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22章 好友戍仇

作者:古龙

楚留香微笑道“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算是牺牲了自己他虽没有得到世上最荚丽的女人。 却得了世上最温柔、最高雅、最体贴的妻人秋灵素柔声道:“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说这种 话,你水池也不会绷道,我听了伤的话,心里有多麽开心。”

楚留香道:“在下更要感谢夫人,告诉我这段往事,在下这一生中,永远再也不会听到 比这更锗大、更动人助爱情。”

秋灵索忽又一笑,道“你可知道,除了任慈外,你不但是唯一见这张脸的男人,也是我 唯一感激的男人。”她凝注楚留香,目光变得更温柔。

她温柔地轻抚浇坛,轻轻地、缓缓地接道;“只因任慈赐给我叁十年宁静的幸福生活, 却只有你,才能令裁在如此宁静的心情中死楚留香骇然道:顿?”

秋灵素悠悠道“任慈一死,我活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揭穿南富灵的秘瞪,现在,我心愿已 了,你以为我还能活下去?”

直等楚留香回到济南时,他心里仍充满了悲哀。

他眼看任夫人助身子,直坠人那万丈悬崖中,眼看那迷蒙的云雾,将她吞没,竟援救不 及。

虽然他也看得狠清楚,任夫人临死前的目光,是那麽宁路,并没有丝毫痛苦,虽然他也 知道,死亡,对任夫人疲惫的生命说来,已不过只是一种永久的安息,但他仍然觉得说不出 曲悲哀,说不出的愤怒。

他发誓,一定要找到南富灵·他几乎立刻就找到了南宫灵。

夜已很深,但泻帮的香堂中仍是灯火通明。

楚贸香到这里来,本未想到能寻南宫灵,他只不过想寻个巧帮子弟,问山甫宫灵的下篮 沥已。

但在那辉煤的携光下,遗大的紫檀木椅上石像般端坐一个人,却赫然正是南宫灵。

他以乎支腮,坐在那里,似乎在沉思,又似在等人。

他等的是谁?楚贸香远在对面屋脊上,便已见他了,白玉魔必已回来,他想必已知道楚 留香已单独和秋灵素谈过话。

那麽他为何还不走?为何还坐在这里这莫非又是个陷脚?这院子里,莫非已有杀人的埋 伏,南宫灵不措以身为饵,等楚留香上钩。

但院子里却是静悄悄的,没有人影,也瞧不出丝毫杀机,星光映青石扳的地,亮得像镜 子。

南宫灵忽然始起头,微微─笑,道:“楚兄己来了麽?小弟在此久候了。”

楚留香微微一惊,南宫灵已又笑道:“楚兄请放心,此间只有小弟一个人,并无埋 伏。”

焚留香大笑道“这里自然绝无埋伏,我自然放心得很,这种事伤自然不愿惊动别人,你 自然如道还是你我两人单独解决的好。”

话声中,他已谅人大厅,目光灼灼·瞪南宫灵。

南宫灵也瞪他,锈利的目光,像是狼,又像是鹰。

良久良久,南富灵才叹了口气,道:“你已细道了,是麽?”

楚留香点了点头,道“你也知道我已知道了,是麽”南宫灵也点了点头,微笑道:“但 小菜还没有走,还是在这里相候·楚兄必定奇怪得狠。”

楚留香通“你没有走,只固弥知道走不了的。“南宫灵大笑道“我没有走,只因为我不 愿走而已,否则天下之大·我何处不可去?”

楚留香技过把椅子坐下,悠悠道“你要走,便得放弃一切,过被政逐般购生活,但若娶 你放弃你现在声名与权势,你却比死更痛南宫灵大笑道“楚兄倒真是小弟的知己。”

他忽然顿住了笑声,厉瞩道:“你既对我了解如此之深,你该知道我死也不会放夯这切 的,我费了一生心血得来的东西,没有人能逼我放弃。”

楚留香轻叹道;“你能不放弃麽?”

