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02章 海上浮尸

作者:古龙

船已下锚·就这样停泊在水上。

楚留香小心地将柠檬汁挤在鸽子上洞口吃完了一只鸽子,喝了半杯酒,海上果然又漂来 了具体。

这体身穿件来红色肠短袍,长仅及膝,面容虽经海水久泡·但看来仍是自自净净,年纪 也只有四十左右·额下虽留微须·眼角却无皱纹他左掌也是修长白净,但只右掌却是粗糙已 极筋骨凸现,几乎比左掌大了一倍,摊开掌心,竞和衣服同样颜色。

李红袖双明媚的朋波却瞧直了,吃谅道:“想不到这人竟会是‘杀手书生’西门千。”

楚留香叹道:中咆杀死了左又镑,自己竞也死在别人手上。。

李红袖贿哺道“但又是谁杀了他?”

她说完了话,已瞧见这西了千喉结下的创口,鲜血己被海水冲净,灰白色的皮肉向两旁 翻眷。

李红袖吁了门气,道“这是剑伤。”

矩留香道“嘱”李红袖道“这剑伤才不过寸,天下武林,只有‘海南’与涝山’两大剑 派的弟子月‘会使用这麽窄助刨。”

楚留香道“不错。”

李红袖道“海南与蜗山两派,距离这里虽都不远,但瞪山派的匆法传道家正宗乎和搏 大,这西门千被人一剑贯穿咽喉,想必是剑法以辛辣诡预见长的诲南剑容门萨所下的毒手” 一”这倒更奇怪了。”

矩贸香皱眉道“奇怪?”

李红袖道“海南剑振与殊砂门非伯无冤无仇而且还颇有渊源,八年前殊砂门被闽南七剑 围攻时·海南派还曾经不远千里赶夫相助,仍如今海南剑派的高于却杀了殊砂门的长老这究 竟是怎麽四事可真教人水筐?”

菠留香蹦随道“定又挣无缘无故死在西门干手中西门千又彻里糊涂死在海南派门下── 这其中究竞有刊麽秘密?”

李红袖婿然一笑,道“恢可是又想管闲事了?”

焚留香笑道“你不是正在说我太假了麽?我正好找些事做给你瞧瞧。”

李红袖道“仅这件事看来牵连必定甚广必定十分凶险,而蓉姐这两天又在病我看咱们还 是别管这件事吧”楚留香微笑道“越是凶险的闲事,管起来才越有趣牵连越广的秘密所牵连 之物价值也必定极高这种事我能不管麽?”

李红袖叹通“我知道你若不将这秘密揭破,是连觉也睡不的·唉你呀,你生下来好像就 是为了管别人闲事的。”

她忽又展颜一笑,道“幸好这件事正如大海捞针,到现在为止,还一点头绪都没有,你 想管这闲事怕也管刁之卜。”

楚留香微笑道“你等瞧吧头绪自然会越来越多的。”喝了曰洒,又撕下条鸡腿,倚在船 舷上大嚼起来。

李红袖苦笑道:“我真佩服你的胃口,现在还能吃得下东西。”她也不知不觉走到船烷 向海天深处凝锑。

海上果然又漂来具死竟赫然是个黑面就男助绦抱道人,身形魁伟高大。四肢虽早已冷 却,但手里仍紧紧握丰截断剑,剑身独长,仍在闻光,碧森森的剑光照他颗发胃蓬乱的头 颅。

他头顶竟已劈成两半。

就连李红袖都转过脸去,不忍再瞧。

楚留香道“果然是海南派的门下。”

李红袖道:“你…”你认得他?”

楚留香缓缓道“此入伙是海南叁剑中的灵篮子,他剑法之狠毒,当今天下武林,只湘极 少中几个人能比得上。”

李红袖叹道“他…纫贯穿了别人的咽喉,不想自己脑袋也被别人砍成两半。,独忍不住 还是回头瞧了服又道“瞧这情况,那人一剑砍下时,他必定已无可闪巡是以只有迎剑姻 架·谁知那人剑非但砍断丁他长剑,余力所及,竞将他头也砍成两半,海南指剑俱是海底寒 铁精炼而成,这人剑竟能将之碗断,唉……好锋利的刨,好沉重的纫。”

楚留香道“你怎知他对头也使助是剑?”

李红彻道“当今武林的刀法名家,又有谁能将剑法如此辛辣狠毒的灵麓子逼得涟躲闪都 不能躲闪……海南剑派素无硬拆的招式,他不是被逼无奈,又怎会迎剑去招架别人迎头砍下 的刀。”

楚留香点头道“不错,刀法之变化,的确不如刨法灵巧迅急,使刀的人若想将使剑的人 逼得无可闪避,的确是难而又难。”

他微微笑,接道“但你莫非饱会忘记一个人麽”李红袖眼睛亮,笑道:“你说的若是 ‘无影神刀’扎木合,你就措楚留香道:“为什麽会错?”

