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爷的剑》

第30章 千红剑客

作者:古龙

胖掌柜不敢再开口,鞠躬而退。别的桌上却有人在冷笑:“这小子也不知是暴 发户,还是饿疯了?”

小弟好像根本没听见,喃喃道;“这些菜都是我喜欢吃的,只可惜平时很难吃 得到!”

谢晓峰道:“只要你高兴,能吃多少,就吃多少。”

没有人能吃得下这样一桌菜,小弟每样只吃了一口,就放下筷子:“我饱了。”

谢晓峰道:“你吃得不多?”

小弟道:“若是吃一口就已尝出滋味,又何必吃得太多?”

他长长吐出口气,拍了拍桌子,道:“看账来。”

像他这样的客人并不多,胖掌柜早就在旁边等着,陪笑道:“这是八两银子一 桌的,外加酒水,一共是十两四钱。”

小弟道:“不贵。”

胖掌柜道:“小号做生意一向规矩。连半分钱都不会多算客官的。”

小弟看了看谢晓峰,道:“加上小账赏钱。我们就给他十二两怎样。”

谢晓峰道:“不多。”

小弟道:“你要照顾我,我吃饭当然该你付钱。”

谢晓峰道:“不错。”

小弟道:“你为什还不付!”

谢晓峰道:“因为我连一两银子都没有。”

小弟笑了,大笑,忽然站起来,向刚才有人冷笑的桌子走过去。

这一桌的客人有四位,除了一个酒喝最少,话也说得最少,看起来好像有点笨 头笨脑的布衣少年外,其馀三个人,都是气概轩昂,意气风发的英俊男儿,年纪也 都在二十左右。

桌上摆着三柄剑,形式都很古雅,纵末出鞘,也看得出却是利器。

刚才在冷笑的一个人,衣着最华丽,神情最骄傲,看见小弟走过来,他又在冷 笑。

小弟却看着摆在他手边的那柄剑,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好剑。”

这人冷笑道:“你也懂剑?”

小弟道:“据说昔年有位徐鲁子徐大师,铸剑之术,天下无双,据说他曾应武 当第七代掌门之邀,以西方精铁之英,用武当解剑池的水,铸成了七柄利剑,由掌 门人传给门下剑术最高的七大弟子,人在剑在,死後才交回掌门收执。”

他傲笑问道:“却不知这柄剑是否其中之一?”

冷笑的少年还在冷笑,身旁却已有个紫衣人道:“好眼力。”

小弟道:“贵姓?”

紫衣人道:“我姓袁,他姓曹。”

小弟道:“莫非就是武当七大弟子中,最年轻英俊的曹寒玉?”

紫衣人又说了句:“好眼力。”

小弟道:“那阁下想必就是金陵紫衣老家的大公子了。”

紫衣人道:“我是老二,我叫袁次云,他才是我的大哥袁飞云就坐在他身旁, chún上已有了微髭。”

小弟道:“这位呢?”

他问的是那看来最老实的布衣少年:“彩凤不与寒鸦同飞,这位想必也是名门 世家的少爷公子。”

布衣少年只说了三个字;“我不是。”

小弟道:“很好。”

这两个字下面显然还有下文,布衣少年就等着他说下去。老实人通常都不多说, 也不多问。

小弟果然已接着说道:“这里总算有个人是跟他无冤无仇的了。”

袁次云道:“他是谁?”

小弟道;“就是那个本来该付账,身上却连一两银子都没有的人。”

袁次云道:“我们都跟他有克仇?”

小弟道:“好像有一点。”

袁次云道:“有什冤亍什仇?”

小弟道:“贷昆仲是不是有位叔父,江湖人称千红剑客!”

袁次云道:“是。”

小弟道:“这位曹公子是不是有位兄长,单名一个『冰』字。”

袁次云道:“是。”

小弟道:“他们两位是不是死在神剑山庄的!”

袁次云脸色已变了,道;“难道你说的那个人就是”

小弟道:“他就是翠云峰,绿水湖,神剑山庄的三少爷谢晓峰。”

“呛吃”一声,曹寒玉的剑已出鞘,袁家兄弟的手也已握住剑柄。

“你就是谢晓峰?”

“我就是。”

剑光闪动间,三柄剑已将谢晓峰围住。

谢晓峰的脸色没有变,胖掌柜的脸却已被吓得发青,小弟突然走过去,拉了拉 他衣角,悄悄问:“你知不知道吃白食的,最好的法子是什么?”

胖掌柜摇头。

小弟道:“就是先找几个人混战一场,自己再悄悄溜走。”

小弟已经溜了。他说溜就溜,溜得真快,等到胖掌柜回过头,他早已人影不见。

胖掌柜只有苦笑。他并不是不知道这法子,以前就有人在这里用过,以後一定 还有人会用。

因为用这法子来吃白食,实在很有效。

正午,长街。

小弟沿着屋後下的阴影往前走。能够摆脱掉谢晓峰,本是件很令人得意高兴的 事,可是他却连一点这种感觉都没有。

他只想一个人奔走入原野,放声呐喊,又想远远的奔上高山之巅去痛哭一场。

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为什会这想,也许连他自己都知道。

——谢晓峰是不是能对付那三个眠睛长在头顶上的小杂种?

