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刀声》

第二章 我叫风铃

作者:古龙

黑暗中亮起了光,傅红雪就看见了这个人。这个人没有死。

他还在挣扎,还在动,动的艰苦而缓慢,就像是一尾被困在沙砾中垂死的鱼。

他手里拿着一只火折子,光亮就是从火折子发出的,就在这时候,傅红雪才发现这个人居然是个女的。

而且是个极美的女人,虽然看来显得苍白而憔悴,却反而增加了她的骄弱和韵味。

她的一双眸子看来仿佛很茫然,却又带着满眼的相思,相思中还带着痛苦、绝望和哀求的眼神。

她正用一双垂死的眼睛看着傅红雪,她本来是来杀他的,可是在眼神交替的这一瞬间,他竟忘记了这一点。

因为他是人,不是野兽,他忽然发现一个人和一个野兽,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有分别的。

人的尊严,人的良知和同情,都是他抛不开的,也是他忘不了的。

一个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会在如此的夜晚里独身来杀傅红雪?“你是谁?”傅红雪只有这样问。

“我是来杀你的人。”这个女人说:“我一定要杀了你。”“为什么?”

“因为你不死,我就只有死。”这个女人的声音中又充满了怨恨:“因为你没死,我就必须让相思、怨恨纠缠而死。”

“相思?怨恨?”

“对的。”女人回答:“我相思的人被你杀了,如果我不杀了你,我又怎么能忍受得住那满腔的怨恨呢?”

“你相思的人是谁?”

“阿七,弯刀阿七。”

“阿七?”

傅红雪一愣,阿七明明已让他放走了,为什么阿七又会忽然死了?傅红雪还来不及想通这一点时,这个女人又开口了。

“你应该看得出你那一刀虽然伤得我很重,可是并没有伤到我的要害。”

傅红雪当然知道,刚才那一刀正好刺在她的胸膛上,距离她的心脏最多只有两寸。

“你应该也看得出来我现在已无法杀你了。”女人肯定他说:“可是以后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一定会杀你。”

这一点傅红雪当然也看得出,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个敢说敢做的人,她决定的事,就好像一根铁钉钉人墙壁内动也不动了。

“所以你现在最好杀了我。”女人说。

杀了她?傅红雪不由得再次凝视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虽然长得很美,可是他又不是没有见过美丽的女人,为什么他的心中一点杀意都没有?是因为这个女人很但白?或是为了她有一双很复杂的眼神的眸子?还是因为他和她都是属于“相思”的人?究竟是为了哪一点,傅红雪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绝不会杀了她。

这一点这个女人无疑也看出来了,所以她又说:“如果你不杀我,那么你就必须带着我。”

“带着你?”傅红雪又是一愣。

“是的。”女人说:“我虽然没有伤到要害,可是如果没有及时救伤,我顶多只能挨过两个时辰而已。”

这一点傅红雪也知道。

“我这样死了,虽然你没有再动刀,可是也算你杀的,你良知过得去吗?”

傅红雪忽然苦笑了,他只有苦笑,碰到这么样的一个女人,谁能不苦笑?“你既然不再杀我,那么你就必须带着我,医治我。”这个女人说:“我知道你救伤的功夫,和你的刀一样都是一流的。”

——会杀人的人,通常都会救伤。

“可是你也别想将我医治好了,就将我甩掉。”女人又说:“从今以后我将寸步不离地跟在你左右。”

这是什么意思?“因为我现在杀不了你,以后也杀不了你,所以我就必须跟在你左右,随时随地研究你,随时随地注意你的功夫,随时随地找你的弱点。”女人说:“知己知彼,方能胜利,这一点想必你一定同意的?”

“我同意。”

“你虽然已决定不杀我,可是以后你的日子也不好过了。”女人注视着他:“你必须随时随地提防我,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一有机会,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一剑杀了你。”

她跟着他,就是为了要杀他,这一点傅红雪当然更清楚了。

“现在你可以开始做的事是先替我疗伤,然后带我离开这里。”

“带你离开这里?”傅红雪问:“带你到哪里去?”

“我们如果还留在这里,马空群难道是个死人,他难道不会问吗?他一问你又如何回答?”女人忽然笑了:“幸好我知道你一定有地方可以带我去住的。”

“我有地方?”

