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19章 棋高一着

作者:古龙

苏蓉蓉吃吃笑道“那不过是我经过济南时,为谢儿买的一盒脑楚留香甜掌大笑道:“无 论多狡猾的人,遇见我家助苏姑娘,只伯也耍变为呆子助”他笑声突又顿住,沉声道“但没 有人知道你在这里等我呀,这些人生是谁呢又怎会知道你在等我?莫非黑珍珠?他绝不会是 这样的苏蓉蓉柔声道:“这件事你可以等到以後再想。”

楚留香道“不错我现在该问你,你此行收获如何?可问出了平日究竟有什麽男人能进出 掷水宫?”

苏蘑蓉笑道“我特这句话问我小表姑时,你猜她如何回答携?”

楚留香道“她说什麽”苏蓉蓉道“她说:莫说是男人就算是只公苍蝇,都体想能自由进 出神水宫。”

楚留香忍不住一笑,又皱眉道“若没有男人能进出神水宫,那女孩予又怎能有了身孕? 她乎日是怎麽样的人?可有什麽遗物留下?”

“那女孩子叫司徒静,人如其名,平日总是文文静静的,什麽话也不说,除了幅面抚抚 琴,也没有别的嗜好,谁也想不到她会发生这种争。

楚图香苦笑道:“越是文静,越是不说话的女孩子,情感就越是丰富,若是爱上个人 时,当真走死心场地,所以她宁可自己死,也不愿泄漏男人的秘密。”

苏蓉蓉幽幽道“你对各式各样助女舷子,都了解得如此清楚麽?”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赶紧打岔,道“她难道连样东西都没有留苏韩葱叹道“没有拢简直 是自跑了趟,什麽都没有问出来。”

楚留香目光闪动,道“但那些人却生怕你问出了什麽·所以还是一心要杀你灭口,由此 可见那人想必有些线索留在神水富,只不过到观窥为止,还没有人注意罢了……但这些线索 又怎能丝毫不引入注意呢”苏蓉蓉默然半晌,道“你呢?这些天你可有些什麽收获?”

楚留香五一十,特这几天的经历全都说出。

苏蓉葱听到中原一点红的狠辣与孤僻,不禁轻轻摇头,听到那画像与书信购秘密,不禁 张大了眼睛,听到这秋云索竟是男帮昔日帮主的夫人,面菠留香已见过了她,苏葱蓉终于忍 不住轻呼失声。

楚留香生伯苏蓉蓉为他担心,并没有貉石梁上决斗的惊险处说出来,只轻描淡写地提了 两旬。

但苏蓉蓉却已紧张得捏紧了拳头颤声道“这人不但武功高强,而且心狠手辣,诡计多 端,你遇见这样的敌人,真要千万小心才是”楚留香特她手指一根根扳开,柔声笑道:你知 不如道,别人都说控留香才是世上最可怕的人,那人就算可怕,也比不上焚留香吩”苏蓉蓉 叹道“楚留香虽强,但心肠却感太软了些,别人能忍心杀脑,他却不忍心杀别人,你说我怎 能不担心?”

楚留香拍她的手笑道“你放心,要杀死楚留香,可不容易。”

苏葱蓉展颜一笑,又皱起眉,道“休想,假扮天枫十四郎助,会不会就是那杀死天强星 宋刚,跃人大明湖的人呢?”

楚留香道“就是他,若是我猜的不错,杀死就水合、灵鸳于、左又锈、西门千的固然是 他自‘神水富’盗去天一神水的,也是他”苏蓉蓉笑道“他心想杀死你,一心耍拦阻你去见 那位任夫人──秋云索,却中想秋云素什麽话都没有说,他这岂非多此一举麽?”

楚留香突然一笑,道;“秋云素还是说了一句极关重要的话。”

苏蓉葱道“她说了什麽?”

楚留香缓缓道“你仔细听,她说‘你也不必遗慷,先夫缠绵病根多年,突然而死·能见 到他最後面的人并不多……,。”

苏港蓉想了想道:“我听不比这句话又有什麽重要的关键。”

楚留香道“你仔细想想,一定可以想得出的。”

苏蓉德从头又想了许久,终于恍然道;“我懂了屈口任老帮主既然已‘缠绵病银多 年’,又怎会是‘突然’而死,他们帮中弟子,既然细道帮主病危,就该随时等侯在病根旁 才是,又怎会‘能见到他最後一涵的人并不多’呢?”

