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爷的剑》

第04章 痴女情恨

作者:古龙

燕十三并没有争辩,也不想争辩。这是武林中四大世家的规矩,是江湖中人都 默认了的。如果没有深仇大恨,谁也不想破坏这规矩。

在江湖中混的人,多多少少总得遵守一点江湖上的规矩。连燕十三都不例外。 小讨厌道:“只可惜你什麽事都明白,却不明白一件事。”

燕十三道:“哦。”

小讨厌道:“现在你不想进去都不行。”

燕十三道:“为什麽。”

小讨厌道:“因为现在就是我姊姊要我来叫你进去的。”

树林里和平而宁静,连脚步踏在落叶上,声音都是温柔的。走到林木深处,秋 也更浓了。

乌鸦并没有跟着进来。

“因为我姊姊只想见他一个人。”

她为什麽要见他?而且要单独一个人相见?燕十三想不通,也不必再想。

他已经看见了她。

本叶已枯黄的老树下,铺着张新席,席上有一张琴,一炉香,一壶酒。

这显然远是夏侯星留下来的,他离开这里时,走得显然很匆忙。

难道他是被赶走的,被此刻坐在树下的这个忧郁的女人赶走的?

她看来不但忧郁,而且脆弱,彷佛再也禁受不了一点点打击。

燕十三走过去,轻轻的走过去,也彷佛生怕鹫动了她。她却已抬起头,用一双 剪水双瞳在打量着他:“你就是夺命燕十三。”

茄十三点点头,道:“姑娘是从翠云峰来的?”

他认得外面那翠绿的丝带,正是翠云峰,绿水湖的标志。想不到她却摇了摇头。 燕十三真的想不到,不是翠云峰的人,怎麽敢用翠云峰的标志?

“我是从江南七星塘来的。”

她的声音也很柔弱:“我叫慕容秋荻。”

燕十三更吃惊。江南七星塘也是武林中的四大世家之一。

慕容秋荻不但是江湖中有名的美人,也是有名的孝女。为了照顾她多病的父母, 她拒绝了无数次亲事,也牺牲了她生命中最美丽的年华。现在她为什麽忽然出现在 这里?难道七星塘的主人“江南大侠”慕容正已去世?

七星塘的声名并不在翠云峰之下,她为什麽要盗别人的标志?

慕容秋荻竟似已看穿他心里正想什麽,忽然道:“我的父亲并没有死,他虽然 多病,三年五载内还死不了的。”

燕十三吐出口气,道:“但愿他身子健康,还能多活几年。”

慕容秋荻道:“这次我出来,是偷偷溜出来的,他根本不知道。”

燕十三忍不住想问:“为什麽?”

他还没有问出来,慕容秋荻已接着道:“因为我要杀一个人。”

她忧郁的眼波中,忽然露出种说不出的悲伤和怨恨。

她一定恨透了这个人一这个人究竟是谁亍.,燕十三不敢问,也不想问,他并 不想管武林四大世家中的事。

慕容秋荻目光仿佛在遥视着远方,人也枋佛到了远方,过了很久,才慢慢的接 着道:“你们一定都知道我是个孝女。”

燕十三承认。

慕容秋荻道:“这七年来,我已拒绝过四十三个人的求亲。”

够资格到七星塘去求亲的,当然都是江湖中名门子弟。

慕容秋荻道:“你知道我为什麽要拒绝他们?”

燕十三道:“因为你不忍离开令尊。”

慕容秋荻道:“你错了。”

燕十三道:“哦?”

慕容秋荻道:“我并不是别人想像中的那种孝女,我……我……”

她忽然用力握住自己的手,道:“我只不过是个骗子,不但骗了别人,也骗了 自己。”

燕十三怔住,他不敢再看她,她的眼圈已红了,眼泪随时都可能流下来。

他不愿看见女人流泪,也不想知道女人们流泪的原因。

只可惜她偏偏要说。

“我拒绝别人的亲事,只因为我一直在等他来求亲。”

“他”是谁?是不是那个她要杀的人?.慕容秋荻的眼泪终於流落;“他答应 过我,一定会来的,他答应过很多次。”

可是他没有来。

一个无情的男人,用婚姻作饵,欺骗了一个多情的少女。

——这并不是她独有的悲剧。

自古以来,这种悲剧已不知发生过多少次,直到现在还随时随地都在发生着。 燕十三并没有为她悲伤。

因为只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才是真正的悲剧。别人的悲剧,就很难打动 像燕十三这样的人。

慕容秋荻道:“我是在十六岁那年认得他的,他要我等他七年。”

七年!多麽漫长的岁月。

从十六到二十三,这又是一个女人生命中多麽美丽的年华?