南宫灵霍然战了起来,厉声道“我为何不能不放弃,我就算杀死任慈·但那也不过只是 为父报仇,父仇币共戴天,江湖中有谁敢说我助不是?”

楚留香失声道“你已知道了这秘密?”

南宫灵凄声笑道;“任慈以为能瞒得过我,你难道也以为能瞒得过我麽?”

楚留香长长四了口气缓缓道“就算你这麽做,真是为了要报父仇,就算江湖中没有人管 你,但巧帮于弟,若细道你杀了任慈,他介还能容你做帮主?”

南宫灵身子一震,嚷地坐回摘子上·楚留香这句话,就像是一炳刀,一刀刺入他的要 害。

他像是突然老了许多,垂下头,凄然道“楚留香楚留香你为何要如此逼我我本不原有丝 毫伤害到你,你…”你为何定要多瞥闲事”楚留香默然半陶,苦笑道;“这也许是因为我天 生是个喜欢多管困事的人。”

商富灵缓缓道:“魏自从第一次见到你,便认为你可以做我终生的好友,你…─你可记 得你我第一次稻见是什麽地方?”

楚留香道:“是在素山之麓,那时齐鲁四雄非但劫了金陵‘双义撤南宾灵微笑道“从此 以後你我就成了相知好友,只要我有空,我就会到你的船上去躲两灭,你可记得构为苏蓉蓉 画像的那次”。。”

楚留香嘴角也泛起了微笑,道“那次是你我相处得最久的砍,五天之内,你我赐光了船 上所有的藏酒,有一次我赐得烂醉·耍到海中去捉月亮,你居然也跳下去帮我的忙,我打月 亮虽没有捉到,却捉回了一双大海龟。”

南宫灵大笑道:“那只海龟,真是我乎生从咆到过的美昧,你我比赛看谁院得多,诺大 的海龟,竞被我们一天就吃光了,但我们的肚子却因此疼了两天。”

两人相对大笑,笑得是那麽开心,像是已忘去了他们之问所有的不快,但不知怎地,笑 声却竟然微弱下来。

荣留香畴陶道:“那些日子,可真是一连窜快乐的日子,我有时总不觉奇怪·为什麽快 乐的日子总像是份外短促?”

甫宫灵悠悠道“只要你不破坏·我们仍有那种快乐助日子,只要你不说,这件事也绝不 会有别人知道。”

楚留香骤然祝切了下来,良久,才轻轻叹息道:“若说世上还有什麽事能打动楚留香的 心,那就是友情了”南富灵道“你……你肯不说麽?”

楚留香道:“我不说……”南宫灵大喜道:“朋友……我就知道楚留香是南宫灵的朋 友。”

楚留香沉声道:“我不说,但却要你答应我两件事”南宫灵一征,道:“什麽事”楚留 香叹通:“你纵然为父复仇,手段却不该如此残酷,更不该留南宫灵面色变得铁青·仰首笑 道:“楚留香,好朋友你总算还没将说要杀我,却耍我将来再从头做起,投来是什麽时候? 十年?二十他又霍然站起,身子额起抖来,嘶声道“一个人一生中,又有几个二十年?你为 何定逼我牺牲生俞中最美好的时候?你为何不索性说杀了我?”

楚留香叹道“我只是耍你为自已所做的事赔罪,只是要你改过,并不要你死,你要知 道,死,并不是一个人殿罪的最好方法。”

南官灵冷笑道“你那第叁个条件是什麽?我也想听听。”

楚留香沉声道“我要你告诉我,他究竟是谁?”

南宫灵皱眉道:“他?”

