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46章 神秘天宗

作者:古龙

泪已干了。

风四娘忽然跳起来,冲出去,“我们走。”

“去哪里?”

“去找金凤凰算帐去。”他们没有找到金凤凰,也没有找到沈壁君,却见到了周至刚和连城壁。”内人病了,病得很重,两个月里,恐怕都不能出来见客。”

周至刚的态度傲慢而冷淡。

多年前他也曾是风四娘的裙下之臣,可是现在却似已根本忘记了她。

对霍英和杜吟,他显得更轻蔑憎恶。

他也并不想掩饰这点。

连城壁就比较温和得多了,他一向是个温良如玉的谆谆君子。

他显然已仔细修饰过。

沈壁君一回到他身边,他就已恢复了昔日的丰来。

现在他看来虽然还有些苍白憔悴,可是眼睛已亮了,而且充满了自信。

新留起来的短须,使得他看来更成熟稳定。

一个女人对男人的影响,真的有这么大?但风四娘却知道他本来并不是个会被女人改变的男人。

“沈壁君呢?”风四娘又问道:“她是不是已回来了?”

“是的。”

“难道她也病了?也不能出来见人?”

“她没有病,但却很疲倦。”

连城壁的态度还是那么温和,甚至还带首微笑。

“我现在也不能去见她?”

“不能。”

“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她?”

“你最好不要等。”

“为什么。”

连城壁的笑容中带着歉意:“因为她说过,她已不愿再见你。”

风四娘并没有失望,也没有生气,这答复本就在她意料之中。

她眼珠子转了转,忽然又问道:“你们是几时回未的?”

连城壁道,“回来得很早。”

风四娘道:“很早?有多早?”

连城壁道:“天黑之前,我们就回来了。”

风四娘道:“回来后你们就一直在这里等?”

连城壁点点头。

风四娘道:“你发觉她又走了,难道一点也不着急?”

连城壁笑了笑,淡淡道:“我知道她这次一定很炔就会回来的。”

风四娘冷笑道:“你怎么会知道?是不是因为你又算准了,我们只能找到一屋子死人?”

连城壁显得很惊讶,道,“一屋子死人?在哪里?”

风四娘道:“你真的不知道?”

连城壁摇摇头。

风四娘道:“他们不是死在你手里的?”

连城壁闭上了嘴。

他拒绝回答这问题,因为这种问题他根本不必回答。

凤四娘却还不死心,又问道:“你们白天到哪里去了?”

周至刚忽然冷笑,道:“你几时变成了个问案的公差?”

风四娘冷冷道:“不是公差也可以问这件案子。”

周至刚道:“什么案子?”

风四娘道:“杀人的案子。”

周至刚道:“谁杀了人?杀了些什么人?”

风四娘道:“被杀的是鱼吃人,厉青峰,人上人,和轩辕兄弟。”

周至则也不禁动容,道:“能同时杀了这些人,倒也不容易。”

凤四娘道:“很不容易。”

周至刚道:“你难道怀疑我们是凶手?”

风四娘道:“难道不是?”

周至刚冷冷道:“我们若真是凶手,你现在也已死在这里。”

风四娘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若真是凶手,为什么不把她也一起杀了灭口。

——他们既然已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又何妨再多杀一连城壁忽然笑了笑,道:“其实你若肯多想想,自己也会明白我们绝不是凶手的。”

风四娘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连城壁道:“因为我根本没有要杀他们的理由。”

谁也不会无缘无故杀人的,杀人当然要有动机和理由。

连城壁道:“我知道一直认为我想对付萧十一郎,一直认为我跟他有仇恨。”

凤四娘承认。

连城壁道:“据说他们也都是萧十一郎的对头,我本该和他们同仇敌汽,联合起来对付萧十一郎的,为什么反而杀了他们?”

