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12章 独步武林

作者:古龙

只见那黑衣少年木立了半晌,突然挥舞起长鞭向两旁站的人没头没脑的袖过去。

刹那间已有十几个人被他打得头破血流,惊呼夺门面逃,黑衣少年掌中长鞭飞舞,厉声 道“滚全给我滚,个也不许留在这里”大厅中乱成团,有些少亥被挤得跌倒在地上,竟是爬 出去的,冷秋魂面目变色,大怒道“这些人全末惹你,你何苦迂怒…。“话未说完·面颊上 又多了条血摄。

黑衣少年呛道“你也快给我滚出去抉滚”冷秋魂面上鲜血滴滴流落,他却连接都不去擦 只是玲森森的瞪那黑衣少年,冷笑道“伤若不愿当别人面前认输,我自然可以出去,只是 “。─”“噬”的,他面上又了鞭。

仅他却仍站动也不动,缓缓接道“只是你要记住☆这叁鞭冷某总有日要加倍奉还的。”

黑衣少年长鞭又飞出·北道;“四鞭”玲秋魂跺了跺脚,随牙走了出去。

这时满厅人已走得于乾净净,那黑衣少年却似还未足泄愤,又将四壁接的字画,全都打 得稀烂。

焚留香椅在桌于旁,含笑瞧他,悠悠道“此刻人都已走了,阁下总可以认输了吧?”

黑衣少年掌中鞭缓缓垂落,楚留香也瞧不见他面上神色,只见他肩头起优;渐沥乎息, 终于沉声道:“你要问什麽?说吧”楚留香徽沉吟,道“令警入关前所接的那封书信,不知 你是否瞧见的?不知那信上写的究竟是什麽?”

黑衣少年雷然转过身来深沉锐利的目光,紧盯楚留香厉声道“你怎知道拢爹爹是谁?你 怎知道他已入关?你又怎会知道他人关前辫经接了封书信?”

楚留香笑道“你莫忘了此刻是我在问你。”

黑衣少年道“你巳问过了现在是我在问你。”

焚切香道“孤问的话·你尚未回答,又怎能问我?”

黑夜少年冷拎道“我只答应让你问我几句话并末说一定要答复你。”

楚留香征了怔,失笑道“我总想瞧瞧世上最不讲理的人是谁今日总算是瞧了。”

黑衣少年道“你话已问过玉壁不妨拿去那姓冷的你也放他定了,你我赌约已践,现在, 该你回答我问的话了。”

这番话他说来密如连珠,又侠义急,竞像是早已打算好的☆楚留番倒真未想到这冷漠高 傲的少年,居然也如此狡绍,不禁苦笑道:“若是我不肯回答呢?”

黑衣少年的回答只有个字“死”楚留香笑道“若是我不肯死呢?”

这句话问的可真是妙绝天下,黑衣少年从小到大再也未曾见过有人用这样的态度来对付 他。

他冷森森的眼睛里,突然爆发出火花☆嘎声道“你不死,我死’“死”宇出口,长鞭已 卷了出去。

他这一条长鞭☆看来竞已化做无数个圈子每个圈子看来都像是已套中楚留香的喉咙。

──其实自然是一个也没有套中的。

楚留香已轻烟般到了黑衣少年的身後,笑道“若是我也不肯让你死呢?”

黑衣少年左手一扯斗篷,黑色的斗篷,乌云殷向楚留香压下,乌云之中竟还夹带七点寒 星他竟似巴动了真怒,手厂面中留情,左手…扯斗篷间,藏在纫管里的氏乙星铡”也乘势击 出这一“云底飞星”竞赫然正是昔年纵横天下之“大攒伸龙”的平生绝技,也不知有多少武 林商手曾经丧命在这之下这乙点寒里原在云中无论任何人也休想瞧见,等到他听到蹦器风声 财,再躲己来不及了楚留香再也想不到他身竞行这种狠毒的功夫,但觉得眼前一暗,尖锐的 暗器被风声巴穿胸而来。

他料要衽避,也已是万万米不及的,胸腹斗然向後编,身子竟如筹箭般倒退了回去。

这七点寒星去如电势,楚留香退得竞比暗器还侠,退到墙角时,暗器之力已沥弱、渐 缓。

焚留香突然伸手竟像捉蚊子似助将这七点寒垦惧都捉在手里,黑衣少年骡然动容,失声 喝道“好侠的身法,好高的‘分光捉影’。”

