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刀声》

第七章 小小的小人

作者:古龙

晚餐是在万马堂的正厅进行的。

九个人围着一张大圆桌,在旁侍候的仆人大约有二三十个人,桌上的菜,不大多,大概只有七八道菜——每次上七八道菜而已。

菜当然都是道道地地的关外菜,每道菜都很可口,但最令叶开感兴趣的是,桌子中央摆在火炉上的一锅热汤。

锅里只有纯土鸡切块,再加上纯边城的烈酒,放到火炉上煮,等煮开了,锅里烈酒冒上来的热气会燃烧起来。

大约燃烧一杯茶的功夫,火会自动灭,这时锅里的烈酒已没有酒的辣味了,但依然有酒的味道,喝起来格外顺口,鸡肉当然是没话讲,一级棒的!

“这是什么菜?”叶开喝了一口汤后,惊奇地问。

马空群笑了笑:“这是边城的名菜,叫‘烧酒鸡’。”

“烧酒鸡?”叶开想了想,一笑:“这倒真是名符其实的烧酒鸡。”

叶开又舀了一碗汤,一边喝,一边问:“你说这是边城的名菜,怎么我以前来的时候没吃过呢?”

“你是多久以前来过边城?”花满天忽然开口说。

“十年了吧?”叶开笑着说。

“难怪你没有吃过。”花满天笑了:“这道菜是七年前,我们三老板闲极无聊时才变弄出来的。”

“七年前?”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吃什么都暖不了身子,喝酒当然是可以暖和身子,但是喝多了是会醉的。”马空群得意他说:“于是我就想,如果将烈酒和鸡放在一起煮,是不是可以达到既不会醉,又可以暖和身体呢?”

“于是你就试了?”叶开问。

“所以才有今天这一道‘烧酒鸡’。”马空群说。

“这么好吃的菜,慕容兄真是没有口福。”叶开淡淡他说:“今夜的盛宴,慕容明珠为什么没来参加呢?”

一直沉默的公孙断忽然开口说:“他下午临时接到家信,匆匆忙忙地赶了回去。”

“他如果在的话,一定也会对这道菜赞不绝口。”叶开偷偷瞄了傅红雪一眼。

傅红雪一点表情都没有,他依然冷漠地吃着,不过他的眼尾有意无意地望向马空群。

马空群却是在看着公孙断,脸上微露怒意:“这种事你为什么不当时告诉我?”

“那时候三老板正好在午睡。”公孙断的头微微低着:“我刚好又忙,所以就忘了。”

“我希望下次不会有这种事发生。”马空群说。

“绝不会。”

马空群又看了公孙断一眼后,举杯,面带微笑地对着众人:“少了一个慕容明珠,对各位来讲,未尝不是一件高兴的事。”

“对我却没什么影响。”乐乐山笑着说:“我年纪已一大把了,还有什么好竞争的。”

“年轻人虽然俊俏,但经济基础不稳呀!”白依伶忽然笑着说。

“哦,是这样的吗?”乐乐山好像忽然问容光焕发了起来。

“看来年轻人应该好好努力工作了。”叶开笑望依伶:“否则再过几年,每个小姐都和白大小姐的想法一样,我们不就惨了。”

“本来就应该这样。”白依伶说:“时下的年轻人除了争强好胜之外,几乎已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了。”

“但若不是这些年轻人的争强好胜,当今的江湖,不知成了什么样了?”叶开笑着说:“你说是吗?”

“不管年轻人或是老人,都有他们的好处。”马空群笑着举杯:“来,大家来于一杯吧!”

一听到要干杯,最乐的是乐乐山,只可惜这个人好酒而元量,这一杯下肚后,他大概又要醉倒了,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

笛声柔美悠扬,曲调缠绵悱恻,不知不觉间已迷漫了整个大厅,也将人们心里的醉意涌了上来。

乐乐山醉眼朦胧地看着门口,两个人随着笛声从门外黑暗处走了进来,是两个小小的小人。

两个很小很小的人。

一个小小的小老头,一个小小的小老太大,小小的脸,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小小的一根白玉笛。

二叶开从来也没有看见过这么小的人,身上无论什么地方都要比平常人小一半。

但是他们的身材却很匀称,绝没有一点畸形丑陋的样子。

小老头头发花白,面貌慈祥,小老太太眉清目秀,温柔娴静,拿着笛子的一双手,就好像她手里的白玉笛一样晶莹圆润。

无论谁都不能不承认这两个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配得真是好极了。

没有人出声,叶开也没有,无论谁听见了这样的笛声,看见了这么样的两个人,都会愣住的。

只有白依伶例外,她一看见这两个人走进来,脸上立即露出了花一般的笑靥。

“老先生,老太太,你们怎么来呢?”

