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刀声》

第一章 报复开始

作者:古龙

山坡上一座新坟,坟上草色刚青,几棵白杨伶汀地立在西风里,坟头矗立着一块六尺高的青石碑。

碑上几个掰窠大字是:“爱女马芳铃之墓。”

马空群双眼茫然地凝注着新坟,良久良久才转过身来面对着傅红雪,他脸上的皱纹更深了,每一条皱纹里都不知埋藏着多少凄凉惨痛的往事。

也不知埋藏了多少悲伤?多少仇恨?

傅红雪静静地站在西风里,一双漆黑的眸子但然地注视着马空群。

马空群凝视着他,忽然问:“你看见了什么?”

“一座坟。”傅红雪淡淡他说。

“你知道这是谁的坟?”

“马芳铃。”

“你知道她是谁吗?”

“马空群的女儿。”

傅红雪没有说:“你的女儿”,而说是“马空群的女儿”,因为至今他还不相信站在他面前的人是马空群。

马空群十年前就已死了,是他亲眼看见他倒下的,虽然不是他杀的,可是他相信自己的眼睛。

山坡前一片大草原,接连着碧天,山上的风更冷,风吹长草,宛如海洋中的波浪。

马空群的神色更悲伤,喃喃他说:“马空群的女儿……”

他忽然又转过身,遥视着远方,过了很久,才又缓缓他说:“现在你看见了什么?”

“草原。”傅红雪说:“大地。”

“看不看得见这块地的边?”

“看不见。”

“这一块看不见边际的大地,就是我的。”马空群激动他说:“大地上所有的生命,所有的财产也全都属于我,我的根已长在这块地里。”

傅红雪听着,他只有听着,因为他实在不懂马空群今天将他带来这里,说了这些话的用意是什么?

“我的根在这里,马芳铃却是我的命。”马空群说:“无论是谁杀了她,都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

听见他这一句话,傅红雪慢慢地将视线移向新坟。

——这坟里埋的真是马芳铃?

风吹草动,马空群的激动仿佛已被冷风拂走,他的神色渐渐平息,过了很久才长长叹了口气。

“我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你杀了马芳铃,可是你也无法证明人不是你所杀的。”马空群注视着他说。

“我是无法。”

马空群注视他一会,忽然又转身,又面对着那无际的大草原。

“无论谁要拥有这一片大地,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马空群忽然又转变了话题:“你知不知道这一切我是怎么得来的?”

——是你昧着良心杀了你的好友白天羽,而得来的。

傅红雪并没有说出这一句话,他只是冷冷地看着马空群。

“这是我的好友和我无数兄弟的性命换来的。”马空群说:“他们已死了,而我却还活着。”

“我知道。”

“所以无论什么人都休想将这一切从我手里抢走。”马空群顿了一下,才慢慢地又道:“除了白依伶。”

傅红雪不懂他这话的意思,幸好马空群很快地又解释。

“马芳铃虽然是我的命根,可是为了白依伶,我可以义无反顾地抛弃一切。”他看着傅红雪:“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不懂。”傅红雪是真的不懂。

“杀女之仇,不共戴天,然而……”马空群咬了咬嘴chún:“然而白依伶却喜欢你。”

白依伶?

傅红雪已渐渐懂得他的意思。

万马堂的一切霸业是白天羽夫妇打来的,所以他的遗孤,马空群必须照顾,毫无条件地照顾,这就是所谓的“江湖义气”。

所以傅红雪虽然杀了马芳铃,可是为了白依伶,马空群就必须放了傅红雪。

这就是今天马空群将傅红雪带到这里来的原因。

然而事实真是这样的吗?

被杀被埋在坟里的真的是马芳铃?

这个长得很像马芳铃的白依伶,真是的白天羽的女儿白依伶吗?

马空群凝注着傅红雪:“我知道你是个很有志气的人,如果换做平时;我会很想要你做我的朋友,甚至做我的女婿……”

他的脸色又沉下,眼睛里又射出刀一般凌厉的光芒,一字一字他说:“可是现在你最好赶快走。”

“走?”

“不错,走。”马空群说:“带着白依伶走,走得越快越远越好。”

“我为什么要走?”傅红雪问。

“因为这里的麻烦太多,无论谁在这里,都难免要被沾上血腥。”马空群说:“因为我虽然为了白依伶,可以容忍你的杀人之事,可是我不能担保其他的人会原谅你。”

“我不怕麻烦也不怕血腥。”傅红雪淡淡他说:“更不需要别的人原谅。”

“但这地方你本就不该来的,你应该回去。”马空群说。

“回去?”傅红雪说:“回哪里去?”