喝声中又已击出七鞭别人的鞭法或如狂风,或如骤雨,仍他的鞭法却如层层密布的浓 云,雨将落末路·风慾起末起,别人的鞭法或横妇,或直击。

但他的鞭法,却是卷过来的大圈子套小套子,小圈子里还有更小的圈子大圈子外,还有 更大的圈子。

眼望去,只见大大小小於于百百个圈子,有的圈子套手,有的圈子套头常人着汲和他交 手单瞧这圈子怕也瞧晕了。

就连楚留香,委实也从未遇见这样的鞭法,他钢道只要被个圈子套中,那就不是好玩 的。

但这大大小小无数个圈子,每个看去却是不多,谁也看不出哪个圈子是实,哪个圈於是 虚。

虚虚实实的圈子闪电殷个接一个套来,要想闪避已是不易,要想击破那更是港如登天。

楚留香面闪避,一面转念头突然瞧见那边赌桌上有个笺筒,凤面接个掷“状元红”的竹 笺。

他凌突一掠四丈,巴将一个竹笺抄在手里等到长鞭迫来时,他突然将个竹笺投入厂鞭 阉。

只听“拍”的一声,长鞭─缓,将竹笺折为两段长鞭卷断竹笺後圈子自也消失,但黑衣 少年手腕一抖,又有无数个围斤眷起。

颁圈‘个接个卷来,楚留香手里的竹笺也一根接根飞川每招都不偏小伯投入额围。

仍闻连串“劈劈拍始”的声响,宛如爆竹,但见圈子一个个消失,竹笺也一根根折断。

那声音固是好听橱很情况更是好看已极。黑衣少年的颇法固然可独步武林,楚留香的破 法更是妙绝天下。

要知长鞭卷成圈于後,力量使已蓄满待发,一触及外力,那满蓄的力道想不发作也不行 的。

是以竹笺投入後鞭圈势必非将之绞断不可,竹笺被绞断後,力量顿消,圈子也非消失中 可。

这道理说来虽简单,但在临敌交手,打得正火炽热闹时,要想出这道理来,可绝非易 事。

楚留香正是学武的旷代奇才,不但武功学就会,一会就精,面且临敌应变的急智更是超 人数等。

有许多武功,他明明不能破的,但到了真的动手时,他却能在一刹那间将破法想出来。

是以有些武功本比他商强的人,到了动手时,反而被他击败,虽然败得莫名其妙,但越 是莫名其妙,反面越是服贴☆这也是人类心理助弱点。

黑衣少中这手“飞环套月,行云布雨”,纵横大漠,从未遇敌手,不想今日竞遇如此奇 特古怪的破法。

他心里不禁渐濒急,鞭势更快,圈子越多。鞭圈越多,竹笺投得也更急,眼见楚留香手 里筒“状元红”的竹笺,已堪堪将要用完了。

黑衣少年大喜讨道“等你竹笺用完看你还能如何?”

心念方动,只见楚留香右手将竹笺投出後·长鞭绞断竹笺,圈子消失,鞭子消失,鞭势 自然耍缓缓。

楚留香竞乘营这顿势缀阎“分光摄影”,将折断了的竹笺子又抄在手里,根笺竞变作两 极。

黑友少中又急又忽因子忽左忽右忽前忽後,更是变幻莫测,有时他赌起来那鞭圈已非会 向楚韶香。

仍论鞭圈投向仍麽公怪偏僻的角落,矩留香只耍手一动,那竹笺总是恰恰好投入圈子中 央。

黑衣少年偏懒也怂天生的勘性子,别人助手法越是高明,他越是要拼到底,竞偏偏不肯 换过种鞭法。

到後来簇额香忍不住笑道;你套围困还没有套够麽?”

黑衣少年咬牙道永远套不够的。”

楚留香道“你要套列什麽时候?”

黑衣少年道“套到你死为止。”

楚留香道“我若永远不死呢?”

黑衣少年道:“我就永远套去。”

楚留香征了征失笑道“阁下的脾气,倒和中相差无几。”

黑衣少中道“你若套得不耐烦,就澄快死吧”楚留香大笑道:“妙极妙极这说法当真妙 不可言,就逐我…。“说话闯,圈子仍在不断套来,竹笺仍不断提出。

说到这里,楚留香掌中剩下的十几根竹笺突然全都飞出·但却宽没有一极能投入圈子中 的。

高手过报,怎容得这丝毫差错?黑农少年大喜之下,长鞭已套中了荣留香的脖子,鞭梢 一卷,“拍”的在楚留香画颓上留下一条血印。

楚留香虽政不乱,身子突然蛇般一转,已脱出了鞭圈,大仰身向後直窜了出去,迟到墙 角。

黑衣少中冷笑道“你还想走?”

他一招得手,怎肯容情鞭固又臼眷出。

就在这时,突见一道剑光闪电般自窗外飞了进来。

长鞭既己化为圈子,自己瞧不贝鞭头,但这剑却不偏不倚,恰巧在鞭梢上·长鞭力道顿 消,立刻软了厂左。

长鞭如蛇这剑竟恰巧击中了妮的七寸。

黑衣少年又惊又怒喝道“是什麽人?”

喝声未了已有条人彤穿窗丽人,掠到他面前。

这人一身黑衣,裹他那瘦而坚韧助身子,就像是条刚自丛林中窜出助黑豹,全身都充满 了危险全身都充满了劲力。

但他的一张脸,却是死灰色的,全没有表情。

他一双锐利助眼睛冷拎的瞅人,无论任何人,在他服里,都像是条死鱼,啦有任凭他宰 割而已。

黑衣少年虽然不知道这人便是中原第一杀人手“一点红”,但被他瞧了一眼,也觉得全 身都不舒服起来,眼睛再也不瞧他,瞪楚留香玲笑道;“原来你早巳约好了帮手。”

楚留香摸摸面颊肋鞭痕,微笑也不说话。

黑衣少年道;“钉输了就约帮手来,中原武林难道都是这样购人物?”

