走了。”

萧十一郎的嘴里塞满了八宝鸭子。

他本来很喜欢吃八宝鸭子,但现在却觉得嘴里塞着的好像全是木头一样。

冰冰道:“刚才赶车的那个车夫,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了。这种事她为什么也要注意?冰冰又道:“车上虽然有人,但却好像只有一个人。萧十一郎开始觉得有点奇怪了”怎么会只有一个人?”

冰冰也在奇怪,忽然道:“我们再回连云栈去看看好不好?”

当然好。

她说出来的话,萧十一郎是从不会拒绝的。

灯光还未熄,人却已走了。

屋子是空的,厅里没有人,房里也没有人。非但没有人,连行李都没有。

萧十一郎道:“他们已全都走了。”

冰冰道:“但车上却只有一个人。”萧十一郎道:“也许他们不是一路走的。”

冰冰道:“既然是一路来的。为什么不一路走?”萧十一郎眼珠子转了转,忽然笑道:“难道他们知道我们又回来了,都藏到床底下去了。”

他忽然跳过去,用一只手就将那张紫檀木的木床掀了起来。

床下面当然是空的,除了灰尘外,哪里还有什么别的东西,他只不过觉得力气没地方发泄而已。

但冰冰却看见了东西,一件跟灰尘颜色差不多的东西。

她过去捡了起来,才看出那只不过是根女人用的、已经很陈旧的乌木簪。

无论谁也不会对这样一根乌木簪有兴趣的。

她正想再丢到床底下。萧十一郎却忽然一把抢了过去,只看了一眼,脸色已变了。

—萧十一郎并不是个时常都会变色的人。

冰冰忍不住道:“你看见过这个乌木簪?”萧十一郎道:“嗯”冰冰道:“在什么地方看见过?”

萧十一郎道,“在一个人的头发上。”冰冰道:“在谁的头发上?沈姑娘?”

萧十一郎摇摇头,叹息着道,“你永远猜不出这个人是谁的。冰冰眼珠子一转,道:“莫非是风四娘?”

萧十一郎又叹了口气,道:“你猜出来了。”

冰冰动容道:“那个连走路都要人扶的妇人,莫非就是风四娘?”

萧十一郎好像直到现在才想到这一点,立刻跳了起来,道:“一定就是她,她刚才一定还在这里。”

这根乌木簪虽然已很陈旧,但却一直是风四娘最珍惜的东西。

因为这是萧十一郎送给他的。

“她的珍宝首饰,虽然也不知有多少,却一直都在用这根乌水簪,若不是她己被人制住,连动都不能动,绝不会让它掉在这里。”

“这根乌木簪既然在床底下她的人刚才莫非也在床底下?—定是刚才我们到来的时候,被人藏在床底下的。”

“但床底下却只能藏一个人。”

“车上也只有一个人。”

“她们的人到哪里去了?”

萧十一郎恨恨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只要找到那小子,总能问得出来的。”

冰冰道:“我们只要找到那辆马车,就能找到那个人了。”

萧十一郎道:“我们现在就去找。”

他终于摔下了手里的包袱,忽然发现一个人在门口看得怔住。

牛掌柜刚走进来,正看着满地的鱼肉发怔,看得眼睛都直了。

萧十一郎只好朝他笑了笑,道:“我们都是很节俭的人,吃不完的菜,我们总是带着走的。”

牛掌柜也勉强笑了笑。

他本是带着伙计来收拾屋子,检点东西的,却想不到莫名其妙走了几个,又回来了两个。

萧十一郎也实在不愿再看见他脸上的表情,拉着冰冰就走。

牛掌柜忽然道:“两位是不是要把地上这些菜再包起来。送到对面去?”

萧十一郎的脚步立刻停下,冰冰也回过了头:“对面?对面是什么地方?”

“两位难道不知道?两位姑娘已搬到对面的跨院去了?”萧十一郎的眼睛亮了起来忽然拍了拍牛掌柜的肩,笑道:“你是个好人,我喜欢你,这些莱我都送给你带回去宵夜了,你千万别客气。”

牛掌柜看着地上一大堆烂泥般的莱,发了半天怔,满脸都是哭笑不得的表情,等他再抬起头的时候,人巳不见了。

一个伙计刚进来,准备收始屋子,牛掌桓忽然也拍了拍他的肩道:“这些莱都送给你带回去宵夜,你千万别客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