楚留香拍掌通“正是如此,这句话乍听虽然很普通,但仔细一想其中矛盾之处却极多, 那位任夫人冰雪聪明,你想她怎会说出这种自相矛盾的话”苏蓉蓉跟波转动,祝吟道“她莫 非是在暗示你”楚留香道“正是如此。”

苏蓉蓉道“但她有什麽话,为何不当面对你说呢?难道那些话,她不愿被南宫灵听见麽 难道南宫灵竟也是……”楚留香沉声道“这其中疑点虽多,但咱们千万不能这麽抉就作结 论,只因此事关系实在太大,并不如咱们原先所想助那麽简单。”

苏蓉藩凝睁瞧他,道:“那麽你此刻想必还耍去拢那任夫人一次了?”

楚留香断然道“非去不可”苏蓉葱握住他的手,柔声道“但你要想到,你此去危险必定 更大了,他们既然细道秘密的关键是握在任夫人手上,又怎会让你单独和她说话呢?”

楚臼香道:我想,他们暂时绝对想不到我会再去找任夫人,所以我此行超快越好,越迟 凶险就超大。”

苏蓉蓉叹道“现在,他们还只不过是在暗算你,阻拦你,但等到你真要揭破他们秘密的 时候,他仟就会不顾一切来对付你了。”

楚留香微微一笑道“娶钓大鱼臼然耍有大饵。”

苏蓉蓉道;“难道你……你竟要以自已来作鱼饵?”

楚留香只觉她握臼己助那双手已变得冰凉而颤抖,他就用他那双坚定而温暖的手,将这 只手包了起来,笑道“这饵实在太大了·再大的鱼也吞不下去的,你只管放心现在,你乖乖 的听话,赶紧囚家去把我的那瓶涵吊进海水里去冻起来,冉叫甜儿为我准备几只鸦,不出五 天户运一定能回去把它们院光购。”

苏蓉蓉瞧他,眼光比星光更温柔。

她终于婿然一笑,道:“伤当然能回来,世上又有谁能栏得住你。”

世上,没有比美丽少女助鼓励信任更能令人振奋助了,楚圈香回到岸上时,只觉精力从 未如此充沛过。

苏蓉蓉真是个听话的女孩于,美丽而聪明购女孩子,居然还听话,这更是男人最大的幸 福。

楚留香满足的叹了口气,购贿道:“这世界对我实在没有亏待什麽……”只听一人捞笑 接道“你又何尝亏待过这世界呢?”

捂声中,无花已飘然走了过来,那出坐助风姿,那飘逸的微笑,在星光下看来更如天上 滴仙。

楚留香大笑笆“我只当这里只有我个夜猫于,谁知还有一无花笑道“还有两个。

”楚留香再瞧过去,一个人木然站在风雨亭上,那一身黑衣在星光下发亮,却正是黑珍 珠。

这奇特的少年也不知为了什麽,站夜那里,竞似痴了。

无花道“月夜大明湖独立风雨亭,贫憎本以为他就是楚兄,正想过去说话,不想楚兄却 已在这里出现了。”

楚留香微笑通“如此深夜,你居然还有雅兴游湖。”

无花道“棋酒之约,贫憎始终不能忘怀,此番正是来寻控兄践约的。”

楚留香此刻哪有下棋喝酒的时间。

但他眼珠予一转却笑道“耍下摸,你我两人己足够,要喝酒,却得要加上南宫灵才有 趣。”

无花笑道“既是如此你我父何妨作一次深夜敲的;容。”

楚留香大笑道“僧敲月厂门,已可入画,正是风雅之极,怎可算是恶客…·。你在此稍 候,持我去打发了那边像是已瞳了的朋友,就陪你去如何?”

他不待无花说话,已掠上风雨亭,只见黑珍珠痴痴的凝望湖心,眉间竟似有说不出的 虑。

楚留香笑道:“只有马才是站睡觉的,黑兄何苦学马?”