风四娘更无活可说。

他们若真是联合了起来,今夜死在八仙船的,就应该是萧十一郎。

她忽然发觉这件事远比她想象中还要诡秘、复杂、离奇得多。

连城壁微笑道:“看来你也累了,好好地去睡一觉,等明天清醒时,也许你就会想通究竟谁才是真的凶手了。”

鱼吃人他们都是萧十一郎的时头,他们活着,对萧十一郎是件很不利的事。

所以唯一有理由杀他们的人,就是萧十一郎。

这道理根本连想都不必想,无论谁都会明白的。

只有风四娘不明白,所以她要想。

她越想越不明自,所以他睡不着。

天早已亮了。

桌上堆满了装酒的锡筒,大多数都已是空的。

现在本不是喝酒的时候,更不是卖酒的时候,这酒铺肯开门让他们进来喝酒,只因风四娘一定要喝。

“你不肯开门让我们进去,我们就放火烧了你的房子。”

风四娘显然并没有给这酒铺掌柜很多选择。

她一向不会给别人有很多选择,尤其是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

现在她心情非但很不好,而且很疲倦。

可是她睡不着,所以霍英和杜吟也只有坐在这里陪着她。

喝酒本是件很愉快的事,可惜他们现在却连一点愉快的感觉都没有。

霍英已经在不停的打哈欠。

风四娘板着脸,冷冷道:“你用不着打哈欠,你随时都可以走的,我并没有要你陪着我。”

霍英笑道,“我并没有说要走,我什么话都没有说。”

风四娘道,“你为什么不说话?”

霍英道:“你要我说什么?”

风四娘道,“干杯这两个字你会不会说?”

霍英道:“我会,我敬你一杯,干杯。”

他果然仰着脖于喝了杯酒。

风四娘也不禁笑了,心里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这两个年轻人对她实在不错。

她也干了一杯。

霍英道:“小杜,你为什么不说话,干杯这两个字你会不会说?”

杜吟迟疑着,终于也举杯道:“好,干杯就干杯。”

风四娘大笑,笑声如银铃:“幸亏遇见了你们,否则我说不定已被人气得一头撞死。”

“你在生谁的气?”

“很多人。”风四娘又干了一杯,“除了你们外,天下简直没有一个好人,”她在笑,可是心里却很乱。

所以她拼命喝酒,只想把这些事全都忘记,哪怕只忘记片刻也好。

她的眼睛还很亮,可是她已醉了。

霍英也醉了,一直不停地在笑,“你自己会不会说干杯?”

风四娘笑道:“你给我倒酒,我就干。”

霍英道:“行。·他伸子去拿酒壶,竟拿不稳,壶里的酒倒翻在风四娘身上。”我衣服又不想喝酒,你也想灌醉它?”

她吃吃地笑着,站起来,想抖落身上的酒,霍英也来帮忙,嘴里还在喃喃他说着抱歉,一双手却已闪电般点了她三处穴位。

他的出手快而准。

风四娘想大叫,已叫不出声音来,整个人都已麻木僵硬。

霍英抬起头,眼睛里已无酒意,刀锋般瞪着那吃惊的酒铺掌柜,冷冷地道:“我们根本没有到这里来过,你懂不懂?”

掌柜的点点头,脸上已无血色,颤声道,“今天早上,根本没有人来过,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霍英道:“所以你现在应该还在床上睡觉。”

掌柜的一句活都不再说,立到就走,回到屋里躺上床,还用棉被蒙住了头。

霍英这才看了凤四娘一眼,轻轻地叹了口气,道:“你是个很好看的女人,只可惜你人喜欢多管闲事了。”

风四娘说不出话。

霍英显然不想再听他说话,将她控制声音的穴道也一起点住。

也许他生怕自己听了她的话后会改变主意。

酒铺的门还是关着的,这本是风四娘自己的主意,他喝酒时不愿别人来打扰。

霍英要杀人时,当然也没有人来打扰。

他已自靴筒里油出柄短刀,刀身很狭,薄而锋利。

这正是刺客们杀人时最喜欢用的一种刀。

杜吟一直在旁边发怔,忽然道:“我们现在就下手?”

霍英冷笑道:“现在若不下手,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杜吟迟疑着,终于下定决心,道:“我没有杀过人,这次你让给我好不好?”

翟英看着他,道:“你能下得了手?”

