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15章 情侣书信

作者:古龙

楚留香伏拌对面的屋脊後,瞧白玉魔推门走了进去,屋里有灯,窗予都开,只见人影幢 幢,也瞧中见情况如何。

屋于四匝,都埋伏暗扛,员然瞧不见人,仅不时可以见到闪动曲刀光也可以听见低低的 环语。

楚留香轻烟般展动身影,绕了个圈子,到了屋盾,突然轻轻咳嗽了声黑暗中果然又有人 低声道:之丘天人地。”

楚留香道“要饭不要来。”

那人自暗影中站起来,瞧见了楚留香,失惊道:“你是谁?”

楚留香道“要米的。”

叁个宇说完,他右手已点了这人的穴道左手却将他身子托佐轻轻政在屋脊上,轻轻道: “强不是人,是狐仙☆你懂得麽”那人目中满是惊恐之色,想点头头已不能动了。

超留香轻姻般掠到屋榴下,找了个有灯光自窗缝里漏出来的窗于,凑眼从窗缝里望进 去。

只见大厅里排两行紫檀木椅子,每边坐两个头发花白的老弓身後麻袋厚厚的叠困必有九 只之多。

这便是巧帮中的长老与护法了。

白玉魔也大喇喇的坐夜上首,再上面便是那精明强悍,脑髓清楚的巧帮新帮主南宫灵。

那黑衣少年,居然也坐在那里,面对南宫灵。

这许多武林高手围他,他居然一点也没有害怕助样子,大眼膀直瞪南宫灵,像是随时都 可以妨起来打一架。

只听南宫灵沉声道“阁下伤了我帮中弟子又伤了本帮长老护法咆许部是出於误会本座也 都不想追究只短问阁下是为何而来的?”

黑衣少年腆他,冷冷道技话你己问过许多次了,我若肯回答还会等到砚狂?”

南富灵也不动怒道“你对本帮究竟有何介图若是肯说出来,本座也许可以代表帮中弟子 答应泳。”

黑衣少年道“我要你的脑袋你肯答应麽?”

南富灵终扩厉声道“阁下莫忘了此时此刻我随时可以取你性命,但却只不过问问你购来 意你还不肯说,岂非太不识相。”

黑衣少中拎笑道“我此刻还能在这里坐就因为不识相我若说出了来历伤目的已达我还能 太太平平的坐麽”越留香听到这里不禁暗笑道“这少年看来又硬又傲像是什麽都不懂,谁知 他竟比什麽人都精明,南宫灵这砍倒是遇对手了。”

只见南宫灵脸已渐惭发青,怒火已发作却又终于勉强接撩了下去展颜一笑柔声道“本座 劳要杀你,又何必问你的来历?这点你难道都想不通。”

黑衣少年道“我自然想得通我就是想得太通了,你田不知道我是谁?又不知道我後面还 有多少人跟来的,更不知道我究竟知道了你们一些什麽秘密?你心里疑神疑鬼又怎能放心杀 得了我。”

南宫灵通“既是如此,我岂非更不能放你走了。”

黑衣少年大声道你不放定最好,我就吃东这里,睡在这里,只怕你们这些穷要饭的,还 养不起我哩”白玉匿突然狞笑道“软的他不说咱们用硬的还怕他不说麽?”

黑衣少年冷笑道“你们劳敢沽我一根手指怕又得有几个人死在我面前,各位若是不信只 管出手来试试吧”这少年竟是能软能硬,又会撤赖,又会要胁又会装佯,又会吓人楚留香在 外面听,几乎要为他喝起果来。

就在这时,突听“砰”鲍一声超留香对面购窗予被撞破个大洞,箭一般窜进个人来。

这人剑光如急电,竟是中原点红。

焚留香瞧见点红骤然现身,例真是又惊又喜,暗笑道“原来你还是跟我的,侗这次你却 来对丁时候。”

只见…点红审进屋里脚尖点地,已‘连向巧帮助四大长老和囱玉魔刺山了十七、八剑之 多。

这些人虽都是武林一流高于但骤出不忌遇这种又快、义毒、又怪的剑法,也求盆子忙脚 乱。

南宫灵怒道“点红,我敬你是个成名英雄;你竟敢在本帮香堂上如此无札。”

一点红冷笑道“我素来六亲不认·你莫非还不知道。”

他砷到那黑衣少年身旁沥声道:“你还不走”谁知黑衣少年却瞪服道“我为何娶跟你 走?”

