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十一郎》

第08章 鹰王的秘密

作者:古龙

突然间,他听到一阵很劲急的衣抉带风声,他一听就已判断出这夜行人的轻功显然不弱。

风声骤然在前面的暗林中停了下来,接着暗林中就传出了一个人急促的喘息声,还带着痛苦的呻吟。

这夜行人显然受了很重的伤。

萧十一郎的脚步并没有停顿,还是向前面走了过去,走入暗林,那喘息声立刻就停止了。

过了半晌,突听一人大声道:“朋友留步!”

萧十一郎这才缓缓转过身,就看到一个人自树后探出了半边身子,笆斗大的头顶上生着一头乱发。

这人赫然竟是“独臂鹰王”!

萧十一郎面上丝毫不动声色,缓缓道:“阁下有何见教?”

“独臂鹰王”一只独眼饿鹰般盯着他,过了很久,才叹了口气,道:“我受了伤。”

萧十一郎道:“我看得出。”

“独臂鹰王”道:“你可知道前面有个沈家庄?”

萧十—郎道:“知道。”

“独臂鹰王”道:“你背我到那里去,快!片刻也耽误不得。”

萧十一郎道:“你不认得我,我也不认得你,我为何要背你去?”

“独臂鹰王”大怒道:“你——你敢对老夫无理?”

萧十一郎淡淡道:“是你无礼,还是我无礼?莫忘了现在是你在求我,不是我在求你。”

“独臂鹰王”盯着他,目中充满了凶光,但一张脸却已渐渐扭曲,显然正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过了很久,他才叹了口气,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挣扎着自怀中掏出了一锭金子,喘息道:“这给你,你若肯帮我的忙,我日后必定会重重谢你。”

萧十一郎笑了笑,道,“这倒还像句人话,你为何不早就这么说呢?”

他慢慢走过去,像是真想去拿那锭金子,但他的手刚伸出来,“独臂鹰王”的独臂已闪电股飞出,五指如钩,擒萧十一郎的手腕。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独臂鹰王”虽已伤重垂危,但最后一击,仍然是快如闪电,锐不可当。

但萧十一郎更快,凌空一个翻身,脚尖已乘势将掉下去的那锭金子挑起,反手接住,人也退后了八尺,身法干净、漂亮、利落,只有亲眼见到的人才能了解,别人简直想都无法想象。

“独臂鹰王”的脸色变得更惨,嘎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萧十一郎笑道:“我早就认出了你,你还不认得我?”

“独臂魔王”失声道:“你——你莫非是萧十一郎?”

萧十一郎笑道:“你总算猜对了。”

“独臂鹰王”眼睛盯着他就好像见到了鬼似的,嘴里“嘶嘶”向外面冒着气,喃喃道:“好,萧十一郎,你好!”

萧十一郎道:“你也还不坏。”

“独臂鹰王”又瞪了他半晌,突然大笑了起来。

他不笑还好,这一笑起来,触及了伤处,更是疼得满头冷汗,但他还是笑个不停,也不知究竟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

萧十一郎相信他这一生中只怕从来也没这么样笑过,忍不住问道:“你很开心吗?”

“独臂鹰王”喘息着笑道:“我当然开心,只因萧十一郎也和我—样,也会上别人的当。”

萧十一郎道:“哦?”

“独臂鹰王”身于已开始抽搐,他咬牙忍耐,嘎声道:“你可知道你夺去的那把刀是假的?”

萧十一郎道:“我当然知道,可是你——你怎么知道的?”

“独臂鹰王”恨恨道:“就凭那三个小畜生,怎能始终将我蒙在鼓里?”

萧十一郎道:“就因为你发现了他们的秘密,所以他们才要杀你?”

“独臂鹰王”道:“不错。”

萧十—朗叹了口气,道:“以赵无极、‘海灵子’、屠啸天这三个人的身份地位,怎么会为了一把刀就冒这么大的险,竟小错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孤注一掷?何况,刀只有一把,人却有三个,却叫他们如何去分呢?”

“独臂鹰王”不停地咳嗽着,道:“他——他们自己并不想要那把刀。”

萧十一郎道:“是谁想要?难道他们幕后还另有主使的人?”

“独瞥鹰王”咳嗽已越来越剧急,已咳出血来。

萧十一郎目光闪动,道:“这人竟能令赵无极、屠啸天、‘海灵子’三个人听他的话?他是谁?”

