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20章 天枫十四郎

作者:古龙

白玉魔目光阎动,狞笑道“你莫非还突等人来救你?你岂非在傲梦?”

秋灵素抬起头,似乎瞧了瞧天色,幽幽四理“到了现在,怕是确不会有人来救我了…… 死,倒底是什麽滋味呢?”

她抱紧那骨灰坛,梗要纵身跃下。

楚留香突然一跃而出,大喝道“白玉魔,我虽从不杀人,但只要你的手一动,我就宰了 伤。”

白玉魔狼牙棒已举起,却已惊得呆住了。楚留香再也不给他思索的时间,喝声中,人已 掠过去,将秋灵素远远技开了万丈悬崖。

白玉魔这才回过神来,怒喝道:“姓楚的你为何要多营闲事?”

那沉重的狼牙捧夹带劲风,已向楚留香和秋灵素扫了出去。

这狠牙棒是战场上冲锋陷阵,血战于千军万马中所使的兵刃,其力之强,其势之猛,绝 非江湖豪杰所常用的任何兵刃所能比拟,白玉魔竟是天生神力,竟能将如此沉重的兵刃,运 用得得心应手。

谁知楚留香非但全不闪避,反而迎了上去。

他方伸手拉阎已发觉这任夫人秋灵素身上,竟全无丝毫武功,他自然不能让她受伤害。

是以他只有冒险。

只见他身形曲一扭,已冲入狠牙棒交错的光影中,突然出手,在白玉魔肘上一技。

自玉田横击而出的手臂,立刻不由自主向上探了出去:楚留香的手掌已到了他肋下,轻 轻一切。

白玉魔只觉半边身子一麻,狼牙棒脱手飞出,“呼”的一声,直冲入云雷山损的云都被 击碎。

楚翘香这一托、一切,说来虽平淡无奇,但当时他历冒的危险之大所用的手认之奇真是 谁也指说不出。

白玉魔再也想不到自已兵刃招间,便已脱了,泡闯荡江湖数十中,儿留遏这样的事,竟 不觉呆住了。

只见楚留香站在他面前,徽微笑道“你还不走?”

他竞水乘机出手进击,轻轻易易就放过了白玉题。

白玉魔更想不到世上有这样的事,但他自己心狠手辣,自然梦想不到别人竟如此觉大为 怀。

一时之间,他巴不知是惊?是喜吃吃道“你……你难道……”楚留香淡淡道“你只要时 常去想想·自己怎会未死?也该知道以後应该如何做人了。”

白玉魔再也不说话,扭头直奔了出去。

这时悬崖下才遥遥传来“暖”的一声,狼牙捧己落了下去,楚留香转过身子向秋灵索微 微一笑,道:“在下是否来迟了?”

秋灵索道“但你终究还是来了,终究还是没有令我失望。”

她轻轻叹了口气,接道“我一眼就看出你是个聪明人,想必能够所得懂我的话,那麽伤 势必要回来的,所以,漳白玉魔寻我时,我就千方百计地稳住他,谩慢走来这里,他听我要 来此跳崖,也就未曾出乎。”

楚留香微笑道;“若非夫人的风仪,又怎能令嗜杀成性的白玉疆不敢沾夫人一指,劳非 夫人的落智,在下又怎麽会寻来这里”两人具是绝世聪明之人,竟始巧遇在一起。

秋灵素似乎笑了笑,谈淡道:“你要知道,我做这一切助事,并非为了顾借自己的性 命,但我劳不格心里助秘密说出来,却未免死得太可借。”

楚留香道:“夫人心里的秘密,现在可以说了麽?”

秋灵素叹了口气,通电犯在若还不说,只伯永远也没有说的时候卫昌了……但这事千头 万绪,却叫魏该从何说起呢?”

楚窗香想也不想,立刻道“信自然要先从那四封信说起。札本台、左又锋、灵驾于、西 门千所收到的信,不如是否夫人所写?”

秋灵素四道“是找……我害了他们?”

楚留香道:“夫人为何要写这四封信,夫人助困难是什麽?”

秋灵素踏然道“你可听说过汉献帝农带沼的故事,他身为里帝,却如同傀儡,非但什麽 事都不能做主,面且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保楚留香动容道“难道任老帮立也……”狄灵索道 “这叁年以来,任慈的处境也正和那可怜的皇帝一样☆名虽为巧帮的帮主,但无论做什麽事 都要受制于人。”

楚留香忍不住问道“受制于谁?”

