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13章 叁蛇羹

作者:古龙

两人一个在空中·一个在地上,互相馏持,这炳剑若非百炼精钢所铸的神兵利器,怕早 已打断。

点红骇然大喝芦,身形全力拔起特使剑往地上摄插下去,这招委实用得又妙又狠。剑灾 下摘,楚留香自然再也不能附在剑只听“啪”的声楚留香横飞两丈落在地上,手掌中还是紧 紧夹书信和剑尖。这柄千锤百炼,欧毛断发,点红平日将之珍如性命般的宝剑,竟终于还是 被生生折为两段。

一点红惨然变色,颤声道“好,果然是好武功,好身法”楚留香微微笑道“红兄承认 了。”

他话未说完,笑容突然在面上冻结。

“当”的,半截剑落地那封信也化为片片蝴蝶,漫天飞舞,窗外一阵风欧过,吹得无影 无踪。

原来方两人较力时内力源源不绝自楚留香掌内逼出,莫说这薄薄的信纸,纵是铜片钢板 也禁受不住。

一点红也征住了,失声道:“这……这……”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我命中注 定,是瞧不这封信的一点红怔了半晌,道“此”…毗信可是十分重要”其实他自己明知是多 此问,这封信若不重要,楚留香怎麽会拼命强夺‘又怎会有那许多人为此信面死。

但楚留香只是哈哈笑,道“那也没什麽?我拍断你的宝剑,本应向够道歉才是。

”点红默然半响,仰天使叹通“终我生,若再寻你动手有如此剑。”

“夺’的声突见一条人影飞掠了进来,竟又是那黑在少中楚留香信毁之质,已只有哥 他,不想他竞去而复返石紫喜道“阂歹来的正好·在萨有事请救。”

谁知黑衣少中竟似完全没有听见他的话,满面惧是惶恐之色因下瞧了服突然躲到窗後去 了。

这“侠意堂”装磺甚是华丽也甚是特别窗前却悬挂厚厚的紫色窗,想是因为深夜赌时, 灯火不臻外泄。

此刻时候还早留并末拉起,卷在劳这黑衣少年身子瘦长,躲起来别人正好瞧不见。

焚留香、一点红对望了服☆全里不觉都在暗赔奇怪。

这少年为何去而复返?又为何如此惊慌?他生性高傲☆又有什麽人、什麽事能令他躲起 来?思付之问只听远处突然晌起欧竹之声,声音尖锐短促,一声接一声,萎眼间已将屋于四 四围住。

接,一阵腥风欧过,竟有二十多条大大小小,五色斑烂的毒蛇,自门外蠕动滑了进来。

楚留香皱了皱眉头,纵身跃到赌桌上,盘膝坐下。

点红也皱了皱眉却飞身掠到梁上,拔出半截断剑刊甸下一鞠☆一条最大的毒蛇,立刻被 他钉在地上。

那条蛇竟是力大无穷,红舌闪殴,蛇身鞭子般打得“劈啪”作响,坚硬的石地竞被打得 一条条裂了开来。

但一点红的手劲很大那半截剑竟被他一掷之力,直没入士,只留下那系黑绸的剑柄。

毒蛇空自发威,却也挥之不脱其余的几条蛇竞窜了过去,唆住了它的身子顷刻问使已将 血肉吸了个乾净。

一点红瞧得又是呕心,又是惊奇,悬在梁上,皱眉道:“这些蛇邪门得很,是哪里来 的?”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红兄只伯是已惹上麻烦了。”

话犹未了,门外己大步走进叁个人来。

为首的人,身材魁伟一身衣服上扔钉加上补钉也不知补过多少次厂泄!却洗得习☆乾净 蹲。

他次服穿得虽然是个乞巧,但日光降阴满面狞恶’无概却不项一世,简直不把任何人放 征跟里。

後面的两人消退鸽衣以结,面貌凶恶身後背亡八只麻布袋,竟是巧帮中地位甚高的始 丁。

巧帮中帮规森严,彩车分得极清这高大的乞巧背後个麻袋也没有,本应是巧帮中还未入 门助小徒弟。

但那两个七袋八袋第子从那神情看来部反面对他甚是畏惧恭敬,这在老江湖眼中看来, 已是极不寻常购怪事。

更奇怪的是这乞巧面貌狞恶,而且久历风尘劳苦,无论从哪点看来,他皮肤都该又黑又 粗才是。

但他的身皮肤,却偏偏是又白又细,宛如良质美玉,看来意比未出国门的处於还细腻光 滑得多。

楚留香又叹了口气,哺贿道“麻烦果然来了。”

那高大恶巧双四光精精助叁角眼四下扫,使瞬也不瞬地盯在楚留香脸上,怒道“你竟敢 害死本帮格灵蛇阿是耍死快鼓?”

