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35章 割鹿刀

作者:古龙

西面的跨院里却没有点灯。

没有灯,有人?

一株捂桐,孤零零地伫立在月光下,窗纸上零零落落地有几片梧桐的影子。

窗子是关着的,门也关着。

冰冰拉住了萧十一朗的手,悄悄道:“屋里这么黑,可能有埋伏”萧十一郎点点头。

冰冰道:“我们绝不能就这样冲进去。”

这次萧十一郎却没有听她的话,突然甩脱了她的手,冲过去,一举打开了门。

黑暗中突然有个人冲冷道:“站在那里莫要动否则我就宰了她。”

萧十一郎居然笑了笑,道:“你敢杀了她?难道你也想死?”

越危险的时候,他反而往往会笑,因为,他知道笑不但能使自己情绪稳定,也能使对方摸不清他的虚实。

黑暗中的人果然沉默了下来,他的笑果然给了达人一种说不出的压力。

可是他也没有再往前走,他并不想看着这人出手。

忽然间,灯光亮了。

一个人手里掌着灯,灯光就照在她验上。

一张甜笑而俏皮的脸,漆黑的头发,梳着根乌油油的大辫子,笑起来就像是春天的花朵。

风四娘就坐在她的身边,打扮得就像是个新娘子一样,但却木头人般坐在那里,动也不动。

心心本来是想带她走的,只可惜以不能解开她的穴道,也没法于背起她。

纵然能抱着她,也一定会被追上。

所以风四娘终于看见了萧十一郎,萧十一朗也终于看见了风四娘。

风四娘并没有老,看来甚至比两年前还年轻了些。

她的眼睛还是那么亮,此刻正在看着萧十一郎,眼睛带着种谁也说不出有多么复杂的表情。也不知是欢喜还是悲伤?是感动还是埋怨?

萧十一郎还在微笑着,看着她,喃喃道:“这个人为什么越来越年轻了?难道她其是女妖怪”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又变成了以前的那个萧十一郎了。

他身上这套干净笔挺、最少值八十两银子—套的衣服,现在又好像刚在泥里打过滚出来,脸上又露出了那种懒洋洋的、好像天塌下也不在乎的微笑。

风四娘全身的血似已忽然沸腾了起来,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扑在他怀里,又恨不得用力咬他一口,再给他个大耳光。

她每次看见他的时候心里都有这种感觉,这究竟是爱?还是恨?她自己水远也分不清。

心心的一双大眼睛,也盯在萧十一郎脸上,忽然叹了一口气,道:萧十—郎真不愧是萧十一郎,难怪有这么多人爱他又有这么多人恨他。”

萧十一郎刚才看了她一眼,只一眼就似已将她这个人从头到脚都看清楚了。

心心又叹道:“他的这双眼睛果然其要命,要看人的时候,就好像人家身上没穿衣服一样。”

萧十一郎也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还是个孩子,否则……”

心心故意挺起了胸,用眼角瞟着他,道:“否则你想怎么样?”萧十一郎忽然沉下了脸,冷冷道:“否则你现在早已死了三次。”

心心脸色变了变,又笑道:“只可惜你还没有走过来,风四娘也死了三次。”

萧十一郎冷笑道:“你也敢杀人?”

心心道,“我不敢。”她又笑了笑,接着道:“我也不敢吃肉,我怕胖,可是我每天都吃肉。”

萧十一郎道:“你杀过人?”

心心道:“杀的不多,到现在为止,一共还不到八十个。”

萧十一郎居然也笑了笑,道:“我喜欢杀过人的人。”

心觉得奇怪了:“你喜欢?”

萧十一郎道:“只有杀过人的人,才知道被人杀是件很苦的事。”

心心承认:“的确很苦,有些人临死的时候,连裤裆都会湿的。”

萧十一郎道:“所以你当然不想要我杀死你。”

心心笑道:“无论谁想杀我,我都会难受的,你也不例外。”

萧十一郎道:“所以我们不妨谈个交易”心心道,“什么交易?”

萧十一郎道:“你现在若要走,我也绝不拦你,你说不定可以太太平平地活到八十岁了。”

心心道:“这交易好像很公道。”

萧十一郎道:“公道极了。”

心心道:“可是我也想跟你谈个交易。”

萧十一郎道:“哦!”