一点红胚了证冷冷道:“弥不走,我就揭破你助来历。”

这沈黑衣少年也不禁怔了怔冷笑道“好算你赢了,走吧”但这时如意抓、判宫笔、青竹 权、双铁援……等七八件兵刃,已全部向他们身☆招呼了过来。

这大厅中无一不是商手中的高于,件件兵刃俱是招沉力猛,毒辣老到黑衣少年臼怀中取 出了件兵刃,迎风抖得笔直,竟是柄百炼精钢铸成的缅刀凋。,刷沥,连劈出几刀,刀法泼 辣刀风凌厉,走的正是阳刚路。

这两人刀剑,并肩作战,又还会伯谁只是他们若想要冲出去,却也是难上加难,港如登 天了。

一点红刺出十余剑漠然大声道“你再不出手屈可要叫”别人也不知他究竟在对推说话, 窗外的楚留香却不禁苦笑暗道:“这小予终于还是要将我拉下水。”

他想了想,自屋脊上掀起十几片瓦,露开窗户,掷了出去,大蝎道:看我的五毒铜 钱。”

这十几片虽足普普通翅的瓦,但日仙手中拥出,却不普通了,有的凌空直击有的呼啸盘 旋飞湃。

众人骤然问竟瞧不出这是什麽暗器只听得“五毒”两个字,早已纷纷退避哪里还顾得伤 人。

…点红和那黑衣少中已乘机冲了出去。

南官灵贴墙留到窗前,窗外黑勒锄的他也瞧不清发暗器的是什麽人提张储子掷出入已跟 窗了出去喝道“朋友慢走。”

楚留香却又怎肯慢走,早已走得无影无踪了。

点红与那黑衣少年窜出窗外并肩急行了一阵,两人轻功阂也不招上下,掠出很远後黑衣 少年突然顿任身影瞪眼道:“谁叫你来救我的?”

他这死不领情的脾气若是换了别人,冒险救出他後再听了他这句话,不被气得半死才 怪。

但点红却毫不气恼阴森森笑道“谁要来救你你死了也好,活也汲关系。”

黑衣少年瞪大了眼睛·奇道“够不是救我却又是为何而来助?”

点红道“我弄坏了别人件东西,耍拿椒夫赔。”

黑衣少年怔了征怒道“伤这是放助什麽屁我不谨。”

只听人笑道“你不懂我却懂的。”

这獭洋洋的笑声,这鬼蹬般的身法普天之下,除了咱们的“盗帅”楚留香外·哪里还有 第二个。

楚留香若想盯一个人时,天下谁也休想甩得脱,一点红见他来了,丝毫不觉得惊异,冷 玲道“这是你的信,我赌给你了。”

说到最後一个宇时,人己又去得远了。

黑衣少年目送他去远,摇头道:“这人莫非有什麽毛病?”

楚留香叹道“这人购毛病就是有点喜欢多臀闲事,他自以为帮了我的忙,却不知正坏了 我宗大事。”

黑衣少年忍不住道“他又坏了你什麽事?”

楚留香道“我本想用弱翠去换珍殊的他却坏了我的交易。”

黑衣少年征怔的瞧他,就好像他股上突然长出了朵花·目中满是惊讶好奇之色,道我只 觉他有毛病谁知你的毛病比他更大。。

楚留香大笑道:“这就叫做同病相怜,物以类聚。”

黑衣少年道“敌对没什麽毛病,失陪了。”

他也转身耍走,楚留香道“你想要问我的话,现在不问了麽?”

这名话就像是个钩子,下子就钩任了黑衣少年的脚,他灾刻转过身来,面上露出喜色, 道“现在你己肯说了?”

楚留香想也不想,道我瞧见了你斗篷里的飞骆驼所以知道你必是‘抄摸之王的子侄我曾 在关内见过他,所以知道他已入关了。”

黑衣少年眼睛一亮失声道“你见过我的爹爹?”

楚留香叹丁口气道“你若肯情任我你我的困难就都能解决黑衣少年直视他的服睛,这双 田睹在星空下仿佛比星光还亮,黑衣少年突然笑道“好,敌情任你。”

楚留香靠屋脊坐下来,能坐的时候,他是绝不站的,他伸展了四肢,带笑道“那麽,现 在我只求伤快些说出那封信上写的究竟是什麽?”

黑衣少年道:“倍?我不是已交给了你?”

楚留香苦笑道“我命中注定,是瞧不那封情的,只要能听听,已是心满意足了。

”黑衣少年缓缓道“若是我并未膜过呢?”

楚留香立刻紧张起来道“你若说没有瞧过,怕我立刻就要晕黑衣少年道:“你晕吧!”

楚留香失声道“你真的没有瞧过?”

