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41章 无垢山庄的变化

作者:古龙

已经有两年,也许还不止两年,沈壁君从未睡得如此香甜过。

车子在颠簸摇荡,她睡得就像是个婴儿。摇篮中的婴儿,这使得她在醒来时,几乎已忘记了所有的悲伤、痛苦和不幸。

安适的睡眠,对一个生活在困苦悲伤中的人来说,本就是一剂良葯。

她醒来时,秋日辉煌的阳光,正照在车窗上、赶车的人正在前面摇动着马鞭,轻轻地哼着一首轻松的小调,就连那单调尖锐的鞭声,都仿佛带着种令人愉快的节奏。对这个人,她心里实在觉得很感激、她永远也想不到,这个冷酷呆板、面目可憎的人,竟会有那么样一颗善良伟大的心,竟会冒着那么大的危险,救出了她,而且绝没有任何目的,也不要任何代价。

“我是个没有用的人,但我却有三个孩子,我救你,就算为了他们,我活了一辈子,至少也得做一件能让他们为我觉得骄傲的事。”

沈壁君了解这种感情。

她自己虽然没有孩子,但她却能了解父母对子女的感情。

无论他的人是多么平凡卑贱,但这种感情却是崇高伟大的。

那些自命大贵不凡的英雄豪杰,却反而往往会忽略了这种感情的价值。

于是她立刻又想起了萧十一郎。

萧十一郎也曾救过她,而且也是没有目的,不求代价的。

那时的萧十一郎,是个多么纯真、多么可爱的年轻人?

但现在呢?

她的心又碎了。

一个人为什么会忽然变得那么可怕?难道金钱真有能改变一切的魔力?

马车骤然停下。

沈壁君刚坐起来,就听见了外面的敲门声。

白老三拉开了车门:“算来你也该醒了,我己赶了一天一夜的路。”

他看来果然显得很疲倦,这段路本就是艰苦而漫长的。

逃亡的路,永远是艰苦漫长的,沈壁君心里更感激:“谢谢你。”

除了这三个字外,她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话可说的。

白老三看了她两眼,又垂下头,显得有些迟疑,却终于还是抬起头来说:“我还要赶回去照顾孩子,我只能送你到这里。”

沈登君忍不住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白老三平凡丑陋的脸上,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冷漠的眼睛里,却仿佛带着种温柔的笑意,道:“我知道这地方你一定来过的,你为什么不自己下来看看?”

沈壁君拢了拢头发,走下去,站在阳光下。

阳光如此温暖,她整个人却似已突然冰冷僵硬。

山林中,阳光下,有一片辉煌雄伟的庄院,看来就像是神话中的宫殿一样。

这地方她当然来过。

这地方本就是她的家——这世上最令人羡慕的一个家,无垢山庄。

无垢山庄中的无垢侠侣。

武林中最受人尊敬的少年侠客,我是江湖中最美丽的女人。

他们本来已正是一对最令人羡慕的夫妻。

可是现在呢?

她不由自主又想起了以前那一连串辉煌的岁月,在那些日子里,她的生活有时虽然寂寞,却是从容、高贵、受人尊敬的。

连城壁虽然并不是个理想的丈夫,可是他的行为,他对她的体贴和尊敬,也绝没有丝毫可以被人议论的地方。

她也许并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但他却从未忘记过她,从未想到要抛弃过她何况,他毕竟是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

可是她却抛弃了他,抛弃了所有的一切,只因为一个人萧十一郎!

他对她的感情,就像是历史一样,将她的尊严和自私全都燃烧了起来,烧成了灰尽。

为了他,她已抛弃了一切,牺牲了一切。

这是不是真的值得?

美丽而强烈的感情,是不是真的永远都难以持久?

