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16章 妙憎无花

作者:古龙

楚留香道“明天早上”。。若是我知道在什麽地方能找你……”黑衣少年道“明天早 上,你到大明湖畔逛一圈,就会瞧见一匹黑色的马你对它说叁声带我去见黑珍珠’,将它的 左耳拉叁下,它就会送你去找我的,记,不多不少,只能拉叁下,不能太轻,更不能太 重。”

楚留香笑道“我若技了四下又拉重了呢?”

黑衣少年道:“那麽它只伯就要送你去寻真的珍珠了。”

突又瞧楚留香一笑,转过身子,轻姻般掠去。

楚留香瞧他的身影消失,哺院道;“黑珍珠呀黑珍珠,别人常说黑珍珠是不样之物,但 愿你这黑珍珠能带给我些运气才好,我现在实在太需要运气了”…“楚留香仰视繁星,考虑 了半晌。

闪亮购星光,总是能令他心情平薛头脑清楚,平时他只要在甲板上躺下来,什麽困难的 问题,都能解决了。

但今夜这阀亮的星光,却似并不能帮他多大的忙,他想了半天,脑子里仍是乱得很,不 荣苦笑村道:“这里的星光,难道和海上助有什麽不同?”

他终于作了决定,又回到男帮的香堂。

大厅里灯光仍是亮的,楚留香跃了下去,竟没有人从黑暗里窜出来问他:“上天入地” 这句话了。

楚留香传商系。,血梅飘昏楚留香得大声咳嗽了一声,道:“南宫兄可在?”

大厅中立刻有人应声道“请弊。”

翻倒的椅子已扶了起来,打破的窗纸已补好,地上的瓦片也扫干净了,这大厅里像是什 麽事梆没有发生过似的。

俗大的厅堂里,只有南宫灵一个人坐,桌上却放几副杯筷,桌下放几酒”南宫灵竞像是 早已狂等楚留香似的瞧见楚留香走进门,也毫不惊异,只是的起来抱拳笑道强见果然来讨酒 债了,幸好小弟早巳备下几坛洒,否则楚兄到这现,冷始只有逃之天天。”

焚留香笑道“你知道我能找得到这级?你一点儿也不奇怪?”

南宫灵大笑道:“楚兄着婴讨酒债时,天下有谁能逃得掉,小弟就算巴躲到天边,焚兄 寻,也是毫不猛奇的。”

楚留香也大笑道“不错,我这鼻子素来有点毛病,四里有好酒,我一嗅就嗅出来了,何 况是这麽多坛上好的竹时育。”

他大笑坐下来,目光十扫,又道:“只可惜有酒无莱,未免美中不足,伤可知道,这对 我这好吃之徒来说,简直是虐待。”

南富灵道:它案本是有的,小弟备得有几只肥鸡,只猪蹄·还有些熏鱼腊。”

楚留香道:“鸡鱼腊肉莫非也会隐身法不成我怎地瞧不见?”

甫宫灵笑道“楚兄瞧不见,只因方有个人来,已将菜都倒在围沟里去了。”

楚留香道:“这人难道与我有什麽深仇大恨不成?”

南宫灵忍任笑道:“他细道小弟等的客人是楚兄,便将小弟责骂了一顿,说小弟以这样 的租菜来相待楚见,未免太虐待楚香帅脑舌头楚留香苦笑道“楚留香不吃鸡肉,难道只瞩西 北风不成”只听一人笑道:“红尘劳苦,已令世人之灵性所剩无几,若再将那样的肥鸡肥肉 院下去,仅存的灵性只伯也要没了。”

一个人飘飘自後堂走了出来,索衣白袜,一生不染,就连面上的微笑也有出尘之意,意 是那“炒僧”无花。

楚留香大笑道:“原来是你,你这妙僧不沾晕腥,难道要我也学你做和尚不成,何况我 就算做了和尚,也是酒肉和尚,见了大鱼大肉,立刻就要动儿心的。”

无花谈淡笑道“肉食者鄙,你难道不想换换口味?”