“独臂鹰王”用手捂着嘴,拼命想将嘴里的血咽下去,想说出这人的名字,但他只说了一个字,鲜血已箭一般射了出来。

萧十—郎叹了口气,正想先过去扶起他再说,但就在这时,他身子突又跃起,只一闪已没入树梢。

也就在这时,已有三个人掠入暗林里。

世上有很多人都像野兽一样,有种奇异的本能,似乎总能嗅出危险的气息,虽然他们并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但危险来的时候,他们总能在前一刹那间奇迹般避过。

这种人若是做官,必定是一代名臣:若是打仗,必定是常胜将军;若是投身江湖,就必定是纵横天下、不可一世的英雄。

诸葛亮、管仲他们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们能够居安思危,治国平天下。

韩信、岳飞、李靖,他们也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们才能决胜千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李寻欢、楚留香、铁中棠、沈浪,他们也都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们才能叱喀风云,名留武林,成为江湖中的传奇人物,经过许多年之后,仍然是游侠少年心目中的偶像。

现在,萧十一郎也正是这样的人,这种人纵然不能比别人活得长些,但死得总比别人有价值得多。

从林外掠入的三个人,除了海灵子和屠啸天之外,还有个看起来很文弱的青衫人,身材并不高,死气沉沉的一张脸上全无表情;但目光闪动间却很灵活,脸上显然带着个制作极精巧的人皮面具。

他的身法也未见比屠啸天和海灵子快,但身法飘逸,举止从容,就像是在花间漫步—样,步履安详,犹有余力。

他的脸虽然诡秘可怖,但那双灵活的眼却使他全身都充满了一种奇异的魅力,令人不由自主会对他多看一眼。

但最令萧十一郎注意的,还是他腰带上插着的一把刀。这把刀连柄才不过两尺左右,刀鞘、刀柄、线条和形状都很简朴,更没有丝毫炫目的装饰,刀还未出鞘,更看不出它是否锋利。

但萧十一郎只瞧了一眼,就觉得这柄刀带着种令人魄散魂飞的杀气!

难道这就是“割鹿刀”?

赵无极、海灵子、屠啸天不借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偷换了这柄“割鹿刀”,难道这是送给他的?

他是谁?有什么魔力能令赵无极他们如此听话?

“独臂鹰王”的咳嗽声已微弱得连听都听不见了。

海灵子和屠啸天对望一眼,长长吐出口气。

屠啸天笑道:“这老怪物好长的命,居然还能逃到这里来。”

海灵子冷冷道:“无论多长命的人,也经不起咱们一剑两掌!”

屠啸天笑道:“其实有小公子一掌就已足够要他的命了,根本就不必我们多事出手了。”

青衫人似乎笑了笑,柔声道:“真的吗?”

他慢慢地走到“独臂鹰王”面前,突然手一动,刀已出鞘。

只见刀光一闪,“独臂鹰王”的头颅滚落在地上。青衫人连瞧也没瞧一眼,只是凝注掌中的刀。刀如青虹,不见血迹。青衫人轻轻叹了曰气,道:“好刀,果然是好刀。”

人已死了,他还要加一刀,这手段之毒、心肠之狠,的确少见得很,连海灵子面上都不禁变了颜色。

青衫人缓缓插刀入鞘,悠然道:“家师曾经教训过我们,你若要证明一个人真的死了,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先割下他的头来瞧瞧。”

他目光温柔地望着屠啸天和海灵子,柔声道:“你们说,这句话可有道理么?”

屠啸天干咳子两声,勉强笑道:“有道理,有道理……。”

青衫人道:“我师父说的话,就算没道理,也是有道理的,对吗?”

屠啸天道:“对对对,对极了。”

青衫人吃吃地笑了起来,道:“有人说我师父的好话,我总是开心得很,你们若要让我开心,就该在我面前多说说他的好话。”

小公子,好奇怪的名字。

这青衫人居然叫做“小公子”?

看他的眼睛,听他说话的声音,就可知道他年纪不大,但已经五六十岁的屠啸天和海灵子却对他客客气气、恭恭敬敬。

看他的样子好像很温柔,但连死人的脑袋都要割下来!

瞧瞧!

萧十一郎暗中叹了口气,真猜不出他的来历。

“徒弟已如此,他师父又是什么样的角色呢?”

这简直令人连想都不敢想了。

只听小公子道,“现在司空曙己死了,但我们还有件事要做,是吗?”