沈壁君的泪已流下。

她又抬起手,轻拢头发,慢慢用衣袖拭去了面上的泪痕:“今天的风好大。”

风并不大,可是她心里却吹起了狂风,使得她的感情,忽然又像海浪般澎湃汹涌。

无论如何,往事都已过去,无论她做的是对是错,也都是她自己心甘情愿的。

她并不后悔,也无怨尤。

生命中最痛苦和最甜蜜的感情,她毕竟都已尝过。

白老三站在她身后,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正在叹息着,喃喃道:“无垢山庄果然不愧是无垢山庄,我赶了几十年车,走过几千几万里路,却从来也没有到过这么好的地方。”

“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沈壁君忍住了泪。

——只不过这地方己不再是属于我的了,我已和这里完全没有关系。

——我已不再是这里的女主人,也没有脸再回到这里来。

这些话,她当然不会对白老三说。

她已不能再麻烦别人,更不能再成为别人的包袱。

她知道从今以后,已必需要一个人活下去,绝不能再依靠任何人。

她已下了决心。

泪痕已干了。

沈壁君回过头,脸上甚至已露出了微笑:“谢谢你送我到这里来,谢谢你救了我……”

白老三脸上又露出了那种奇怪的表情:“我说过,你用不着谢我。”

沈壁君道:“可是你对我的恩情,我总有一天会报答的。”

白老三道:“也用不着,我救你,本就不是为了要你报答的。”

看着他丑陋的脸,沈壁君心里忽然一阵激动,几乎忍不住想要跪下来,跪下来拥抱住他,让他知道心里有多少感激。

可是她不能这么样做,她一直是个淑女,以前是的,以后一定还是。

除了对萧十一郎外,她从未对任何人做过一点逾越规矩的事。

所以她只能笑笑,柔声道:“回去替我问候你的三个孩子,我相信他们以后都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人,因为他们有个好榜样。”

白老三看着她,骤然扭转过身,大步走回马车。

他似已不敢再接触她的目光。

他毕竟也是个人,也会有感觉到惭愧内疚的时候。

他跳上马车,提缰挥鞭,忽又大声道:“好好照顾你自己,提防着别人,这年头世上的坏人远比好人多得多……”

马车巳远去。

滚滚的车轮,在阳光下扬起了满天灰尘。

沈壁君痴痴地看着灰尘扬起,落下,消失……

她心里忽然涌起种说不出的恐惧,一种连自己都无法解释的恐惧。

那并不是完全因为寂寞,而是一种比寂寞更深邃强烈的孤独、无助和绝望。

她忽然发现自己这一生中,永远是在依靠着别人的。

开始时她依靠父母,出嫁后她依靠丈夫,然后她又再依靠萧十一郎。

这两年来,她虽然没有见过萧十一郎,可是她的心却还是一直在依靠着他。

她心里的感情,至少还有个寄托。

她至少还有希望。

何况,这两年来,始终还是有人在照顾着她的,一个真正的淑女,本就不该太坚强,太独立,本就天生应该受人照顾的。

但现在她却已忽然变得完全无依无靠,就连她的感情,都已完全没有寄托。

——萧十一郎已死了。

——连城壁也已死了。

在她心里,这些人都已死了,因为她自己的心也已死了。

一个心已死了的人,要怎样才能在这冷酷的世间活下去?

她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她已完全孤独,无助、绝望。

没有人能了解她此刻的心情,甚至没有人能想像。

阳光如此辉煌,生命如此灿烂,但她却已开始想到死。

只不过,耍死也不能死在这里,让连城壁出来收她的尸。

——现在是不是还坐在这无垢山庄中那间他最喜欢的书房里,一个人在沉思。

——他会在想什么?会不会想到他那个不贞的妻子?

——他现在是不是也已有了别的女人?就像萧十一郎一样,有了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男人总是不甘寂寞的,男人绝不会为了任何一个女人,誓守终生。

沈壁君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连城壁的事,她本就已无权过问,他纵然有了几千几百个女人,也是应该的。

奇怪的是,这两年来,她竟也始终没有听见过他的消息。

名声和地位,本是他这一生中看得最重的事,甚至看得比妻子还重。

这两年来,江湖中为什么也忽然听不见他的消息了?难道他也会消沉下去?

沈壁君不愿再想,却不能不想、一一谁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和思想,这本就是人类最大的悲哀之—。

她一定要赶快离开这里,这地方的一草一木,都会带给她太多回忆,可是就在她想走的时候,她已看见两个青衣人,从那扇古老而宽阔的大门里走了出来。

她只有闪身到树后,她不愿让这里任何人知道她又回来了。

这里每个人都认得她,也许每个人都在奇怪,他们的女主人为什么一去就没有了消息?