楚留香再劝颜色,道“莫非你意肯下厨房了?”

无花四通“抚琴露有知音,美昧也得耍知昧者才能品尝,若非为了你这从小就培养得能 分辨好坏的滋味的舌头,贫倡又何苦沾这一身烟火气。”

楚留香笑道“你劳也有烟火气,那咱们岂非是从锅里镑出来的了麽?”

南宫灵笑道“这倒也奇怪,无花大师无论从什麽地方走出来,看来都要比我溶於海十 倍,见世中的尘垢,似乎都染不到他·‘天女散花,杂摩不染’只伯也正是此意吧”将酒注 满本中,举杯道“幸好酒之一物,其质最纯,否则大师劳连酒都不喝了,找等情何以堪。”

楚留香向无花笑道:“若是‘叁人饮酒,唯你不醉’,我才是真助佩服你了。”

这叁人酒量可真是吓人得很,若有第四人在旁瞧他们喝酒,必定要以为酒里装的是清 水。

两酒下肚,叁人但是面不改色。

楚留香突然道“据闻江湖中还有一人,酒量号称无敌,能饮乾杯不醉,有一日连喝了叁 百赡关外‘二蜗头’,居然还能妨定回去。”

南富灵道“哦,有这样助人?是谁?”

烫留香道“便是那人称‘沙漠之王’的札木合。”

他一面说话,面仔细观察南富灵的摊色。

南宫灵只是大笑道“说是叁百碗,其实若有半数,也就不错了,天下喝酒助人,没有一 个不将自已助酒量垮大几分,以小弟看来,他也未必蝎得过你我。”

楚留香目光灼灼,道“你可曾见过他?可曾与他同席饮酒?”

南宫灵微笑道“可惜小弟未曾见过他否则倒真要和他拼个高低。”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哺哺道“这机会恐怕不多了。”

南宫灵笑道“只要他未死,日後总有机会的。”

楚留香放下酒杯中宇道“谁说他未死?”

南宫灵动容道“他已死了麽?何时死的?江湖中为何无人知道?”

楚留香道“你怎加道江湖甲没有人细道他的死讯?无花微笑接口道“巧帮消息最是灵 通,江湖中若已有人知道这消息污帮的帮主还会不知道麽?”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不错,江湖中的确还没有人烟道这消息,只因我已藏起了他的尸 身,故意不要别人知道他的死讯。”

南宫灵膛目道“为什麽’楚留香目光阀动,缓缓道“杀死他的人,故布疑阵,要使江湖 中人以为他们乃是互相火拼而死,而且都已死光了,我若不藏起他们的体,而将这稍息透 露,那真凶便可迫遥法外,我为何要让他如此安逸?”

南宫灵额首道“不错,楚兄这样做,他们的门入亲属既不知道他们已死,想必要拼命追 查他们的下落刀口真凶自然也休想过得了太平日子。”

无花微笑道“贫僧早已说过,恶徒遇楚香帅,想是前生造孽太多了。”

楚留香眼睛盯南宫灵,道:“可愿助我寻出那真凶来?”

南富灵笑道“楚兄莫忘了,巧帮弟子爱管闲事的名声,纵在楚香帅之下,却也是差不了 许多的。”

楚留香道:“如此便请你告诉我,任老帮主的夫人,此刻在哪里?”

南宫灵讶然道“任夫人难道也与此事有何关系?”

楚留香道:“内中隐情,你日後自会知道,现在你只要说出任夫人在哪里,就等於帮了 我一个最大的忙了。”

他眼睛还是盯南宫灵,卸大笑道:“你若不肯说,怕我使要认为你是在有意藏匿真凶, 我若胡说八道起来,你这巧帮帮主怕也是凳不了的。”

无花微笑道“楚兄最可爱之处便是有时他会像孩子般撤赖。”

雨宫灵四道“任老帮主放去历,任夫人发愿守节,小弟身为巧帮于菊本不能带领外人去 惊扰于她。”

他语声微顿眠楚留香一笑又道“但小弟别人不怕,见丁楚兄却足元可奈何的。”

焚留香喜迢“你答应’?”