——他们谁胜谁负,跟我有什狗屁关系?

就算他们全部都死了,也有他们的老子和娘来为他们悲伤痛哭,我死了有谁会 为我掉一滴眼泪印?

小弟忽然笑了,大笑。街上的人全都扭过头,吃惊的看着他,都把他看成个疯 子。可是他一点都不在乎,别人随便把他看成什东西,他都不在乎。

一辆大车从前面的街角转过来,用两匹马拉着的大车,崭新的黑漆车厢,擦得 比镜子还亮,窗口还斜插着一面小红旗。

身上系着条红腰带的车把式,手挥长鞭,扬眉吐气,神气得要命。

小弟忽然冲过去,挡在马头前,健马惊嘶,人立而起。

赶车的大吼大骂,一鞭子抽了下来。

“你想死?”

小弟还不想死,也不想挨鞭子,左手带住了鞭梢,右手拉住了僵绳,赶车的就 一头栽在地上,车马却已停下。

车窗里一个人探出头来,光洁的发髻,营养充足的脸,却配着双凶横的眼。

小弟走过去,深深吸了口气,道;“好漂亮的头发,好香。”

这人狠狠的磴着他,厉声道;“你想干什么?”

小弟道:“我想死。”

一这人冷笑,道:“那容易得很。”

小弟微笑,道:“我就知道我找对了地方,也找对了人。”

他看着这人扶在车窗上的一只手,粗短的手指,手背上青筋凸起。

只有经过长期艰苦奋斗,而且练过外家掌力的人,才会有这一只手,做别的事 也许都不适宜,要拖断一个人的脖子却绝非难事。

小弟就伸长了脖子,拉开车门,微笑道:“请。”

这人反而变得有些犹疑了,无缘无故就来找死的人毕竟不太多。

车厢里还有个猫一样蜷伏着的女人,正眯着双新月般的睡眼在打量着小弟,忽 然——的笑道:“他既然这想死,你为什不索性成全了他?胡大爷几时变得连人都 不敢杀了?”

她的声音就像她的人一样娇弱而柔媚,话中却带着猫爪般的刺。

胡大爷眼睛里立刻又露出凶光,冷冷道:“你几时见过我胡非杀过这样的无名 小辈。”

猫一样的少女又——的笑道:“你怎知道他是个无名的小辈亍他年纪虽轻,可 是年轻人里名气大过你的也有不少,说不定他就是武当派的曹寒玉,也说不定他就 是江南紫衣袁家的大少爷,你心里一定就在顾忌着他们,所以才不敢出手。”

胡非的一张脸立刻涨血红,这少女软言温柔,可是每句话都说中了他的心病。

他知道曹寒玉和袁家兄弟都到了这里,这少年若是没有点来历,怎敢在他面前 无礼?

小弟忽然道:“这位胡大爷莫非就是红旗镖局的铁掌胡非?”

胡非立刻又挺起了胸膛,大声道:“想不到你居然还有点见识。”

江湖豪杰听见别人知道自己的名头,心里总难免有些得意,如果自己的名头能 将对方骇走,那当然更是再好也没有。

小弟却叹了口气,道:“我也想不到。”

胡非道;“想不到什么?”

小弟道:“想不到红旗镖局居然有这大的威风,这大的气派,连镍局一但小小 的镖师,都能摆得出这大的排场来。”

这样的鲜元怒马,香车美人,本来就不是一个普通镖师能养得起的。

红旗镖局的声誉虽隆,总镖头“飞骑快剑”铁中奇的追风七十二式和二十八枝 穿云箭虽然是名震江湖的绝技,可是镖局里的一个镖头,月俸最多也只不过有几十 两银子。

胡非的脸涨得更红,怒道:“我的排场大小,跟你有什关系?”

小弟道;“一点关系都没有。”

胡非道:“你姓什么?啡什么?是什来历?”

小弟道:“我既没有姓名,也没有来历,我我”这本是他心里的隐痛,他说的 话虽不伤人,却刺伤了他自己。像曹寒玉那样的名门子弟,提起自己的身世时,当 然不会有他这样悲苦的表情。

胡非心里立刻松了口气,厉声道:“我虽不杀无名小辈,今日却不妨破例一次。”

他的人已箭一般窜出车厢,铁掌交错,猛切小弟的咽喉。

小弟道;“你虽然肯破例了,我却又改变了主意,又不想死了。”

这几句话说完,他已避开了胡非的二十招,身子忽然一轻,“嗤”的一声,中 指弹出,指尖已点中了胡非的腰。胡非只觉得半边身子发麻,腰下又酸又软,一腿 条已跪了下去。

那猫一样的女人,道;“胡大镖头为什忽然变得如此多礼?”