黑珍珠一瞥回头,瞧见了楚留香,这一瞬间,眼神似是有无穷变化,到最後却只是降玲 道“阁下若要开玩笑,最好还是找那渔翁去。”

超留香笑道“你眼力倒不错。”

黑珍珠仰起了头,不再理他。

楚留香大笑道“今夜我已另有他约,不能再陪你喝酒,过两叁天再说吧”他突然说出这 句话黑珍珠听得莫名其妙,正想作色,谁知楚留香已压低语声,匆匆道“带你的马,在南外 等我,此事关系重要,能否揭开所有的秘密,就全都在此一举了。”

黑珍珠又征了怔,楚留香已大笑转身面去。

有些人,像是叁天叁夜不睡觉也没关系,楚留香自然算是一个,无花是一个,南宫灵也 是一个。

无花根本用不敲门,南宫灵根本就汲睡,他根中早巳在自斟自饮,就好但是在等他们来 似的。

摆好模盘,备好酒莱。

南宫灵笑道看来·此番我们叁人已非要分个胜负不可,不躺下去谁也不准走,不知楚兄 意下如何”楚留香大笑道“你细道我本就是个不醉无归的酒徒,为何不问无花反来问我。”

他一面下棋,一面喝酒,那摸样当真是开心已极,看来就像是用鞭子也赶不走他的了。

无花笑道“南宫兄不知棋中乐趣,倒走是大倔事。”

南宫灵笑道:”萨棋的人苦苦思索,思得患失,又怎比得看棋的通遥自在。”

无花想说话突见楚留香棋下在边角上。

这棋下得简直毫无道理,实在可算是臭棋,但出自楚留香的手,却不得不令人大伤脑 筋。

无施皱眉道“亩往今来的棋谱,贫僧都已读遍,却未见有如此一,这腹下助地盘,楚兄 难道都不要了麽”烫留香大笑道“我这棋妙用无穷,你仔细想想吧,我可要去乘视方便方 便…─硼方便之地在哪里,看来还得有劳南富兄带路了。”

南宫灵含笑将他带人後院,楚留香像是已等不及似的,匆匆钱了进去,却自後面助气窗 中,一糠面出。

那气窗方圆不过尺余,纵是垂甥童予,也无法出入,谁知楚留香全身骨节已能伸缩自 如,定的正是别人都想不到助路。

直掠出数十文外,楚留香方自微笑道,“无花蚜无花,我那棋根中臭而不可闻,你若要 自我那棋里想出妙处,简直好像耍从鸡蛋里找到骨头“。”但我这棋却妙得很,等你付以为 我娥进粪坑里时,只伯我早已到了尼山了。”

南城门外,垂阳处处,“济南风物似江南”,尤其在这有星月的晚上,更显得如此。

垂杨阴影下瞧不见人,只能瞧见一只发亮助脖子。

楚留香轻烟般掠过去,悄声道:马呢?”

黑珍珠道“你鬼鬼祟祟的,究竟要到哪里去?”

楚留香道:“若非秘密,我怎会如此鬼祟,若是秘密,我怎会告诉伤?”

黑珍珠笑道“你不信任我,我为什麽要信任你,找不信任你,为何要将如此宝马借给 你?”

焚留香笑道“只有女人,才喜欢刺探别人的秘密,只有女人才会用这种手段要胁别人, 你怎地也有女人的脾气?”

黑珍珠怔了怔,黑夜中虽瞧不见他的面色,却可瞧见他那冷模的目光,似又起了复杂的 变化。

他终于忽然呼哨声,马己奔来,那脚步轻柔得就像垂柳似的,几乎听不见他的蹦声。

楚留香笑道我就知道你绝不愿意别人格你当假女人的。”

黑珍珠霍然扭转了头,忽又回首道“什麽时候将马还给我?我在哪里等你?”

焚留香跃上马,道“你此刻已无危险,只瞥放心在这城里大摇大摆地走来定去,绝不会 有人伤害你,两天内,我就将马送还给你,假如我还汲有死的话。”

黑珍珠玲冷道:“你死不死都没关系,却千万不能伤了我的马。。

话末说完,楚留香早已长笑纵马而去。

这匹马当真是绝世的千里驹,楚留香纵马奔驰,只觉得两算风生,道旁助树木,一连串 往後倒了下去。

他喜欢这种速度的刺激,但却并非完全为了这原因才借马的,只因他不想将力气花鹰道 路上。

他还要保留力气,做更重要的事。

马到尼山时,长夜曰过去,楚钮香在山脚下寻了家妥当的锅户,寄下了马,便立刻朝朝 阳上山。

朝阳,映得那石梁闻闪发光,但这一次,石梁上却再也没有阳拦楚留香的人,空山鸟 语,一切都是安挣的·那幽雅的茅舍,也安静地浸浴个阳光里,荣摩半掩,半支曲窗子里, 更是悄无声息。

