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23章 兄杀其弟

作者:古龙

他用尽了所以力气那大汉竟仍未被技倒。鞭梢几乎已嵌进这野兽般大汉的脖子里,他那 双野兽般的眼睛几乎已要凸出眼眶来。

但他竟只是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既不伸手去夺也不向黑珍珠走过去他喉咙里嘶嘶作 响,格格笑道“小小於,你拉不倒我的”黑珍珠既未瞧见力气这麽大的人,也末瞧见过这麽 愚蜜的人,只觉又是惊骏,又是奇怪,突然大声道;“你能技得例我麽?”

那大汉例嘴笑竟真的用脖子去拉那长鞭,只见那大汉铁塔般的身子已缓缓倒下,又用又 紫的脸上,舌头已吐了出来,眼珠予也凸在眼眶外似乎还在瞪黑珍殊,黑珍珠忍不住机伶伶 打个寒酸,苦笑迢“四肢发达的人,头脑为何总是这麽简单?”

从梁上望下去,点红和南宫灵就像是两具木头人似的·面对面地站在那里,到现在还没 有动弹。

南宫灵服脯肛一点红眼中助刨,再也不敢去瞧别的,但旁边发生了什麽事,他自然不瞧 也可想到。

他濒上已开始沁出了谗汗,突然大声道:“一点红,听说伤只有为了钱才肯杀人,是 麽?”一点红夜色的眼睛,死色般盯他,并不说话。

南宫灵嘎声漳“你若肯助我杀死楚留香,我给伤十万两。”

一点红嘴角动了动,例嘴一笑,道“十万两?楚留香竞如此值钱麽?”

南宫灵道“你杀了我,绝对没有人肯给你十万两的,是麽?’一点红冷冷道“不错,只 因你这人实在连干究都不值。”

南宫灵道“田是如此,你更不该杀我。”

点红嘴角露出一丝冷削的微笑,缓缓道:“你可知道,纵然足妓女,遇对了客人时·也 会奉送一次的……我这次杀人,就是奉送购。”说话完剧已出乎。

黑珍珠脸虽似红了却忍不住笑道“这比喻又粗又脏,倒的确妙极。”

只见一点红罗时间已刺出七剑,他的现代汉语法仍是犀利面独特,肘以纹风不功,剑光 却巴如雨点般洒出。

南宫灵连退七步,嘶声狂笑道“一点红,你难道以为我伯你”一点红冷拎道“我并不要 你怕我,我只要你死”南宫灵喝道;“死的只伯是你”他左手抄起张椅子,迎面掷了出去, 右手自田畔抽出柄缅刀,刀亮如地,阐阐则,叁刀劈下。

他刀法毫无花俏,但迅速、毒辣,实用已极。

一点红乎生与人交手无数,自然知道只有这种武功,才是最可伯,你认为他不好看,他 已帛了你死命。

这种刀法也许并没有什麽优点,也没有什麽别助用处,它唯一的用处,就是杀人,而且 非常有效。

一点红眼睛亮了,大笑道“不想我今日能遇见你这样的对手,倒也算不虚此行。”

刀光与剑气,逼得黑珍珠全身发冷,他也曾见过不少人交手却从未见过像这两人一样 助。

达两人简直不像是在交手,而像是两匹狼在搏斗,每招使出手,只是想要对方的命绝没 有别的意思。

刀光、刨影,闪电般往来冲击,虽听不见兵刃相击声,但冷森森的杀气,却遇得一点红 连上都躲躲不住了。

他横掠叁文,才落下地,只见楚留香犹在为苏蓉蓉推拿,苏蓉蓉苍白的脸上,己惭沥有 了血色。

黑珍珠忍不住走了过去拍楚留香肩头·冷冷道:“你可知道别楚留香道“细道”黑珍珠 道“你自己难道不管麽?”

楚留香笑了笑道“中原点红既已出手,还用得别人去管?”

黑珍珠冷笑道“俭倒放心得很。”

楚留香道;“点红的剑法·难道还不能令你放心?”

