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刀声》

第二章 时光倒流

作者:古龙

已死了十年的马空群怎么可能具名出面请客呢?

或者这个马空群是另外一个马空群?

请客地点是在“万马堂”,已成破瓦残壁的万马堂是宴客的场所吗?

种种的问题,只有等到了晚上,到了万马堂才能解开。

万道彩霞从西方迸射出,万马堂就在落日处,叶开遥视着夕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

既是如此,人又何必斤斤计较?又何必去争那些虚无的名利呢?

争如何?不争又如何?

叶开感慨地叹了口气,正想迈步时,忽然发现从他来的方向有一条人影缓缓地朝他走了过来。

傅红雪再往前走。

他走得很慢,可是并没有停下来,纵然在前面等他的是死亡,他也绝不会停下来。

他走路的姿态怪异而奇特,左脚先往前迈出一步,右脚再慢慢地跟上去,看来每一步都走得很艰苦。

可是他已走过数不尽的路途,算不完的里程,每一步路都是他自己走出来的。

——这么走,要走到何时为止?

傅红雪不知道,甚至连想都没有去想过,现在他已走到这里,前面呢?

前面真的是死亡?

叶开凝望着傅红雪,他忽然发现傅红雪走路时,目光总是在遥望着远方。

——是不是远方有个他刻骨铭心、梦魂萦绕的人在等着他?

如果是这样,他的眼睛又为什么如此冷漠?

纵然有情感流露,也绝不是温情,而是痛苦、仇恨、悲伦。

已经事隔多年了,他为什么还不能忘怀呢?

夕阳西下。

人在夕阳下。

万里荒寒,连夕阳都似已因寂寞而变了颜色,变成一种空虚而苍凉的灰白色。

人也一样。

傅红雪的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柄刀。

苍白的手,漆黑的刀。

苍白与漆黑,岂非都正是最接近死亡的颜色。

死亡,岂非就正是空虚和寂寞的极限。

傅红雪那双空虚而寂寞的眼眼里,就仿佛真的已看见了死亡。

难道死亡真的就在落日处?

落日马场万马堂!

傅红雪在看着远处的万马堂,叶开也在看。

天色更暗,可是远远看过去,还可以看见一点淡淡的万马堂轮廓。

万马堂真的是死亡吗?

叶开不禁又想起十年前在同样的山路上,同样的要去万马堂,只不过那次是坐车,这次是走路而已。

在当时,叶开坐在马车上,荒原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奇异的歌声。

歌声凄恻,如位如诉,又像是某种神秘的经文咒语。

“天皇皇,地皇皇,眼流血,月无光,一人万马堂,刀断刃,人断肠。”

“天皇皇,地皇皇,泪如血,人断肠,一人万马堂,休想回故乡。”

夜色渐临。

荒原上显得更苍凉、更辽阔,万马堂已隐没在元边无际的黑暗里。

已经过了十年了,可是那凄恻悲厉的歌声仿佛还在夜风里回荡。

荒野寂寂,夜色中迷漫着黄沙,叶开望着风沙中的远方,笑了笑,笑着说:“昔日万马堂有窖藏美酒三千石,不知今日的万马堂是否也有佳酿?”

这句话仿佛是在问傅红雪?又仿佛是叶开在喃喃自语?

傅红雪不但听见,而且也回答了。

“我只知道马空群已死了,十年前就已死了。”傅红雪淡淡他说:“今夜我们本不必去的。”

“但是我们会去。”叶开笑着说:“因为我们要看看今日的马空群是谁?是死而复活?还是另有其人?”

叶开的笑容仿佛永远不会疲倦,他笑了笑,又说:“既有马空群,不知云在天、公孙断、花满天,还有那位三无先生乐乐山,是否也都健在?”

这些人明明都已死了,叶开为什么还说他们是否健在呢?

是不是他已知道了某些事?

夜风在呼啸。

风中有黄沙,有远山的木叶芬芳,还有一阵车辚马嘶声。

听见这阵马蹄声,叶开笑得更愉快了。

“对,这才有万马堂的气派。”叶开说:“没有车马接客,这万马堂就未免显得太小气了。”

话声刚完,一辆八马并驰的黑漆大车,已从夜色中出现尼停在叶开、傅红雪面前。

同样的马车,和十年前接叶开时的马车一模一样,就连那拉车的八匹马,都仿佛未曾老过,车上斜插着一面白绫三角旗,旗上依然绣着五个大字。

“关东万马堂。”

叶开在看着这面旗时,车上的门已打开,已走下一个人,一个一身白衣如雪的中年人。

看见这个人,叶开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双眼惊愕地看着这个人。

傅红雪的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他的表情也变了,他直勾勾地看着这个一身衣白如雪的中年人。

这个人是谁?