“我们当然一定要来。”小老头笑眯眯地看着她:“这是你的大事,我们怎么能够不来呢?”

大事?白依伶的大事?这两个人难道是为了白依伶选丈夫的事而来?难道这小小的小老头也想来竞争?马空群忽然站起,忽然恭恭敬敬地向这个小老头躬身行礼。

小老头仿佛很惊异:“我只不过是个平庸老朽的老头子而已,阁下为什么如此多礼?”

马空群的词色更恭敬:“看见风老前辈,谁敢无札?”

叶开的眼睛忽然亮了,吃惊地看着小老头。

“风老前辈?”叶开的声音也充满了惊讶:“你就是那位‘千里飞云、万里捉月、神巧无影追风叟’的风老爷子?”

小老头微笑点头。

叶开又看向拿着白玉笛的小老太太:“风叟月婆,形影不离,这位当然就是名满天下的月婆婆了。”

“想不到这位年轻人小小的年纪,就已有这样的见识了。”月婆婆笑容慈祥。

“两位前辈不在伴月小楼纳福,到这种穷荒之地来干什么?”马空群干笑两声。

“三老板今夜将这些人聚在一起,为的是什么?”追风叟看着他直笑:“为的当然是白大小姐的婚事。”

马空群一愣:“你们怎么会知道?”

“我们当然知道。”追风叟笑得更开心:“这种事我们怎么会不知道呢?你说是不是?白大小姐。”

“这种小事,想不到也惊动了你们两位?”白依伶笑着说。

马空群吃惊地看着白依伶:“伶儿,你怎么认识两位老前辈?”

“他是王老伯的棋伴。”白依伶笑着说:“我在王老伯那儿住时,他们还时常教我下棋。”

“什么棋伴?我们只不过是他的下人而已。”月婆婆笑着说。下人?这种已近乎神话人物的老前辈居然是别人的下人?那么这位王老伯怕又是何人?能拥有像追凤叟、月婆婆这样的下人,这位王老怕到底是何方神圣?叶开实在是惊讶极了,就连一向沉静的傅红雪也动容了。

“是不是王老伯伯他叫你们来的?”白依伶笑得更可爱。

“除了他,还有谁能叫我们这个小老头跑这么远的路呢?”追风叟说:“不过就算他没说,我们也会来的,因为你是我们的‘小可爱’。”

“自从你走了以后,那儿好像忽然间少了什么似的。”月婆婆笑着说:“他们两个人的眉毛,好像忽然都打结了,成天皱着眉头在下棋,一颗棋子举起,停在半空中老半天,也不落子,两个人虽然在下棋,却仿佛在比赛叹气。”

“你还不是一样。”追凤叟说:“成天躲在房里,笛也不吹了,两只眼睛红通通的。”

这两个人的年纪都已经百岁了,说起话来,却跟孩子没两样,教人听了,实在觉得好玩极了。

但叶开知道,这两个实在是“很不好玩”的人,远在叶开的爹娘还没有谈恋爱时,他们两个人就已是江湖上的风云人物了。

追风叟的固执,月婆婆的任性,也和他们的武功一样可怕。

月婆婆任起性来,就算她要的是天上的星星,她也非摘下不可,追风叟如果认为你非死不可的活,那么你就是躲到天皇老子的床下,他也非杀了你不可。

这两个人突然出现在这里,又和白依伶这么亲切,叶开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

月婆婆仿佛也觉得叶开很有趣,她的一双小小眼睛,此刻正笑眯眯地盯着他。

叶开从来也没有觉得让女人看是件很“不好意思”的事,可是现在地上如果有个洞,保证他一定马上躲进去。

追风史也在看,他的目光锐利地从每个人身上扫过,最后视线停留在叶开脸上。

如果让叶开来说,什么比被一个女人看得“不好意思”更不好意思,他一定会说,同时让两个小小的小老人盯着看。

叶开被看得浑身不自在时,忽然听见月婆婆在说:“小小伶儿,今天这几个男的里面,是不是有一个会成为你的丈夫呀?”

