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06章 美人心

作者:古龙

茶馆。

济南虽是个五方杂处、卧虎藏龙的名城,但要找个比茶馆人更杂、话更多的地方,只怕也很少。

风四娘坐茶馆的机会真不多,但每次坐在茶馆里,她都觉得很开心,她喜欢男人们盯着她看。

一个女人能今男人们的眼睛发直,总是件开心的事。

这茶馆里大多数男人的眼睛的确都在盯着她,坐茶馆的女人本不多,这么美的女人更少见。

风四娘用一只小茶碗慢慢地吸着茶。茶叶并不好,这种茶她平日根本就不会入口,但现在却似舍不得放下。

她根本不是在欣赏茶的滋味,只不过她自己觉得自己喝茶的姿势很美,还可以让别人欣赏欣赏她这双手。

萧十一郎也在瞧她,觉得很有趣。

他认识风四娘已有很多年了,他很了解风四娘的脾气。

这位被江湖中人称为“女妖怪”的女中豪杰,虽然很难惹、很泼辣,但有时也会天真得像个孩子。

萧十一郎一直很喜欢她,每次和她相处的时候都会觉得愉快,但和她分手的时候,却并不难受。

这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感情,怕自己也分不清。

他们赶到济南来,因为割鹿刀也到了济南。

还有很多名人也都到了济南……

突然间,本来盯着风四娘的那些眼睛,一下于全都转到门外面去了;有人伸长脖子瞧,有人甚至已站起来,跑到门口。

风四娘也有些惊奇,她心里想:“外面难道来了个比我更漂亮的女人?”

风四娘有些生气,又有些好奇,也忍不住赶到门口去瞧瞧。她心里想到要做一件事,就绝不会迟疑。

她到了门口,才发现大家争着瞧的,只不过是辆马车。

这辆马车虽然比普通的华贵些,可也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车窗车门都关得紧紧的,也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人。

马车走得也不快,赶车的小心翼翼,连马鞭都不敢扬起,像是怕鞭梢在无意间伤及路人。

拉车的马虽不错,但并非什么千里驹。

奇怪的是,大家却偏偏都在盯着这辆马车瞧,有些人还亦窃窃私语,就像是这马车顶上忽然长出朵大喇叭花来了似的。

“这些人宁可看这被马车,却不看我。”风四娘真有点弄不懂了,这地方的男人难道都有点毛病?

她忍不住冷笑道:“这里的人难道都没有见过马车吗?一辆马车有什么好看的?”

旁边的人扭过头瞧了她一眼,目光却又立刻回到那辆马车上去了。只有个驼背的老头子搭汕着笑道:“姑娘你这就不知道了,马车虽没有什么,但车里的人却是我们这地方的头一号人物。”

风四娘笑道:“哦?是谁?”

老头子笑道:“说起此人来,可真是大大的有名,她就是城里‘金针沈家’的大小姐沈璧君沈姑娘,也是武林中第一位大美人。”

他满脸堆着笑,仿佛也已分沾到一分光彩,接着又道:“我说错了!沈妨娘其实已不该叫做沈姑娘,应该叫做连夫人才是。看姑娘你也是见多识广的人,想必知道姑苏有个‘无瑕山庄’,是江南第一世家,沈姑娘的夫婿就是‘无瑕山庄’的主人连城璧连公子。”

风四娘淡淡道:“连城璧……这名字我好像听说过。”

其实她不但听说过,而且还听得多了。

“连城璧”这名字近年在江湖中名头之响,简直如日中天!

就算他的对头仇人,也不能不对他挑大拇指。

那老头子越说兴趣越浓,又道,“沈站娘出嫁已有两三年,上个月才归宁,城里的父老兄弟都一心想看看她这两年来是否出落得更美了。只可惜这位姑娘从小知书识理,深居简出,我老头子等了二十年,也只不过遇见她一两次而已。风四娘冷笑道:“如此说来,这位沈姑娘倒真是你们济南人心中的宝贝了?”

老头子根本听不出她话中的讥诮之意,点着头笑道:“一点也不错,——点也不错……”

风四娘道:“她坐在车子里,你们也能瞧得见她吗?”