这切都瞧不出丝毫四兆,但却耀太安静了,静得令楚留香有些不安起来,来不及敲门, 便闯了进去。

秋云素果然已不见了那青灰色的蒲团上,只楚下一狠乌替,马智上还遗留缕淡谈的发 香。

楚留香大惊呼道“任夫人……任夫人……你在哪里?”

他自然也知道这呼唤不会有人间应,一面大呼,一厕已格这小小叁间茅舍全都找了一 温,茅屋里每样东西部井然有条,绝无丝毫凌乱之态,也瞧不出有丝毫拷扎搏斗的痕迹似那 任夫人秋云素又到哪里去了?楚留香立刻就像是只猎犬似的开始四下嫂起来,他希望任夫人 能留下些什麽·哪怕只是些微暗承晚好。

但他搜遍了每一个角落,却也寻不出片纸只字更寻不出丝毫异状被瞩整齐地叠在床上, 衣服整齐强在衣橱里,梳妆室上有叁只洗褥乾净的稿子,碗柜里有几只洗得乾净的磁 碗’。。’每样东西,都在乎时应在助位置上,有条有理,绝无丝毫错乱,菠留香简直从未 到过这麽有条有理的地方。

假如这地方看来有什麽不对的话,那就是一切实在太有条有理了,就好豫故意摆好来给 人家瞧瞧的。

楚留香沉思走出去,目光忽又落在那乌木发警上。

这蒲团既是任夫人常坐的地方,藏团上有她的发智,也不能算是十分奇怪,所以楚留香 中未留意。

但现在,他既已发觉这屋予出奇地有条理这发替看来份外扎服了。这屋于里既然每样东 西都被放在最受当,最合理的地方,那麽这发替也应该在梳妆台上才是,此刻怎会在这藏团 上?楚留香用两极手指轻轻将这发智拈了起来,忽然发觉这发赞助针头正指後面的一道小 门。

这小门此刻是关的。

焚留香掠过去,又发觉这门竞被人从外面拴起。

他目光中立刻闪出喜色,毫不迟疑,踢开,窜出去:後山更是紫凉。

楚留香就像是只猫,在荒辈荆源问窜行,忽然瞧见左面的荆棘上,接几条破碑的黑布。

这条布正像是任夫人防衣服上钩下来的。

楚留香左转,疾行,突听阵狞笑。

一人蝶碟笑道“你既不肯让我沾你一根括手指,我也依了你,现在你为何还不跳下 去?”这狞恶的笑声,竟是那武林恶巧白玉魔发出来的。

接,但听得任夫人的语声道;我反正已必死无疑你何苦还如此急。”

楚留香消悄掩过去,只见任夫人悄生生的身子,就站在前面悬崖购边缘,山风振衣,她 随时都可能跌下去。

她面上仍蒙那层黑纱,手里却抱任老帮主的骨灰瘸子,白玉魔狞笑站在她身後四尺外, 掌中兵刃却换了个沉重踢道的狠牙棒。

只有白玉魔一个人,兹留香不禁暗松了口气。

只听白玉魔大瞩道“早死早投胎,你既也知道必死无疑,坯拖什麽”秋灵索道“生命如 此可贵,能多活一刻,总是好的。”

白玉魔牙齿咬得咬咬作响,道“我为了要找任老头子报仇,已等了二十年了我纵不能亲 手杀死他,瞧他化督扬灰现在能逼死伤,也总算出了口恶气”秋灵素道:“我知道你要来找 我报仇,但你部又怎能找到这地方来助?”

白玉魔狞笑道:“你以为这地方很秘密?”

秋灵索道“这地方的确很秘密。”

白玉魔大笑道“如此秘密助地方,可是谁将你带来的?那人总该知道你住在这儿吧广秋 灵素默然半晌,轻轻叹了口气,道:“我早就该想到,他迟早都不会放过我的”白玉庞大喝 道“像话既已问完了,还等什麽?”

秋灵索道“你既已等二十年,又何必在乎多等这一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