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37章 嫡亲兄妹

作者:古龙

冰冰竟是逍遥侯的妹妹。

风四娘征住:“嫡亲的妹妹?”

冰冰道:“嫡亲的妹妹。”

风四娘道:“你怎么会在那绝崖下的?”冰冰的表情更痛苦,黯然道:“是我嫡亲的哥哥,把我推下去的。”

风四娘又征住。

她已发现这其中必定又有个秘密,一个悲伤而可怕的秘密。

她不想再问,她不愿伤人的心。

可是冰冰却在问她:“你一定在奇怪,他为什么要推我下去?”

风四娘点头,于是冰冰就说出了她那段悲惨而可怕的秘密。

“我是他最小的妹妹,我生下来时,他已成人,自从我一生下来,他就在恨我。”

“因为我的哥哥姐姐们,都是畸形的侏儒,而且除了他之外,都已夭折。”

“但我却是个正常的人,所以他恨我、嫉妒我,这种感情。你们想必能理解的。”

“幸好那时我母亲还没死,所以我总算活了下来。”

“我母亲死时,也再三嘱咐他,要他好好地待我,我母亲还告诉他,他若敢伤害我,那么她老人家在九泉之下也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他心里虽然恨我,总算还没有亏待我,因为他什么都不怕,但却很怕鬼,他始终相信人死了之后,还有鬼魂的。”

“这也是个秘密,除了我之外,只怕也没有别人知道。”

——常做亏心事的人,总是怕鬼的,这道理风四娘也明白。

冰冰喝了杯酒,情绪才稳定下来,接着又说下去;“他供养我衣食无缺,但是却从不许我过问他的事,我是他的妹妹,当然也不敢去问。”

“我只知道近年来每到端午前后,总会有很多人来找他。”

“这些人每个都是蒙着脸来的,行踪很神秘,他们看见我也并不在意,说不定以为我也是哥哥的姬妄之一。”

“因为我哥从不愿别人知道,他有我这么样一个妹妹。”

——所以风四娘也不知道。

冰冰接着道:“他当然不会告诉我这些人是谁,也不会告诉我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可是我见得多了,已隐约猜到,他们必定是在进行一个很大的阴谋,这些蒙着脸来找他的人,必定就是他已收买了的党羽。”

“我知道他一向有一种野心,想控制江湖中所有的人。”

“但我总认为那只不过是种可笑的幻想,世上绝没有任何人,能真地控制江湖的,以前的那些武林盟主,也只不过是徒拥虚名而已。”

“可是他自己却很认真,而且还好像已有了个特别的法子,所以那些蒙着脸来参加秘密集会的人,也一年比一年多。”

“两年前的端午时,来的人更多,他的神情也显得特别兴奋,我在无意间听见他在喃喃自语,说是天下英雄,已有一半人入了他的谷中。”

“到了晚上,所有的人全都在后山的一个秘密洞穴中集会。”

“这也是他们的惯例,每年他们进去之后。都要在那山洞里逗留两三天。”

“他们也是人,当然也要饮食,所以每天都得有人送食物和酒进去,这差事一向是由几个又聋又瞎的人负责的。”

“那年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心,想进去看看,被他收买了的究竟是些什么人?”

“于是我就乘他们送东西进去时,也穿上他们同样的衣服,混在他们中问。”

“我也学过一点易容术,自以为扮得很像了。”

“谁知他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可是我也总算看见了那些人的真面目,因为他们一进了山洞,就将蒙在脸上的黑巾取下,我虽然只匆匆看了一遍,却已将他们大多数人的面貌都记了下来,我从小就有这种本事。”

——逍遥侯自己,也是个过目不忘的绝顶聪明人。

冰冰又道:“我以为他发现了我之后,一定会大发脾气,谁知道他居然什么话都没有说,而且第二天居然还约我到后山去,说是带我去逛逛。”