心心道:“你现在若要走,我也绝不拦你,风四娘说不定就可以太太平乎地活到八十岁了。”萧十一郎大笑,道:“这交易好像也很公道。”

心心道:“公道极了。”

萧十一郎大笑着,好像还想再说什么,可是他的笑声却又突然停顿。

就在他笑声停顿的达一瞬间,窗外已有个人缓缓道:“无论你们谈什么交易,我都抽三成。”

说话的声音并不大。

因为他知道自己说话的声音无论多轻,别人都一定会注意听的。

只有那些对自己的力量毫无自信的人,说话才会大声穷hou,生怕别人听不见。

萧十一郎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又遇到了很难对付的人。

这个人看起来却并不伤很难对付的样子。

他看来并不太老,也并不太年轻,身上穿的衣服并不太华丽,也并不太寒酸,身材并不太胖,也并不太瘦,说话很温柔,态度也很和气。

他正是那种你无论在任何城市中,都随时可能看见的一个普通人。

一个很普通的生意人,有了一点点地位,也有了—点点钱,有个很贤慧的妻子,有三四个孩子,也许还有一两个婢妾,很可能是家小店铺助老板,也很可能是家大商号的掌柜。

他看来甚至比牡丹楼的吕掌柜以及这客栈的牛掌柜更像是个掌柜的。

他唯一不像生意人的地方,就是他走进这屋子来的地方。

开始说话的时候,他还在后面的一扇窗户外,但是这句话刚完,他整个人已从前面的门外走了进来。

他走得并不快,却也不慢,恰好走到萧十一郎身旁时,就停了下来。

他微笑着抱了抱拳,道:“我姓王,王万成。”

王万成,这也正是那种你随时都会听到、也随时都会忘记的普通名字。

萧十一郎并没有说“久仰”,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江湖中有这么样一个人。

王万成微笑着,又道:“各位想必都没有听说过江湖中有我这么样一个人。”

萧十一郎承认。

王万成道:“但我却已久仰各位了。”

萧十一朗道:“哦。”

王万成道:“各位都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人物,尤其是风四娘和萧十一郎。”

心心忽然道:“你既然知道他就是萧十一郎,他跟我谈交易,你还敢抽三成?”

王万成微笑道:“就算是天王老子在这里说交易,我也抽三成。”

他的声音还是很温柔,态度还是很和气,但这句话却已不像是生意人说的了。

心心眨着眼,道:“这是你的地盘?”

王万成道:“不是。”

心心道:“既然不是你的地盘,我们谈交易,你为什么要抽三成?”

王万成道:“不为什么,我就是要的三成。”

心心笑了,道:“我本来以为你是个很讲理的人,谁知道你简直比强盗还横。”

王万成道:“我不是强盗,强盗十成全要,我只抽三成。”

心心道:“你知道我们谈的交易是什么?”

王万成点点头,道:“是风四娘。”

心心道:“这种交易你也能油三成?”

王万成道:“我只要她—条大腿,半边胸脯,一双眼睛。”

心心笑道:“你把也当做什么了?一只鸡?”

王万成道:“若是一只鸡,我就要脖子,不要眼睛,鸡眼睛吃不得。”心心眼珠子转了转,忽然道:“好,我让你抽好了。”

王万成道:“我抽的本不多。”

心心道:“却不知你要地左腿,还是右腿?”

王万成道:“左右部行。”

心心道:“左腿的肉紧些,你若要左腿,我还可以奉送一双耳朵给你。”

王万成道:“多谢。”

心心道:“你有没有刀?”

王万成道:“没有。”

心心道:“萧十一郎有,你为什么不借他的刀一用?”

王万成居然真的向萧十一郎笑了笑,道:“我用过就还你。”

萧十一郎一直静静地听着,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这时才淡淡道:“无论谁要借我这把刀,都得要有抵押的。”

王万成道:“你要什么抵押?”

萧十一郎道:“我只要你一双手,半个脑袋。”

王万成声色不动,微笑道:“那也得用刀才割得下来。萧十一郎道:“我有刀。”

王万成道:“你为什么不来割?”