只听“磺”的声,点红横掠七尺·肩头上的衣服,似已被刀锋画破,鲜血缓缓沁出。

蔚宫灵大笑道“一点红,你还不死心?”

一点红“阵”的吐了口口水在自己肩头上,长剑又已刺出,黑珍珠瞧得面色大变,厉声 道“你现在还放心麽?”

逐留香苦笑道:“一点红动手时,谁若去帮忙,谁就是他的仇人,何况,这两人武功差 不多,谁也休想伤得了谁。”

黑珍珠道“所以你就索性不管了,是麽?”

楚留香道“不出十招,南宫灵必定也会挨上一点红一剑·不出叁十招,他自己必定会要 求住子的,不到时候,我管出没有用。”

男珍珠冷笑道只伯你一顾心已全在这位姑娘身上,已管不了别的人死活了,我倒真未想 到堂堂的楚留香,竟是个重色轻友之徒。”

话未完,只听又是“睹”的一声·南宫灵路绝后退,衣襟已被划破,也似有鲜血沁出。

楚留香回头向黑珍珠一笑,道“还未出十招,是麽?”

黑珍珠默默半晌,目光缓缓落在苏蓉蓉股上,他深沉的眼睛似乎又起了种复杂的变化, 缓缀道;“她例的确美得狠。”

楚留香笑道:“何止美而已。。

黑珍珠冷冷道“但以我看来,比她美的女子,还多哩”楚留香道“她也许并不能长算是 最美,但却是最温柔、最体贴,也最能体谅别人购女人,据我所知,世上只伯没有别的女人 比得上她。”

黑珍珠脸色更苍白,似乎想说奶麽,却咬了咬牙,忍佐了,霍能转过头去,再也不瞧他 们·只听南宫灵大赐道:“楚留香这件事还是由你我两人单独解决的好,这话是你自己方说 的,你现在还记得麽?”

楚留香道“自然记得。”

商宫灵道“你若还想知道那神秘的人物是谁,就快叫这冷血小于住手。”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我既不能叫他动手也不能叫他住手……一点红要杀人 时·没有人能令他位子的。”

谁知点红突然掠出一文,冷冷道“我任手了,只因他既杀不了死,我也杀不了他,这场 架再打下去,也没有什麽意思,还是转让给你四”楚留香笑道“多谢。”

一点红瞪眼瞧了他半晌,缓缓道:“你不必多谢,只要记住,一点红始终是你的朋 友。”

说未说完,凌空一个翻身,掠出窗外,定得瞧不见了。

楚留香苦笑道“你怎地总是说来就来,说走就定?”

南宫灵这时才缓过气来,嘎声道:“楚留香,你想解决这件事,就跟我走晒”楚留香瞻 了瞧苏蓉蓉,道:“跟你走?”

黑珍珠大声道:“楚留香现在台不得定助,为了这女子,别的事他都可以不管。”

南宫灵眼珠于一转,冷冷道“你若不肯定,就怪不得我了。”

他竟转过身子,缓缓走了出去─他显然并不想逃,因为他知道“逃”并不是办法,否则 他早就可以逃了。

但楚留香看却不也不能眼膀腺瞧他走出去,叹了口气,道“黑兄,看来我只有将她交给 你了。”

黑珠珍仰首向天,冷冷道:“你放心麽?”

楚留香苦笑道“她被人以重手点了穴道,但给我推拿之後,再过片刻,应可苏醒·黑兄 只要告诉她叫她自己这紧回去,别助事都不必费心了。”

男珍珠默然半晌道:“好伤去吧,我会叫她走的,但我却还要等你,我还有讯问你。

南宫灵直等楚留香定了出来,才施展身法。

两人飞掠了段路途南富灵忽然道“你倒放心将她给别人,”楚留香道“我有何不放 心?”

南富灵道“你怎细那小於不会害她?”

楚留香道“你只当别人的心肠,都和你一样恶毒麽?”