“我当然很高兴,因为我始终都希望他能像别人的哥哥一样对待我。”“所以我还特别打扮得漂亮些,跟着他一起到了后山,也就是那杀人崖。”“到了那里,他就变了脸,说我知道的秘密太多了,说我太多事。”我以为他最多只不过骂我一顿而已,因为他们的秘密,我还是一点也不知道,就算记下了一些人的容貌,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他后来告诉我,那些人全是武林极有身份的人,不是威镇一方的大侠,就是名门大派的掌门,也绝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些人己成了他的党羽,绝不能让任何人坏了他的大事。”

“我答应他,绝不将这件事告诉别人,可是他……他却乘我不留意时,将我推了下去,下面就是万丈深渊,无论谁掉下去,都一定会粉身碎骨的,我做梦也想不到我嫡亲的哥哥,会对我下这种毒手。”

说到这里,冰冰的眼圈己红了,眼泪已慢慢流下面颊。

风四娘也不禁叹息,说道:“可是你并没有死。”

冰冰道:“那只因为我的运气实在好。”

“那天我特别打扮过,穿的是件刚做好的大裙子,是用一种刚上市的织绵缎做的,质料特别结实,裙子又做得特别大。”

“我掉下来的时候,裙子居然兜住了风,所以我下坠时就慢了很多,所以我才有机会抓住了峭壁上的一棵小树。”

“那棵树虽然也承受不住我的下坠之力,虽然也断了。可是我总算有了喘口气的机会,而且经过这一挡,我落得当然更慢。”

“峭壁上当然也不止那一棵树,所以我又抓住了另外一棵。”

“这次我的下坠之力已小了很多,那棵树居然托住了我。”

“但那时我已差不多落到谷底了,下面是一片荒地和沼泽,除了一些荆棘杂树和被他推下去的死人白骨外,什么也没有,无论谁也休想在那种地方活下去。”

“山谷四周,都是刀削般的峭壁,石缝中虽然也长着些树木葛藤,但就算是猿猴,想从下面爬上来,也难如登天。”

“幸好那些被他击落的死人身上,还带着兵器,我就用他们的兵器,在峭壁上挖出一个洞来,作为我的落脚之处。”

“可是,那地方的石壁比铁还硬,我每天最多也只不过能挖出二三十个洞来,而且到后来挖得越来越少。”

“因为每天晚上,我还是要爬到谷底去歇夜,第二天早上再爬上去挖,越到后来,上上下下花的时间就越来越多。”

“何况谷底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我每天只能吃一点树皮革叶,喝一点沼泽里的泥水,所以到了后来,我的力气也越来越弱了。”

“这样子挖了两个多月,我只不过才能到达山腰,眼见着再也没法子支持下去了,谁知就在这时,我听见了他在上面的说话的声音。”

“那时我正在山腰上,所以才能听见他的声音,我希望他还能念一点兄妹之情,把我救上去。”

“我就用尽全身力气,喊他的名字……”

后来的事,不用她再说,风四娘也可以想到了。

逍遥侯当然做梦也想不到她还活着,所以听见她的呼声,才会认为是冤魂索命。

等他掉下去后,萧十一郎当然忍不住要看看究竟是谁在呼唤,看到峭壁上有个人后,当然就会想法将她救上来。

萧十一郎黯然道:“我救她上来的时候,她实在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我甚至连她究竟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看不出。”

冰冰咬着嘴chún,还是忍不住机凛凛地打了寒噤。

那两个多月怎么过的,现在她简直连想都不敢去想。

萧十一郎道:“那时我只知道一件事,我这条命,是被她救回来的,所以我无论如何。也得想法子让她活下去。”

那时她实在已是九死一生,奄奄一息,要让她活下去,当然不是件容易事。

甭十一郎道:“为了要救她的命,我一定要先找到个大夫,所以我并没有从原路退回,就在山后抄小路下了山。”

风四娘叹道:“所以沈壁君沿着那条路找你时,才没有找到你。”

这难道就是命运?

