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24章 南下追凶

作者:古龙

楚留香闭眼睛,哺贼道“天枫十四郎原来并不是一个人来到中土的,他还带他的两个孩 子,他死了之後,将一个孩子托给任慈,还有另个孩子呢他又将这孩子交托给谁?天下又有 谁知道这事?”

这已是二十年前的秘密,现在几乎已毫无线索可寻。

楚留香突然眺了起来,大声道“我知道,天枫十四朗既然将小儿子交托绘任慈,大儿子 自然是交托给那第一个和他动过手的人。我只要能找出这人是谁,便也可找出‘他’是谁 了。”

现在,楚留香虽然不知道谁是任慈之前和天枫十四郎交手的人,但却已知道第一,这人 名头必定极高,所以天枫十四郎才会先去找他,再找任慈武林中比巧帮帮主名头还高的人并 不多,这围已缩小了。

第二,这人武功必定极强,所以才能伤得了天枫十四郎。

第叁,这人的脾气也必定和任慈一样,博大宽厚,所以才会收留天枫十四朗的遗孤,而 且传授他一身武功。

第四,这人必定不喜招摇,所以他虽然战胜了来自东圈的刀法名家,江湖中却没有人钢 道。

第五,这人必定也在闽南一带,所以天枫十四郧和他交手负伤之後,还能及时凝去和任 慈相见。

楚田香长长吐了口气,道:“现在,我知道的总算又不少了。”

他冲出舱去,执起长路,将画肪荡到岸边·一搞上岸,突听马蹄声·一人远远大呼道 “超留香,是你麽?”

呼声中,一人飞骑面来,因然下马,正是熙珍珠。

楚留香道:“你居然拢来了,她呢”黑珍珠默然半晌冷险道“她果然听话得很,已乖乖 的回家去了。”

他突然瞪起眼睛大声道“但我却要问你,我爹爹现在究竟在哪里?你为什麽总不是旨告 诉税?”

楚留香垂下头有道“令尊大人已……己故去了。”

黑珍珠身于一震,嘶声道“你……你说什麽?”

楚留香叹道“我巳将令彰的遗蜕,好生保存在鲁东红石崖。海边疆村里有个李驼子,你 若赶到那里,可要凶将带到我的船上,等韵:见到苏蘑蓉时,便也可风到令尊在人的尸身 了。”

摄珍珠一步癣过来,厉声道:“我爹爹的尸身怎会在你船上,莫非是你害死他的?”

楚留香苦笑道:“此中曲折,一时也难说得清楚,但蓉儿会详细告诉你的……至於杀死 令尊的人,此刻就在这画航上。”

他话未说完,黑珍珠已掠上画肪。

楚田香目光动转,突然大声道:“再借宝马一用,日後自当奉话声未了,已飞身上马, 扬鞭而去了楚留香在尼山和秋素灵相见之後,便自山下的榴夫屋中,取出这匹马,骑回济 南,他一心要寻南宫灵,所以并末先将马还给黑珍殊,只是将马寄在一家客栈里,等他到了 巧帮助香堂後,这匹马却冲出马厩,寻到了主人,黑珍珠和一点红也就是因为这匹马,才知 道楚留香已回到济南,才能及时救出了苏蓉蓉的。

也全靠这匹马,楚留香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闽南,但到了闽南质,他却完全失望 了。

二十年前的往事,人们早巳不复记忆,至於雄距闽南的陈、林两大武林世家中人,更完 全汲有听过天枫十四朗这名字。

这日楚留香到了仙游他游风物员盛,垫圈香意兴卸甚是萧索,竞连喝酒的兴致都没有, 想喝两杯劳茶。

闽南本是产茶之区,仙游镇上,其馅很多,喝茶的器皿也甚是讲究,只见坐在茶馆里的 人,一个个却闭眼睛,用那比酒杯还小的茶盏,仔细品味,用大碗喝茶的人,在闽南人服 中,简直像条中。

楚留香也用了壶又香又苦,苦得发涩的铁观音,这茶人口虽苦,他隅下去後,却是齿问 钥香,余甘湖口。

两盅茶喝下去,楚留香浮跺的心情也渐渐宁豁下来,他这才知诅,闽南人喝茶的规矩如 此多为的就是要人心情宁静,他们修心养性的功犬,使就是在这一小盅的浓茶里练出来的。

茶馆里的人员多,但每个人郝是轻言细语,和北方鼓始中的殖阎昭吵,简直不可同日而 语。

这时却有两条锦衣大汉,高声谈笑定了进来,其中一条麻面大汉,背後斜背个黄色包 袱,一面走,面笑道“他乡涸故知当真是人生一原,小弟今日少不得要和凭兄喝两杯。”

另一人满面肌须,哈哈笑道:“钱兄在闽南躲久了,难道已只好蝎茶,不爱喝酒麽?”