杜吟咬着牙点点头,也从靴筒里抽出了同样的一柄短刀。

风四娘目中不禁露出悲伤失望之色。

她一直认为杜吟是个忠厚老实的年轻人,现在才知道自己看错了。

杜吟避开了他的目光,连看部不敢看她。

霍英道:“你杀人时,一定要看着你要杀的人,你的出手才能准确,有些人你一定要一刀就杀死他,否则你很可能就会死在他手里。”

杜吟道:“下次我会记注。”

霍英道,“杀人也是种学问,你只要能记住我的活,以后一定也是把好手。”

想不到这热情的年轻人,居然是个杀人的专家。

他笑笑,又道:“这女人总算对我们不错,你最好给她个痛快,看准了她左面第五根肋骨间刺下去,那里是一刀致命的要害,她绝不会有痛苦。”

杜吟道:“我知道。”

他慢慢地走过来,握刀的手背上青筋暴露,眼睛里却充满了红丝。

霍英微笑着,袖手旁观,在他看来,杀人竟仿佛是件很有趣的事。

杜吟咬了咬牙,突然一刀刺出。

他的出于也非常准,非常快,一刀就刺入了霍英左肋第四、第五根肋骨间。

他杀的竟不是风四娘,是霍英。

霍英脸上的笑容立刻凝结,双睛立刻凸出,吃惊地看着他,一双凸出的眼睛里,充满了惊讶、恐惧和怨毒。

杜吟竟被他看得机凛凛扛了个寒噤,手已软了,松开了刀柄。

就在这时,刀光一闪,霍英手里的刀,也已闪电般刺人了他的肋骨。

霍英狞笑道:“我教给你的本来是致命的一刀,只可惜你忘了把刀发出来,你杀人的本事还没有学到家。”

杜吟咬着牙,突又闪电般出手,拔出了他肋骨问的刀:“现在我已全学会了。”

鲜血箭一般蹿出来,霍英的脸一阵扭曲,像是还想说什么。

可是他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人已倒下。

这的确是致命的一刀。

杜吟看着他倒下去,突然弯下腰不停地咳嗽。

又冷又硬的刀锋,就在他肋骨间,他整个人却已冷得发抖。

可是他还没有倒下去。

因为刀锋还没有拔出来——霍英一刀出手,已无力再拔出刀锋。

——有些人你若不能一刀杀死他,就很可能死在他手里。

只要刀锋还留在身子里,人就不会死。

杀人,本就是种很高深的学问。

杜吟还在不停地咳嗽,咳得很厉害。

霍英那一刀力量虽不够,虽然没有刺到他的心,却已伤了他的肺。

凤四娘看着他……他的确是个忠厚老实的年轻人。

她并没有看错。

她虽然没有流血,眼泪却已流了下来。

杜吟终于勉强忍住咳嗽,喘息着走过来,解开了她的穴道。

他自己却已倒在椅子上,他竟连最后的一分力气都已用尽。

黄豆般大的冷汗,一粒粒从他脸上流下来。

风四娘撕下了一片衣襟,用屋角水盆里的冷水打湿,敷在他额角上,柔声道:“幸好他这一刀既不够准,也不够重,只要你打起精神来,支持一下子,把这阵疼熬过去,我就带你去治伤,”她勉强笑了笑,道:“我认得个很好的大夫,他一定能洽好你的伤。”

杜吟也勉强笑了笑。

他自己知道自己是熬不过去的了,可是他还有很多话要说。

只有酒,才能让他支持下去,只要能支持到他说完想说的话,就已足够。

“给我喝杯酒,我身上有瓶葯……”

葯是用很精致的木瓶装着的,显然很名贵,上面贴着个小小的标签:“云南,点苍。”

点苍门用云南白葯制成的伤葯,驰名天下,一向被武林所看重。

只可惜无论多珍贵有效的伤葯,也治不好真正致命的刀伤。

霍英出手时虽已力竭,但他的确是个杀人的专家。

风四娘恨恨地跺了跺脚:“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要杀我?”

杜吟苦笑道:“我们本来就是要到无垢山庄去杀你的。”

风四娘怔住。

她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他们一直跟着她,心甘情愿的做她的跟班。

“我实在设想到你会自己找上我们,当时我几乎不相信你真的是凤四娘。”

“当时你们为什么没有出手?”

“霍英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杜吟道:“所以他杀人从来没有失过手。”喝了杯酒,将整整一瓶葯吞了下去,他死灰的脸上,已渐渐露出红晕,“他十九岁时,就已是很有名的刺客,‘天宗’里面就已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他。”杜吟苦笑道:“这次他们叫我跟他出来,就是为了要我学学他的本事。”

“天宗。”风四娘从来也没有听说这两个字:“叫你们来杀我的,就是天宗?”

“是的。”

凤四娘道:“这两个字听起来,好像并不是一个人的名字。”

“天宗本来就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是个很秘密、很可怕的组织。”杜吟目中露出恐惧之色,“连我都不知道他们究竟有多少人。”

“难道这‘天宗’就是逍遥侯创立的?”