一个人的生命中,有多少个这麽样的七年?燕十三心里已经开始在叹息。

他要你等他七年的时侯,就已经是在欺骗你。

他以为你一定不会等得这麽久的,以为你七年後一定早已忘记了他。

燕十三是男人,当然很了解男人的心。可是他并没有说出来,他看得出这漫长 的七年对她是种多麽痛苦的折磨,多麽辛酸的经历。

慕容秋荻道:“刚才你看见的那孩子,并不是我弟弟。”

燕十三道:“不是?”

慕容秋荻道:“他是我的儿子,是我跟那个人的私生子。”

燕十三怔住。现在他才明白她为什麽要等七年,为什麽恨透了那个人。现在连 他都已在为她悲伤。

慕容秋荻道:“我告诉你这些事,并不是要你为我难受的。”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冷,忧郁的眼波也忽然变得利如刀锋。

她冷冷的接着道;“我要你去替我杀一个人。”

燕十三道:“就是那个人?”

慕容秋荻道:“是!”

燕十三道:“我只杀两种人。”

慕容秋荻道;“跟你有仇恨的人?”

燕十三点点头,道:“还有一种,就是想杀我的人。”

他慢慢的接着道:“所以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

慕容秋荻道:“你说。”

燕十三道;“如果你一定要去杀一个人,就一定要自己去动手,自己打的结, 一定要自己才解得开。”

慕容秋荻道:“可是我不能去。”

燕十三道:“为什麽?”

慕容秋荻道:“因为……因为我不想再见他。”

燕十三道:“是不是因为你生怕一见到他的面,就不忍下手?”

慕容秋荻的手又握紧。

燕十三叹了口气,道:“既然不忍,又何必非杀他不可。”

慕容秋荻盯着他,忽然道:“我也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

燕十三道;“你说。”

慕容秋荻道:“我一定要杀这个人,而且一定要你去杀!”

燕十三道;“为什麽?”

慕容秋荻道:“因为这个人的名字叫谢晓峰。”

燕十三的脸色变了,道:“绿水湖的谢晓峰?”

慕容秋荻道:“就是他!”

翠云峰,绿水湖,神剑山庄的大临中有一块很大的横匾。上面只有五个字;金 字。

“天下第一剑”。

这并不是他们自己吹嘘,这是多年前江湖中所有闻名的剑客在华山绝顶论剑後, 每个人都拿出了一两黄金,铸成了这五个金字,送给谢天的。

谢天就是神剑山庄的第一代主人。这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匾上的金字虽 然依旧光华夺目,“天下第一剑”的名声却不再存在。近百年来,江湖中名剑辈出, 已没有人能被公认为天下第一剑。

神剑山庄的光芒也渐渐由绚烂而归於平淡,直到这一代——因为神剑山庄这一 代又出了位了不起的人,绝艳惊才,天下侧目。

这个人在十三年前就已击败了华山门下的第一位剑客华玉坤。

这个人一生下来,就彷佛带来了上天诸神所有的祝福与荣宠。

他生下来後,所得到的光荣和宠爱,更没有人能此得上。他是江湖中不世出的 剑客,也是在武林中公认的才子。

他聪明英俊,健康强壮,而且是个侠义正直的人。在他的一生中,无论谁都很 难找出一点瑕疵,一点缺憾来。

这个人就是绿水湖“神剑山庄”的三少爷。

这个人就是谢晓峰。

树林里更安静,凉爽乾燥的空气中,充满了木叶的芬芳。

燕十三却彷佛完全没有感觉,听见了这三个字,他似已连呼吸都停顿。过了很 久,他才轻轻吐出一口气,道:“我知道这个人。”

慕容秋荻道:“你当然应该知道,你们还有个不见不散的死约会!”

燕十三不能否认:“我的确约好了要去找他的。”

慕容秋荻道:“约好了的事你从不更改丁.”

燕十三道:“从不。”

慕容秋荻道:“那麽这次约会,只怕就是你最後一次约会了。”

燕十三道:“哦。”

慕容秋荻道;“我看过你的剑法,你绝不是他的敌手。”

燕十三苦笑道:“你既然知道,为什麽还要叫我去杀他?”

慕容秋荻道:“因为你遇见了我。”

燕十三道:“你……”

慕容秋荻道:“他的剑法浑然天成,几乎已超越了剑法中的极限。”

燕十三叹息道:“他的确是个天才,我也看过他出手。”

慕容秋荻道:“你也看得出他剑法中的破绽?”