焚留香道“他就是杀死天鹰子,杀死宋刚随人,他就是假扮天枫十四雕,要取我性命助 人,他也就是自‘神水宫’盗出天神水的人。”

南宫灵身子一震,骡然怔住。

楚留香道“你自然知道,他如此做,必定并非只为了要杀任慈,他必定还有许多阴谋, 我绝不能眼看他的阴谋再发展下去,我一定要组止他”南宫灵紧咬牙关,宇宇道:“你永远 不阻止他的,没有人能阻止使恤”楚留香大声道:“到了此刻,你为什麽还要为他守秘密? 你可知道,要任德死,只不过是他整个阴谋中助一环,伤也不过最被他利用做杀死任藤助工 具面已,到了必要时,他一样也会杀死你的。”

南宫灵突又狂笑起来,道“他利用我?他也会杀死我……伤可细道他是谁麽”楚留香沉 声道:“我正是不知道,所以才耍问你。”

南宫灵狂笑道“你想我会说麽?”

楚留香长长叹了口气道“南宫灵南宫灵我实在也不愿伤害你你为何也要逼我?”

南宫灵颤声道“是你在逼我,不是我在逼你我虽不愿伤害你,但到了万不得已时,也只 好出手了”楚留香缓缓道:“你绝不会出手的,你武功绝不是我的敌手”南官灵冷笑道“具 的?”

他身子看来没有丝毫动弹,却已自椅子中平自飞起,楚留香身子也似是未动弹,也飞了 起来。

似到了空中,楚留香竞还是坐的,那硕大而沉重的紫檀木椅,竟好像已戮变他身上。

两人凌空相遇,只眺掌击之声,一连窜晌了七次,两人竟在这侠的自驹过隙的刹那间, 交了七掌。

掌声七响後,两人身形乍合又分。

楚留香带椅子,飘飘落到地上,恰巧正落在原处,几乎不差分寸,沉重的木椅落地,竟 未发出丝毫声音。

南宫灵凌空个翻身,也落回椅上,却将那坚实的水椅,压得发出“吱”的声,他面色也 已惨变。

两人虽然各无伤损,但无疑已分出高下,两人交手时间虽短却也无疑正是可以决定当今 武林局势的一战。

这战看来虽轻描湖写,但其重要性,却绝不在古往今来任何一战之下。

楚留香叹道:“南宫灵你难道还要逼我出手不成”南宫灵面上乍青乍红,神色说不出的 凄凉仰天四道:“南宫灵南宫灵你若练了二十年的武功竟如此不堪不击麽”他突又长身面 起,大瞩道“楚留香,你也莫要得意,我南宫灵今日既然在这里等你,又怎会有别曲手 段?”

喝声中,他挥了挥手,一个身高八尺赤膊秃顶,伤锦野兽般的大汉,已高举张椅子,大 步走了出来。

辉煌的灯火下,只见那椅子上,竟也木然溺坐一个人,苍白助股楚留香大惊失色,变色 道“蓉儿你…”你怎会在这里”苏蓉蓉竞似听不见他的话,仍然动也不动。

南宫灵冷笑道“苏姑娘自然是我请来的,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请得动她?”

楚留香道“大明湖畔的风雨亭上,那四个绿衣人也是你派去的?”

南宫灵道“正是”楚留香道“你怎知道她在那里?”

南宫灵笑道“月下大明湖人约黄昏後无花师踊然提强了我我自然要去瞧瞧,我既然为她 画过像,又怎会不认得她?”

楚留香道“你生伯她已探出了神水宫的秘神,所以竞令人骤下毒手,但你们既已下过毒 手,又怎知她还未死?”

南宫灵微笑道“我知道那黑衣少年在一旁瞪,故意要他传话给你,但你来到这里後,面 龙却毫无悲戚之色,由此可见,苏疆薄必定未死所以你借尿遁之历,我并汲有追你,却去追 她疆你虽不易,要追上她却不难的。”

楚留香长叹道:“而她却显然没有对你起丝毫怀疑,否则又怎会蕴人你的手中?”

雨宫灵大笑道“她又怎会怀疑楚留香助朋友。”

楚留香突又像是想起了什麽,大赐道“不对那四个缘衣人向她下手时,你正陪我去寻任 夫人,这件事显然另有别人主使,他是谁?他又怎会认得蓉儿?”

