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21章 帮主夫人

作者:古龙

楚留香忍不住问道“两个什麽字?”

秋灵索道:“只说来吧’这两个宇,便闭口不语,任慈见他如此狂傲也不觉动了火气, 所以他就懒得和他说话。”

楚留香道“任帮主可用了兵刃?”

砍灵素道“任慈使用的,正是潭代否帮帮主传统的兵刃竹节杖,也就是俗称‘楚留香打 狗棒’的,两人交手不到十招,任慈已将天枫十四郎掌中的剑震飞,狡打在他胸口上,天枫 十四朗立刻口吐鲜血面倒。

控留香更是惊诧,失声道“天枫十四朗挟技而来,怎会如此不济。”

秋灵素长长叹息了一声,道“任慈当时本也奇怪,後来才知道,原来任慈并非这天枫十 四朗第一个姚战的人,就在同一天里,天极十四郧已和别人决斗过一场,而且已受了很重的 内伤,他若肯说出来,任慈囱然不会乘人之危,和他动手,但他却伯自已说出质别人会以为 他有了怯意,所以只说了‘来吧,两个字,对目己的伤势,竟是始终绝口不提·任慈却以为 他是生性狂傲,不屑和别人说话哩她叹息接雹“他受的内伤本已极重再加上任慈的棒,内外 伤一齐发作,铁人也禁受不起,当天就不支而死,直到临死前,也没有说一旬示弱的话,更 没有丝毫埋怨任慈之意,只说他能死在战场上,已算不虚此生。”

这一段武林奇人的故事,本已充满悲壮之气,此翅被秋灵索以她那独有的优雅语声说出 来更是动人心魄。

楚留香也不禁听得热皿奔腾,仰天长叹道“这天枫十四郎也不肯示煽,更不肯失债,明 知必死还是在那里等血战,当真不傀是天下少见的英雄铁汉。”

秋灵索道植大概也就是东温剑派武士们,引以为荣的殉遁精钾。

楚留香道“无论如何,达种人总是值得别人钦佩的,也难怪任老帮主改到二十年後,仍 然时常惦念他。”

秋天索叹道;“天枫十四郎之死,责任虽不在任麓但任憨却终生歉疚在心,总是说只耍 自己那天稍为留意些,便不难瞧出天枫十凹郎已受了伤的。”

楚留香道“在任老帮主之前击伤他的人是谁呢?”

秋灵索道“任慈始终没有提起此事。”

楚留香沉吟道:“这人想必和任老帮主一样,不好虚名,是以他和天枫十四郎那战,直 至如今,还没有人知道。”

他停了停,又道:“这人能以内力震作天枫十四郎,武功之高,自可想而知,天枫十四 郎与他决战受伤之後,还能赶到那山上,他的落脚处,想必巴在闽南一涝,那麽,他会是谁 呢……呀,莫非是……”秋灵索忽然道“我貉这故事告诉你,并非全无原因。”

楚留香道“还有什麽原因?”

狄灵素缓缓道“天枫十四朗临死时,曾经吨咐任慈一件事,但无论如何我去间任慈,他 总是不肯将这件事说出来。”

楚留香笑道“任老帮主为何将这件事看得如此秘密?”

秋灵素沉声道“此事我本也茫然不知,到後来却猜出了一超留香道:“哦”秋灵索道: “任慈每见到南宫灵後,总要想起天枫十四朗,为之嚼墟感慨终日,到後来他虽然明知南宫 灵害了他,但仍不肯有丝毫伤害到南宫灵,总说他本对不起南富灵,但他将南宫灵扶养成 人,又会有什麽事对不起他呢?”

她目光似已自黑纱中穿透出来,凝注楚留香,一字宇接道“所以我想,天枫十四郎临死 前旺咐任慈助事,就是南宫灵,任慈自觉对不起天枫十四郎,所以对南宫灵也份外容忍。”

楚留香耸然道:“你的意思莫非是说,南宫灵便是那天枫十四口口的遗孤麽?”

秋灵索道:“正是如此。”

楚留香想了想,击掌道:“不错任老帮主始终币肯说出那件事,为了正是生怕南官灵知 道自己身世的秘密後,会生出偏激之心。”

秋灵素凄然道“他总算也能了解任慈的苦心,他那时简直已将南宫灵视如自己的儿子, 自然不愿南宫灵知道他便是杀死自己亲生父亲的人,他─生行事素来磊落,却还是有件不可 告人的秘密,心中痛苦可想而知。”

楚留香依然道:“但无论他如何隐瞒最後害死他的,竟终于还是南宫灵,他在二十中前 无心做错了件事,却在二十年後付出了日己的生命。”

想到冕宴中安撤之离奇与残酷,就连楚留香也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寒感,秋灵素频声道: “这若真是苍天要他付出的代价,苍天也未免太不公平。”

楚留香沉吟道:“但南宫灵是否也已知道这件事呢?那神秘的凶手,是否也和天枫十四 郎有什麽关系?否则他又怎能学会东田武士的忍术秘狡?”