老头子眯着眼笑道:“看不到她的人,看看她坐的车子也是好的。”

风四娘几乎气破了肚子,幸好这时马车已走到路尽头,转过去瞧不见了,大家这才纷纷落座。

有人还在议论纷纷:“你看人家,回来两个月,才上过一趟街。唉!谁能娶到沈姑娘这样的媳妇。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y“但人家连公子也不错,不但学问好、家世好、人品好、相貌好,而且听说武功也是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这样的女婿哪儿找去?”

“这才叫郎才女貌,珠连碧合。”

“听说连公子前两天也来了,不如是否……”

大家谈谈说说,说的都是连城璧和沈璧君夫妻,简直将这两个人说成天上少有、地下无双!

风四娘也懒得听了,正想叫萧十一郎赶快算帐走路,但她身子还没有完全转过来,眼角突然瞥见一个人。

茶馆的斜对面,有家“源记”钱庄票号。

当时的行商客旅,若觉得路上携带银两不便,就可以到这种钱庄去换“银票”。信用好的钱庄发出的银票,走遍天下都可通用;信用不好的钱庄就根本无法立足。当时“银票”盛行,就因为所有钱庄的信用都很好。

做这行生意的,大都是山西人,因为山西人的手紧,而且擅长于理财!这家“源记”票号,就是其中最大的一家。

风四娘看到的这个人,此刻刚从“源记”票号里走出来。

这人年纪约莫三十左右,四四方方的脸,四四方方的嘴。

穿着件规规矩矩的浅蓝缎抱,外面却罩着件青布衫,胸上穿着经久耐穿的白布袜、青布鞋。全身上下干干净净,就像是块刚出炉的硬面饼。

无论谁都可看出这是个规规矩矩、正正派派的人,无论将什么事交托给他都可以放心。、但风四娘见这到这人,却立刻用手挡住了脸,低下头就往后面走,就像是穷光蛋遇着了债主似的。

不巧的是,这人的眼睛也很尖,走出来就瞧见风四娘了。

一瞧见风四娘,他眼睛里就发出了光,大叫道:“四娘,四娘……风四娘……。”

他嗓子真不小,三条街外的人只怕都听得风。

风四娘只有停下脚,狠狠道:“倒楣,怎么遇上了这个倒楣鬼。”

那位规矩的人已撩起了长衫,大步跑过来。

他眼睛里有了风四娘,就似乎什么也瞧不见了!街那边刚好转过来一辆马车,收势不及,眼见就要将他撞倒。

茶树里的人都不禁发出了惊呼。谁知这人一退步,伸手一挽车轭,竟硬生生把马车拉住了!

只见他两条腿钉子般钉在地上,一条手臂怕不有千斤之力,满街上的人又都不禁发出了喝彩声。

这人却似全没听到,向那已吓呆了的车夫抱了抱拳,道:“抱歉。”

这句话刚说完,他的人已奔入了茶馆,四四方方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宽慰的微笑,笑道:“四娘,我总算找到你了。”

风四娘用眼白横了他一眼,冷冷道:“你鬼叫什么?别人还当我欠了你的债,你才会在这儿一个劲儿的穷吼。”

这人的笑容看起来虽已有些发苦,却还是陪着笑道:“我——我没有啊!”

风四娘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你找我干什么?”

这人道:“没——没事。”

风四娘瞪眼道:“没事?没事为何要找我?”

这人急得直擦汗,道:“我——只不过觉得好久没、没见了,所以——所以——才——”原来他一着急就变成了结巴,越结越说不出。本来相貌堂堂的一个人,此刻就像变成了个呆头鹅。

风四娘也忍不住笑了,道:“就算好久没见,你也不应该站在街上穷吼,知道吗?”

看到风四娘有了笑容。这位规矩人才松了口气,陪着笑道:“你——你一个人?”

风四娘向那边坐着的萧十一郎指了指,道:“两个。”

这人脸色立刻变了,眼睛瞪着萧十一郎,就像是恨不得将他一口吞下去,涨红着脸道,“他——他——他是什么人?”

风四娘瞪眼道:“他是什么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问他?”

这人急得脖子都粗了,幸好这时萧十一郎已走了过来,笑道:“我是她堂弟,不知尊驾是……”

听到“堂弟”两个字,这位规矩人又松了口气,说话也立刻变得清楚了起来,抱着拳笑道:“原来尊驾是风四娘的堂弟,很好很好,太好了……在下姓杨,草字开泰,以后还请多指教。”

萧十一郎似乎觉得有些意外,动容道:“莫非尊驾就是‘源记’票号的少东主,江湖人称‘铁君子’的杨大侠么?”

