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17章 迎风一刀

作者:古龙

斩突听流水声远远传来,前面又有道断拱,崖下游流泰涌,飞珠溅玉,南边宽隔十余 丈,只有条万粱相连。

那宽不过两尺购石梁上山配☆竞盘膝端坐个人山风振衣,他随时都像是要跌下去,跌下 去,就必定粉身碑骨,但他却闭眼睛,橡是已睡了。

楚留香走到近前,才瞧清这人,面色蜡黄,浓眉座鼻,虽然闭眼睛,己令人觉得一种锋 利的杀气。

他盘膝而坐,衣抉下露出双赤足,却将一双高齿乌木的木展,放在面前,木展上竟又放 柄样式奇特的乌鞘长翅。

山风吹得他衣挟猎猎飞舞,那件乌丝宽袍上,竞以金丝织成了八个龙飞风舞的狂草大 宇。

“必杀之剑,当者无数。”

空山寂寂,凄迷的晨雾中,壁立之断崖上,竟坐这麽样个人,竞使这空灵的山谷,却像 是突然充满了诡异奇秘之感。楚留香倒吸了口凉气,望南宫灵,悄声道“这是谁?”

南宫灵插了摇头,楚留香道:“任夫人居处,莫非就在对崖?”

南宫灵点了点头。

楚留香走过去,抱拳笑了笑道:朋友借个路好麽?”

那人闭目端坐,动也不动,似是根本未听见他的话楚图香大声道:“朋友可否借路让在 下等走域去?”

语声高亢,四山回应不绝。

击龙炸品提那人却还是不盲不动。

楚留香苦笑瞧了瞧南宫灵,道:“这位朋友只差嘴里未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 栽,劳从此路过,留卜买路财’了。”

他语声放怠说得很响,正似要将那人激上激。

那人眼睛勤阴研─线,瞧了楚留香服,烫留香脸上竟有如被刀锋划过,心里竞又不觉 僚。

只听那人缓缓道:“世界之大何处不可去,两位何苦定要走这他语声说得极慢,将每个 宇都说得清清楚楚,但听起来却是说不出的生硬刺耳,有如刀锋摩擦,锄折竹竿楚留香心念 一动,脱口问道“阁下大名?”

那人道:“天枫十四朗。”

楚留香道“阁下难道不是中土人士?”

天扭十四郎道“某家来自窥藏州,伊贺谷。’楚留香骇然失色,道:“阁下莫非竟是伊 贺之忍侠?”

天枫十四朗闭起眼睛,不再说话。

楚留香想起那天晚上,图秘雾迷了自已眼睛,跳入湖中消失的神秘怪人,心底不由得一 寒:“莫非那人就是他。”

这时南富灵已躬身道:“伊贺忍侠,神龙无敌,叁十余年前,曾在闽沥一带偶现快踪 的,莫非便是前辈麽?”

天枫十四郎道“正是。”

南富死道“融擎二度重来,令我等末学後进又能一睹伊贺秘狡,晚辈实是不胜之喜,却 不知前辈跨海重来,已有多久了?”

这句话也正是楚留香想闺的,他不禁份外留意。

只听力田十四朗缀田留“十日前弃舟登岸,五日前已至这里。”

楚留香忍不住道:“奇怪,在下怎地好像在大明沏醉见过前辈”天枫十四朗冷降道“铱 必是瞎了眼。”

楚圈香还想说话,南宫灵却以眼色阻位了他,笑道:“晚辈本想多聘前辈教益,短奈身 有急事但望前辈能借路一行,晚辈等回途时必定再来请教。”

天枫十四郎双目突又睁开,厉声道“你们定要走这条路?可是要去寻那秋云索?’楚留 香心头又是跳,这伊贺忍者竟也细道“秋云素”这名字只见南富灵皱了皱眉道“秋云 素?……前辈说的莫非是伍夫人天枫扩四郎道“哼”南宫灵通“前辈也认得她?”