南富灵苦笑道“那藏匿真凶的罪名小弟怎担当得起”焚留香道“任夫人现在哪里?”

南宫灵笑道兜夫人居处甚是隐密涝人也难以寻,楚兄若肯将这剩下的大半酒都喝下去, 小弟就带楚兄走一趟如何?”

无花笑道“弥要难他一难,就该另外出个主意才是,要他喝酒,岂非正中他下怀。”

楚留香大笑道:“倒底是无花细致。”

笑声中,他已举起酒,“咕都咕都”一口气明了个乾净,居然仍足四不改色,笑道“现 在可以走了吧?”

南宫灵微一祝吟,道“楚见不知可否再等一个时辰,小弟帮中还有些琐事。”

超留香想了想,道;“咱们购去处,两天内能赶回来麽”南宫灵道“两天只伯已够 了。”

无花笑道“楚兄如此急赶回,莫非佳人有约?”

楚留香大笑道“别人常说什麽事都瞒不过我,我看这句话却该转田于懒才是。”

无花微笑道“月下明湖,人约黄昏後,楚兄这样购人,到了济南册丽没有一两件这样的 风流韵事,那才真有些奇怪了。’楚留香瞧了瞧已被曙色刚染自了的窗级,道,、萨,裁一 个多时辰後再来找你。”

他抹了抹嘴,竞扬长而去,顺手将无花面前的一杯酒带了出去,只听他笑声自窗外传 来,道“无花好菜,南宫好酒,来了就吃,眩了貌走,人生如此,夫复何求酒足饭饱,快乐 无铸。”

说到最後一宇,人已去得远了,那酒杯从窗外悠悠飞了回来,不偏不倚,恰好落在无花 面前杯巾酒已喝光了,却多了样东西,竟正是无花系在腰间丝条上的一根小小的玉如意。

南宫灵动容道“楚留香,好快的手。”

无花却叹了口气,悠悠道“若非无足轻重之物,贫僧怎会让他取去,他若肯稍剑锋茫, 莫要焰露,只伯就会活得长多了。”

大明湖畔,晓雾迷蒙。

楚留香在溯畔逛了没多久,便听得一声马嘶,接,便有一阵轻碎的蹄声,沿湖畔奔过 来。

虽在迷雾之中,那马的色泽仍黑得发亮。

楚留香迎过去,笑道“马儿呀马几,只可惜颐是我朋友所有之物,否则我真舍不得钦别 人骑在你的背上。”

那马竞似认得他,轻嘶向他点了点头。

矩留香暗吸道“你只要对马有些许好处,它就永远忘不了曲,但曲对人无论有再大的好 处,他转眼就忘得干乾净净。”

他在马耳里说了叁声“钳我去见黑珍珠”,又轻轻拉了叁下马耳,若是换了别人,必定 要忍不住重重拉四下试试看,但楚留香却认为一个人永远不该对畜牲恶作剧的,除非他自己 也和畜牲差不多。

马果然在前面带路了。

楚留香并没有骑上去,他在後面瞧那马肌肉的纸动,就觉得比自已骑在上面要愉快得 多。

肌肉的跃动,生命的节奏,这岂非正是人生中至美至善助境界,一个懂得享受人生助 人,又怎肯放过欣贸宅襄”的机会。

湖畔柳荫下藏劳叶轻舟那黑衣少年“黑珍珠”,正在轻舟上,画对满湖迷雾锄痴出神。

他表面看来,虽是那麽冷摸,天下无论什麽事仿佛都未慾在他心上,其实他心事却又似 比别人都多。

楚留香峻嗽了声,笑道“你在想什麽?”

黑珍珠也末回头,悠悠道:“我在想你。”

突然跳起来,面对焚留香大声接道“想你是否已问出来了?”