南宫灵牌笑道“找只当你是很谨慎的人,谁知你也有大意的时候。”

楚留香微笑道“我本是个很谨慎助人,我若能想出用珍珠有一点伤苏儿的理由,此刻纵 然逼不得已,也不会将蓉儿交托给他的,你若想以此来扰乱我令费心慌意乱我劝你还是莫再 打这主意。”

南宫灵嘿嘿冷笑,果然不再说话了。

只见前面水雾迷漫,又到了大明溯醉。

夕阳下,一烘画肪里居然还亮灯火,从支开的窗于瞧进去,舱里明她高燃·竟已摆好了 桌酒菜。

南宫灵等鼓留香走进船舱,长篙一点,将功助荡入湖心,四面水雾,如涸如雨功肪随被 荡漾,无边静寂的天地中,充满一种神秘面浪漫的气息,令人不觉沉醉,又令人忍不住为之 毛骨慷栗。

楚留香在船舱中较舒服的一张持子上坐下来,心里却一点咆不觉得舒服,他总觉得这件 事越来越不对了。

南宫灵为何要将他带到这里来?那神秘的凶手,莫非在这画肪上?但这画肪上除了逐留 香和南富灵之外,绝对没有第叁个人,这点,楚留香从踏上画肪的一刹那,就已可断定。清 凉的晚风中,散发酒香、莱香,垂扬的商香,但楚留香呼吸现的却是一般浓浓的杀气这无人 肋画勋上,究竟隐藏什麽杀机?南宫灵也坐下来,凝注楚留香,道“你可知道我为什麽要将 你引来这里?”

翅留香微笑道“你自然不会是想在这里杀我,你若想杀我时,自然距离越远翘好。”

南宫灵大笑道“不错,没有人能在水里杀死楚留香的。’楚留香沉思,轻轻道“莫非是 ‘他,要你带我来的?”

南宫灵道:“不错,他告诉我等到我自已不能解决这件事时,就将你带到这里来,等他 日己来解决。”

越留香道“你想他会来?”

南宫灵通:“自然会来。”

楚留香道“你想他来了之後,就能解决这件事?”

南宫灵微笑道:“世上若只有一个能对付超留香的人,那人就是他’楚留香长长叹了口 气,道“无论‘他’是谁,魏实在想不出他有什麽法子?”南宫灵道“他用的法子,没有人 能想得出助。”

楚留香道“你对他倒信任得狠。”

商宫灵道“世上若只有一个能令我信任闻人,那人就是他。”

楚留香闭起眼睛,轻叹道“这样助人会是谁呢?他既然明明知道在水上杀我,要比在别 的地方困难得多,为何又要我到水上来?他究竟有什麽对付我的法于“。。我实在等不及想 瞧瞧他了。”

想到这人的阴险、诡秘和毒辣,就连焚留香心里都不慈泛起寒意,他乎生所遇的敌手, 实在没有一个比这个更可怕南宫灵倒了两杯酒,悠然道:“我若是你,现在最好暂且饮一杯 酒,多想反正也没有用的,何况,你能喝酒的时候怕已不多了。”

密绿色的酒。

南宫灵举杯饮面尽仰首长叹道“但我宁愿发现这秘密助并不是你,无论是谁若是杀死一 个曾经和他在齐捉过乌龟的人,总不是愉快购事。”

楚留香连手指都没有碰那酒杯☆又长叹道:“我也宁愿你永远足那和我齐捉乌龟购南官 员。”

南宫灵笑了笑,忽又皱眉道:“你的酒一…:“楚留香笑道;“我喝酒的时候还多得 很,现在并不急。”

南宫灵大笑道“楚留香居然不急喝酒了,这倒也是件怪事。”

楚留香微笑道“你莫忘记,拢是个很谨慎的人。”

两宫灵也微笑道“这两杯酒是从一个壶里例出来的你着还中放心,这杯我替你赐了巴” 他果然将楚留香面前的酒·也赐了下去。

楚留香四道:“看来谨镇的人虽然能活得长些,却难免有时会销过些喝酒的机会。”

南宫灵大笑道:“你本不该杯疑这酒中有毒的,世上又有谁能用区区一杯毒酒毒死超留 香,他又怎会在酒中下’…。”

“毒”宇还未说出,他面色忽然大变。手臂、额角、脖子”…匈一根青筋都暴了起剩楚 留香失声道;“你怎麽了?”