秋灵素宇宇道“南宫灵”楚留香跃足道“果然是他……果然是他。”

赦灵索道“他本是个孤儿,是任慈从小将他带大的,传授给他一身武功,他也实在聪 明,无论任慈教什麽,他一学就会,而且沥有青出于蓝之势。”

楚留香道:中口以任老帮主那一身功夫。…”秋灵索截口叹道”任慈年纪虽老,功夫却 始终未曾搁下,身体也素来强健得很,但近叁年来,也不知怎地,竟突然得了种奇怪的病, 不但身子日期澳弱,而且连手都沥领域瘫,简直巳等於是个废人。”

楚留香长叹通“好汉最怕病来害,自古皆是如此”秋灵索道中目他这病却绝非天生 的。”

楚留香失声道“夫人助意思,难道是说有人下毒?”

秋灵索道“正是』”楚留香虽然己明知是谁,仍忍不住问道“谁?”

秋灵索道“只有一个人,有下毒的机会,那就是南官灵他真面目未露出来以前,谁都识 得出他是世上最孝顾的人,不但帮中的艰难事务,全都是他一力承担,就连任慈购起居饮 食,他也厢颠得无微不至,我反而没有什麽事要做丁,本还应感激他的孝心,谁知他如此做 竞为了是尸毒方便。”

楚留香苦笑道“但他为了悄引起别人怀疑,所以又不敢将任老帮主毒死,此人心肠之毒 德行事之周密竞连我都看不出。”

秋灵素四通“瞧水出他毒辣的又何止你人等到发觉时却已迟了任慈对他已无能为力,无 论什麽事,已只有所命于他,非但不敢说破他的毒计,还得瞧他的脸色·极力敷财他甚至巴 结他……”说到这见,她〉严静幽雅的语声,已颤抖起来,那一段含辛忍辱的日子,想必是 充满了辛酸血泪。

楚留香只听得愤怒填赡,怒道“他这样做法,巧帮中别的人难道都不管麽?”

秋灵素道“在别人面前,他对我和任慈仍是恭恭敬敬,千依百颇,又有谁能瞧得出他那 恶毒的真面目。”

控留香道“任老帮主既已失去了功力,当他的面,自然不便说出他的恶行,但他不在 时,为何不揭破他的毒计?”

秋灵素叹道“到最後那段日子,我和任慈已被他软禁,没有他的允许,谁也见不到我 们,他对外只说任慈病重,不能被人打扰,又有谁会不情他的话,巧帮弟子,人人都希望任 慈早因病愈,又有谁来打扰他。”

楚留香道;“既是如此,夫人那四封信,又是如何送出去助?”

秋灵索道“是南宫灵为我送出去的。”

楚留香讶然道“南宫灵?”秋灵索道“要将信送给西门千与左又挣虽不困难,但灵鸳子 与札木合,一个蛰居海网,一个远在秒模,除了南宫灵能指辉天下的巧帮弟子将信送去之 外,还有谁能将情又快又妥地送到他们手上?”

楚留香拍手道“这就对了,我本来奇怪执木合、灵冠子、西门千、左又锋这四人,住处 之远近差异极大,你那四封信若是同时送出的,西门千与左又镣到达时,札木合与灵蟹于只 伯连信都未收到,但他们四人却偏偏像是同时到达的,这岂非怪事麽”他四了口气,接通 “此刻我才知道,原来南宫灵早已算好了时闯的,他算胜札木合与灵鸳于巳收到信动身之 质,才将左又挣与西门千的信送去,算班了要他们四人同时到达,且令他介同时而死。”

他烟通了这道理越觉掸南宫灵行事之周密,实在令人可怕,秋灵素长长叹息了一声道 “自从任慈得病後,巧帮中千千万万第子,都已将南宫灵视为帮主的唯继承人,只要南宫灵 一句话,莫说送封信,即使要他们赴汤蹈火,也是人人踊跃争行的,这力量又岂同等闲”楚 留香道“仍他却又怎会为夫人送那四封倍购?”