为什么他的出现会令叶开他们露出这种表情?

这个白衣如雪的中年人一下马车,立即长揖笑着说:

“在下云在天,因事来晚一步,盼两位见谅。”

这个人居然是云在天。

怎么可能?

明明已死了十年的人为什么又会出现?

这个云在天是人?是鬼?

他的样子和十年前没什么两样,依旧是圆圆的脸、面白微须,不笑时还是令人觉得很可亲,年纪依旧是四十岁左右。

就算十年前他没有死,现在也该有五十岁了,样子也该变了,就算他保养得法,那岁月的风霜,多多少少也会留在他脸上。

可是没有,他的脸依旧光滑如镜,依旧白白胖胖的。

叶开不是吓呆了,而是傻了,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已死了的人能再复活吗?

这是不可能的事,可是却又摆在叶开眼前。

夜风袭过,吹起了云在天的白衣衫,在此时此刻,在叶开眼中看来,云在天就仿佛是寒夜里出现的幽灵,令他不觉打了个冷颤。

傅红雪看着云在天,忽然上前一步,忽然问:“你是云在天?”

“是的。”

“那么十年前死的云在天又是谁?”

云在天一愣,一脸不解的样子,他疑惑地看着傅红雪:“我死了,十年前已经死了?”

“云在天十年前已经死了。”傅红雪一字一字他说。

“死在何处?死在何人手里?”云在天问:“是死在你刀下吗?”

“不是。”傅红雪说:“死在马空群剑下。”

“三老板马空群?”云在天忽然笑了起来:“傅公子真会说笑话,在下差点让阁下唬住了。”

傅红雪还想开口,叶开忽然也大笑了起来,笑着拍拍云在天的肩膀。

“你接客来迟,这是傅兄给你的一点小小惩罚。”叶开笑着说:“云兄不会见怪吧?”

“怎么会呢?”云在天说:“接客来迟,本就该罚。”

明明是事实,叶开为什么要隐瞒?

云在天望着叶开,笑着又说:“阁下一定是叶开叶公子。”

“你认得我?”叶开注视着云在天脸上的神情。

“还未识荆。”云在天神色平静他说。

——十年前已经见过了,为什么说不认识呢?

“既不认得,怎知我就是叶开?”

“阁下年纪虽轻,却以一人之力揭发了上官小仙的秘密,破了金钱帮,这种事情又有哪个不知?哪个不晓?”云在天笑着说。

这些事发生在几年前,也就是马空群他们死后才发生的事,如果云在天十年前死了,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呢?

但是他明明已死了。

可是现在这云在天一点也不像是个死人,也不像是别人易容装扮的。

如果是易容的,一定逃不过叶开和傅红雪的眼睛。

“请上车。”云在天说。

叶开微笑着答礼,慾上车前,忽然回头看着傅红雪说:“你是不是和十年前一样,走着路去?”

傅红雪没有说话,他用动作来回答了这个问题,他的左脚先迈出一步,然后右脚再慢慢地跟上去,他又用那怪异而奇特的步法走向夜色里。

“他不坐车?”云在天问。

“他喜欢走路。”叶开笑着回答。

看着渐渐走远的背影,云在天说:“他的腿好像有点毛病?”

“那是腿部麻痹症,从小就有了。”叶开说:“所以又叫‘小儿麻痹症’。”

“小儿麻痹症?”

车厢中舒服而干净,至少可以坐八个人,现在却只有叶开和云在天两人。

“不知道有没有别的客人?”叶开双手当枕地靠在车壁上。

“应该还有三位。”云在天说:“不知道花堂主请到了没有?”

“花堂主?”叶开眼里亮起了光芒:“花满天花堂主。”

“你认识他?”

“本应该认识的。”叶开笑了笑:“只可惜我晚来了十年。”

“这话怎讲?”

“如果我早来了十年,不就认识了吗?”叶开笑眯眯地看着他。

“该认识的总会见面。”云在天说:“早晚都一样。”

“对,这句话说对一大半。”叶开说:“不知这辆车上是否备有美酒?”

