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52章 死亡游戏

作者:古龙

——他绝不是那种可以让人牵着鼻子走的人,可是为了冰冰,情况就不同了。

冰冰低下了头,沈壁君也低下了头,风四娘举杯,萧十一郎也举起了酒杯。

酒杯却是空的。

两个人的酒杯都是空的,他们居然不知道。

在这片刻中,他们之间的情绪忽然又变得很微妙。

这次第一个开口的又是风四娘,她间冰冰:“那天你怎么会忽然不见了的?”

“我本来不能喝酒,回去时好像就有点醉,想喝杯茶解酒……”

谁知道一杯茶喝下去,她非但没有清醒,反而晕倒。

在茶里下葯的是轩辕三成,带走冰冰的却是轩辕三缺。

他们将冰冰送给鲨王。

可是鱼吃人并不吃人,对冰冰居然很客气一他心里好像在打别的主意。

“他好像想利用我要挟萧……萧大哥做一件事。”冰冰低着头:“所以只不过把我软禁了起来,并没有对我无礼。”

“他软禁我的地方,萧十二郎当然知道。”

“可是我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带萧大哥来找我。”

冰冰说话的声音很轻,但“萧大哥”这三个字却说得很响。

沈壁君偏偏好像没有听见。

风四娘叹了口气,道:“我也想不到鲨王居然会有这么样一个徒弟。”她又叹了口气,慢慢接道:“他实在不能算是个好徒弟,却不知是不是个好朋友?”

萧十一郎苦笑。

明明应该是一句赞美的话,到了风四娘嘴里,就会变得又酸又辣。

明明是一句骂人的活,若从她嘴里骂出来,挨骂的人往往反而会觉得很舒服。

——像风四娘这么样一个女人,你能不能忘得了她?

那一夜的痛苦和甜蜜,现在却似已变成了梦境,甚至比梦境还虚幻遥远。

可是风四娘明明就坐在他面前。

萧十一郎又举杯,杯中已有酒。

风四娘的眼睛更亮,忽然又道:“你虽然没有去过八仙船,我却去过。”

萧十一郎道:“你见到了鲨王?”

风四娘道:“我见到了他,他却没有看见我。”

萧十一郎道:“为什么?”

风四娘道:“因为死人是看不见别人的。”

萧十一郎动容道:“鲨王已死了?”

风四娘道:“不但鲨王死了,请帖上有名字的人,除了花如王外,已全都死了。”

萧十一郎道:“是谁杀了他们?”

风四娘道:“本来应该是你。”

萧十一即道:“是我?”

风四娘道:“至少别人都会认为是你。”

萧十一郎苦笑。

风四娘遭:“杀他们的,是把快刀,而且只用了一刀。”

萧十一郎苦笑道:“除了萧十一郎外,还有谁能一刀杀了鲨王鱼吃人?”

风四娘道:“除了萧十一郎外,还有谁能一刀杀了轩辕三成?”

萧十一郎道:“你想不出?”

风四娘摇摇头,道:“你想得出?”

萧十一郎淡淡道:“我何必去想,这种事我遇见的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风四娘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同情和怜借。

可是她只看了一眼,就举起酒杯,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她没有去看沈壁君。

——沈壁君是不是也在看着他?

——知道自己所爱的人受了冤屈,她心里又是什么滋味?

萧十一郎忽然问道:“你们是怎么会来这里的?”

风四娘道:“为了一个约会。”

萧十一郎道:“谁的约会?”

风四娘道:“别人的约会。”

萧十一郎道,“别人是谁?”

风四娘道,“养狗的人。”

萧十一郎道:“约会总是两个人的。”

风四娘道:“嗯。”

萧十一郎道:“还有一个‘别人’是谁?”

风四娘又喝了杯酒,才一个字一个字他说道:“连城壁。”

萧十一郎却一个字都不说了。

无论连城壁是个什么样的人,萧十一郎对他心里总是有些愧疚。

一种无可奈何,无法弥补的愧疚。

这是谁的错?

看见他深藏在眼睛里的痛苦,风四娘立刻又问道:“你猜他们约会的地方在哪里?”

萧十一郎摇摇头。

风四娘道:“就在这里。”

萧十一郎道:“就在这水月楼?”

风四娘道:“月圆之夜,水且楼。”

月已圆了。

圆月就在窗外,萧十一郎抬起头,又垂下,仿佛不敢去看这一轮圆月。

他没有问风四娘怎么会知道这消息的,也没有问沈壁君怎么会离开了连城壁。

他并不是个愚蠢的人,这件事也并不难推测。

事实上,他早已猜出连城壁必定和这阴谋有很密切的关系。

他没有说出来。

因为他不忍说,也不敢说。

但现在沈壁君却显然已发现了连城壁的阴谋和秘密,所以才会再次离开他。

现在连城壁就要来了,沈壁君就在这里,到了那时,会发生些什么事?