他怒极之下,说出了乡音,竟是一口吴浓软语,和他那魁伟助身材,狞恶的像貌,委实 大不相识。

一点红正待答话,楚贸香已抢道“本帮?阁下说助‘本帮’,却不知职帮?”

那局大恶写厉声道“依,你跟陷了麽?难道连写帮门下都瞧不出来。”

楚留香悠然道:“哼帮子弟,我自然是瞧得出来的,只是阁下十余年前已被逐出污帮, 今日怎敢还自称写帮第子。’那高大瑟污面色变了寒,仰首狂笑道:“不想伤这黄口小儿, 倒也知道我老爷子的来历。”

焚留香缓缓道“我不知道尔来历谁细道你来历你本姓自,只因作怨多端,又生得身细皮 白肉,所以江湖中人却将你唤成‘白玉魔写,你反而自鸣得意,索性将‘巧’宇去掉把自己 名字叫敝白玉魔。”

他居然加数家珍将这恶写的来历口气说了出来。

白玉魔厉声道“说得好,还有呢?”

楚留香道“十余年前,你兽性大发在苏州虎丘,口气姦杀了卜七位黄花处於,任老帮主 怒之下,已决心要将你以家法处死,谁知你倒也知矾,竟早就躲起来了,任老帮主寻你不, 只有将你先逐出门墙。”

白玉魔狞笑道“对,说得对极了,只是如今任老头于已死,新帮主不像他那麽顽固无 知,知道本帮若想重振声威,还得要老子这双妙手来帮忙的,老于虽不屑吃这回头革,但瞧 他一番好意也就勉强回来了。”

他丑史全被别人科露出来,非但不觉得难受☆反而洋洋得意,若非人已坏到骨子里,怎 会有这麽厚的脸皮。

楚留香叹了曰气道“南宫灵虽然素来宽大为怀,这事做的却未免有欠考。”

白玉魔还未答话,他身後那七袋弟子已厉声道“本帮帮空之决策,天下有谁敢任意批 评?”

楚留香道“别人不敢,也许我倒是敢的。”

那七袋弟子冷笑道“你算是什麽东西?”

楚留香叹道“为什麽到处都有人问我是什麽东西?我明明不是东西,是人,和各位生得 也没有什麽不同,也许瞧起来还比各位顺服些,各位难道这一点都分不清麽?”

白玉阴搁例笑道“那麽,我倒要请教你是何许人也,竞现在我面前如此说话,莫非是活 摄不耐烦了麽?”

“活得不耐烦”这五个贫几乎已成了江湖中最流行的话洒人争吵起来,蒋不说这旬话, 仿佛就显得水够威风似的,只不过说的人尽管说得像煞有介事,听的人都大多将他当做放 屁。

但这句话从白工魔曰中说出来那份屋却大是不同,别人若听到白玉魔对自己说这句 话·怕早已骇软了。

谁知楚留香竞还是将他当作放屁微笑道“谁说我活得不耐烦·我活得正觉行趣极丁入比 ☆的好洒是够喝芽子,何况还有南宫又那样的朋友时常来为税倒酒。”

那七袋弟子微微变色道“你认得我家南官帮中?”

楚留香笑道“我虽然想说不认得他怎奈我这辈子却从来不会说谎。”

白玉魔双叁角眼又从头到脚将他打量了一遍·像是想看透他是否在吹中,那另八袋弟子 己冷冷道“这莫非是他缓兵之计,好叫那小於逃走。”

白玉魔狞笑道“那小子逃得了麽,我老爷子早巳在这里埋下了杀人防埋伏☆连你出算 上,这屋子里个也体想活期去。”

楚留香微笑道“南宫灵若听见你对我这样说话,怕要生气的。”

白玉魔格格笑道“既是如此我就索性教他生生气吧”他话才说完嘴里突又发出吹竹之 声,那二十多条昂首作恶,畜势待发的毒蛇,便箭一般的向楚留香溜了过去。

楚留香大笑道“我虽然不喜欢杀人,但对於杀蛇倒是从不反对的。”

