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11章 般予之戏

作者:古龙

他知进这样的暗器打在身上,是谁也无救的了他方反应只要稍设步此刻倒存地上的就是 他自己。

那亥尼胸膛里犹有丝残余的呼吸,突然张开眼来随楚留香,目光竟突然变得奇异的清澈 而明亮。

楚留香暗然道:“你还有什麽话说?”

那女尼联chún启动几次,终于发出一丝微弱的声音,道:“无“。。

楚留香叹适“伤已无话可说了麽?”

那女尼满是焦急之色满头俱都流下汗珠,但饶是她用尽所有力量,却已再也发不出一丝 声音来。

她终于死了。

她临死前回光反照,神智突然份外清明,竞给楚留香留下一条重大的线索,只可惜楚留 香却不知道。

楚留香走出乌衣痞,夜色己狠沉重,他心情却更沉重,他寄以最大的希望的条线索,竟 又断了。

他暗四道“难怪那凶手不怕我寻来乌衣愿,原来他早已知道素心大师死了,否则我在孙 学圃窗外时,虽然在全神防护他向孙学圃下手,但後来他还是有许多机会将孙学圃杀死灭口 的。”

“原来他竞想借孙学困之曰,说出‘乌衣庞’,然後再假冒☆素心大师’貉我诱人跋 途,谁知我竟瞧出了他的破绽。”

“於是他一计不成,算准我必来乌衣愿,就先躲到那掸堂的梁上,乘我不备,掷下素心 的体,向我下手。”

这一次他虽未成功,但他的计划却委实不能说不周密,他的手段更毒我只要稍有疏忽, 便难免要巡他的毒手,他一心不愿我涉及这件客户,不借杀死这许多条人命,可见这件家历 牵涉的秘密,必定慷人得很。”

想到这里楚留香非但毫无胆怯退缩之意,反而更激赵了他的激馆之心·耍和这厉害的对 乎较高低。

冒险·他根本乖当做回事。

越是危险的事,他反面超觉得有趣。

他突然仰天而笑,道“你听,无论你是淮,要吓迟我那是在擞梦境迟早要揭破你的秘密 你跑不了的。”

荒都死寂,渺无人踪,他那鬼航船的对手,也不知是否就避在暗中,也不知是否听见了 他的挑战。

楚留香顿住笑声,又陷入沉思中。

那痴尼临死前,究竟要说什麽?她说的“无”宇,难道并非“无话可说”的“无”?楚 留香哺哺道:瞧她的眼神,必定是有许多话要说的,她说的莫非是‘吴’,那凶手莫非是个 性‘吴’的”他心念转动,突然想起那女尼是死在梧桐树下。

她说的莫非是个梧桐的“梧”宇,她莫非想告诉楚留香,那梧桐树下,埋藏什麽秘密。

一念至此,楚留香立刻转身,但他还未奔回乌衣淹便已瞧见一道猛烈的火光,冲天而 起。

那乌衣庞竟已化为一片火海,那飞昏桐”树下纵有什麽秘密,也早巳被火烧得于乾净净 了。

楚留香回到城里,夜市已阑珊。

他又是疲乏,又是饿,仅却逐自先奔快意堂。

以秋云素那样的人,决非无名之辈,她嫁的文夫,想必也赫赫有名殊砂门弟子众多眼皮 很杂,说不定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

这几天,他的心毕竟有些乱了竟未想到他日己本是个眼皮屎杂的人·他自己以前又怎会 从未听起过有关秋云素的事若连他都不知道的人别人又怎会知道?突听身历蹄声骤响人情此 道“闪开”楚留香身子刚避开,已有一匹马自他身旁冲过。

乌黑的马从头到尾·全没有丝毫软色黑得闪闪发光,那光泽看来就像是黑色的珍涨。

马上人黑色的斗篷迎风飞舞,露出里面火红色的缎子,人马急驰而过险些将楚留香撞 倒。

但他非但毫不动怒,反而失声赞道“好神骏的马。”

对於马,也和对亥人一样楚留香却有种特殊的观赏力,有时他瞧见好马甚至比瞧见美女 还要愉快得多。

此刻他眼瞥过使知道这匹马实是万中选一曲龙种,能瞧上这种马的人想来也绝不会是等 闲角色。

楚留香晒哺道“这人又是谁呢为何来到济南城?’…美女虽然有时会嫁给囊丈夫,但良 驹却绝不会被庸人所御,好马选择主人时,那眼光的确要比女子选择文夫精确得多,至少它 不会被男人几句花言巧语就骗过了也不会瞧得白花花的银予就发晕,而且它选译好一个人 时,也时常比女人对艾夫忠心得多。”