杨开泰笑道:“不敢,不敢……”

萧十一郎也笑道:“幸会,幸会……”

他吃掠的倒并非因为这个人竟是富可敌国的“源记”少东,而因为他是少林监寺“铁山大师”唯一的俗家弟子,一手“少林神拳”据说已有了九成火候,江湖中已公认他为少林俗家弟子中的第一高手。

这么样土头土脑,见了风四娘连话都说不出的一个人,居然是名震关中的武林高手,萧十一郎自然难免觉得意外。

杨开泰的眼睹又已转到风四娘那边去了,陪着笑道:“两位为何不坐下来说话。”

风四娘道:“我们正要走了。”

杨开泰道:“走?到——到哪去?”

风四娘眼珠子一转,道:“我们正想找人请客吃饭。”

杨开泰道:“何必找人,我——我——”风四娘用眼角膘着他,道:“你想请客?”

杨开泰道:“当然,当然——听说隔壁的排骨面不错,馒头也蒸得很白……”

风四娘冷笑道:“排骨面我自己还吃得起,用不着你请,你走吧!”

杨开泰擦了擦汗,陪笑道:“你——你想吃什么,我都请。”

风四娘道:“你若真想请客,就请我们上‘悦宾楼’去,我想吃那里的水泡肚。”

杨开泰咬了咬牙,道:“好——好,咱们就上”悦宾楼”。

每个城里都有一两家特别贵的饭馆,但生意却往往特别好,因为花钱的大爷们爱的就是这调调儿。

坐在价钱特别贵的饭馆里吃饭,一个人仿佛就会变得神气许多,觉得自己多多少少还是个人物。

其实“悦宾楼”卖五钱银子一份的水泡肚,也未必比别家卖一钱七的滋味好些,但硬是有些人偏偏要觉得大不相同。

杨开泰从走上楼到坐下来,至少已擦了七八次汗。

风四娘开始点菜了,点了四五样,杨开泰的脸色看来已有点发白,突然站起来,道:“我——我出去一趟,就——就回来。”

风四娘理也不理他,还是自己点自己的菜。等杨开泰走下楼,她已一口气点了十六七样莱,这才停下来,道:“你猜不猜得出他干什么去了?”

萧十—郎笑了笑,道:“去拿钱?”

风四娘笑道:“一点也不错,这种人出来身上带的钱绝不会超过一两银子。”

萧十一郎道:“无论如何,他总是个君子,你也不该穷吃他。”

风四娘冷笑道:“什么‘铁君子’,我看他简直像个铁公鸡!就和他老子一样,一毛不拔!这种人不吃吃谁?”

萧十一郎道:“他总算对你不错。”

风四娘道:“我这么样吃他,就是要将他吃怕。”

她撇了撇嘴,道:“你也不知道这人有多讨厌,自从在王老夫人的寿宴上见过我一面后,就整天像条狗似的盯着我。”

萧十一郎道:“我倒觉得他很好,人既老实、又正派,家世更没话说,武功也是一等的高手,我看你不如就嫁给他……”

话未说完,风四娘己叫了起来,道:“放你的屁,天下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嫁给这种铁公鸡。”

萧十一郎叹了口气,苦笑道:“女人真奇怪,未出嫁前,总希望自己的老公又豪爽、又慷慨!等到嫁给他以后,就希望他越小气越好,最好一次客也不请,把钱都交给她。”

上第二道菜的时候,杨开泰才赶回来。那边角落上刚坐下的一个面带微须的中年人看到他,就欠了欠身,抱了抱拳。

杨开泰也立刻抱拳还礼,彼此都很客气。

那中年人是一个人来的,穿的衣服虽然并不十分华贵,但气派看来却极大,腰畔系着的一柄乌鞘剑。看来也非凡品。一双眸子更是炯炯有神,顾盼之问,隐然有威,显见是个常常发号施令的人物。

风四娘早就留意到他了,此刻忍不住问道,“那人是谁?”

杨开泰道:“你不认得他?奇怪奇怪!”

风四娘道:“我为什么就一定要认得他?”

扬开泰压低声音,道:“他就是当年巴山顾道人的衣体弟子柳色青,若论剑法之高远清灵,江湖间只怕已很少有人比得上他了!”

风四娘也不禁为之动容,道:“听说他的‘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已尽得顾道人的神髓,而且还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美人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