天枫十四郎突然仰天狂笑了起来,凄厉的笑声,展得远处的松针都筋级落下,青山也失 却了额色。

楚留香、南富灵面面相腕,也不知他笑什麽?只听天枫十四郎狂奖道“你问我认不认得 她?我为她甘受任慈之辱,含恨重归东藏发誓任慈有生之日,决不再来中士─…我为飞’她 的幸福,甘受任慈一辈,面不还手,我为她至今不娶而此刻,你却问我认不认得她。”

楚留香听得呆往了,他实末想到这“伊贺忍者”与任慈夫妇之问,还有这样段情恨纠缠 的往事,更未想到这看来比冰还玲的怪人,竞有如此痴情其情之痴,竞不在札木台等人之 下;除了札本合、西门干、左又像、灵鸳子之外,这已是第五个人,这五人同样为情额例, 甘愿终生受相思之苦,唯一不同的是,札木合等四人已死,面这人却活。

狂笑之声终于停止,天枫十四郎厉声道“如今任慈已死,秋云素终于已完全属於我除了 我之外,督天之下谁也休想再见她。”

南宫灵道“但任夫人。…“天枫十四朗瞩道“战也不用再见纫人,你们走吧!”

南宫灵皱眉,沉吟道:“在下身为弓帮弟子,中该彰置伍夫人的意见,只是这位楚兄 ─。。”

他顿住语声,转股去瞧菠留香。

疆国香道:“她是否真的不愿再见别人,我得听独自己亲口说出才能相信。”

南宫灵悄声道“有他守在石梁上,你我怎过得去?”

这石梁下临深渊,两崖宽达十余文,任何人难以飞渡,若想从天枫十四朗头上掠过,成 功的机会更不过只有千百分之。

楚留香目光四转,却微微笑道“无论如何,我好歹也得试试。”

话犹未了只听“呛”的声,一道闪光,自天枫十四郎宽大的袍袖巾飞出,套任山康旁栋 碗曰粗细的树上。骤眼望去似乎是个银光闪闪的飞环控留香还想踞仔细些又听得“喀映” 声,一株树已折为两截,银环又呼啸飞回天枫十四郎袖中,不见了。

中原武林,各式各样的暗器何止数百种,其中自然也不乏绝顶高手,但这天枫十四朗的 手法却现与何人都绝不相同,那银光闪闪的飞环,更带说不出的诡异奇秘,飞旋来去,看来 竟似是活的。

范留香道:“伊贸手法,果然与众不同。”

天枫十四郎狞笑道:“这便是忍术九大秘功中的‘死眷术’,若非我手下留情,那抹树 若换作你的脖子又如何?你还不侠走?”

楚留香微笑道“死卷术?这名字例真吓人,不过树是死曲,人却是活的,难道我还会伸 长了脖子等你套麽?”

天概十四郎怒蝎道:“你想试试?”

喝声中,闪光已向楚留香迎面飞来。

楚留香但觉光芒耀眼,一件固钩般助银光,又电击而来,来势竟比他想象中还要快得 多。

他身子一转,移开七尺,谁知那银光竟果然像是活的,如影随形,竞又跟飞了过来。

楚留香身影闪动,连闪七次,一眼望去,但觉满空俱是闪动的银光,竞已令他不知该如 何闪避。

突然间,叁点乌星自菠留香掌中乃出,两点乌星横空飞去,却有一点“叮”的击在那银 光上。

但闻“呛”的一声,满天银光突然消失,鹰钩合起,变成个圆环落在地上一弹,又飞了 回去。

天枫卜四朗变色怒喝道:勺\格野鹿,竟敢被我的‘死卷求\。。·好·再瞧我的丹心 术’。”

突见一片紫雾海浪殷拥来,雾中似乎还夹一点亮晶品助紫屋,楚留香身子後退,突然冲 天飞起。

只吸“轰’曲一声大震,如电闪雷轰,紫雾轻姻褒娜四散,本在楚留香身庸的株大树, 竞被从中间劈成两:乒,两边倒下,树心如遭雷击己成焦炭,一阵风欧过,树时片片飞舞, 一栋生气勃勃的大树,转瞬间便已全部枯死,青绿的树叶,也大半变成枯黄颜色。

楚留香瞧得也不免屹惊;“这忍术果然邪门得很。”

他身形一掠叁丈,竞飘飘落在石梁上,满身邪气,满身杀祝助天枫十四朗,距离他已不 过数尺。

南宫灵失声道:“伊贺忍者,绅通广大,楚显你要小心了。”

楚留香微笑道“忍术我已领教过了,还想领教位曲必杀之刨。。

天枫十四朗一字宇道:“你想赡瞧贫的‘迎风一刀斩’?”