他随购自语不禁发出了微笑。

随时找机会让自己笑笑,松弛松弛自己的神经,这就是他做人的态度,怕也就是他为什 麽总是能在生死关头中活下来的原因─一个人的神经若是太紧张,遇了危险的事,就会不知 道该怎麽应付助。

何况他自信这看法绝不会错,只固对於女人和马这两件事,他的确都可算得上是少有的 极威。

还未到快意堂,楚留香就又瞧见了那匹马,它站在快意堂门口的市龙什品星灯笼下正不 住昂首低嘶。

它的主人并未将他系起·似乎根本水伯它被人偷定,几个人远远娥布旁,竞不敢走近 它。

还有个人捂肚子踞在那甩,满脸俱是痛苦之色楚留香走过去拍了捎他的肩头,笑道“朋 友可是吃了它酌苦头麽?”

那人挎脸骂道“这匹见鬼的马四得紧。”

楚留吞微笑道“好花多刺,美人和好马也通常都是难葱的这句话朋友你团质最好时时中 记在心。”

他心想瞧瞧这匹马购主人到快意堂来究竟是为什麽?面说话,─面已大步走了进来。

这时还未到了夜本应是快意堂赌局最热闹的时候但屋里虽然灯火通明,却是鸦雀无声。 楚留香瞪中皱了皱眉掀开门走进去。

只见几十个陪客竟全都贴墙站,一个个都已吓得面无人色,乎日燕子级穿按来去的少女 们,也站静镰发抖。

再看那些保原大汉此刻已全躺在地上,有的是已实在爬不起来,有的却是不敢爬起来。 几十双眼睛,都在呆果地瞧那穿黑斗藐的人。

他笔直站在赌桌前,背对门楚留香只能瞧见他手里那根黑得发亮的长鞭,还是礁不见他 的面目。

楚留香只能瞧见冷秋魂的股。

玲秋魂的脸上已无丝毫血色,目光中又是惊慌,又是恐惧,也正在盯那神秘的黑斗篷。

厅堂中静得没有丝声音,紧张得令人战栗,沉闷得令人窒息,正如箭在弦上,暴风雨将 临。

没有入留意到楚留香走进来,楚留香也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是悄悄走了过去,静静地站 在一旁。

他终于瞧见了这神奇的“黑斗篷”他竟是个少年·黑斗蹬里,是一身黑色的紧身衣,黑 腰带,黑马靴,黑色的小中皮手套,手里紧握黑色的长鞭,只柯一张股是苍白购,苍白得可 怕。

楚留香从侧面望过去,只见他鼻梁削直,薄薄的嘴chún紧闭,显示出他的坚强,冷酷。

他眉捎上扬漆黑助眉毛下是一双深沉助眼睛,深沉碍瞧不见厢·没有人能瞧得出他的心 事。

这张脸几乎是完美的这少中整个人都几乎找不出丝毫缺陷,这种奇异的“完美”,竞完 美得令人可怕。

终秋魂盯他似乎正在考虑葛答复,这黑衣少年也不急,只走玲冷的瞧他,冷秋魂终于缓 缓道“阁厂既然要胳在下自当奉胺,但在下却得光请教请教阁下的高姓大名,阁下想必不至 於吝不见告吧?”

那少年道“我没有名字。”

他语声也是冷漠、尖锐、短促的,但却和中原一点红的有些不同─两个的语声都像是 刀,只不过一点红的刀已生锈,这少年的却是欧毛断发之利刃,一点红助语声凄厉阴森,这 少年的却是暴躁急促·玲秋魂道:“阁下既不愿特大名相告,只伯……”那少年道“只佃怎 样?”

拎秋魂道:“这里的规矩,是不与陌生人赌的…。”

他瞧了瞧少年的目光,立刻又于笑接道“但阁下远道面来,在下也不能令阁下失望。”

黑衣少中道“那很好。”

玲秋魂道:“却不知在下要赌什麽”黑衣少年道“就贿殿予。”

冷秋魂道勺匿注…─”那少年一伸手,抛出了块玉壁,灯光下,只见这玉壁光泽曲良, 毫无理疵,就连楚留香,一生中都末见过这麽完美的宝玉。就连传说中那足以倾国的和氏 壁,怕也未必能比这玉蟹强胜多少。

冷秋魂也是识货的,他眼睛立翔亮了,口中却淡淡道:“阁下娶以这玉壁来赌什麽?”

