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36章 久别重逢

作者:古龙

秋夜,夜深。

风吹着梧桐,梧桐似也在叹息。

萧十一郎就站在梧桐下等着,轩辕三成终于慢慢地走了出来。

这个非常平凡的人,在别人眼中看来,忽然间似已变成了个非常不平凡的人。

因为他就是轩辕三成。

他先搬了张椅子出来,牛掌柜就扶着风四娘坐在椅子上。

风四娘眼睛里又充满了忧郁和关心。

她也曾恨过萧十一郎,她恨萧十一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恨他为什么会对冰冰如此温顺?为什么会对沈壁君如此无情?

但只要萧十一郎有了危险,她立刻就会变得比谁都忧郁关心。

花如玉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萧十一郎。大声叹息着,道:“萧十一郎呵萧十一郎!你这一战若是输了,风四娘会恨你一辈子,所以你是千万输不得的,只可惜你又偏偏输定了。”

星光照在轩辕三成脸上。

这张庸俗而平凡的脸上,也仿佛忽然变得很不平凡了。

尤其是他的眼睛她的眼睛镇定得就像是远山上的岩瓦萧十一郎看着他,谊:“是你先出手?还是我?”

轩辕三成道:“你。”

萧十一郎道:“我若不出手,你就等着?”

轩辕三成道:“我不想再重蹈欧阳兄弟的覆辙。”

萧十一郎谊:“你的确比他们沉得住气。”

轩辕三成道:“我本来还想用你对付他们的法子,说些话让你心乱的。”

萧十一郎道:“你为什么不说?”

轩辕三成笑了笑,道:“因为我要说的,花如玉都已替我说了。”他微笑着又道:“你当然也明白,他并不是真的关心你,他希望你的心乱,希望我赢。”

花如玉大笑,道:“我为什么希望你赢?”

轩辕三成道:“因为对付我比对付萧十一郎容易,我若赢了,你还有机会将风四娘和割鹿刀夺走,只可惜……”

花如玉道:“只可惜什么?”

轩辕三成道:“只可惜萧十一郎现在看来并不像心已乱了的样子,所以你最好快走。”

花如玉道:“为什么?”

轩辕三成道:“因为他若赢了,你只怕休想活着走出这院子。”

花如玉道:“他赢不了的。”

轩辕三成道:“那倒未必。”

花如玉道:“你没有把握?”

轩辕三成道:“有,只有三成。”

花如玉吃惊地看着他,忽然大声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

他没有说完这句话,因为就在这时,本要等着萧十一郎先出于的轩辕三成,竟已突然出手。

花如玉明白了什么?

明明知道一定要以静制动,才能避开萧十一郎三招的轩辕三成,为什么忽然又抢先出手?

轩辕三成本是个很温和平凡的人,但他这出手一击,却势如雷雷,猛不可挡,而且招式奇诡,变化莫测,一出手就已攻出了四招。

但他却忘记了一件事。

攻势凌厉的招式,防守就难免疏忽,招式的变化越奇诡繁复,就越难避免疏忽,招式的变化越奇诡繁复,就越难免露出空门破绽。

何况他用的只是一双空手,萧十一郎手里却有柄吹毛断发,无坚不摧的割鹿刀。

只有一刀,只有一招。

轩辕三成手扶着肩,肩倚着墙,喘息着道:“好,好快的刀。”

刀已入鞘。

萧十一郎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眼睛里也带着种惊讶之色。

轩辕三成苦笑道:“这一战我已输了,风四娘你好走吧。”

花如玉的脸色看来竟比这刚战败负伤的人更苍白,突又大声道:“你是故意输给他,我早已明白了,你骗不过我。”

轩核三成道:“我为什么要故意输给他?难道我有毛病?”

花如玉道:“因为你想要萧十一郎来对付我,因为你怕我对付你。”

轩辕三成道:“哦?”

花如玉道:“刚才你故意说那些话,去长萧十一郎的威风,故意抢先出手,为的就是要故意输给他,因为你知道他若输了,你反而会有麻烦上身。”

轩辕三成道:“难道我不想要风四娘?不想要割鹿刀?”