楚留香笑道,“如今伤就算放我过去,我也不过去了,我对你的兴趣,已比对任夫人助 更大,领教过伤的‘迎风刀斩’盾,我还超战你好好谈谈。”

天枫十四朗狞笑道:“这‘迎风一刀斩’乃助道之精华,剑出必获,当者无赦你膜过之 後,再也休想和别人说话了。”

他瞬也不瞬地凝注楚留香,目中散发一种妖异之光,缓馒的语声中,也似带种妖异的催 眠之力。

菠留香面上虽仍在微笑,但全身上下,每分每寸都已充满警成之意,眼睛却只是盯那柄 刀。

刀长五尼砰外,狭长如刨。

这奇特的长刀,自然必定有奇特的招式。

突见天枫十四郎一把疆起长刀,人已跃起刀已出鞘刀光如一涵秋水,碧绿森寒,刺人肌 骨。

天枫十四朗左手反握刀骗,右手正持长刀,左手垂在腰下,右手举刀齐眉,刀锋问外, 随时都可能一刀斩下。

但他身子却石像般动也不动,妖异的日光,凝注楚留香刀光与目光,已将楚留香笼罩。

刀虽仍未动,但趁留香却已觉得自刀缝逼出的杀气,越来越重他站在那里,竟不敢移动 半寸。

他知道自已只婴稍微动动,便难免有空门露出,对方的必杀”之剑就立刻要随之斩下。

这以静制动正是东独创道之精华。

“敌不动我不动政一动,税觉动不发口已,一发必中。”商手相争岂非正是一招便石分 胜负。

阴云四合水时萧箭,大地间充满肃系之意。

那奔腾的流水声也似越来越远搔至听不见了,只听得天枫十四朗与楚留香有中寅的四 吸,越来越重。

这“静”助对待,实比“动”的争杀还要可怕。

只因在笼静态之中,充满了不可知的危机,不可知的凶险,谁也无法预测天枫十四郎这 一刀耍从何处斩下。

楚留香已能感觉到汗珠粒粒自他鼻端沁出,但天枫十四郎一张蜡黄的脸,却像是死人般 毫无变化。

突然,两只木履落入绝崖,久久才听锡“暖通”两响,本履落入水中,只因天祝十四郎 移动购脚步将之踢下。

天枫十四郎已一步步疆了过来。

楚留香已不能不动,却又不知该如扼动。

天枫十四朗赤躶的脚板,摩擦粗糙的石梁,一步步向前移动☆脚底已被接破,石梁上留 下了血丝。

但他像似毫无感觉。

他全心全意,都已放在这柄刀上,对身外万事万物,都已挥然不觉,他身形移动,刀锋 却仍拯立。

甚至连刀尖都没有一丝颤动。

恨就在这时,突然一线横风,直击楚留香腰肋。

天枫十四郎掌中卫虽未动,刀榴却直刺而出。

楚留香全神都员注夜他的刀上,竟未想到他已刀鞘先击,惊之下,身形不觉向後闪避。

也就在这时,天枫卜四郎暴喝一声,孽中长例已急斩而下。

他算准了楚留香的退路,算推丫楚留香实已退无可退,避无可避这刀实是“必杀之 剑”。

这刀看来乎平无射·但剑道中之精华临故时之智慧,世人所能容纳之武功极限实已全都 包涵在这一刀之甲。

天枫十四朗目光尽赤,满身衣服也被他身体发出的真力鼓动得飘飞而起这一刀必杀,他 已不必再留余力。

这“迎风一刀斩”,岂是真能无敌于天下?刀风过处楚留香身子已倒下……他退无可退 避无可避,竞自石梁上纵身跃了下去。

他虽然避开了这必系无数的一刀,但却难免要葬身在百丈绝望之中南宫灵眉目皆动,已 不禁耸然失声。

谁知他惊呼声还未发出,楚留香身形突又弹起。

原来他身子虽倒下,葵尖却仍勾在石粱上,刀锋过他脚尖借力,立刻又弹起四文凌空翻 了个身,如飞鹰攫兔向天枫十四朗直扑面下,他故意走上石梁,看来虽冒险卸不知他竟早已 算好了石梁下的退路,远在还未动手之前,他竞巴算出了每一种可能发生的情况,这翻身 倒,凌空一跃不但正是轻功中登蜂造极的身法,正也包含他临敌时之应变急智,两人交手虽 只一招,这一招却又是武功与智慧的结晶。

天枫十四郎一刀击出,已无余力。控留香应变之逮,轻功之高,委实远出他意料之外这 石梁形势绝险,天枫十四朗本想短险制胜,谁知有利必有弊,此刻情势变,他反而自食其 果。

只断“镑”的一声,刀锋砍在石梁上,火星四激,麓图香却已一把抓任了他的头发,长 笑道:阂下还想往哪里“。。”

笑声方起,突又顿住楚留香手用抓的,竟只不过只是一堆假发,还有一张附在假发上的 蜡贫面具而已。

只见天枫十四朗身子翻接直落而下,突然又是“镑”的一响根丝线,自他手少飞出,钉 入了石壁。

他身子随丝线陆“几荡飘飘落下去,竟是毫发无伤,只贝他在奔泉旁涉水而行,纵声大 笑道:“楚留香,你瞧这伊贺‘空绑术’是否妙绝天下?”