命运的安排,为什么总是如此奇怪?又如此残酷?

冰冰忍住了泪,嫣然一笑,道:“无论如何,我现在总算活着,你也没有死。”

萧十一郎看着她,眼睛里又露出了那种怜悯悲伤的表情,勉强笑道,“好人才不长命,像我这种人,想死也死不了。”

冰冰柔声道:“好人若真的不长命,你只怕就早已死了,我这—生中,从来也没有看见过—个比你更好的人。”

风四娘终于承认:“这么样看来,他的确还不算太坏。”

冰冰道:“那位点苍的掌门谢天石,就是那天我在山洞里看见的那些人中的一个。”

风四娘皱眉道:“难道他早己被逍遥侯收买了?”

冰冰点点头,道:“我保证我绝不会认错的。”

风四娘道:“伯仲双侠欧阳兄弟,也都是逍遥侯的党羽?”

冰冰又点点头,道:“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那天我在那山洞里看见的人,竟真的全都是别人心目中了不起的大侠客,大好人。”

风四娘叹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要分辨一个人的善恶,看来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

冰冰道:“现在我哥哥虽已死了,可是这个秘密的组织并没有瓦解。”

风四娘道:“哦?”

冰冰道:“因为后来我们在一个垂死的人嘴里,又听到了个消息。”

风四娘道:“什么消息t”冰冰道:“我哥哥死了后,又有个人出来接替了他的地位。”

风四娘道:“这个人是谁2”冰冰道:“不知道。”

风四娘道:“问不出来?”

冰冰道:“就连他们自己,好像也不太清楚这个人的身份来历。”

凤四娘道:“他们既然全都是极有地位的人,为什么会甘心服从这个人的命令?”

冰冰道:“因为这个人非但武功深不可测,而且还抓住了他们的把柄。”

风四娘道:“什么把柄?”

冰冰道:“他们的把柄本来只有我哥哥一个人知道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落人这个人手里?”

风四娘道:“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冰冰道:“绝不知道。”

风四娘道:“难道这个人也跟逍遥侯有极深的关系?难道逍遥侯生前就已将这秘密告诉了他?”

这些问题当然没有人能回答。

冰冰道:“我只知道我哥哥要进行的那件阴谋,现在还是在继续进行,那个人显然也跟我哥哥一样,显然也想控制江湖,像神一样主宰别人的命运。”

风四娘道:“所以你只要看见那天你在那山洞里看见过的人,你就要萧十一郎挖出他的眼睛来?”

冰冰点点头,道:“因为我知道那些人全都该死,他们若是全都死了,别人才能过太平日予。”

风四娘看着萧十一郎,道:“所以你说你本该杀了他们的。”

萧十一郎叹了口气,道:“现在你总算明白了。”

风四娘道:“但别人却不明白,所以别人都认为你己变成了个杀人不眨眼的恶贼。”

萧十一郎淡淡道:“大盗萧十—郎,本来就是个恶贼,这本是江湖中人人都知道的。”

风四娘道:“你为什么不当众揭穿他们的秘密,让大家都知道他们本就该死?”

萧十一郎道:“因为他们是大侠,我却是大盗,大盗说出来的话,又有谁会相信?”他又笑了笑,慢慢地接着道:“何况,我这一生中做的事,本就不要别人了解,更不要人同情,萧十一郎岂非本就是个我行我素、不顾一切的人。”

他虽然在笑,却笑得说不出的凄凉。

风四娘看着他,就好像又看见了一匹狼,一匹孤独、寂寞、寒冷、饥饿的狼,在冰天雪地里,为了自己的生命在独自挣扎。

但世上却没有一个人会伸出手扶他一把,每个人都只想踢他一脚,踢死他。

风四娘每次看见他这种表情,心里都好像有根针在刺着。

萧十一郎并没有变,萧十一朗还是萧十一朗。

狼和羊一样,一样是生命,一样有权生存,也一样有权为了自己的生存挣扎奋斗。

狼虽然没有羊温顺,但对自己的伴侣,却远比羊更忠实。

甚至比人更忠实。

可是天地虽大,为什么偏偏不能给它们一个容身之处。

风四娘喝下杯苦酒,仿佛又听见了萧十一朗那凄凉而悲锵的歌声。

她放下酒杯,忽然道:“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总是喜欢哼的那首牧歌?”