傅红雪当然有地方可以让这个女人住,十年前他还带着满腹的悲伤离开了这个小镇,别人一定都以为他会远离尘世,远离这个令他伤心的地方。

其实他并没有走远,因为那时他的身心、体力都无法支持他走得太远,所以他只到离这个小镇不远的山上住了下来。

那里虽然离这个小镇很近,可是那儿没有尘世间的一切烦恼,所以他一住就住了快十年没有离开这儿。

——他既然已在那儿隐居了快十年,又为何突然离开这里?别人一定猜不透傅红雪为什么会答应这个女人这么样的一个无理要求,就连傅红雪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他连这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都不知道,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带着这个女人走,幸好临走之前,这个女人总算告诉他,她的名字。

“我叫风铃。”

吃过饭后,叶开就来到苏明明她们家院子中休息,苏明明一直等到将那些孩子们安顿好了,才来到院子,坐到叶开的身旁。

吃晚饭时,金鱼很快就吃完,然后借故说很累想早点休息,就先回房去了。

最近几天她总是想办法避开和苏明明、叶开三人相处的机会,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苏明明当然不会去注意到这种事情,叶开才认识金鱼没几天,他当然更不会去注意这些小事。

等到他注意时,事情已发展到不可救的地步了。

坐在草地上,仰首看着夜空中的繁星,旁边又陪着一位极美丽可爱的小姐,这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

“你在想什么?”苏明明看着仰首看天的叶开。

“我在想‘猴园’和万马堂的享有关连。”叶开总算将头低下来,看着苏明明:“为什么那么多小孩子在‘猴园’附近失踪,而都没有人去找‘猴园’主人要人?难道那些失踪小孩的家长都不关心自己孩子的生死?”

苏明明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她先将头低下了来,看着草地上的青草,过了很久才说了一句令叶开心酸的话:“他们都是孤儿。”

孤儿?难怪那么多的小孩失踪,而拉萨城里的大人们都无动于衷。

事不关己,又有谁会多管闲事呢?叶开的精神黯然了一会儿,他才开口:“孤儿也是人,为什么就没有人愿意出面?”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苏明明淡淡他说:“这句话你难道没听过吗?”

——这是一句真言,自古以来,有很多人的确都遵行着这句真言。

叶开沉思了一会儿,才用肯定的口气说:“只要那些小孩失踪的事和‘猴园’有关,我一定让‘猴园’的人还出个公道来。”

这句话不但苏明明听到,金鱼也听到了。

她虽然很早就回房了,可是她井没有睡,她偷偷地躲在窗口,偷偷地看着院中叶开的一举一动,所以叶开的话,她当然也听见了。

只可惜她只听到这里,如果她继续听下去,或者就不会发生以后那些悲惨的事。

——人的意念,都是在一刹那间决定的,亘古以来,又有谁能预先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呢?在下一刻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金鱼当然看得出来苏明明很喜欢叶开,她又何尝不是也很喜欢叶开,可是喜欢又有什么用?她当然更看得出叶开的眼里只有苏明明一个人,所以这两天她才想尽办法来躲避和他们相处的机会,可是她又无法忍受自己独处的寂寞,才会偷偷地躲在一旁注意他们。

所以今晚叶开的话,她当然听得一清二楚,她更明白叶开的意思,所以她已决定做一件让叶开对她另眼相看的事。

她决定今晚去一趟“猴园”,只要她探得“猴园”的秘密,回来告诉叶开,他一定会对她另眼相待,他一定会很高兴她这么做。

——这是多么幼稚的想法?只可惜陶醉在“爱河”里的人,所想到的都是这种幼稚的想法。

“只要那些小孩失踪的事和‘猴园’有关,”叶开的脸上已露出愤怒的表情来,“我一定要让‘猴园’的人还出个公道来。”

听见这话,苏明明立即高兴了起来,她伸出双手抓着叶开的双肩,用一种愉快的语气说:“既然你已决定去‘猴园’探个究竟,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

她喘了口气,又接着说:“否则夜长梦多,让他们掩灭了证据。”

“现在去?”