“有,当然有。”云在天笑着说:“有如此佳客,又怎能无酒?”

云在天从柜子里拿出了两个水晶杯,和一瓶仿佛是竹叶青酒。

一拔开瓶盖,酒香立即四溢,叶开深深吸了口气,满足他说:“这是四十年陈的竹叶青。”

“闻气已知年份,好,看来叶公子一定是酒中高手。”云在天一边倒酒,一边说。

“爱喝倒是真,高手恐怕未必。”叶开说。

接过酒杯,叶开并没有立即喝,他先将杯口靠近鼻子闻了闻,等酒香入喉后,才一口喝光杯中酒。

这是标准酒鬼的喝法。也是标准的喝烈酒方法之一。

先让酒中辣味顺鼻人喉,等喉咙习惯了酒味时,再一口干尽,就不会被酒的辣味所呛到了。

夜色已深,马蹄声如奔雷般,冲破了无边寂静。

看着车窗外飞过的景象,叶开忽然叹了口气:“今夜不知是否也会有人来吟歌助兴?”

“吟歌助兴?”云在天说:“原来叶兄也好此道,在下可为叶兄安排。”

“多谢云兄。”叶开说:“只可惜我想听的并不是云兄所说的那种。”

“叶兄想听的是何种?”

叶开还是懒洋洋地斜倚在车厢里,忽然抬手敲着车窗,曼声低诵:

“天皇皇,地皇皇,眼流血,月无光,一人万马堂,刀断刃,人断肠。”

听到这里,云在天仿佛听得很刺耳,却还是勉强在笑着,叶开却仿佛没看见,他又继续轻吟:

“天皇皇,地皇皇,泪如血,人断肠,一人万马堂,休想回故乡。”

云在天的脸色已渐渐在变了,叶开仍然半眯着眼睛,面带着微笑,他等歌声消失在夜色中后,才笑着问云在天:

“这支歌,不知云兄以前是否听过?”

“如此妙词佳曲,除了叶兄外,别人恐怕——”

“只可惜此词不是我填,此曲也不是我作的。”叶开笑着说:“我只不过翻版唱一次而已。”

“哦?”云在天说:“不知这位兄台是谁?”

“死了。”叶开说。

“死了?”

“是的,十年前就已死了。”叶开说:“人既已死,既往不咎,云兄大概也不会怪在下重新唱出吧?”

“难得一闻叶兄清喉,高兴都来不及,又何来怪罪?”云在天说:“至于歌词吗,万马堂所受的流言,又何止此而已。”

“云兄果然是心胸开朗,非常人能及。”叶开微笑着说。

云在天淡淡一笑,正想开口时,叶开忽然又问:“不知今夜三老板是否在迎宾处请客?能否告知?”

“叶兄怎么会知道呢?”云在天一脸惊疑。

“万马堂自东往西,就算用快马急驰,自清晨出发,最快也要到黄昏才走得完。”叶开说:“万马堂若没有迎宾处,三老板莫非是要请我们去吃早点?”

“阁下年纪轻轻,可是非但见识超人,就连轻微细事都料算如神,在下实在佩服。”云在天说。

“哪里。”叶开喃喃自语:“我只不过十年前已来过一次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叶开立即笑着说:“我说迎宾处大概已快到了吧?”

“迎宾处就在前面不远。”

昨夜的万马堂是一片荒芜,破瓦残壁,杂草横生。

今夜呢?

在一夕之间会发生什么变化?

叶开实在想不出待会儿见到的万马堂会是什么状况。

连人都……

这算是死而复活吗?

叶开苦笑了一下,今天所遇到的事,大概是他这一生中所遇到的最诡秘、奇异,甚至于有点恐怖的事。

马嘶之声,隐隐地从四面八方传进了车内,叶开探首窗外,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因为他已发现无尽的黑夜里有一片灯火在闪烁。

他记得万马堂迎宾处,就在灯火辉煌处,他更记得万马堂昨夜连一点鬼火都没有,可是他刚刚却看见了一片灯海。

万马堂显然已和昨夜不同了。

马车在一道木栅前停了下来,一道拱门矗立在夜色中,门内的刁斗旗杆已升起了一面万马堂的旗帜。

两排白衣壮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时光倒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刀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