萧十一郎当然记得。

风四娘道:“直到我懂得它其中的意思后,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它。”

萧十一郎道:“哦?”

风四娘说道:“因为你自己觉得自己就好像一匹狼,因为你觉得世上没有人能比你更了解狼的寂寞和孤独。”

甭十一郎没有开口。

他正在喝酒,苦酒。

风四娘忽然笑了笑,道:“你现在就算还是只狼,也不是只普通的狼了。”

萧十一郎勉强笑了笑,道:“我现在是只什么样的狼?”

风四娘道:“百万富狼。”

萧十一郎大笑;“百万富狼?”

他觉得这名字实在滑稽。

风四娘没有笑,道:“百万富狠和别的狼也许有一点最大的不同。”

萧十一朗忍不住问:“什么不同?”

风四娘冷冷道:“百万富狼对自己的伴侣,并不忠实。”

萧十一郎也不笑了。

他当然已明白风四娘的意思。

冰冰忽然站起来,笑道:“我很少喝酒,现在我的头已在发晕。”她笑碍仿佛有些勉强:“你们是好朋友,一定有很多话要聊的。我先回去好不好?”

风四娘道:“好。”

她一向不是个虚伪的人,她的确希望能跟萧十一郎单独聊聊。

萧十一郎也只有点点头。

看着冰冰一个人走出去,走人黑暗中,他眼睛里又露出种说不出的关切怜悯之意。

风四娘冷冷道:“你用不着替她担心,逍遥侯的妹妹,一定能照顾自己的。”

冰冰当然能照顾自己。

一个人若是在杀人崖下的万丈绝谷中还能生存下来,那么,无论在什么地方,她都一定能照顾自己的。

何况,他们在这城里也有座很豪华的宅邸。

可是,出不知为了什么,萧十一郎却还是显得有点不放心。

风四娘盯着他,板着脸道,“她救了你,你当然要报答,却也不必做得太过份。”

萧十一郎苦笑道:“我做得太过份?”

风四娘道:“至少你不必为了她的一句话,就硬要将别人耳环摘下来。”

萧十一朗叹道:“看来那实在好像做得有点太过份,可是我这么样对她,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风四娘道:“有什么原因?”

萧十一郎想说出来,又忍住,他好像并不是不愿说。而是不忍说。

风四娘道:“无论你是为了什么,至少也不该因为她而忘了沈壁君。”

一提起沈壁君这名字,萧十一朗的心又像是在被针刺着:“我……我并没有忘记她。”

风四娘说道:“可是你直到现在,还没有问起过她。”

萧十—郎紧握着空杯,脸色已痛苦而苍白,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有些话,我本不愿说的。”

风四娘道:“在我面前,你还有什么活不能说?”

萧十一郎道:“没有,在你面前,我没有什么话不能说的,所以我才要再问你,我做了什么事对不起她,她……为什么要那样子对我?”

风四娘道:“她怎么样对你了?”

萧十一郎冷笑道:“你难道还不知道,你难道没有看见?在那牡丹楼上,她是怎么样对我的?她简直就好像把我看成了一条毒蛇。”

“波”的一声,酒杯已被他捏碎了,酒杯的碎片,刺入他肉里,割得他满手都是血。可是他却似一点也不觉得疼。因为他心里的痛苦更强烈。就算砍下他一只手来,也不会令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