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个人已嘻嘻哈哈,又说又笑地走入了这片树林。

看他们的装束打扮,本该是无垢山庄里的家丁,只不过连庄主手下的家丁,绝没有一个敢在庄门前如此放肆。

他们的脸,也是完全陌生的。

这两年来的变化实在太大,每个人都似已变了,每件事也都已变了。

连城壁呢?

沈壁君本来认为他就像是山庄后那块古老的岩石一样,是永远出不会变的。

笑声更近,两个人勾肩搭背走过来,一个人黝黑的脸,年纪己不小,另一人却是个又白又嫩、长得像大姑娘般的小伙子。

他们也看见了沈壁君,因力她已不再躲避他们。

他们呆呆地看着她,服珠子都像是己凸了出来,无论谁忽然看见沈壁君这样的美人,都难免会有这种表情的,但无垢山庄中的家丁,却应该是例外。

无垢山庄中本不该有这种放肆无理的人。

那年纪较大的黑脸汉子,忽然咧嘴一笑。道:“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是不是来找人的?是不是想来找我们?”,沈壁君勉强抑制着自己的愤怒,以前她绝不会允许这种人留在无垢山庄的,可是现在她已无权再过问这里的事。

她垂下头,想走开。

他们却还不肯放过她:“我叫老黑,他叫小白,我们正想打酒去,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留下来陪我们喝两杯。”

沈壁君沉下了脸,冷冷道:“你们的连庄主难道从来也没有告诉过你们这里的规矩。”

老黑道:“什么连庄主,什么规矩?”

小白笑道:“她说的想必是以前那个连庄主,连城壁。”

“以前的那个庄主?”沈壁君的心也在往下沉:“难道他现在已不是这里的庄主?”

老黑道:“他早就不是了。”小白道:“一年多以前,他就己将这地方卖给了别人。”

沈壁君的心似已沉到了脚底。

无垢山庄本是连家的祖业,就和连家的姓氏一样,本是连城壁—生中最珍惜、最自豪的。

为了保持连家悠久而光荣的历史,他已尽了他每一分力量。

他怎么会将家传的祖业卖给别人,沈壁君握紧了双手:“绝不会的,他绝不会做这种事。”

老黑笑道:“我也听说过,这位连公子本不是个卖房子卖地的败家子,可是每个人都会变的。”

小白道:“听说他是为了个女人变的,变成了个酒鬼,外加赌鬼,几乎连裤子都输了,还欠下一屁股债,所以才不得不把这地方卖给别人。”

沈壁君的心已碎了,整个人都已崩溃,几乎已无法再支持下去。

她从未想到过自己会真的毁了连城壁。

她毁了别人,也毁了自己。

老黑笑了笑道:“现在我们的庄主姓萧,这位萧庄主才真是了不起的人,就算一万个女人,也休想毁了他。”

“姓萧,现在的庄主姓萧?”

沈壁君突然大声问:“他叫什么名字!”

老黑挺起了胸,傲然道:“萧十一郎,就是那个最有钱,最……”

沈壁君并没有听见他下面说的是什么,她忽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她的人已倒下。

这庄院也很大,很宏伟。

风四娘看着屋角的飞檐,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像这样的房子,你还有多少?”

萧十一郎淡淡道:“并不太多了,只不过比这地方更大的,却还有不少。”

风四娘咬着嘴chún,道:“我若是冰冰,我一定会找个最大的地方躲起来。”

萧十一朗道:“很可能。”

风四娘道:“你最大的一栋房子在哪里?”萧十一郎道:“就在附近。”

风四娘眼珠子转了转,试探着道:“无垢山庄好像也在附近。”

萧十一郎目中又露出痛苦之色,缓缓道:“无垢山庄现在也已是我的。”

花厅里的布置,还是和以前一样,几上的那个花瓶,还是开封张二爷送给他的贺札、门外的梧桐,屋角的斜柳,也还是和以前一样,安然无恙。

可是人呢?

沈壁君的泪又流满面颊。

她实在不愿再回到这里来,怎奈她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又回到这地方。

斜阳正照在屋角一张很宽大的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无垢山庄的变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