黑衣少年冷冷道“赌你。”

冷秋魂面色变了变,抑首大笑通“赌我?我玲秋魂有如此值钱众?”

黑衣少年道“我若股了你便跟我定。’滑秋魂笑声如被刀割骤然顿佐,眼随盯桌上的五 壁,日中观出了贪婪之色,义瞧了瞧上壁旁的段于突然道“好我赌了。”

这句话说出,死寂的大厅中才起了阵领动,楚留香却知道冷秋魂既然敢将自己的人郝押 为赌注他在这式粒锻于上,必定有巧妙手法,必胜的把握。

只见冷秋魂将六粒缀于粒被抛入那白瓷的碟子中,再用好购碟子盖起,缓缓道“镊子的 赌法也有许多种,阁下“。。”

黑衣少中道“赌小,点子少的为胜。”

玲秋魂微微一笑,道“赌大赌小,都是─样的,阁下请。”

他刚想将锻予送过去,那少年又冷冷道“你先播。”

冷秋魂想了想,道“同点……”那少年不耐道“同点作和。”

冷秋魂道“好。

他乎一扬一阵清脆的殷子声·立刻响彻了大厅。

只见他面色凝重,全神贯改,将宝藏夜耳旁不佳摇动,激于在瓷盖中滚动,发出阵阵令 人断魂的声音。

大厅中每一个人都似已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突听“砰”的一声,拎秋魂已将宝盖放在桌上。

数十双眼睛都瞬也不瞬地盯他那只苍白的手。

他的手缓缓扬起,宝盖揭开,露出了那六粒要命的傲于──大灯中又爆发起一阵猛动。

六救殿子竞都最红的一点,存自费的碟子里,就像是六滴鲜血。

六粒殿予六点,已不能再少,降秋魂实已立於不败之地,他嘴角不禁泛起一丝得意而骄 傲的微笑。

楚留香暗四道“冷秋魂手上的功夫果然不差却不知这少年还有什麽能胜得过他?”那少 年居然还是声色不动冷冷道“果然不错。”

冷秋魂微微笑,道“阁下请。”

那少年道“好。,“好”宇出口,他手里的长鞭突然毒蛇般的刺出。

拎秋魂惊只道他要动武,哪知这闪电船飞出的长鞭竞在殷子上骤然顿住鞭梢巧妙的卷, 卷起了粒殷于,突又放开。

那殷于竟“噬”的一声,直☆出去夺”购旬入了白色的粉壁上整粒锻于都嵌入墙壁堪堪 露山一面,这面正是点,能用子将镊子弹出·嵌入墙壁露出一点,已绝非易事已可算是天下 一流的暗器高手。这少年却能以六尺长鞭的鞭梢特级予卷起,弹出,这份腕力,简直令人不 可思议。

众人再也忍不住惊呼出声来。

惊呼声中,长鞭卷起了第二粒镊子,弹出。

这第二粒锻于竞将第粒打了进去嵌入墙壁,露出了一面──自然还是鲜红的一点。

长鞭如响尾蛇的嘶嘶响动,殷子接连飞出,第四粒打在第叁粒上第五粒打在第四粒上 一…瞬息间六粒镊子全都钉人了墙壁,只露出最後一粒级子的一面──一点,众人简直连眼 睛都瞧直了。

黑衣少年还是面不改色,缓缓道“我六教银子只有一点,你输玲秋魂面如死灰,突然大 呼道:“这不算,这样自然不算。”

黑农少中冷笑道“你想因?”

长鞭突又飞出,毒蛇般向冷激魂眷了过去。

冷秋魂究竟也非弱者,仓淬问刃已出鞘谁知这长鞭竟似活的,竞能在半途改变方向接佐 钢刀。

冷秋魂钢刀立刻脱手,“夺”的钉人大厅梁上,刀柄红绸飘飞,他苍白的脸上已多了条 血印。

黑衣少年冷笑道“你输了,跟我定吧”冷秋魂已骇得呆了,突听一人悠悠道“两恢都请 僵慢走,在下也想和这位朋友赌一路。”

悠然的话声·淡谈的微笑,却不是焚留香是谁。

方长鞭飞舞·是斗篷翻起楚留香眼角己瞥见。斗篷里那鲜红的缎子上,竞绣只飞骆驼。 若不是这只飞骆驼他怕是不肯走出来的。

众人早被这少年的武功震饺,此刻竟见到还有人要来和他赌一赌,都不禁瞪大了眼睛瞧 楚留香。

冷秋魂如致大赦,立刻屁颜笑道:“张兄既然也要来赌,那太好了,简直太好了。”

黑衣少年海般深沉刀般锐利的目光,已盯在楚留香脸上,任何人被这样的眼睛盯,都难 免要失魂落魄。

楚留香却是满不在乎,笑噶嘻瞧他道“阁下是从秒漠上来阳?”