笑声中,毒舱已凌空窜来,粱上的一点红本想瞧瞧他的出手,这时却也不黎为他担心起 来。

到这时楚留香方日出手,一出手使捏一条蛇的七寸,往地下一掷,那条蛇立刻不能动 了。

只见他双手竞好像变戏法似的,左捏右掷,右捏左钢,捏使是蛇的七寸。一掷蛇就送 命。

篓眼之间,二十多条矫捷恶毒的毒蛇,竞都已被他掷在石地上,一条条均己头破骨 折·再也没有一条活的。

这比子之腕子法之快,手力之强劲·实在太过吓人,就连那以快剑威震江湖的点红·都 膝得呆了。

使留香瞧地上的死蛇部叹了门气购哺道“秋风起矣,进补及时,只可惜我那渺儿不在这 里,否则正好德她为我婉盅又鲜义浓购叁轮羹。”

白天魔潞头青筋暴露眼中几乎要冒出火来,达些联蛇无不是他自穷山恶谷荒林沼释中李 苫捕来,再喂以各种毒物,辛容训练厢成的。

他本想位这些毒吸横行江湖,哪知被人举手间使杀了个干干净净,还想将它们婉盅叁蛇 羹。

白玉魔木立半购全身骨格突然密珠股接连不断助晌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膀楚留香,步步 走了过去。

楚留香道“陕奇怪,你肚子里怎地有入在摇骸子,但瞧你的满脸霉气,摇出来的点子定 是个‘二叁’。”

他嘴里虽夜说笑,其实却也频道白玉魔这一身功夫倒也不可轻视,此刻蓄力待发,一出 手必定非同小可。

他眼睛盯白玉魔的手,只见白玉魔那一双又白又撤的手掌,此刻竟已隐隐透出一般青 气。

一点红商声道“掌上有毒,要小心了。”

楚留香微笑道“你放心,毒不死我的。”

白玉魔狞笑道;“谁说毒不死你?”

他这吐气开声,已是出手的先兆楚留香知道就在这一刹那之间,他已必定要出手无疑。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突听一人赐道“住手”光影闪动问,一人急步而入只见他剑眉屋 目,长身玉立,身上一袭青袍上,也打两叁个补钉。

他英俊的脸带笑容但不怒自威,眉目间竞自有一般慑人之力,神情之稳重,也不像施这 钟年龄的入所应有的。

那两个巧帮弟子瞧见此人来了都垂萨了头,不再出声,就连白玉魔竞也退到旁巫手肃 立。

点红未瞧过此人,卸也细道,这必定就是天下第一大帮,泻帮的新任龙头帮主南富灵。

楚留香哈哈笑道“南宫见来得倒巧方小弟若是做了毒蛇们及的进补的活人羹,南有她口 届岂非要少了个酒伴。’南宫灵抱拳笑道“小第幸好还是早来了步,否则本帮这叁个有服无 殊的弟户,只钢已耍变成楚见购叁人蛮了。”

楚留香大笑道“你做了帮主,说话怎地不肯规矩些?”

南富灵笑道:“和楚兄这样的人说话,若是言语无趣·楚兄日後还肯交小弟这朋友麽但 无论如何·本帮弟于无札之罪,还是请两位恕他面色突然沥,转身瞧那叁个弓帮予弟·厉声 道“你们年纪也已不小了,怎地做事如此糊徐,也不问对方是谁,使胡乱出手,难道忘了本 帮帮规了麽?”

这话虽非向白玉魔而发,但却无异是驾白玉魔的。

白玉魔格格笑道“帮主也不必指和尚骂秃驴,他两人并未出手,是我出手的。”

商宫灵霍然面对他,沉声道“职是如此,本座使要请问白师叔,为何不问清楚便要胡乱 出手伤人,莫非自师叙你又想退出本帮不成?”

他虽也尊称白玉窟一声“师叔”但这杀人不眨眼曲姑苏恶巧,被他眼晴一瞪,竞再也笑 不出来,叼嘴道“咱们本是追那恶徒而来,瞧见这”…值两位在此,自然要认为是这两位将 那小於藏起来的。”

南富灵通“你可曾问过他两位了麽”白玉魔道:“没…”没有。”

南宫灵怒道:“既末问过,你又怎知是他两位将那人藏起来的?那人凶脑题毒,人所难 容,他两位又怎会庇护于他”白玉魔居然垂下了头,不敢说话。

南窝灵冷笑道“何况有‘江湖点红’与‘盗帅楚留香在此天下无论什麽人到这里,也都 该恭恭敬敬客客气气,你们又凭什麽敢如此无礼?”