秋灵索缓缓道;“这些秘密,都有待你去发掘了,我所知道的秘密,已全都告诉了你 你……你可以走了。”

楚留香目光直视她,忽然道“在下还想请求夫人一件事?”

秋灵索道“还有什麽事”楚留香道:“不知夫人可否掀开面纱,让在下能一睹夫人之风 采?”

砍灵素沉默了许久,悠悠道:“你真要瞧瞧我麽”楚留香道:“在下有此愿望,已非一 日。”

她目光似已自黑纱中穿透出来,凝注楚留香,一字宇接道“所以我想,天枫十四郎临死 前旺咐任慈助事,就是南宫灵,任慈自觉对不起天枫十四郎,所以对南宫灵也份外容忍。”

楚留香耸然道:“你的意思莫非是说,南宫灵便是那天枫十四口口的遗孤麽?”

秋灵索道:“正是如此。”

楚留香想了想,击掌道:“不错任老帮主始终币肯说出那件事,为了正是生怕南官灵知 道自己身世的秘密後,会生出偏激之心。”

秋灵素凄然道“他总算也能了解任慈的苦心,他那时简直已将南宫灵视如自己的儿子, 自然不愿南宫灵知道他便是杀死自己亲生父亲的人,他─生行事素来磊落,却还是有件不可 告人的秘密,心中痛苦可想而知。”

楚留香依然道:“但无论他如何隐瞒最後害死他的,竟终于还是南宫灵,他在二十中前 无心做错了件事,却在二十年後付出了日己的生命。”

想到冕宴中安撤之离奇与残酷,就连楚留香也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寒感,秋灵素频声道: “这若真是苍天要他付出的代价,苍天也未免太不公平。”

楚留香沉吟道:“但南宫灵是否也已知道这件事呢?那神秘的凶手,是否也和天枫十四 郎有什麽关系?否则他又怎能学会东田武士的忍术秘狡?”

秋灵索缓缓道;“这些秘密,都有待你去发掘了,我所知道的秘密,已全都告诉了你 你……你可以走了。”

楚留香目光直视她,忽然道“在下还想请求夫人一件事?”

秋灵索道“还有什麽事”楚留香道:“不知夫人可否掀开面纱,让在下能一睹夫人之风 采?”

砍灵素沉默了许久,悠悠道:“你真要瞧瞧我麽”楚留香道:“在下有此愿望,已非一 日。”

恐惧和激动,反而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她缓缓接道“只可借你迟来了叁十年,我竞不能让楚香帅瞧风我二十年前的容貌,这在 你固然是件遗憾,我又何尝不算得遗憾呢”楚留香强笑道“无论夫人容貌变得怎样,夫人的 风姿,仍足天下无双,在下能见到夫人的风仅,已是叁生有幸了。”

秋灵素含笑道“你不必安慰税,因为我并不难受,我容貌被毁的这二十年,才是我生中 最幸福的日子。”

她目送被山风吹诬的一抹云霞悠悠接道:“我甚至还有些感激那将我容貌毁去的人,若 不是她,我又怎能享受到二十年宁静幸福购岁月。”

楚留香忍不住道“却不知道那人是谁?”

秋灵素回过目光,凝注楚留香,缓缓道:“你可听见过‘石观音’这个名字?”

楚留香失声道“石观音?”

秋灵素叹了口气,道“你自然知道这个名字,她本是个世上武功最荔心肠最冷的女人, 现在她只伯也可算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

速留香道“她…一她又和夫人有什麽仇很?”

秋灵索道:“没有仇恨,她甚至不过见了我一面面已。”

楚留香道“那麽她为什麽……”秋灵索打断了她的话,轻轻叹道:“在江湖传说中,据 说她有一个魔镜她每天都要问这面镜子‘是天下最美丽的女人?”

楚留香道“这面镜子每次都说她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

秋灵索道“不错直到有一天,这魔统购回答忽然改变了,它竞说我……说秋灵素才是世 上最美丽的女人。而我的灾祸,也就有这时开始了。”

这自然像是段神话。

这神话虽不美,但却充满一种飘忽幽渭的神秘感,楚留香竞不觉所得痴了半晌,才阻了 口气,道:“所以,她既要米找夫人。”

秋灵索道“她找到我时曾经动也不动地对我凝注了两个时辰,在这两个时辰里,她几乎 连眼睛都没有眨过。然後忽然问我:‘你是愿意我杀了你,还是愿意毁去国己的容 貌?……”楚留香苦笑道“这句话问得当然真可笑。”

秋灵索叹道“但当时拢却丝毫不觉可笑,我只觉手脚发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又瞧 了我半晌,忽然转过身,说‘叁个月後,我当再来,那时我若瞧见你还是这样子,我就杀了 你。’她在桌上留下个瓶子,又说我让你再保留叁个月的美丽,你当然知道好生珍借’。”

楚留香道:“她既然已走了,夫人为何不…。:“秋灵素道:石观音若要杀一个人时, 没有人能逃得掉的·我亲眼瞧见她的武功,那时,我也不想死。”

楚留香四道“世上焉有真的想死的人”秋灵素缓缓阎起眼,道:“那时,我还年轻,对 生命真是充满了热爱,找想,我纵不再美丽,但能活下去,总比死了的好。”

路开服瞪·似乎笑了笑,接道我又想,至少我还有叁个月曲美丽,我自然该好好珍惜, 那麽,在叁个月里,我该做些什麽事呢?”