花如玉道:“你当然想要,但是你也知道,要了这两样东西之后,我们绝不会轻易放过你,何况,风四娘本就不是你的,你这一战虽然输了,却连一点损失也没有。”

轩辕三成忽然笑了笑,道:“不管怎样,我现在反正已输了。”

这一点实在没有人能否认。

轩辕三成道:“我已将风四娘交了出来,也已让你们见着了轩辕三成。”他看着萧十一郎,微笑着接道:“我说过的话都一定算数的。”

萧十一郎也只有承认。

轩辕三成道:“现在我既已认输了,又受了伤。你当然绝不会再难为我,就算你还有什么事要找找,也只好等我伤愈之后再说,我相信你绝不是个言而无信、会乘人之危的人。”

他长长地吐出口气,微笑着道:“所以现在你们已可扶我回去养伤了。”

你们就是牛掌柜和吕掌柜。

吕掌柜当然已醒了过来,所以他们就扶着轩辕三成回去养伤了。

花如玉只有看着他扬长而去。

他没有追,因为他知道萧十一郎绝不会让他走的。

萧十一郎一双发亮的眼睛正在盯着他。

花如玉忍不住叹了口气,苦笑道:“好厉害的轩辕三成,今日你放走了他,总有一天要后悔的。”

一个人战败之后,居然能令战胜他的人觉得后悔,这种人世上的确不多。

花如玉道:“我也看过他对付别人的手段。”

萧十一郎道:“哎。”

花如玉道:“他喜欢精美的瓷器,有—次宝庆的胡三爷在无意中找到了一只‘雨过天晴’胆瓶,是柴窑的精品,他要胡三爷让给他,胡二爷不肯,死也不肯。”

萧十一郎道:“所以胡三爷就死了。”

花如玉点点头,叹道:“胡三爷本是他的朋友,可是他为了这只胆瓶,竟将胡三爷的满门大小五十七口,全都杀得干干净净,而且都烧成了灰,他杀人不但一向斩草除根,而且连一根骨头都不留下来。”

萧十一朗道:“我也听人说过,轩辕杀人,尸骨无存。”

花如玉道:“除了精美的瓷器外,他还多欢有风韵的女人。”

萧十一郎道:“哦。”

花如玉道:“据我所知,风四娘就是他最喜欢的那种女人。”

萧十一郎道:“看来他的鉴赏力倒不差。”

花如玉道:“他想要的东西,不择一切手段,都要得到的。”

萧十一郎道:“哦。”

花如玉道:“他想要风四娘。”

萧十一郎道:“哦。”

花如玉道:“所以他迟早还是会来找你,你今日放过了他,等到那一天,他却绝不会放过你。”

萧十一郎道:“哦。”

花如玉道:“我若是你,我就一定会杀了他。”

萧十一郎突然冷冷道:“你若是我,是不是也一定会杀了花如玉?”

花如玉居然能不动声色,微笑道:“你不该杀花如玉。”

萧十一郎道:“为什么?”

花如玉道:“因为风四娘是你的好朋友,你总不该让你的好朋友做寡妇的。”

萧十—郎道:“我若杀了你,她就会做寡妇?”

他不懂。

花如玉又笑了笑,悠然道:“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她已嫁给了我?”

萧十一郎冷笑道:“世上的男人还没有死光,她为什么要嫁给个不男不女的人?”

他不信。

花如玉还是面不改色地微笑设:“我知道你不信,但这件事却半点也不假。”

萧十一郎道:“哦?”

花如玉道:“江湖中已有很多人知道这门亲事,你不信可以问她自己,她绝不会否认的。”

萧十一郎已开始相信。

像花如玉这样聪明的人,当然不会说这种随时都会被揭穿的谎话。

但他还是要问清楚。

所以他解开了风四娘的穴道,现在当然已没有人阻止她:“你真的已嫁给了这个人?”

风四娘还是没有动,只是盯着他,眼睛里的忧郁和关切,已变成了幽怨和愤怒。

——我为了你不知受了多少苦罪,吃了多少苦,人像粽子般塞在床下,又被人折磨成这样于,你却连问都不问,连一句关怀的话都没有。

——沈壁君为了你。更受尽折磨,现在连下落都不知道,你也问都不问,也连一句关怀的话都没有。

——我们两年不见,你第一句问我的,竟是这种废话。

——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心?你难道相信我会嫁给他?