落十一郎道:“好。”

他的手已经握着刀柄。

就在这时,那牛掌柜忽然冲了进来,大声道:“这里是客栈,大爷们若要割人的脑袋,千万要换个地方。若是在这里杀了人,这地方还有谁敢来住?”

他冲过来,挡在萧十一郎面前,打恭作揖,差点就跪了下去:“求求大爷,你千万做做好事,千万不要在这里动刀。”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脖子后的衣领里已射出了三枚“低头紧背花装弩”,左右衣袖里,也各射出了二根袖箭,手腕接着一翻,左手三枝金钱镖,右手三块飞蝗石。

三五一十五件暗器,突然间已同时发出,击向萧十一郎上下十五处要穴。

两人距离还不到三尺,暗器的出手又狠又快,无论谁想避开这十五件暗器都难如登天。

所以,萧十一郎根本没有的避——也根本用不着闪避。

刀光一闪,三根花装弩,三枚金钱镖,三块飞蝗石,六根袖箭,竟都被他一刀削成了两半,雨点般落下。

刀光再一闪,已到了牛掌柜的咽喉。

牛掌柜的脸色已发绿。

只听—个人冷冷道:“我这把刀虽比不上割鹿刀,但要割掉一个人的脑袋,倒也很容易。”

这是吕掌柜的声音,牡丹楼的吕掌柜。

他的手里也有柄刀,刀已架在冰冰的咽喉上。

冰冰他人似已结成冰,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

再看那王万成,已经到了风四娘身后,微笑着道:“有些人不用刀也一样能够杀人的,我杀人就一向不用刀。”

萧十一郎的人似也结成了冰。

心心看着他,轻经地叹了口气,道:“看来这次你已输定萧十一郎道,”你呢?”

心心道:“我也输了,而且输得很服气。”

萧十一即道:“哦?”

心心叹道:“我已来了四五天,竟一直都没有看出这两位掌拒的全是高手,所以我输得口服心服,根本无话可说。”

王万成道:“现在的赢家是我们,只有赢家才有资格说话。”

萧十一郎道:“我在听。”

王万成道:“你想不想她们活着?”

萧十一郎道:“想。”

王万成道:“那么你先放了牛掌柜。”

萧十一部道:“行。”

一个字说出,他的刀已入鞘。

王万成道:“还有你的刀。”

萧十一郎道:“刀在。”

王万成道:“交给他带过来。”萧十一郎道:“行。”

他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解下了他的刀。

割鹿刀。

牛掌柜接过了刀,眼睛立刻亮了。

就是这柄刀,曾经今天下英雄共逐,刀上也不知染了多少英雄的血。

就是这柄刀,在江湖中也不知造成了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

现在这柄刀竟已到了他手里。

他紧紧握刀,全身都已因兴奋而发抖,他几乎不能相信是真的。

心心眼睛里也不禁露出羡慕之色,轻轻叹息,道:“若有人肯为我而舍弃割鹿刀,我就算要为他死,也是心甘情愿的了。”

王万成微笑着道:“想不到萧十一郎竟是个如此多情多义的人。”

他的眼睛也盯在刀上。

牛掌柜迟疑着,终于捧着刀,走了过去。

萧十一郎突然道:“等一等。”

牛掌柜没有等,他的身子已蹿起,但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伸过来,在他肘上轻轻一托。

他的人竟不由自主,凌空翻了个身,落下来时,手里的刀巳不见了。

刀又到了萧十一郎手里。

他随随便便地就将这柄刀送了出去,随随便便地又将这柄刀要了回来,竟好像将这种事当做了儿戏一样。

王万成皱眉道:“你舍不得了?”

萧十一郎笑了笑,道:“刀本不是我的,我为何舍不得?”

王万成道:“既然舍得,为何又夺回去?”

萧十—郎淡淡道:“我能送出去,就能夺回来,能夺回来。也能再送出去。”

王万成道:“很好。”

萧十一郎道:“只不过我想先问清楚—件事。”

王万成道:“你问。”

萧十一郎道:“据说近年来江湖中出了个很可怕的人,叫轩辕三成。”

王万成也在听着。

萧十一郎道:“无论黑白两道的交易,只要被他知道,他都要袖三成,若有人不肯答应,不出三日,就尸骨无存。”

王万成叹道:“好厉害的人。”

萧十一即道:“据说这人不但武功高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割鹿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