“回到你的家乡。”马空群说:“那里才是你安身立命的地方。”

傅红雪没有马上回答,他慢慢地转身看着大草原,过了很久才慢慢他说:“你可知道我的家乡在哪里?”

“无论你的家乡多么遥远,无论你要多少盘缠,无论你想从这里带走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马空群说:“你的要求,我一定会答应,只要你尽快带白依伶走。”

“那倒不必,我的家乡并不远。”傅红雪说。

“不远?”马空群说:“在哪里?”

天边的远方有一朵白云,傅红雪的目光就停在这一朵白云上:“我的家乡就在这里。”

“就在这里?”马空群怔住。

傅红雪回过身,凝视着他,脸上还带种很奇怪的表情。

“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你还要叫我到哪里去?”傅红雪说。

听见这话,马空群的胸膛已开始起伏,双手也已紧握着,喉咙里“格格”作响,却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早已说过,我从不怕麻烦,也不怕血腥。”傅红雪说:“而且我只做我自己应该做的事。”

“你一定要留在这里?”马空群总算迸出了这一句话。

“是。”

这就是傅红雪的回答,即简单又干脆。

远方的浮云飘来,掩住了日色,西风卷起了木叶,白杨伶汀地颤抖。

马空群的腰虽仍挺得笔直,但胃却在收缩,就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他的胸与胃之间压迫着,压得他几乎忍不住要呕吐。

他只觉得满嘴酸水,又酸又苦。

傅红雪已走了。

马空群知道,可是并没有拦阻,甚至连看都没有回头去看一眼。

——既不能拦阻,又何必看?

若是换了十年前,他绝不会让他走的。

若是换了十年前,他现在也许早已将他埋在这山坡上了。

十年前从来也没有人拒绝过他的要求,十年前他说出的话,从来也没有人敢违抗。

可是现在已有了。

刚才他们面对面的时候,马空群本有机会击倒傅红雪的,他的拳头和十年前一样快速,他自信可以将任何一个站在他面前的人击倒。

然而刚刚他却没有动手。

为什么?

是他老了?抑或是他有所顾忌?

他是不是真的马空群?

是不是十年前的马空群?

今日万马堂的一切和这些人,真的都是死后复活吗?

多年来,马空群的肌肉仍然紧紧的结实的,甚至连脖子上都没有生出一点多余的脂肪肥肉,无论是坐着,还是站着,他的身子仍如十年前般笔挺。

十年来,他的外表几乎看不出有任何变化。

但是一个人内部的变化和衰老,本就是任何人都无法看出来的。

——有时甚至连自己都看不出。

真正的改变和衰老是在人的心里。

一个人只有在自己心里有了衰老的感觉时,才会真的衰老。

马空群忽然觉得很疲倦。

刚刚掩住日头的那一朵浮云已不知何时换成乌云,天色更暗,似将有雷雨。

马空群当然看得出,多年来的经验,已使他看天气的变化,就如同他看人的心变化一样准,但他却懒得回去。

他静静地站在新坟前,静静地凝注着石碑上的碑文:“爱女马芳铃之墓。”

这坟里埋的真是马芳铃?

这秘密除了他自己和埋在坟里的人之外,知道的人并不多。

这秘密已在他心里隐藏了十年,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他心里,他只要一想起,心里就会感到痛。

现在他的眼睛就有痛苦之色,是因为他想起了这秘密,还是傅红雪拒绝了他的要求?

大地除了风声外,并没有马蹄声或是脚步声,马空群却感觉到有人走上了山坡。

他知道是谁来了。

白依伶。

只有白依伶是唯一能跟他共享所有秘密的人。

他信任白依伶,就好像父亲信任女儿一样。

“他没有答应?”白依伶走到马空群身后,转声问着。

马空群悄然地摇摇头。

这个答案,白依伶仿佛早已知道,她见到马空群摇着头,她的脸上立即就露出了哀怨之色。

“我早就说过他不会答应的。”白依伶轻轻他说:“他如果是那种人的话,十年前他也就不会走了。”

马空群抬起头,看着天上的乌云,轻轻地叹了口气:“本希望他能带你走,那么我就没有什么牵挂了。”

“他如果真的带我走,你不就违背组织的宗旨了吗?”白依伶说。

“组织?”马空群喃喃他说:“就是为了组织,我才希望你走。”

马空群回身凝注着白依伶,抬手轻轻地抚摸她的脸颊,眼神中充满了疼爱的关注。

“我走了你将如何面对组织?”白依伶说:“组织的手段,你又不是不了解?”