楚留香道“还未问出来。”

黑珍风冷笑道:“我早就知道他不会告诉你的。”

楚留香微笑道“他虽未告诉我,但却要带我去了。”

黑珍珠眼睛又亮了,道:“好,你们在前面走·我在後面跟。”

楚贸香叹道:“你想在後面跟南宫灵,而不被他发现,轻功只怕还不够。”

黑珍珠冷笑道“纵然被他发觉,他又能将魂怎样?”

楚留香道:“出没有怎样,只不过你我再也锦想寻任夫人了。”

黑珍珠默然半购,道:“份要去多久?”

楚留香道:“两天。”

黑珍琛道:“好,两天後,我还是在这里等你。”

楚留香沉吟半晌,道:“两天後,黄昏时,有个身穿淡色衣衫的少女,会到大阴湖来, 那时我若尚未经回·就请你告诉她,要她等等我。”

黑珍珠突又拎笑道,“佳人有约黄昏後,楚留香倒果然风流得很,只可惜我又不认得你 那位佳人,又怎能代你转告?”

楚留香笑道:“她姓苏,你一见她,就会细道购,大明溯纵然地灵人态,但像她那样购 女孩子也不会太多。”

黑珍殊漆黑的眼睛,深沉地瞪楚留香,道:“她很美?”

楚留香道:“单这‘美’之一宇,又怎能形容她?”

黑珍珠眼睛瞪得更大,道“她是你的什麽人?”

楚留香笑道“你不觉问得太多了麽?”

黑珍深服商突然垂下,搀冷道:“好,你去吧····.但她若不肯等你又如何?”

“她若不肯等我,我就跳下这大明湖去淹死。”

黑珍珠面对满湖迷雾,长长收了口气,道“你倒自信得很。”

楚留香笑通“若刨去自信,楚留香能剩下的,怕已不过是滩臭水了。”

他走了几步,突又回首道你不觉你这名字有些像亥人”黑珍珠冷冷道哦若是女人,只伯 早巳宰了你。”

楚留香大笑道“你若是女人,怕就不会对我达麽凶了。”

曲阜东南数里,有山名尼山·山虽不甚高·但景物幽绝,天趣满服·楚留香入山未久, 便几已不知人间为何世。

这时正是清晨满山浓荫,将白石清泉惧都映成一片苍碧,风吹木时间关鸟语,南宫灵踏 在面包初升的晨雾上,宛如乘云。

楚留香突然道“咱们离开济南已有多久”南宫灵笑道“才不过一天,伤难道忘了”楚留 香叹道“我虽然刚到这里,但想起济南城里那些凡俗纷争,就已像上辈子的事了,若在这里 长佐下去我这俗人只伯也要变为难南宫灵默然半脑,长叹道“任老帮主生前,就总是想到这 里来结芦隐居,他常说这里有匡芦之幽绝,而无匡芦之游客,有黄山之灵秀,而无黄山之虚 名,只可借他一生忙碌,这志愿竞只有等到他死後才能实现。”

焚留香道:“我很想念他?”

南宫灵留然道;“他是我一生中所见过的最仁慈,最和蔼的人,我··…确本是个孤 儿,没有他,也就没有今天。”

楚留香目光问动,道:“我与你相识多年,这些话,倒是第一次听你说起。”

南宫灵叹了口气,悠悠道:“江湖之中,强存弱亡,竞争之剧,无─日一时或体,有些 事,我既无时间去想,也不敢去超它。”

楚留香笑道“不错,有些事若是想得太多☆巴就会改变的,而心肠太软助人,也的确无 法在江湖中生存下去。”

南富灵淡淡一笑,不再说话。

只见一条窄路婉蜒通向山上,一边是峭壁万仍,一边是危崖百丈,景物虽幽绝形势却也 险极。

楚留香道“任夫人莫非住在山颠?”

南宫灵通“任夫人风华绝代,举世无双又怎甘居于人下?”

楚留香笑道“我这人从来不大容易紧张的假想到别人说过的有关任夫人之种种风流韵 事,再想到自己立刻就要见她了,一颗心竟也不觉跳了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