那少年玲静的面色竟骤然变,“你是什麽人?”

菠留香笑道“我也和阁下一样忘记了名字。”

那少中盯他瞧了半晌,道“你要赌,好赌什麽?”

楚留香笑道“殿子,自然还是锻子,自然还是少的为胜。”

他这句话还未说完,大家巳觉得这人必定疯了─那少年六粒搬子只有一点,他还想赢 麽?那少年似乎也被引起兴趣,目光闪动,道“赌注”楚留香道:“阁下若是输了,在下自 然少不得要将这玉壁带回去,这位玲公子自然也不必摄阁下走了,除此之外,在下还得问阁 下几旬他这条件倒当真苛刻的很,那少年眉稍一扬,道“你若翰了呢?”

楚留香淡谈一笑,道:“在下输了,就将阁下一心想知道的那件事,告诉阁下。

”那少年面色又变了变,道“你怎知道我想问什麽?”

楚留香笑道“说不定是细道的。

别人若输了他条件那般苛刻他自己若输了,只输一句话而且还“说不定”这样的赌注, 简克太不公平,大家知道那少年依然有必胜的把握,也绝中会和他这样赌法的。

谁如那少年想了想,竞断然道“好,我睹了。”

楚髓香笑道找早就细道阁下耍蹦的。”

那少年道报搬于巳掷过,你可要我再照样掷一次?”

楚留香道“不必丁。”

众人越觉得这人脑袋有毛病,而且毛病还不小,只见他走到另‘张赌泉上拿超了六粒被 子。

他将六粒链子捏在乎研玲秋魂肋整个人也似被捏在手里,他神情从容沿秋魂却已溯头拎 汗,忍不佳道哦兄莫要忘记,那位朋友掷的是点。”

楚留香淡涨笑道“我知道。”

他手扬,第一粒殷子就飞了出去。

众人知道他囚要学那少年购法予,但他最多也不过只能照方抓葯,掷个一点,最多能不 翰,还是赢不了。

何况那少年以鞭弹出檄子,他却耍用手,这其中难易已整得多了,他又何苦定要来献 丑。

但这超级子的去势,实在谩得出奇,竟好像有线在上面吊似曲,大家实在想不通,这殷 子怎能不掉下来。

大家虽是不懂这其中藏多麽深的功力却也都知蹬这“慢”,实在要比“快”难得多了。

这时楚留香手中第二粒级子也已飞出,追上了第一粒,“磺”购一声轻晌,勇将第粒撞 得粉稗。

第叁粒镊子去势又快些追上了第二粒,当的一声,击得粉碎。

楚留香手指轻弹,锻于的去势一粒比一粒快,第四粒击碎第叁跳第五粒击碎第四粒…… 第五粒拨子去势不停,撞上墙壁又弹了回来竞恰巧通上第六粒两粒搬子在半空撞,全都渤 碎。

六粒锻子竞都变成了粗东落卜竞落在地上同一个地方,雄成一雄众人瞧得日瞪口呆涵直 像和瞧什麽魔法似的。

楚留香拍了拍手,微笑道“找六粒擞于点都没有,阁下恐们是输丁。”

玲秋魂终于忍不住跳了起来剂手笑道“不惜不错,六粒擞子连一点都没有妙极妙极,简 直太妙了。”

那黑衣少年面色惨白,楚留香这法子虽然取巧但那手法却当真是货真价实,半分也取巧 币得。

何况他自己胜那冷秋魂的法子,本也是偷机取巧的又怎能说别人?此刻他情况竞正和冷 秋魂方一样,想赖也不能赖,他平日素来将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不想今日竟作法自毙。

只见他那双深沉的大眼睛里,光芒闪动,忽而愤怒,忽而後悔,忽而怨恨,忽而又像是 有些赞赏。

这双眼睛本来如海水般深选沉静,此刻却似天边的云霞,多姿多采,变幻莫测,这双冷 模的眼睛,竟突然变得有了情感。

就连楚留香也不禁瞧得痴了,暗叹道“这双眼睛若是生在女子脸上,那女子必定会是个 绝色的美人·他只要瞧男人一眼,那人就算为她死了,怕都是心甘情愿的……只可惜这双眼 睛竟生在男人脸上,可当真是生错了地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