“也许你说的不错,我已老了。”马空群轻轻叹了口气:“就因为我已老了,所以我才希望你活得快乐一点,希望你能离开这里。”

他顿了一下,让眼睛里的那一滴慾出的泪水消失在眼眶内时,才又说:“至于组织……反正我已老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乌云未消,骤雨未下时,酷寒却已袭来了,一声震耳的乾雷也已响起了。

听到这一声闷雷时,傅红雪已走回到房门外了,这里大地已全暗了下来,房内未燃灯,一片黑漆漆的。

傅红雪从离开山坡到这里脚步全未停过,这时他当然也没有停的意思,可是他跨出的右脚却仿佛被人挡住般的停在半空中。

他全身上下的汗毛在这一瞬间忽然一根很竖起。

四周静悄悄的,一点什么样的声音也没有,傅红雪为什么忽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无边元际的黑暗,死一般的静寂,没有光,也没有声音。

傅红雪在将要跨入房门的那一刹那,停止自己所有的动作,是因为他听见了一种很奇怪的声音,既不是脚步声,也不是呼吸声,而是另一种声音。

一种不能用耳朵去听,耳朵也听不见的声音,一种只有用野兽般灵敏的触觉才能听到的声音。

有人在房内。

一个人。

一个想要他命的人。

一个带着满腔怨恨的人。

傅红雪看不见这个人,连影子都看不见,但是他能感觉到这个人距离他已越来越近了。

冰冷的大地,冰冷的风,冰冷的刀。

傅红雪已握住了他的刀,他除了紧握刀把外,不敢再动一下,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他的身子仿佛在逐渐僵硬。

天地间充满了死一般的静寂,忽然间,房内突传来一阵急而尖锐的风声。

傅红雪十八岁起就开始闯荡江湖,像是一条野狼般在江湖中奔浪,他挨过拳头、挨过巴掌、挨过剑、挨过刀、挨过各式各样的武器和暗器。

他当然听得出这是暗器破空的风声,一种极细小、极尖锐的暗器,这种暗器通常都是用机簧打出来的,而且通常都有毒。

暗器破空时,傅红雪本应该退,本应该闪,可是他却仿佛全身已经僵硬,他没有闪避,没有动。

他如果动,如果闪避,那么他就已死了。

“叮”的一声,暗器已经打下来,打在傅红雪身旁的青石板上。

房内的这个人算准他一定闪避,一定会动,所以暗器打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退路,不论他往哪边闪避,只要他一动就死。

他没有动。

他听出风声不是直接往他身上打过来的,他也算准这个人出手的意向。

他并没有十成把握,这种事无论谁都绝不可能有十成把握。

在这问不容发的一刹那问,他也没法子多考虑,但是他一定要赌一赌,用自己的性命作赌注,用自己的判断来下赌注。

这赌注他下得好险,赢得好险。

但是这场赌还没完,傅红雪一定还是赌下去,他的对手断不肯放过他的。

这一次他虽然赢了,下一次就有可能会输,随时都可能会输。

输的就是他的命,很可能连对手的人都没有看见,就已把命输出去了。

傅红雪有把握肯定房内的这个人,是他一生中从未见过的人。

只要他见过的人,他就有把握一定会认得出来,这当然也是他闯荡江湖所得来的经验。

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就会把命输出去,这样的死法,傅红雪当然不愿意,所以他忽然开始咳嗽。

咳嗽当然有声音,有声音就有目标,他已将自己完全暴露给对方。

所以他立刻又听到了一阵风声,一阵仿佛要将他整个人撕裂的风声。

一听见这种风声,傅红雪的人就已窜了出去,用尽他所有的潜力窜了出去,从风声下窜了出去。

黑暗中忽然闪起刀光。

冰冷的刀光,死亡的刀光!

在傅红雪咳嗽的时候,他已经抽出了他的刀,天下最锋利的五把刀之一。

刀光一闪,发出了“叮”的一响,然后就是一声暗器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这一声响过,又是一片死寂。

傅红雪一落地后,也不再动,连呼吸都已停止,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冷汗从他鼻尖往下滴落。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像是永恒般那么长久,傅红雪才听到另外一种声音。

他正在等待着的声音。

一听见这种声音,他整个人就立刻虚脱,慢慢地松懈下来。

傅红雪听到的是一种极轻微的呻吟,和一阵急促的喘息。

人只有在痛苦已达到了极限,已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时,才会发出这种声音来。

傅红雪知道这一战他又胜了。

胜得虽然凄凉而艰苦,可是他总算胜了。

他胜过,常胜,所以他还活着。

他总认为不管怎么样,胜利和生存,至少总比失败好,总比死好。

可是这一次他几乎连胜利的滋味都还来不及分辨时,无边元际的黑暗中忽然已有了一阵亮光。

——光明也正如黑暗一样,总是忽然而来,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但是你一定要有信心,一定要相信它迟早总会来的。

傅红雪终于看见了这个人,这个带着满腔怨恨、一心想杀他的人。

------------------

幻想时代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刀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