兹留香忍不住道“於是夫人就想路这美丽永远保在人们心中,於是就找到了天下最负盛 名的人像画家孙学圃。”

秋灵素征了怔,道:“你……你已知道了?”

矩留香道:“在下已见过了孙先生。”

秋灵素默然半晌,超然道:“那时我做事实在太伍性…一就在面成购那天晚上,叁今月 助期限已到,石观音向来都是最淮时购。”

楚留香道:“所以夫人就在那天晚上,毁去了自己的容貌。”

秋灵索道“石观音留下的那小瓶子里,就是一瓶比火还烈,最奶人的葯水。

”说到这里,她平静的语声,终于不禁激动起来。

楚留香四通;“夫人不愿意孙先生醒来後,瞧见夫人的容魏,所以就…。”

孰灵素颤声道:“我将那瓶葯水浴在肠上後,神智已几乎疯狂,所以……所以才会做出 那种事、我……我“…”她突然以手拖面,再也说不下去。

楚贸香长叹道“直到现在,在下才知道夫人为何在对孙先生如此,为何要画那四幅画, 以前我们对夫人的用意·完全都猜错了。”

楚留香戳然半晌柔声道“在下只知道现在的任夫人,是世上最温和,最仁慈的女人,至 於以前那秋灵素是怎样的,在下既不如通,也不关心。”

秋灵索也沉默了许久,悠悠道:“这二十年米,我的确改变了许多,你当然也可猜得出 是谁令我改变的。”

楚留香道“任老帮主。”

秋灵索且不回答,印道“我在疯狂中挖去了孙学圃的服珠後,也昏迷不酸,醒来时,整 个头都已被包扎起来,此後我便在黑暗中生活了几个月,那时我真不知有多麽的感激素心大 师,若不是她照颐我,我怎能活下去?”

她语声已渐沥平静,接道“但等到我重见光明时才知道,时时刻刻在身旁照顾我的,竟 不是素心,而是任藏。”

楚留香道“所以夫人就将那感激之心,持任老帮主了。”

秋灵素摇头叹道“那时我非但没有感激他,反而恨他”楚留香讶然道“恨?”

秋灵索道“我见到任慈时,也见到了自己的肠,我见到这张股,才勿道我已没有法子活 下去,我失去了容貌,也就等於失去了生命……”她叹了口气,接道:“夫人那时的心情, 在下倒也能了解几分。’秋灵素似乎又笑了笑道:“那麽你也该细道,像任慈这种人是赶不 走助,第二天早上,他又来了,我又赶走了他……”楚留香微笑道“但第二天早上,他还是 来了。”

秋灵索道“他天天来,我天天胚,我用尽了世上所有恶毒的话骂他,甚至打他,但他还 是一早就来了……”她轻轻抚手中的骨灰坛于,这虽然只是个冰冷助瓷坛,但卸像是带绘她 无限温暖。

她柔声接道“你知道,那时他已是写帮的帮主他中不必对一个额丑怪,又凶狠购女人如 此忍耐的,你现在瞧我的脸,也该知道,陈厂伍慈之外,世上绝不会再有别的男人对我如此 忍受的。除非我真的逼个死人·否则又怎麽会不被他感动呢?”

楚团香缓缓道“这只因任老帮主爱的本不是失去美丽,而是夫人的…─伪灵魂,他只知 道夫人的容貌虽然改变但灵魂纫不会改变的。”

秋灵索幽幽道“只可惜任慈活的时汲有认识你·否则,你一定会成为他的好朋友……只 不过,你对他的了解还不够,你还是猜错楚留香道“哦?”

独灵索道:“在那时以前,我和任慈只不过见过两面面已,他又怎麽会对我如此痴情, 何况,那时我美丽的只是躯壳,我的灵魂是丑恶的。楚留香微笑通:

“有时人们也会见钟债,情深入骨的。”秋灵素又似笑了笑,逼无论如何,这总不是主 要的原因,主要助原因是他知说一个女人容貌被毁後的痛苦,他也细道有情感才能令这种痛 苫减轻,所以他决定牺牲自己,来路伴我,安慰我一生。”

她仰首望天,悠悠道“我早已说过,他是世上最仁慈的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