风四娘咬着牙,勉强控制着自己,否则眼泪早已流下。

萧十一郎却又在问:“你难道真的已嫁给了这个人,为什么要嫁给他?”

风四娘瞪着他,还是没有开口。

——你若相信我,像我相信你一样,那么你就该想得到,我就算嫁给了他,也一定是情不得已。

——你本该同情我的遭遇,本该先替我出这口气。

——可是你什么部不说,却还是要问这种废话。

风四娘忽然伸出手,重重地给了他一耳光。

萧十一郎征住。

他实在想不到两年不见,风四娘第一件对他做的事,就是给他一耳光。

风四娘已跳起来,大声叫道:“我为什么不能嫁给他?我高兴嫁给谁,就嫁给谁,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根本管不着。”

萧十一郎又怔住了。

风四娘道:“我嫁给他,你难道不服气?你难道真的认为我一辈子也嫁不出去?”

萧十一郎只有苦笑。

风四娘道:“花如玉,你告诉他,我们……”

她的声音突然停顿,这时她才发现花如玉早巳乘机溜了。

花如玉本就是个绝不会错过任何机会的人。

风四娘又跳起来,一把揪住萧十一郎的衣襟,道:“你……你……你怎么让他走了?”

萧十一郎道:“我没有让他走,是他自己走的。”

风四娘道:“你为什么不抓住他?为什么不杀了他?”

萧十一郎道:“杀了他?他是你的丈夫,你要我杀了他?”

风四娘怒道:“谁说他是我的丈夫?”萧十一郎道:“你自己说的。”

风四娘叫起来,道:“我几时说的?”

游十一郎道:“刚才说的。”

风四娘道:“我只不过说,我高兴嫁给谁,就嫁给谁,只不过问你,我为什么不能嫁给他?并没有说他是我丈夫。”

萧十一郎道:“这两种说法难道还有什么分别?”

风四娘道:“当然有分别,而且分别很大。”

萧十一郎说不出话来,他实在分不出这其中的分别在哪里。

幸好他早就明白一件事。

风四娘若说这其中有分别,就是有分别,风四娘若说太阳是方的,太阳就是方的。

你若要跟她抬扛,简直就等于把自己的脑袋往杠子上撞。

风四娘瞪住他,道:“你为什么不说话了?”

萧十一郎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只不过闭住了嘴而已,并没有不说话。”

风四娘说道:“闭着嘴和不说话难道也有什么分别?”

萧十一郎道:“当然有分别,而且分别很大。”

风四娘狠狠瞪着他,自己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除了真正生气的时候外,她并不是个绝对完全不讲理的人。

她生气的时候也并不太多,只不过萧十一郎常常会碰上而已。

萧十一郎也在看着她,忽又笑道:“我刚才说了句话,不知道你听见了没有?”

风四娘道:“你说什么?”

萧十一郎道:“我说你非但一点也没有老,而且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了。”

风四娘忍不住笑道:“我没有听见,我只听见你说我是个女妖怪。”

萧十一郎道:“我们两年不见,一见面你就给了我一个大耳光,另外还加上一脚,我说了你五句好话,你一句也听不见,只骂了你一句,就听得清清楚楚。”他又叹了口气,苦笑道:“风四娘,风四娘,看来你真是一点也没有变。”

风四娘忽然沉下了脸,道:“可是你却变了。”

萧十—郎道:“哦?”

风四娘道:“你本来虽然已是个混蛋,却还是不太混蛋的混蛋。”

萧十一郎道:“现在呢?”

风四娘道:“现在你简直是混蛋加八级。”

她的火气又来了,大声道:“我问你,你为什么要逼着谢天石挖出眼珠子来?为什么又逼着欧阳兄弟挖出眼珠子来?”

萧十一郎叹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替他们抱不平的。”

风四娘道:“我当然要替他们不平,你自己也说过,男人长眼睛,本就为了看漂亮女人,女人长得漂亮,本就是应该给人看的。”

萧十一郎承认,他的确说过这句话。

风四娘用眼角横了冰冰一眼,冷笑道:“为什么她就偏偏看不得?为什么别人多看她两眼,就得挖出自己的眼珠子来呢?”

萧十一郎道:“那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风四娘道:“借口?”

萧十—郎说:“就算他们不看她,我还是要逼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久别重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