黑衣少年竞又笑了笑,道:“我没有瞧,只不过是我爹爹吟给我听助。’楚留香长长松 了口气,哆哺道:“能瞧见你笑一笑,我就算被吓死也是值得的了。”

黑衣少年道“你听,那封信上写的是……,楚留香道“等等,等我先将环朵洗乾净。”

黑衣少年一笑道“信上写曲是一别多年,念君风采,必定更胜往昔宴身却己恨伴多矣, 今更陷於固境之中,盼君念及旧惰,求施援手,君若不来,妄唯死而已。

’下面的署名是个‘素’宇。”

楚留香千辛万苦总算是等於瞧了这封信情的内容他虽早已猜侗能亲耳证实,总是靠得住 些。

只可借债上竞未说出那困难是什麽?楚留香又不觉有些失望,出神的想了许久随胸道无 论如何,秋云素酌困难,想必和写帮有黑衣少年截口道;“家父正是也想到了这点,所以我 方貌为家父的失踪,必定与污帮有关,否田魂又怎会去寻巧帮助霉气。”

楚留香又想了想,道这封债,是什麽时候接到是什麽人送去的?”

黑衣少年傲然笑道:“家奖游侠大摸,终年行踪不定全靠飞鸽传书,和各方属下联络消 息,他虽被人称为‘沙漠之王’,但势力却远及关内各省那封信乃是一个月前,自临城鸽战 的信鸽带去的。”

楚留香道“却又是什麽人特此信送到临城鸽妨的呢?他又怎会知道‘抄摸之王’有鸽站 设在临城?”

黑衣少年叹通“你问的这话,只伯谁也不能回答你了。”

楚留香道:“为什麽?”

黑衣少年一字字道:“只因临城锦站的人·已死光了。”

楚留香长长吸了口气默然半晌,又道:“令穆出门才一个月,你怎地就认为他失踪了” 黑农少年道“家父入关之後每日还是有鸽书和我联络,但十多天前,书信突然中断,他若非 有极大购变故,是绝不会忘了跟我写信的“楚留香道“所以你就跟了出来。”

黑衣少年道“我自然立刻兼程入关,一路上到各地的站去打听,都没有他老人家的消息 临城鸽城的人员都已突然横死,我这才急,所以才寻到巧帮去。”

楚留香目光闪动,道“伤在巧帮中可打贩出了什麽?”

黑农少年叹道“什麽也没有打骄出,哼帮中人非但全中细道我爹爹的下落而且近中来简 直汲有什麽困难更不会找外人相助。”

他瞪楚留香缓缓道“但越是这样我却越是仍疑,我总觉得在他们这太平无中的表面下, 必定隐藏什麽秘密?税爹爹明明是接他们帮主夫人书信面亲的,明明必定已与污帮有配接 触,他们怎会一点也不知道?”

楚留香沉略道“说不定任夫人购困难,只是她自己购私事,她很中不愿噶帮中别曲人知 道,她和你爹爹见面,也是瞒别人的。”

黑衣少年道:“这自然也有可能,但却有两件奇怪的事,第一,写帮中竟汲有人知道他 们帮主夫人曲使处。第二,做更不可忘记,他们的老帮主任慈,正是在这段日子里死的,虽 说是因病面死,但江湖中又有淮荔服瞧见?”

楚留香突然跳了起来,沉声道:“你说来说去,只有这句话切中了要害,但这句话位可 千万不能耐别人提及,否则江湖中只伯立刻就要大乱了。这天下第大帮助帮主宝座,普天下 无论是否巧帮弟子,是谁都鼠坐上去的。”

黑衣少年道:“我只要找我爹爹,江湖中乱不乱,与我又有何楚留香哥恩半晌,又道 “你如此急打听令尊的下落,他好怎会还不知道你的来历?”

用衣少中玲冷道“这原因简单得很…”朝我问过活的巧帮弟子,却已再也不能泄露我的 任何秘密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笑道“杀人的事你做来倒轻松得狠。”

照衣少年道:“我不杀别人,别人就要杀我,杀人虽然并不是件令人捣挟的事,但总比 被人杀死的好。”

围香道“你怎知南富灵要杀你这些事,你为何不直接去问他?”

黑衣少年道“我总觉得他不是好人。”

楚留香笑道“单只你觉得,这理由是不够的。”

黑衣少年通:“在我说来这理由已足够了。”

他眼睛突又亮了亮,盯楚留香缓缓接道;“你想“你若去问他他会告诉你?”

楚留香道“你想……他有什麽理由不告诉我?”

黑衣少年道“他若有亏心事,自然就术肯告诉你。”

焚留香笑道那麽他劳不肯告诉我,岂非就等於证明自已做了亏心事?伤想,世上会不会 有这样的呆子?”

只衣少年想了想,缓缓道“他若告诉你,你肯告诉独麽?’楚留香道“我又有什麽理由 不肯告诉你?”

缀衣少年又笑了道“盗帅控留香·原来并不如传说申那麽可慑。”

他冷摸的脸上露出笑容,就像是冰河解了冻,寒路的大地吹起了春风,令人从心底都暖 了起来。

超留香四了口气道“你若肯时常笑笑,就会发现世上原来有许多人,并不是休想象中那 麽可恨的。”

黑衣少年立刻又扳起了脸冷冷道“世上可恨的人是多是少,与我都没有关系,我只问 伤,你现在去问南富灵,什麽时候来告诉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