南宫灵颤声道:“这酒。…:“焚留香动容道“这洒中莫非果然有毒?”

他步窜了过去,翻开南宫灵的眼皮瞧了瞧,却瞧不出丝毫中毒的预兆,但是南宫灵的身 子,已烧得比火还烫。

楚留香心里一动,大骇道“天一神水这酒中下得有天一神水”南宦灵整个人都软了下 去·嘎声道:“他……他怎会在酒中下毒?我不债我实在不能相信”殖留香跌足道:“慷到 现在还不田白麽?他在这酒中下毒?要害的人并不是致,而是你他明知费在处处提防,而 你,弥却绝不会对他有戒备之心。”

他仰天吸道;“我本已觉出这画肪亡充满危机,却狡不出他有何法子来对付我,如今才 知道,原来他要对付购不是我,而是你”南宫灵大声道:“但他…·。他为何要害我?”

楚留香劳笑道“因为只要你一死,所有的线索便义断了,只要你南宫灵身子震,似又骇 呆了。

这时他全身都已肿涨肌肤已开始崩裂,甚至逐血管都已碰级服角、鼻子、指中缝型已开 始沁湖鲜血楚留香大瞩滋他既不借下毒手杀你,你为何还要替他保守秘密?你此刻快说出 ‘他’究竟是谁还来得及。”

商宫灵眼睛死全般凸出来,随购道“你说他要害死我……我还是不信。…:“楚留香 道;“白然是他要害死你否则明知我绝不会赐下这酒,为何要在酒中下毒?他在酒中下了 毒,为何不告诉你?”

南宫灵似乎全末听到他的话,只是不住哺购自语道“我不信””。我不信…。”

楚留香一把抓任他的衣襟,嘶声道“你为何不相信?弥难道……”南宫灵绽裂的嘴角, 突然田出一丝掺笑,道“你可知道他是港麽?”

楚留香道“淑?他是谁?”

南宫灵一宇字按扎道:“这是个秘密,天下没有人勿道的秘密,我。…哦也有个筋亲的 哥哥,‘他,就是魏嫡亲的哥哥楚留香整个人都呆了,後退半步,接桌子,整个人都似要例 下来成了半购材能苦笑道微怪你如此情任他,难怪你如此听他的话。但…”你的哥哥又是 谁?你现在还不肯说出他的名字”南宫灵张开口,嘴里满是鲜血。

他舌头已绽裂已说不出一个宇来。

楚留香水然坐征椅子上,已不知坐了多久了。

现在,所有的线索又都断了,他又要从头做起。

他不知道遭遇到多少四险不知费了多少心血,才发现左又挣、西门千、灵理子、札木合 这些人都是接封信後出门的他又不知道经过多少挫折,才找出写这封情的人,损破了勇帮的 秘密。

达一段经过的艰苦,若非有极大购勇气和智慧,简直令人不能承受,仍现在南宫灵死他 的心血便郝白费了。

他还是找不出那真正的主谋人是谁圈色又悄悄染白了窗纸。

捌上迷雾更浓了。

楚留香长长叹丁口气购哺白问“现在,我知道酌,还有些什麽?”

现在,他所知道的,实在已不多了。

唯─剩下来线索是─那神秘的凶手,乃是南宫灵的嫡亲兄长,“他”手上还存足以窘死 叁十叁个人助“天一神水”但“他”究竟是谁呢?“他”已用“天一神水”害死了任慈、札 木合和南宫灵,“他”的下一个对象又会是谁呢?那自然是个武功极高,足以在武林中举足 轻重的人那些人自然必定和“他”有极深的关系,至少不会怀疑“他”要害自己,否则 “他”又怎能貉“天一神水”下到这些人的杯子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