“天宗的祖师姓天。”

逍遥侯岂不总喜欢自称为天公子?

风四娘的眼睛亮了,现在她至少已能证明萧十一郎并没有说谎,逍遥侯的确有个极可怕的秘密组织,花如玉,欧阳兄弟,就全都是这组织里的人。

逍遥侯死了后,接替他地位的人是谁?

是不是连城壁?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风四娘决心要问出来,但却又不能再给杜吟大大的压力。

她沉吟着,决定只能婉转地问:“你也是天宗的人?”

“我是的。”

“你入天宗已有多久?”

“不久,还不到十个月。”

“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加入这组织;”“不是。”杜吟道,“要人天宗,一定要有天宗里一位香主推荐,还得经过宗主的准许。”

“推荐你的香主是谁?”

“是我的师叔,也就是当年点苍派的掌门人谢天石。”

这件事又证明萧十一郎说的话不假,谢天石的确也是这组织中的人,所以才被萧十一郎刺瞎了眼睛。

由此可见,冰冰说的话也不假。

风四娘心里总算有了点安慰。

听了连城壁的那番话后,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禁在怀疑萧十一郎,所以她的心才会怀疑。

一个人若是被迫要去怀疑自己最心爱的人,实在是件很痛苦的事。

“除了谢天石外,天宗里还有多少位香主?”

“听说还有三十五位,一共是三十六天罡。”

“宗主却只有一个?”

“宗主是至高无上的,天宗里三十六位香主,六十二位副香主,都由他一个人直接指挥,所以彼此间往往见不到。”

风四娘勉强抑制着自己的激动,道:“你见过他没有?”

杜吟道:“见过两次。”

风四娘的心跳立刻加快,这秘密总算已到了将近揭穿的时候,她的脸已无故而发红。

杜吟道:“第一次是在我入门的时候,是谢师叔带我去见他的。”

风四娘道:“第二次呢?”

杜吟道:“谢师叔眼睛瞎了后,就由花香主接管了他的门风四娘道:“花如玉?”

杜吟点点头。

风四娘吐出口气,花如玉果然也是天宗里的人。

八仙船的尸体中,并没有花如玉。

杜吟道:“第二次就是花香主带我去见他的。”

风四娘道:“有什么地方?”

杜吟道:“八仙船。”

风四娘又不禁吐出口气。

这件事就像是幅已被扯得粉碎的图画,现在总算已一块块拼凑了起来。

杜吟道:“霍英故意带你到八仙船去,也许他本来是想在那里下手的。”

风四娘道:“你们也不知道那里发生的事?”

杜吟笑了笑,道:“我知道的事并不多,在天宗里,我只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人,也许还比不上宗主养的那条狗。”

他笑得很凄凉,很辛酸。

他还年轻,年轻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的轻蔑和冷落,那甚至比死还不能忍受。

风四娘义问道:“你们的宗主养了一条狗?”

杜吟道:“我每次见到他的时候,都有条狗跟着他。”

风四娘直:“是条什么样的狗?”

杜吟道:“那条狗并不大,样子也不凶,可是宗主对它却很宠爱,每说两句话,就会停下来拍拍它的头。”

一个统率群豪、杀人如草的武林枭雄,怎会养一条小狗?

风四娘叹了口气一世上最难了解的,只怕就是人的心然后她就问出了最重要的一句话:“他究竟是谁?”

“他究竟是谁?”问出了这句话,风四娘的心跳得更快。

可是杜吟的回答却是令人失望的三个字:“不知道。”

风四娘的心又沉了下去,却还没有完全绝望,又问道:“你既然已见过他的面,难道连他长得是什么样子都没有看见?”

“我看不见。”

风四娘叹了口气,苦笑道:“你既然已是天宗的人,他见你时难道也蒙着脸?”

杜吟道:“不但蒙着脸,连手上都戴着双鱼皮手套。”

风四娘道:“他为什么连手都不肯让人看见?是不是因为他的人也很特别?”

杜吟道:“他的确是个很奇特的人,说话的姿态,走路的样子,好像都跟别人不同。”

风四娘道:“有什么不同?”

杜吟道:“我说不出来,可是我无论在什么地方看见他,都一定能认得出。”

风四娘眼睛里又有了光,立刻问道:“你已见过连城壁?”

杜吟道:“我见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