李红袖道“扎木合号称中土刀法第一名家刀法之快,无形无彤,他一刀砍下时,灵鸳子 也许还未瞧清是由何处来的。自然只有迎剑招架,面扎木合使的一柄‘大风刀’,乃海内十 叁件神兵利器之,也足以砍断海南指剑。”

楚留香道“这岂非就是了麽?”

李红袖笑道“但你莫要忘了,札木合纵横戈壁大抄酸已有叁十年,号称纱摸之王,又怎 会远来这里?”

楚留香缓缓笑道“你说不会,我却说会的。”

李红袖眨眼睛,道“你可耍和我睹一赌?”

藐留香道:“我不和你赌,因为你输定了。”

只听船舱下一个人甜笑道“你们赌吧,谁输了燃帮我抚半个月的碗。”

李红袖笑骂道“小鬼损在偷听。”

宋甜儿格格笑道“我虽然不敢看,听部敢听的。”

李红袖转向楚留香,道“暇你瞧瞧这小鬼,打得好精明的算盘,天厂的便宜都被她一个 人占尽了。”

楚留香侮船舷出神竟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

李红抛走过去道“你在等什麽等那札木合?”

楚留香道“也许──。”

李红袖笑道“你等不的,这‘抄摸之王既不会来,纵然来了,也没有人能杀得死饱─能 杀得死他的人,也就不会杀他了。

楚留香道“西门千与左又馋素少来往,为何杀了左又锗?灵驾于与西门千毫无冤仇为何 要杀死西门干?札木合与灵理于今远在天边,一个远在海角更是毫无关系,又为何要杀死灵 蟹子?”

他叹了口气,接道:“可见世上有许多事,是完全说不定的。”

这时日已偏西自从发现第具体到现在,已过了两个多时辰,甲板上已髓叁具体。

而第四具体果然又来了。

别的体在水上都是载沉载浮,这具尸身却细欧了气的皮镑似的,整个人都完全浮在水 上。

别的体李红袖至少还敢瞧两眼,但这个体·李红袖只瞧了一眼全身都起了镰栗再也不敢 瞧第二眼了。

这体本来是胖最撞,楚留香完全瞧不出,只因这体全身都已浮肿,甚至己开始腐烂。

这体本来是老是少,楚留香也已瞧不出。只因他全身鬃毛头发,竞赫然已全部脱落。

他眼珠已涨得暴裂而突出,全身的皮肤,已变成一种令人呕心的暗赤色,楚留香再也不 敢沾一根手指。

李红袖颤声道好厉害的毒,我去叫蓉姐上来瞧瞧,这究竟是什麽毒?”

楚留香道“这毒韩较也认不出的。”

李红袖道“你又农吹了你武功虽不错,但若论暗器,就未必比碍上甜儿若论易容术和下 毒的本事,更万万比不上葱蛆。”

楚留香笑道“但这人中的并不完全是毒。”

李红袖吃吃笑道“不是毒葯难道是德麽”魏留香道“也可以算是椭──。糖水。”

李红袖征了怔,道倔水?”

拯留香道“这便是天池‘神水宫’自水中提炼出的精英,江湖都称之为‘天神水,而神 水宫’门人且都称之为重水。”

李红袖动容道“这真的就是比世上任何毒葯都毒的‘天…神水”殖留香道“自然是真 助,据说这天神水’一滴的份量已比叁百捅水都重,常人只要服下一滴,立刻全身暴裂而 死”他叹了口气接道“而且这‘天神水无色无臭试也试不出异状所以连这‘抄摸之王’,都 难免中了暗算。”

李红袖道“这☆…这人就是札木台?”

鼓留香道“昭”李红袖道“他已变成这个样子,你怎麽还能认得出他?”

楚留香道“他身穿的虽是寻常服色,但脚下却穿双皮靴,显见他本是游牧之民,他身上 皮肤虽细微,但面上却甚粗糙,显然是因为他来往沙漠,久经风尘之苦,他腰畔虽有佩刀的 钢环,但刀和刀鞘却全都不见了显然是因为他使的乃是宝刀·所以才被人取夫了。”

他缓缓接道“有了几点特徵,自可说明他就是那‘抄漠之王,无影神刀’札木合了。”

李红拙叹道“我看你可以改行去做巡捕了,那你办起案子来,想必要比那天下第名捕 ‘秃鹰’还要厉害得多。”

焚留香笑又道“还有,他身上接面银牌,上面刻的是只长翅膀的飞骆驼,我若再瞧不出 他是沙漠之王,就真是呆子了。”

李红袖巴豫不住“暖防八一笑道“你真是今天才儿童。”

但他笑容大刻消失皱眉道“这件事竟将‘沙漠之王’与神水宫’门下引动,可见关系必 定乖小,而此刻连沙漠之王都死了,可见楚留香截断了她的话,笑道“你又想劝我罢手是 麽?”

李红袖轻四通“我也不短劝你罢天,只望你能小心些就是楚留香愿望天☆朵自云微笑道 “闻得‘神水宫’门下,惧都是人间的绝色,却不知此起咱们的叁位姑娘来又如何”李红袖 摇头苫笑道“你难道永远不能规矩些麽?”