“我——”白依伶居然也会脸红,居然也会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糟老头,你看看我们的小小伶儿,居然也有脸红的时候。”月婆婆笑着说。

“人家小女孩呀!”追风叟笑了笑:“哪像你,脸皮大炮都轰不破!”

“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是厚脸皮了?”月婆婆故意板起脸孔。

追风叟马上装无辜状:“我的意思是说你是美人,美人通常都不会脸红的。”

拍马屁的活,不管是年轻或半死的人,都是喜欢听的,所以月婆婆的心花马上怒放了。

追风叟趁着月婆婆侧头时,赶紧地向白依伶做个鬼脸,她也回了一个鬼脸,两人目光相触时,各自做了一个会心的微笑。

叶开也在笑,他是笑月婆婆明明看见了他们两个人的举动,可是却装作不知道。

——这本就是做夫妻应该做到的事,有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比不让步的好。

月婆婆元疑很了解这个道理,所以她装作没看见他们的动作,等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才开口说:“小小伶儿,不管你挑上的是谁,我们两老这一关,他是非过不可的。”月婆婆随即又笑着说:“不过我们不会大为难他,只会小小地考他三关而已。”

“三关?”白依伶仿佛比她未来的丈夫还急:“哪样的三关?”“头关当然是外表了。”月婆婆笑着说:“第二关嘛?当然是由我这个死老头考考他的武功。”

她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第三关当然是由我这个老太婆来坐阵了。”

“第三关是什么?”

“检查身体。”月婆婆说。

“检查身体?”自依伶一怔:“怎么个检查法?”

“脱光。”月婆婆说:“当然是脱光呀!否则身体怎么检查?”“脱光?”这一下白依伶也吓了一跳:“叫他脱光了衣服,让你检查?”

“是的。”月婆婆一脸正经状。

“可是……可是他脱光了,你……你怎么检查?”白依伶不知用什么词句来讲。

“一寸一寸地检查。”月婆婆说:“否则我又怎么知道他有没有毛病呢?”

一个大男人脱光了衣服,让一个女人来检查,就算这个女人年纪已过了半百,但她总归是个女人,这种事任谁都会不好意思。

三月婆婆的话,令每个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叶开,因为月婆婆的目光,现在就仿佛是一双灵巧的手,已经在剥他的衣服了。

她仿佛已认定叶开就是白依伶的丈夫,所以目光里都充满了检查的意味。

叶开好不容易等到月婆婆的视线离开了他的脸上,才稍为地喘了口气,然后他就听见月婆婆在问白依伶:“小小伶儿,你选的是哪一位呀?”

白依伶一直垂着头,红着脸,静静地坐在那里,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样子,但嘴角已情不自禁露出了喜悦,她笑得就像是刚偷来了八只鸡的小狐狸。

她究竟喜欢的是谁?她会选上哪一个呢?每个人都在看着她,就连平时沉默寡言的傅红雪,都忍不住地想看看她到底选的是谁?乐乐山刚刚仿佛已醉了,此刻却忽然间清醒得要命,他那双眼睛里,充满了年轻人的朝气。

月婆婆见白依伶没有作声,又问了一次:“说呀!小小伶儿。”白依伶头垂得更低,脸更红了,显得又难为情、又可怜的样子,费了半天劲,才从鼻子里“嗯”了一声,轻得就好像蚊子在叫。

但是这么轻轻的一声,却已令乐乐山的心都快掉出来了,全身都软了,差点就跌到桌子底下去。

“到底是谁?”月婆婆“皇帝不急,急死大监”地又问:“你总要说的吧?”

一直在旁边微笑观看的马空群,忽然开口:“伶儿迟迟未说的原因,我大概可以知道一点。”

“什么原因?”月婆婆说。

“她怕被她选上的人,不答应呢?”马空群笑着说。

“谁会不肯?”

“万一有人不肯呢?”马空群说。

“谁不肯,不答应,我们就杀谁。”追风叟笑容一收,目光从每个人脸上移过:“我的话,各位大概听清楚了吧?”

这么好的条件,这么好的靠山,人又长得漂亮极了,有谁会不答应呢?叶开知道有一个人一定不答应的,因为他已看见这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小小的小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边城刀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