这南宫灵果然不傀年纪轻轻便做了天下第大帮的招工他简简单单几句话里不但责备了中 帮于第,部也点出楚留香与一点红的身份这样他纵然责翼中帮弟子却也丝毫不失巧帮面于。

最主要的是·他话里已将那黑衣少年说得卜恶不藏,好救楚留香与点红冉也不能庇护予 他。

’点红听他居然一语道碰了目己的来历,不觉更是暗暗吃惊:这商宫灵当真是个厉害角 色。”

楚留香却征暗中奇怪“那少年方自大摸远道面来,您会韧人中原,使得罪了弓帮门厂, 面且瞧这情形,得罪的还不轻。”

巧帮第子听到面前的这人便是轻震天下的“盗帅”楚留香,不禁都睁大了眼赌,张大了 嘴,合不撼来。

白玉魔仰首笑道“原来阁下便是楚香帅,我白玉庞今日栽在盟帅手下,例也不丢人,这 里事有帮主来了,也用不我再管“””咱们质会有期吧”他狠狠瞪了楚留香眼,便头也不回 的大步走了出去。

南宫灵轻叹道:“此人近年行径虽已改,但气量仍是难免偏狭,出乎仍是难免鲁莽但望 楚兄莫经见怪才好。”

趁留香笑道“别人不怪我,我已心满意足了,我又怎会怪别人。”

南官灵笑道:“不想楚兄与红兄的侠驾居然全都来到此间,此地小弟虽末久居,却也时 常来往,勉强也算得半个主人,少时定要与两位快钦杯。”

他竟然绝口不再提起那黑友少年,楚留香自然更不提了,大笑道“你们终年要饭·难道 也问别人要酒麽,好好·找不管你们的酒是要来的,还是抢来的,有人面容喝酒,我从不肯 错过…”红兄你也莫要错过了,需知那不化钱的酒,喝来滋昧是份外不同的。”

一点红却仍留在梁上,也不下来,冷路道“我从不喝酒。”

楚留香道:“如此大好通口充肠之物,若是不喝,岂非对不住自点红道“酒能使人手颤 心软,杀人就不快了。。

楚笛香叹道“若为了杀人而不喝酒,简直好像为了怕拉屎而不吃饭一样,不但荒谬已 极,而且惨无人道,红兄你……”突见又有购个巧帮第于,自後面门中大步走了出来,向南 官灵助身行礼,左面人道“质面的屋于,弟子们已随诸长老与葛反老全都查过了,拎某人也 已送交公孙抄法,并无那恶徒的踪影。”

面宫灵目光转,抱拳向楚田香笑道“既是如此,但请楚兄将那人交出来吧”楚留香眨了 眨眼瞄,道“你说的是什麽人?”

南宫灵叹道“不瞒楚兄,小弟也弄不清那人的来历,只细他身法轻便,武功甚高,两天 前曾在赵宫镇伤了本帮十余弟子还债去了本帮一些重要之物,方又伤了本帮宋护法,是以本 帮对他是万万不能放过的。”

楚留香道“哦…”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

南官灵沉声道“楚兄真购不知此人?”

楚留香笑道“我纵然要打别人的主意,也不会打到你什写帮头上的。”

南富灵微檄一笑,道“如此最好……”话声中,他袖中突然飞出了两柄短剑。

南宫灵袖中这两柄短剑可使出点穴镊、判官笔、分水刺等八种兵刃助招式,“如意八 打,急风十叁刺”,可称武林一绝,就连写帮故去的老帮主任慈,武功似乎都略逊他一等。

此刻他这两柄短剑竟脱手飞去,向那紫纤窗下直刺面去,一点红後高临下,瞧得清楚。

那窗厅竟露出双黑色的靴尖。

只听曙、暖”两声短剑已插入靴子里,像是己生生钉人地下,商宫灵面上笑容不停缓缓 道“到了此刻,阁下还不肯出来麽?”

窗里寂无应声。

商官灵瞧丁楚留香‘限楚辩香神色不动,像是什麽都不知道似的,南宫灵终于冷笑声吨 道:“好。”

他微微挥了挥手,那须个巧帮弟子便已独出腰,,一个箭步出,抹刀向那窗额急砍而 下。

点红凰是心肠冷隘·也中禁瞧得心跳了跳,那黑衣少年就算不死两条腿也算是完了。

刀锋过处半截面落下但竞无鲜血溅出。

窗户是开的,有晚风吹入,上半截窗被风吹动,却哪里有什麽人,窗形後竟只不过放双 靴子而已。

烫留香大笑道“好好的窗被砍成两截,一双上等的小牛皮桃子,也被刺了两个洞,南宫 兄不觉太可惜了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