这次直过了将近一个时辰海上还是没有动静。

李红袖悠悠道“你怕等中了。”

楚留香道:“若再没有人死,那麽,达件事耍落在‘神水富’使者身上,这些人若是在 争夺这件宝藏,那麽,这宝藏便落在神水宫使者手上。”

李红袖道“若是有死人呢?”

楚留香道:“无论还有多少人死只要瞧最後一个人是死在谁手上,就有线索可寻。”

李红袖道“这些高于难道真会为了争夺宝藏而死”楚留香笑道“人为财死,这些人总也 是人蚜”李红袖极目远眺,缓缓道“能引动这许多绝代高手贪心的宝藏,想必一定惊人得 很。”

这件事的确越来越有趣了,她眼睛里也在闪光。

舱下的宋甜几又叫道:“你两个知晤细蓉姐有个表妨入佐‘神水宫’?”

楚留香道“哦薄蓉竟有个表姑是神水宫’门下麽?这两天,她身子不知道是否已好些? 不知道是否还在流鼻涕?”

李红袖笑道:“你可是要她上来”:楚留香道算了伤风的人,还是多躺躺的好。”

只听人聂声道“没关系我的炳反正巳快好了,只要听见你说这旬话我”。。”

又听得米甜儿大声道“蓉姐不要上他的当,他知道你来了所以才战意说些关心你的话让 你赃。”

那温柔的语声笑道“就算是故意说的只要他说出来,我就很开心了。”

个疡究的人影,随语声飘飘走了上来。

她穿件柔软而宠大的长袍,长长地拖在甲板上盖任了她的脚,满天夕阳映她松松的发 警,清澈的服彼也映她那温柔的笑容,她看来就像是天上的仙子,久已不食人间烟火。

李红袖跺脚道:“篱姐风这麽大,你何必上来?小心又病例征床上爬不起来,又害得我 们这位多情的公子拿我们出气。”

苏蓉蓉婿然道“上面这麽热闹我还能在舱里耽得住麽,何况,我也想瞧瞧,是不是真的 会有‘神水宫’使者到这里来?”

她手里拿件厚缄的衣服,轻轻被在楚留香身上,柔声道:“晚上冷,小心凉。”

楚留香含笑叹道“你总是只知关心别人,却不知道自己……你看有分关心自己,又怎会 病因?”

李红袖撇了撇聪,道“是呀像我们这些不生病的人,都是从来不关心他的。”

苏蓉蓉拍了拍她的脆,笑道“这麽多心人容易老的。”

李红袖一把炮位了姻,格格笑道;“我真是个又会多心,又会屹醋的小坏蛋,蓉姐为什 麽坯要对我这麽好?”

苏蓉蓉纤细的身子,竞被她抱了起来。

就在这时,第五具体飘来了。

严格说来,这已不能算是“壹”具体──这尸身助左面,撼然竞已鼓人选肩带臀肖口去 半;幸好她的股还是完整的,还可瞻得见她娟秀而美好的面容,这残忍的杀人者,似乎也不 忍破坏她的美丽。

她身上穿的是件英顺的纱衣腰问系根银色的丝带,纤美的脚上,穿双同样质料的镊色鞍 子。

此刻只剩下半件的纱农已被血染若不是那丝带,只柏巳为海水冲脱饶是如此,她身子看 来也已几乎是完全赤棵曲。

苏蓉蓉报转丫头美舰的眼睛用已满是泪水。

李红袖也闭起丁眼瞪道“蓉姐消!看他是不足神水富门下”苏蓉蓉潞然点了点头。

楚留香叹道“这样的美人,是谁忍心向她下如此毒手?”

李红袖道“下这毒手的人,自己也死了。”

矩留香道“你是说札本合?”

李红袖道“自然是札本合,除了他外,谁有这麽快的刀?”

楚留香道“昭”李红袖道“札木合发觉自己中毒死前拼尽余力·给了姻一刀他自然是满 怀愤恨,所以这一刀才会这麽毒,这麽重。”

楚留香悠悠然道“听来倒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李红袖叹了口气道“现在,所有的线索都已断了,咱们也没有事了。”

楚留香道“没事了麽”李红袖道“人已全都死光了,还有什麽事?”

矩留香道“你以为她真是死在扎木合之手”李红袖眼被一转,道“难道不是?”

楚留香笑道“你莫忘了,札木合死後,他的‘大风刀’已落在别人的手上,这人拿了 ‘大风刀’,杀死她,是要别》件事完全结束了。”

李红袖失声道:“蚜不错。”

焚留香缓缓道“他既要别人认为此事结束,那麽,此事就必定没有结束,在我说来,这 件事正还未开始哩”苏蓉蓉突然道“这件事,他是不愿别人脑子助是麽?”

李红袖道明口麽他为何不将这些尸身完全毁去,别人若是根本瞧不清这些体又怎能插得 下手?”

楚留香微微笑,道“这些人全都是江湖中的知名之士·而只甚至可说已有宗中的身份, 他们若是突然馒失踪了,他们的门人子弟会不去退查明白麽?”

茹蓉蓉皱了皱眉,道“所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