南宫灵面包又变,厉声道“我既已下令,还用得亲自在场麽?”

他不等楚留香再说话,大喝又道“放她下来”那野兽般的大汉,双手平伸,缓缓将椅子 放下。

南宫灵道“你为何不让这位朋友瞧瞧你的手劲”那大汉切开大嘴一笑,伸出一只毛茸草 的巨攀,缓缓抓超旁边一张稿子,两双手轻轻一挟。

只听“喀咳擦”响,坚实的木椅,竟被他接得粉碎这哪里像是人?这实在是像难来自洪 荒的恶兽。

南宫灵大笑道:“很好现在,你就将伤这双手,放在达小姑娘的头上,只是耍小心些, 莫要将她的头压扁。”

那大汉的手果然缓缓的落在苏蓉蓉头上。

南宫灵指楚留香对那大汉道:“现在,你张大了眼脐,瞧表他,他全身上下,无论手 脚,只要稍为动一动,你就将这位小朋娘助女揭碎”那大汉竟然吃吃笑了起来,像足觉得这 件弃有趣已极,楚留香却只觉手脚有些发冷,仰天叹道“南宫灵南官灵想不到你竟也做得出 如此卑鄙无耻的事来,你……你实在有些令我失想了。”

南宫灵扭转了头,嘎声道“我本来也不愿如此做,但你为何定要苦苦逼我?”

楚留香通“现在位……你究竟想怎样?”

南宫灵道“我只要在你知道,苏蓉蓉已落在我手中,你着还想她好好活下去就千万莫要 再管我的闲事。”

楚留香沉默了许久,缓缓道“我若不顾她的性命,定要营呢”南宫灵回过头,微徽笑 道:“我确情楚留香不会是这样的人。”

楚留香道:“如此说来,你……你莫非竟要将蘑龙永远留在这南富灵通“无论在哪里, 我总会让位知道她还是活的,那总比死了助好,是麽?”

楚留香缓缓道“但我也还是活助,只要我活,你们就再也不会放心,我此刻纵然答应了 你,你们还是要设法将我置之于死地,是麽?”

南宫灵面色缓缓配下,一字宇道“那是另外一事了,你的死活与她的死活无关,你若还 想她活下去,此刻就非接区不可。”

楚留香道:“我死了之厉,你还是要杀她的。”南宫灵悠悠道“你既已死了,她是死是 活,都已与弥无关,但你只妥活,就绝不会忍心见她为你面死是麽?”

楚留香惨笑道“这条约岂非太不公平。”

南宫灵放声笑道:“到了此时,你还期望什麽公平的条约何况,在你未死之前,说不定 还有些机会将她救出去的。”

楚留香目光凝注苏蓉蓉,指尖已不觉在发抖,若有人说楚留香居然也发起抖来,天下怕 谁也不会相信。

南官放大笑道“接田香我实已将你的骨于都瞧透了,我知道恢非答应不可消!已无选择 的余地。”

楚留香眼角似乎向窗外膘了眼·又叹了口气,悠悠道“南宫灵,你既如此令我失望,这 时我说不定也会令你失望的。”

语声中,只听“嗡”购一声,一丝乌光,挟带尖锐的风声,毒蛇般掷位那大汉助咽喉。

那大汉狂吼始起手,他刚拾起手,楚留香已经涸般掠了过去,将茹蓉蓉连人带椅子一齐 推开。

南宫灵大惊之下,也想季度亡去,但一道冷森森购剑光,已匹练般飞来,挡住他的去 路。

楚留香直将苏蓉蓉推到角落里,才松了口气,购购笑道:“黑珍珠、一点红,我认得你 们两人,真是支气。”

黑珍珠辈中的长鞭,已如弓弦绷紧。

他双手用力紧拉长鞭,就像是长江险跟上拔船的纤夫似助,身子』乙乎已和地面平行, 识柔的手掌,已暴出青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