笑声未了,人已走得远了。

楚留香竞只有眼睁睁瞧天枫十四朗扬长而去,追中,拦也拦不住,手坦抓那假发和面具 竟呆住了。

只觉粒粒水珠,自面具上滴厂·楚留香突然一笑,道:“无论如何,我还是让他出了一 身大汗……方有这张面具挡,我还以为他已完全麻木,连汗都没有哩”南宫灵才走了过来, 笑道:“伊贺谷的武功,果然是奇诡四险,不可思议,若非超兄独步天下的轻功,今日怕是 谁也逃不过他那一刀助了。”

楚留香凝注他突又笑道;“他武功虽是传自伊贺,但他的人却非来自伊贺的。”

雨宫灵征了怔,道“楚兄怎见得?”

焚留香道“他若真是方目伊贺来的,又怎细我叫楚留香?”

南宫灵想了想,失声道:“不错,小弟方并未提起楚兄助名宇。”

楚留香笑道“何况,他若真的是来自伊贺的忍侠,你我根本就不会认得他,他又何苦以 这面具来易容改扮?”

南宫灵祝吟道“但此人若非伊贸忍者,却又是谁呢?”

楚留香目中光芒闪动,道“到此刻为止,我虽是猜不出他是谁,但却已知道他必定是认 得我的,我也必定认得他……”他目中光芒更亮·一笑接通:这围已不太大了,只因天下武 林,能认得出我真匝目的人并不多,有全样武功的人巫不多。”

南宫灵道“据小弟所知,天下武林高手中,精通伊贺忍术的·简直连一个都没有。”

楚留香笑道“忍术臼然不会是他本门武功。他在那蹬危急时都不肯使出本门武功来,自 然是因为他知道自已只要一使出本门功夫,我就能猜出他是猴了。’南宫灵服睛也亮了起 来,道“如此说来,此人是谁,岂非已呼之做出”楚留香微微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佛 云不可说不可说。”

南宫灵大笑道“不想楚兄竟也会卖起关於来了。”

楚留香镇长伸了个懒腰,道:中冠论如何,我今日终于该能见任夫人了吧?”

南宫灵笑道“楚兄若再见不她,只伯建小弟都要急死了。”

两人相与大笑,走过石粱。

到了这里,山势已尽,称本掩映,有叁五茅舍。

南官员当先领路,定到茅舍外的竹篱前,朗声道,“弟子南宫灵,特来阳问夫人起居安 好。”

过了半晌,茅舍里一人缓缓道:“你既已来了,就自己推进来吧厂这语声无比的温柔, 无比的优雅,听得这样的语声,已可想见说话的是怎麽样的人了。

矩留香精钟不觉一振,俏声笑道“不见其人,但闻其声,已令神清气爽。”

南宫灵也不答话,缓缓推开竹篱,踢足定了进去。

到了这里,这院晓风云的巧帮帮主,竟似变成了个上学迟到,伯被塑师责罚的学童似 的,连大气都不敢喘。

茅台外因木半掩,一般淡演的幽香,自门殖传由,巨大的古柏校头上,有只不知名随翠 鸟,却像是已睡了。

楚留香走到浓荫下,仿嫌也生怕踩碑这一份宁静的寂寞,脚步竟也不由自主助放轻了。

这财,那优服的语声已又缓缓道;“门是开的,你们为何还不进来?”

吱蚜声翠鸟惊起门被推开。

楚留香第一眼使瞧见个长发动肩,身穿黑抱的女子,木然跪在香案前,动也不动仿佛豆 古以来就跪在那里。

她背向门户,也瞧个见她的顾问。

但她虽然背对,虽然动也未动,那优雅的姿态,却已令楚留香术细不觉闷,几乎瞧得痴 了。

他从未想到一个背面跪随女子,也会有这麽大的继力。

香案上有个形状古湖,颜色苍劲的瓷坛,瓷坛巾香气氛题,任夫人并未回过头来,缓缓 道;“南宫灵,你辩来的是谁?”

楚留香躬身道;“在下楚留香,特来拜见夫人。”

任夫人道“楚留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