萧十一郎连想都下敢想下去。

他也没法子再想下去。

沈壁君忽然站起来,肃然凝视着窗外的明月,道:“时候已不早,我……我已该走了。”

萧十一郎心里忽又一阵刺痛。

——我已该走了。

——该走的总是要走的。

这句话她说过已不止一次,每次她要走的时候,他都没有阻拦过。

这次他当然更不会。

他从来也没有勉强过别人,更没有勉强过沈壁君。

——她本就不能在这里呆下去,迟早总是要走的。

——可是她能走到哪里去?

萧十一郎看着手里的空杯,整个人都像是这酒杯一样空沈壁君没有看他,连一眼都没有看。

——她心里又何尝不痛苦?可是她又怎能不走?

风四娘忽然瞪起了眼睛,瞪着她,道:“你真的要走?”

沈壁君勉强忍住了泪,道:“我们虽然是一起来的,可是你不必陪我走。”

凤四娘道:“你要一个人走?”

沈壁君道:“嗯。”

风四娘忽然一拍桌子,大声道:“不行。”

沈壁君吃了一惊:“为什么不行?”

风四娘道:“你连一杯酒都没有陪我喝,就想走了?打破头我也不会让你走的。”

沈壁君吃惊地看着她,又勉强笑了笑,道:“你醉了。”

风四娘瞪着眼道:“不管我醉了没有,你都不能走。”

沈壁君用力握紧了双手,道:“你若一定要我喝,我就喝,可是喝完了我还是要走的。”

风四娘道:“你要走,也得跟我一起走,我们既然是一起来的就得一起走。”

突听楼梯下一个人厉声道:“你们两个谁都不许走。”

若说江湖中有一半人认得风四娘,这句话当然未免有点夸张。

可是江湖中有一半人都听说过他这么样一个人,也知道她的脾气。

她说要来的时候,就一定会来,不管刮风也好,下雨也好,路上结了冰也好,门口摆着油锅也好,她说来就来,随便什么事都休想拦得住她。

她说要走的时候,就一定会走,就算有人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她也一样会走,不管什么人也休想拉得住她。

就连逍遥侯都从来没有留下过她,现在居然有人不许她走。

风四娘又笑了。

她带着笑,看着这个从楼下走上来的人,就像是在看着个小丑。

这个人居然是王猛。

王猛虽然全身都是湿的,一张脸却又干又硬,眼睛里更像是要冒出火来。

风四娘道:“刚才是你在下面鬼叫?”

王猛道:“哼。”

凤四娘道:“你不许我走?”

王猛遭:“哼。”

风四娘道:“你知不知道我现在为什么还坐在这里?”

王猛瞪看她。

风四娘道:“现在我还没有走,只因为我根本就不想走。”

王猛道:“你想走也走不了。”

风四娘眨了眨眼,道:“为什么走不了?难道你还想拉住我?”

王猛道:“哼。”

风四娘嫣然道,“只可惜腿是长在我自己身上的,我要走的时候,随便谁也拉不住。”

王猛冷冷道:“腿虽然长在你自己身上,可是你的左腿若要走,我就砍断你的左腿,右腿若要走我就砍断你的右腿。”

风四娘道,“若是我两条腿都要走,你就把我两条腿都砍下来?”

王猛道:“哼。”

风四娘叹了口气,道:“一个女人着是少了两条腿,岂非难看得很。”

王猛冷笑道:“那至少比脸上多了个大洞的男人好看。”

风四媲道:“你脸上好像并没有大洞,连小洞都没有。”

王猛道,“那只因为我从来也没有限你打过交道。”

风四娘道:“谁跟我打过交道?”

王坯道:“史老二。”

风四娘道:“史秋山?”

王猛道:“难道你已忘了他?”

风四娘道:“难道他脸上已多了个大洞?”

王猛冷笑道:“你为什么不自己下去看看?”

史秋山脸上果然有个洞,虽然不能算很大的洞,却也不能算小。

——无论多大的伤口,只要是致命的伤口,绝不能算小。

事实上,他脸上除了这个洞之外,已没有别的。

风四娘忽然变得很难受。

不管怎么样,史秋山总是她的熟人。

这个人活着时虽然并不好看,也不讨人喜欢,至少总比现在可爱些。

这个人不到半个时辰前,还在她面前摇着折扇,现在……

风四娘忍不住长长叹息,道:“你是哪里找到他的?”