“嗯。”苏明明点点头:“现在是晚上,他们警戒一定很松,我们一定会很快地查出他们的秘密。”

“对,我们一定会很快地就死在‘猴园’里。”叶开忽然笑着说。

“猴园里如果真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么我们现在去就一定正好入了他们的陷阱。”叶开说:“通常人们都会以为越是晚上,越是探查秘密的好时机。”

“其实正好相反。”

“是的。”叶开笑着说:“越是隐藏秘密的地方,晚上警戒越是严密,因为他们一定会想到‘夜晚是探查秘密的好时机’,所以有秘密的地方,晚上通常都是最危险的。”

苏明明的脸上忽然蒙上一层忧虑:“那么我们应该什么时候去比较好呢?”

“清晨。”

“清晨?”苏明明说:“为什么要在清晨?”

“因为这时是他们警戒到了极限的时刻,也是警戒交接的时间。”叶开笑着说:“警戒了一晚的人,这时精神和注意力都已最疲乏了,刚要接班的人,也才刚刚从热被窝里叫起,他们的精神还绻念在热被窝里,所以这时才是探查秘密的好时刻。”

这番话剖解得这么清楚,只可惜金鱼已听不见,这时她已到了“猴园”。

虽然从没有进去过“猴园”,可是金鱼却仿佛对“猴园”很清楚,她顺着围墙来到“猴园”的后花园。

她认为秘密一定是隐藏在主人住的地方,而主人通常都是住在后花园里。

——她这个想法无疑很正确,因为她闯进去的地方虽然不是主人住的地方,却是秘密的所在地。

翻过围墙,金鱼先等自己的眼睛适应了眼前的黑暗后,才搜寻着可能是主人住的地方。

后花园的房间都是黑黝黝的,只有一扇较大的窗户隐隐约约透出一点光亮。

这一定是主人住的地方,金鱼认定了自己的想法后,才小心地朝发亮的窗户走了过去。

用食指挖破了窗纸,金鱼将眼睛凑近洞口朝内看,她先看了一张桌子,桌上有一盏孔明灯,然后才看见桌后面有一张床,床上仿佛睡着一个人。

照他躺着的姿势看来,这个人一定是个很矮小的人,可是他究竟有多大年纪,金鱼却看不出来,因为躺着的这个人的脸脚正好让孔明灯的灯芯挡住了。

不管他有多大年纪,照他这个身材,金鱼一定可以制得住。

主意一打定后,金鱼就轻轻打开了窗户,轻轻翻进去,床上的人显然还不知道有人已进来了,因为他动也不动地睡着。

金鱼又轻轻地将窗户关好,才轻轻地走向床铺,等走过桌子,等看清床上人的脸时,金鱼忽然愣住了。

因为这时她已看清床上的人是谁了。

床上的这个人就是这两天她们替他担心的玉成,她们为了他,每个人都忧心忡忡的,他居然在这里享福。

住这么好的房间,睡这么大、看来又很舒服的床,不是享受是什么?一想到这里,金鱼不由得火冒三丈,一个箭步就奔到床边,伸出手就去推躺在床上的玉成,口中叫道:“玉成,玉成,起来。”

感觉到有人在推他,又听到有人在叫,玉成的眼睛惺讼地睁了开来,可是等他看清叫他的人是谁时,他的眼睛里居然露出了一种很恐惧的眼神来。

而且他还居然想躲人床被里,金鱼怎么可能让他躲进去呢?她伸手就抓住床被,面带怒容地对着他:“你还想躲?”

他大概是急得说不出话来,只见他满脸惧色地直摇头,嘴里“吱吱”地叫个不停,也不知他在说些什么?“你一个人在这里享福,害得我们大家在外面为你担心。”金鱼越说越气:“你难道一点良知都没有?”

玉成大概被说得很难过了,只见他双眼里充满了泪水,两行泪珠已顺颊流下了,但是他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的恐惧。

他到底在恐惧什么呢?金鱼这个“二百五”,她怎么会想到一点呢?她只见玉成还拼命地想往床被里躲,就更生气他说:“还想躲人床被里?我把被子掀掉,看你还往哪里躲?”

玉成一听她这么说,一双手拼命地抓住床被,头拼命地摇着,嘴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我叫风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刀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