一点红突然冷冷道:“你以为他败了?”

黑衣少年仰首笑道“挨了鞭子的,总不是我吧”一点红又瞅了他一眼,满脸惧是不屑之 色,突然走过去,用罩中长刨在地上挑起了几根竹笺。用衣少年也不知他弄什麽玄虚,冷笑 道:“你也想来他那一手麽?”一点红噬然道“你瞧瞧再说。”

他长刨一拼,竹笺飞出,但去势并不快。

黑衣少年忍不住接在手里,只见那竹笺虽仍是竹笺,但每一根竹笺上,竟都钉乌光闪闪 的寒星。

一点红玲冷道“若不是那挨了你一辊子的人,你此刻还有命黑衣少年动容道“你…。你 说他是为了救贫·才…─“一点红厉声截口道“他着不是为了要将这暗器击落,你连他衣角 也休想沾半点。”

黑衣少年身产震,手里的竹笺全落在地上,面上忽青忽红,目光缓缓转向焚留香·颤声 道“你…─你方力……为何石说?”

短留香笑道“说不定这暗器并非要打你的。”

黑衣少年道“暗器自招身後击来,日标口然是吸。”

楚留香笑道“技你鞭子,也没什麽大不了·我又何苦说出来让伤难受。”

另衣少年站在那里,大眼睛里竞似已有滴眼泪灾滚动,只是他强忍才末落下来。

楚留香故意不去瞧他,笑道“红晃方暗算的人,你可瞧见是谁麽?”

一点红冷冷道:“贫苦腔见,还会让他定。”

楚留香四道“我也知道那人行动委实有如冤魁一般,却再也猜不出他是谁,中原武林 中,像他这样的商手其实并不多。”

黑衣少年突然大声道:“我知道那人是谁。”

楚留香耸然道“你知道?是谁?”

黑衣少年再不答话,却从衣袋里取出一封情,道:“这是你要看的债,拿去吧”楚留香 大喜道“多谢多谢。”

黑衣少年却已特信放在桌上,头也不回的定了,走出门时,头一低,一滴眼泪落在地 上。

楚留香昼思夜想辗转反硼,求之不得的那封情,此刻终于在他面前了,他委实忍不位心 头的欢窖,刚要去拿。

突然问,刨光一闪,将书信姚了过去。

楚留香面色不禁变了变,将笑澄“红兄这是在开玩笑麽?”

点红将书沽白剑尖取厂,玲冷道“位要这封俯,先胜过段这沥剑。”

焚留香叹道“孤早巳说过,不愿和你动手,你何苦逼我。”

点红道“你能与那少年动手为何石能与我动手?”

焚贸否屈丁想通“纵耍动手也等我瞧过信再说好麽?”

点红冷冷邀“动干之後,我若死丁你自可将这封信蚊去,你若死丁,我将这封估脐你殉 葬。☆楚留香蔷笑道“刚走了一个中脾气不想又来个比牛还锄的脾突然飞身而狱友手领点红 眼神,右手使去夺那书信。

点红身子半转,反手已剥出叁剑。

楚留香头低,竟自剑光下窜出,左手一个肘拳击向点红肋下,右手还是击夺那书信。

他欺身进逼,身法之险,手法之侠,当真无可形容。

一点红骤遇强敌,精神大振泊法更侠、更毒。

但见剑光闪动,柄剑似己化为十柄、百柄,剑剑不离楚留香咽喉方寸之间剑剑俱是杀。

楚留香出手如风,卸只是夺那书信。

一点红皱了皱眉,竞耍将信藏入怀中。

衣襟右开他左手要将书信藏人亩襟,右手的刨法便不禁受了影响,严密的剑势开了开。

楚留香盛个人突然直欺面人左手超住了一点红的剑路,右手便直扣一点红持信的左腕委 时间已变了七招。

点红右手被封死,连连後退,楚留香却如附督之蛆,缠住了他,他左腕一麻,已被楚留 香播住了脉门。

楚留香大喜之下,方待夺情,哪知一点红手指突然弹,竟将那封信弹得直飞了出去。

这一变化倒出了楚窜香意料之外,纵身跃,伸手抄住,一点红剑光又自飞起剑光终是比 人快了那封信又被挑动☆剑尖。

他正待收回剑势取下书信哪知楚留香凌空‘个翻身,突然双手一拍竞将书信和刨尖齐夹 在手掌里。

这一变化更是妙到毫缴。

点红剑势连变七次,楚留香身法也连变七次,他整个人都飘飘技在剑上·看来竟像是被 划姚起来的。

但此时此刻他实也不敢将信取出,只因他手只要松,那比闪电还快的剑锋,只悄就要穿 胸而过。

点红身形闪动,但无论如何变化也休想格楚留香甩脱,他只觉得剑已越来越重满头大汗 滚滚而落。

到後来他剑势竟已不能再动,只有挑起在空中,楚留香的身子似已重逾千斤,向他直压 下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