胡非咬着牙,恨恨道:“你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人”那猫一样的女人道:“我 吃里扒外?我吃了你什么?凭你一个小小的镖师,就能养得起我!”

她看着小弟,又道:“小弟弟,你刚才只有一样事看错了。”

小弟道;“哦?”

猫一样的女人道;“一直都是我在养他,不是他在养我。”

胡非怒吼,想过去,又跌倒。

猫一样的女人道:“最近你吃得太多,应该少坐车,多走路。”

她用那双新月般的眼睛看小弟:“可是我一个人坐在车里又害怕,你说该怎办 呢?”

小弟道:“你想不想找个人陪你!”

猫一样的女人道:“我当然想,想得要命,可是,我在这里人地生疏,又能找 得到谁呢?”

小弟道:“我。”

胡非一条腿跪在地上,看着小弟上了车,看着马车绝尘而去,却没有看见後面 已有人无望无息的走过来,已到了他身後。

车厢里充满了醉人的香气。小弟跷起了脚,坐在柔软的位子上,看若对面那猫 一样蜷伏在角落里的女人。这女人要甩掉一个男人,简直比甩掉一把鼻涕还容易。

这女人也在看着他,忽然道;“後面究竟有什人在追你,能让你怕得这厉害?”

小弟故意不懂:“谁说後面有人在追我?”

猫一样的女人笑道:“你虽然不是好人,可是也不会无缘无故要抢人马车的, 你故意要找胡非的麻烦,就因为你看上了车上的红旗,躲在红旗镖局的车子里,总 比躲在别的地方好些。”

她的眼睛也像狸一样利,一眼就看出了别人在打什主意。

小弟笑了:“你怎知道我是看中了车上的红旗,不是看中了你?”

猫一样的女人也笑了:“好可爱的孩子,好甜的嘴。”

她眨着眼,眼波流动如春水;“你既然看中了我,为什不过来抱抱我?”

小弟道:“我怕。”

猫一样的女人道:“怕什么?”

小弟道:“怕你以後也像甩鼻涕一样甩了我。”猫一样的女人嫣然道:“我只 甩那种本来就像鼻涕的男人,你像不像鼻涕?”

小弟道:“不像。”

他忽然间就已坐了过去,一下子就已抱住了她,而且抱得很紧。

他的身世孤苦离奇,心里充满了悲愤不平,做出来的事,本来就不是可以用常 理揣测的。

他的手也很不老实。

猫一样的女人忽然渖下了脸,冷冷道:“你好大的胆子。”

小弟道:“我的胆子一向不小。”

猫一样的女人道:“你知道我是什人?”

小弟道:“你是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

猫一样的女人道:“漂亮的女人,都有男人的,你知道我是谁的女人?”

小弟道:“不管你以前是谁的,现在总是我的。”

猫一样的女人道:“可是可是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小弟道:“我没有名字,我我是个没爹没娘的小杂种。”

一提起这件事,他心里就有一股悲伤恨气直冲上来,只觉得世上从来也没有一 个人对得起他,他又何必要对得起别人?

猫一样的女人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脸已红了,好像又害羞,又害怕,头声道: “你心里在想什么?是不是想强姦我!”

小弟道:“是。”

他的头已伸过去,去找她的嘴。

突听车窗“格”的一响,彷佛有风吹过,等他抬起头,对面的位子上已坐着一 个人,苍白的脸上,带着种说不出的悲伤。

小弟长长叹了口气,道:“你又来了。”

谢晓峰道:“我又来了。”

车厢很阔大,本来至少可以坐六个人的,可是现在三个人就似已觉得很挤。

小弟道;“我知道你从小就是个风流公子,你的女人多得连数都数不清。”

谢晓峰没有否认。

小弟忽然跳起来,大声道;“那末你为什不让我也有个女人,难道你要要我做 一辈子和尚?”

谢晓峰脸上的表情很奇怪,过了很久,才强笑道:“你不必做和尚,可是这个 女人不行。”

小弟道:“为什么?”

猫一样的女人忽然叹了口气,道:“因为我是他的。”

小弟的脸色惨白的。

猫一样的女人已坐过去,轻摸着他的脸,柔声道:“几年不见,你又瘦了,是 不是因为女人太多?还是因为想我想瘦的?”

谢晓峰没有动,没有开口。

小弟握禁双拳,看着他们,他不开口,也不动。

猫一样的女人道:“你为什不告诉我,这位小弟弟是什人,跟你有什关系!”

小弟忽然笑了,大笑。

猫一样的女人道;“你笑什么?”

小弟道:“我笑你,我早就知道你是什人了,又何必别人来告诉我?”

猫一样的女人道;“你真的知道我是什人?”

小弟道:“你是个婊子。”

他狂笑着撞开车门,跳了出去。

他狂笑,狂奔。

至於谢晓峰是不是还会跟着他?路上的人是不是又要把他当作疯子?他都不管 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少爷的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