屠啸天道:“是。”

小公子道:“是什么事呢?”

屑啸天瞧了海灵子一眼,道:“这——”小公子道:“你没有想到?”

屠啸天苦笑道:“没有。”

小公子叹了口气,道:“凭你们活了这么大年纪。竞连这么点事都想不到。”

屠啸天苦笑道:“在下已老糊涂了,还请公子明教。”

小公子叹道:“说真的,你们倒真该跟着我多学学才是。”

屠啸天和海灵子年纪至少比他大两倍,但他却特他们当小孩子似的,屠啸天他们居然也真像小孩子般听话。

小公子又叹了口气,才接着道:“我问你,司空曙纵横江湖多年,现在忽然死了,是不是会有人要觉得怀疑?”

屠啸天道:“是。”

小公子道:“既然有人怀疑,就必定有人追查,司空曙是怎么会死的?是谁杀了他?”

屠啸天道:“不错”。

小公子眨了眨眼睛,道:“那么,我再问你,司空曙究竟是谁杀死的?是谁杀了他?”

屠啸天道:“除了小公子之外,谁还有这么高的手段?!”

小公子的眼睛忽然瞪了起来,道:“你说司空曙是我杀的?你看我像是个杀人的凶手吗?”

屠啸天楞住了,道:“不——不是——”小公子道,“不是我杀的,是你吗?”

屠啸天擦了擦汗,道:“司空曙与我无冤无仇,我为何要杀他?”

小公子展颜笑道:“这就对了,若说你杀了司空曙,江湖中人还是难免要怀疑,还是难免要追究。”

海灵子忍不住道:“我也没有杀他。”小公子道:“你自然也没有杀他,但我们既然都没有杀他,司空曙是谁杀的呢?”

屠啸天、海灵子面面相觑,说不出话了。

小公子叹息道:“亏你们还有眼睛,怎么没有看到萧十一郎呢?”

这句话说出,萧十一郎倒真吃了一慷:“难道此人已发现了我?”

幸好小公子已接着道:“方才岂非明明是萧十一郎一刀将司空曙的脑袋砍了下来,他用的岂非正是‘割鹿刀’!”

屠啸天眼睛立刻亮了,大喜道:“不错不错,在下方才也明明看到萧十一郎一刀杀了司空曙,而且用的正是‘割鹿刀’,只是年老昏花,竟险些忘了。”

小公子笑道:“幸亏你还没有真的忘了,只不过——司空曙虽是萧十一郎杀的,江湖中人却还不知道,这怎么办呢?”

屠啸天道:“这——我们的确应该想法子让江湖中人知道。”

小公子笑道:“一点也不错,你已想出了用什么法子吗?”

屠啸天皱眉道:“一时未想出来。”

小公子摇了摇头,道:“其实,这法子简单极了,你看。”

他的刀突又出了鞘,刀光一闪,削下了块树皮,道:“司空曙的血还没有冷,你赶快用他的衣服,蘸他的血,在这树上写几个宇,我念一句,你写一句,知道吗?”

屠啸天道:“遵命。”

小公子目光闪动,道:“你先写:割鹿不如割头,能以此刀割尽天下人之头,岂不快哉,岂不快哉……然后再留下萧十一郎的名字,那么普天之下,就都知道这件事是谁干的了,你说这法子简单不简单?”

屠啸天笑道:“妙极妙极,公子当真是天下奇才,不但奇计无双,这几句话也写得有金石声,正活脱脱是萧十一郎那厮的口气。”

小公子笑道:“我也不必谦虚,这几句话除了我之外,倒真还没有几个人能想得出来。”

萧十一郎几乎连肚子都气破了。

这小公子年纪不大,但心计之阴险,就连积年老贼也万万比不上!若让他再多活几年,江湖中人只怕要被他害死一半。

只听小公子道:“现在我们的事都已办完了吗?”

屠啸天笑道:“总算告一段落了。”

小公子叹了口气,道:“看你们做事这么疏忽,真难为你们怎么活到现在的。”

屠啸天干咳两声,转过头去吐痰。

海灵子面上已变了颜色,忍不住道:“难道还要将司空曙的头再劈成两半?”

小公子冷笑道:“那倒也用不着了,只不过萧十一郎若也凑巧经过这里,看到了司空曙的尸身,又看到树上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鹰王的秘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十一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