燕十三道:“他的剑法中没有破绽,绝没有。”

慕容秋荻道:“有。”

燕十三道;“真的有?”

慕容秋荻道:“绝对有,只有一点。”

燕十三道:“你知道?”

慕容秋荻道:“只有我知道。”

燕十三眼睛发出了光。他相信她说的不是谎话,世上如果还有一个人能知道三 少爷剑法中的破绽,这个人一定就是她。

因为他们曾经相爱过。至少在他们有了那孩子的那一瞬间,他们的心灵无疑是 完全沟通的。

只有一个真正和他相爱过的人,才能知道他的秘密。

对一个天下无敌的剑客来说,他剑法中的破绽,就是他最大的秘密。

燕十三不但眼睛发光,心跳也加快了。他也是个练剑的人。他也已将自己的生 命和爱全都贡献给他的剑。这已经不仅是种伟大的贡献,而是种艰苦卓绝的牺牲。 这种仪牲并不完全没有代价的。

得胜时那一瞬间的辉煌的光芒,已足以照耀他的生命。他练剑的目的本是求胜, 不是求死。

绝不是!

如果有得胜的机会,谁愿意放弃?

慕容秋荻看着他发光的眼睛,当然也看得出他已被打动了。立刻接着道:“所 以这世上只有我能助你了败他,也只有你能替我杀了他。”

燕十三道:为什底只有我?”

慕容秋荻道:“因为你的夺命十三剑中,有一着只要稍加变化,就可以置他於 死地!”

燕十三道;“那是第几剑?”

慕容秋荻道:“第十四剑。”

明明是夺命十三剑,怎麽会有第十四剑?别的人一定不会懂的。

燕十三懂。

夺命十三剑的剑招虽然只有十三种,变化却有十四种。那一着变化,才是他招 式中的精粹,剑法中的灵魂。魂虽然是看不见的,却没有人能否认它的存在……慕 容秋荻忽然站了起来。她看来还是那麽娇柔,那麽脆弱,可是她眼睛里又发出了那 种刀锋般的光。她在看着燕十三,一字字道:“现在我已是谢晓峰。”说完了这七 个字,她眼睛里的光竟似又变成了一种慑人的杀气!一种只有杀人无算的高手们独 具的杀气。

难道这娇柔脆弱的名门淑女也杀过人,她杀过多少人? 燕十三没有间,也不必 问。他看得出。

慕容秋荻折下了一截枯枝,道:“这是我的剑。”

这截枯枝到了她手里,她的人又变了,那种无坚不摧,不可抵御的杀气已不仅 在她眼睛,已在她身上。已无处不在!

慕容秋荻道:“现在你看着,仔细看着,这只是他剑法中唯一的破绽。”

一阵风吹过,风忽然变得很冷。

她的人与剑已开始有了动作,一种极缓慢,极优美的动作,就像是风那麽自然。

可是风吹来的时候,有谁能抵挡?又有谁知道风是从那里吹来的?

燕十三的瞳孔在收缩。

她的剑已慢慢的,慢慢的刺了出来。

从最不可思议的部位刺了出来,刺出时忽然又有了最不可思议的变化。可是在 这种变化之间,果然有一点破绽。

狂风卷开大地时,岂非也难免有遗漏的地方?.可是当狂风吹过来时,又有谁 能注意到这些地方?

燕十三忽然发现自己掌心已有了冷汗。

就在这时,她的动作已停止。

她冷冷的凝视着燕十三,道:“现在你是不是已看出来了?”

燕十三点头。

慕容秋荻道;“你能看出来,只因为我的动怍比他出手时慢了二十四倍。”

燕十三相信她的计算绝对正确。

一位真正的高手,对於剑法速度的怙计,绝对比当铺朝奉怙计货物的价值还准 确十倍。

慕容秋荻道:“我真正出手时,虽然比他慢一点,慢得并不多。”

燕十三也不能不信。现在他已发现这娇柔脆弱的女人,实在是他平生仅见的高 手。

慕容秋荻道:“现在我已将出手。”

燕十三道:“出手对付谁?”

慕容秋荻道:“你。”

燕十三轻轻吐出口气,道;“你要看看我是不是能破这一剑?”

慕容秋荻道;“是的。”

燕十三道;“我若破了这一剑,你岂非就要死在我的剑下?”

慕容秋荻道:“这点用不着你担心。”

燕十三道:“如果我还是破不了这一剑?……”

慕容秋荻道:“那麽你就得死!”

她冷冷的接着道:“你若还是破不了这一剑,再活着对你我都已没好处,我只 有杀了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少爷的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