秋灵索道:“在这段日子里,南宫灵为了收买人心,支出甚是浩大但他为了要在江湖中 建立名声,又绝不能去妄取非份之财。”

楚留香道“莫非他主意竞打到夫人头上了”秋灵素四道“我嫁给任慈後,虽已改名换 姓,但他却知道我的底细,这自然也因为任慈实在太信任他,他开支日益巨大,几年来罗掘 惧穷,有一天,竞逼要我为他想法子,所以我就写了那四封信。”

范留香击掌道:“不错,夫人那封信上,并末写明究竟是什麽困难,而左又锑、西门千 的金钱又都来得甚易,海商例派财产也不少,抄漠之王更不必说了,南富灵竟真以为夫人写 信是为了要为他借钱的。”

秋灵索道:“他想利用我,我正也想乘此机会利用他来为我传信,只要能见他们四人, 什麽事就好办了。”

楚留香道“但南富灵却又为何改变了主意?没有要他们的财·却要了他们的命?”

秋灵索四通:验只因为一个人,就在信送出後助一天晚上超人来了,和南宫灵密谈了一 夜,事情就完全改变。”

德留香眼睛一亮,立刻迫问道:“这人是谁?”

秋灵索道:“我也汲见到他。”

楚留香失望地哨了口气,道:“你只是知道他来了?”

秋灵索道:“南宫灵为了监视我们,就住在我们厢壁助屋予,我们烧已是他的网中之 鱼,他对我们也不必再十分提防,所以,他屋子里的动静,裁大多都能听得到’·─我功力 虽失,马力却幸好未曾失去。”

楚留香道“你听见他们说了些什麽?”

秋灵素道“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很沉重,我勉蹬他们商量曲必定是十分重要的秘密, 有时似乎还有小小的争执,却听不见他们说的处什麽?”

楚留香叹道“你着能听见就好了,这神秘的人物,说不定才真的是这幕後的主谋。”

秋灵索道“这神秘的人物,第二天凌晨就走了,过了不久,南宫灵桃送来碗参汤,说是 要给任慈进补。”

楚留香目光闪动道“这碗参扬,想必不是好赐的?”

秋灵素道;“他许久都未曾如此,我也知道这其中必有阴谋,但我用了叁种方法,都试 不出这参汤中有丝毫毒葯。”

她叹了口气接道“你想必也知道,我昔日也可算是江溯中一流的下毒能手,这参汤中只 要有一丝毒葯,无论他下的是田一门哪一派的毒·都没有我试不出来助。

所以我认为,这碗参汤,想必是不会有问题的。

楚留香道;“所以依就放心让任老帮主喝了下去。”

秋灵索潞然道“参汤中既没有毒我又何苦沸了南宫灵心意,何况,任慈每日只有都粥裹 腹,也确实需要些滋养的东西。”

那的确是一段凄凉的日子,每想到那一段日子的辛酸观苦,她虚弱的身子,就不自觉地 颤抖起来。

楚留香心里突然动,大声道“任老帮主喝下那碗参杨後,是否全身都肿涨起来?”他话 未说完,秋灵素已吃惊道:“你怎会知道的?”

楚留香道“天一神水,你试不出参两中的毒,只因那是天一神水。”

他如今才确定,这件事的主谋,果然就是自神水宫盗去天一神水的人,自然也就是杀死 “无强星”亲刚,装成天枫十四朗的人,南富灵虽然可怕,这人防狡猾与毒辣,却更在南宫 灵之上。

菠留香现在虽已知道了南宫灵的秘密,但若查不出达人是谁,他的切努力还是等於白 费。

秋灵素身子颤抖得更剧烈,道“我始终不相信南宫灵真的能忍心亲手害死任慈,我始终 不相信那参汤中真的有毒,但现在…─砚在她突然冲到楚田乔面前,颇声道:“我将一切秘 密都告诉了你,你能为我复仇麽?”