王猛道:“在水里。”

风四娘黯然道:“我本来还以为他忽然溜了,想不到……”

王猛握紧双拳,恨声道:“你也想不到他已被人像死鱼般抛在水里。”

风四娘道:“我实在恿不到。”

王猛道:“你也不知道是谁杀了他?”

风四娘摇摇头。

王猛忽然跳起来,大吼遭:“你若不知道,还有谁知道?”

风四娘吃惊地看着他,道:“为什么我应该知道?”

王猛道:“因为你就是凶手。”

风四娘又笑了,只不过这次笑得并不大自然。

无论谁被人当做凶手,都不会笑得大自然的。

霍无病一直在盯着她,忽然道,“你是不是早已认得史秋?”风四娘道:“我认得的人很多。”

霍无病道:“他是不是也早已认出了你?”

风四娘道:“嗯。”

霉无病道:“他刚才是不是一直都在跟着你。”

风四娘道,“嗯。”

霍无病道:“他既然一直在你身旁,若有别人来杀了他,你会不知道?”

风四娘忽然也跳起来,大声道:“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她跳得比王猛还高,叫的声音比王猛还大。

她真的急了。

因为她自己也想不出,除了她之外,还有谁能在这余船上杀了史秋山,再抛下水里去。

史秋山并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

萧十一郎忽然道:“我知道。”

霍无病皱眉道,“你知道什么?”

萧十一郎道:“我至少知道一件事。”

霍无病道:“你说。”

萧十一郎道:“世上绝没有任何人会不声不响地站在那里,让别人把自己的脸打出个大洞来,除非他是个木头人。”他笑了笑,接着道:“史秋山当然不是木头人,是江湖中唯一得到铁扇门真传的高手,若有人再做兵器谱,他的铁扇子至少可以排名在前三十位之内。”

霍无病冷笑道:“你知道的事倒还不少。”

萧十一郎道:“我还知道,就算他是个木头人,若被人抛在水里,也会有‘噗通’一声响的,这里的人都不聋,为什么没听见?”

霍无病道:“你说为什么?”

萧十一郎道:“因为他根本不是死在这条船上的。”

王猛抢着道:“若不是死在这条船上,死在哪里?”

萧十一郎道:“水里。”

王猛道:“水里?”

萧十一郎道:“在水里杀人,就不会有声音发出来,所以船上的人才没有听见动静。”

王猛道:“他刚才明明还在船上,怎么会忽然到水里去呢?”

萧十一郎道:“我刚才明明还在楼上,怎么会忽然下楼来呢?”

王猛道:“是你自己下来的。”

萧十一郎道:“我可以自己下楼,他为什么不能自己下水?”

王猛怔了怔,道:“他好好地在船上站着,为什么要自己下水?”

萧十一郎叹了口气,道:“这一点我也想不通,我也正想去问问他。”

王猛冷笑道:“只可惜他已没法子告诉你。”

萧十一郎道:“这个人的确已没法子告诉我,可是史秋山……”

王猛道:“你看不出这个人就是史秋山?”

萧十一郎道:“你看得出?”

王猛道:“当然。”

萧十一郎道:“你是凭哪点看出来的?”

王猛又怔住。

这个死人的装束打扮虽然和史秋山完全一样,可是一张脸却已根本无法辨认、你随便在什么人脸上打出这么样一个大洞来,样子看来都差不多的。

萧十一郎道:“史秋山忽然不见,你却在水里捞出了这么样=个人,所以你认为这个人就是史秋山,其实……”

王猛道:“其实怎么样?”

萧十一郎淡谈道,“其实你自己现在一定也没有把握,能断定这个人就是史秋山。”

王猛不能否认。

他忽然发觉自己实在连一点把握都没有。

霍无病却冷笑道:“你是说史老二自己溜下水去,杀了这个人,再把这个人扮成他的样子,让别人认为他已死了。”

萧十一郎道:“这难道不可能?”

霍无病道:“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要连我们兄弟也瞒住。”

萧十一郎叹道:“这些你本该去问他自己的,除了他自己外,只怕谁也没法子答复。”

霍无病冷冷道:“我还是有句话要问你。”

萧十一郎在听着。

霍无病厉声道:“这个人若不是史秋山,史秋山的人在哪里?”

萧十一郎还没有开口,已有人抢着回答了这句活:“他的人就在这里。”

一个有教养的淑女,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是绝不会插嘴的。

沈壁君一向是个淑女,但这次她却破了例。

“就在这里。”

她的脸色苍白,眼睛里却在发着光。

这双眼睛正瞪在一个人身上:“这个人就是史秋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