楚留香叹道“这秘密据破之厄,不用我动手,南宫灵自己也是无法活下去助这也难怪他 不惜切,也要阻止我来见你。”

秋灵索道“但他为何又要带你来。”

菠留香苦笑道;“他始终不顾正面和我冲突被我逼得无法可想时,就只有自己带费来, 他知道你当他的面,是绝不敢将秘密泄露助……”他语声频了领,哺随又道“那天,他要我 等他两个时辰,为的自然不是真的因为帮中有事待理,而是要那神秘的凶手·先赶来这里☆ 扮成天枫十四郎,在石梁上等我,有他自己陪,他固然不怕我见到你,但还是想借这里阴怨 的地势,貉我除去,永绝后思。我若永远见不到你,他自然更要放心得多。。

秋灵素叹道“他先要人等在这里杀你若杀不死你,他就自己陪你来,有他在,我自然什 麽话都不能说─。小她突然凄然而笑,接道:“他自以为这件事做得已可说是天衣无缝,湖 水不漏,谁知天网恢恢,终于还是放不过他的。”

楚留香道“其实他自己也未必真能放心,也生怕我去而复返·所以,他就将你的任处, 故意泄露给白玉魔─假白玉魔之手,将你除去,等别人知道此事时,他便可装作毫不知情, 将责任全都推在白玉魔身上。──☆他一哭接道“但他却未想到,我竟能这麽快就赶到达 里,我那一棋,果然不是白定购。只不过等他想出这一棋购奥妙时·卸已迟秋灵素默然半 晌,忽然又道“天枫十四郎,弥方可是提起过这名字?”

理留香动容道“不错夫人你难道真的认得此人?”

秋灵素道“我虽不认得此人,但以前却常听到任慈提起他。”

楚留香失声道“想不到世上竟真的有这个人,我本以为天枫十四朗’这名字,只不过是 他们凭空造出来的。”

秋灵素道”任慈外泵内刚,乎生对人极少服应但对这‘天枫十四郎’卸敬重得很,只要 提起此人,总说他可算是这世上少见购英雄铁汉。”

楚留香皱眉道“这样的人和南宫灵又会有什麽关系?南宫灵为何要假用他的名字?…… 夫人你可知道他现在哪里”秋灵素道:“此人已死去二十年了。”

楚留香脱口问道:“是谁杀了他”秋灵素一字宇缓缓道杀死他的人,就是任慈。”

楚留香又不禁怔住了,讶然道“任老帮主既然对他那般敬重,却又为何杀了他?”秋灵 素叹息道:“这天枫十四郎渡海面来,一心要与中原武林的高手们,较一较商低,那时任慈 接掌写帮门户未久,正是他的全盛时期,天枫十四郎既有打遍天下武林高手的雄心,自然不 会错过了他,踏上中土还未多久,就向任慈送出了一封挑战信,约其与他决斗。

矩留香四道“这天枫十四郎,也未免太狂了些,我帮地大物博·卧虎藏龙,武功高明的 人,也不知有多少,又岂是他一个人能打通的?”

秋灵素道“任慈接到天枫十四郎的挑战情後,为了写帮的声名,自然不能退却,何况他 那时血气正盛,也正想和这东赢剑容的诡异剑法,一决高下。”

楚留香动容道“这战之精采,想必足以惊天动地,只可惜我晚生了二十年,竞未及亲眼 目睹这一场大战”秋灵素悠悠道:“这一战丝毫也不精采,你若真购服见,想必要失望得 很。”

焚留香怔了征道为什麽?”

秋灵索道“任慈素来不好虚名,接到这封挑战信後,并未宣扬出去是以至今江湖中,知 道些事的人并本多·当时陪他去应战的,也不过只有如今早巳死去的司徒长老一个人而已, 此外简直没有别人知道。”

楚留香道“决斗之地定在那里?”

秋灵索道:“那地方据说是在闽南边境,一座不甚出名的山上,自然也是为了不愿引起 别人的注意。”

楚图香叹道:“如此说来,那天枫十四郎虽然张狂,却想必也不是个好名的人,否则任 老帮世级不说,天枫十四郎也会张扬出去的。”

秋灵索道“他那封挑战信上,也曾说明并非为名而战,而是为武而战,任慈与司徒长老 到了那山上後,天枫十四郎果然已在等,一言不发,立刻和任激动起手来。”

楚留香忍不住磋“一句话都未说麽?”

秋灵素想了想,道:“据任慈後来告诉我,他到了山上时,那天枫十四朗正坐在块大石 头上,双手握柄已出了鞘购长剑,见丁任慈,立刻仗例而起,立出了东西刨法中独有的门 户,噶里只说了两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