席面大汉笑道“酒凭兄你天天都赐得到,但小弟今日要诺钱冤品尝的却是茶中仙品,个 是小弟好吹嘘,这样的茶,凭兄恤只伯一辈予还没喝过。”

荣馆里的人,目光都已向他瞧了过去,但这麻面大汉却是旁若无人,自那黄面包袱里, 取出长长的竹筒。

他打开竹筒,便有一般情香传出,令人心神皆醉。

钒须大汉笑道:“好香的茶多中不见,不想钱兄竟变得如此风雅。”

那展面大汉小心取出摄茶叶,吩咐茶博士用上好的泉水冲一壶来,这才转过头笑道: “老实说,这茶虽在小弟身上,但若非遇见凭兄这样的老朋友,乎日小弟可一点儿也舍不得 喝的。,级须大汉笑道钱兄既舍不得喝,为何又将之带在身上?”

麻面大汉微笑道“只固这茶是位武林前辈最爱好之物,小弟营日受道他老人家的大思, 无物可报,只有每年千方百计去寻此茶,为纵须大汉道“却不知道这佼武林前辈是淮?竟能 令钱兄如此倾倒?”

麻面大汉的微笑更是得意,缓缓道:“凭兄总该听过天蜂大师的名字?”

纵须大汉失声道“天峰大师?……莫非是少林南支的掌门人,蒲团少林寺的方文大师 麽?”

麻面大汉笑道;“正是他老人家。”

楚留香心头忽然一动,忍不任走了过去,笑道“满天星,我是你的老朋友,你怎地不请 我喝茶?”

麻匝大汉瞧了他一眼,沉下脸道:“朋友是掂在下看来倒眼生得很。”

楚留香微笑道:“七中前月巴京城铁狮子,钱兄莫非志了麽?”

他话未说完,麻面大汉已雹然长身而起,动容道:“阁下莫非是……”楚留香哈哈大 笑,截断了他的话,道;“你知道就好,何必提我的名字。”

麻面大汉竟扑地拜倒恭声道“七年前,若非’····公予相救,我钱席子早巳裁要 ‘槐花刨方’环和‘双攀田天’崔子鹤手里,我钱麻于虽然时刻想报公子的大思只很公予使 踪飘忽,却不想今日终能见到公予,真是天幸。”

那纵须大汉瞧见出名难藏的钱麻于,竞对这少年如此恭敬,也不禁为之动容,但他也是 老江湖了,察言观色,已知道这少年不愿透露自己助身份来历,他自然也绝不过问,只是抱 拳含笑道“在下凭天和,日盾但望公于多赐教益。”

楚留香笑道“夜游神的大名,在下早巳如雷沼耳了。”

叁个人喝了两温茶,四了几匈不边际的话,楚留香才慢僵转入正题,赐钱麻子沉声道 “钱兄方提起的天埠大师,莫非就是四十年前掌残八恶,独斗天门四老,威镇天下助少耍苫 和尚麽?”

钱麻于抚掌道“正是他老人家”楚留香微笑道“这位大师据说久已隔绝红尘,不想竞仍 有茶之一嗜。”

钱席子笑道“昔年慈心大师仙去盾,本该由他老人家持掌少林门户,但他老人家却将掌 门之位让给了他的二师弟湖大师,自己反而地来闽南据说为的就是此问的名茶。”

楚留香沉略道货陷大师接掌蒲田少林寺,不知已有多少年钱麻子道“算来怕已有二十 年。”

楚留香突然一拍桌于,大声道“不错就是他,必定是他,我本该早就想到的。”

钱麻子讶然道“公于莫非认得他老人家?”

楚留香满面喜色,道“你说天峰大师的声名,是否还在写帮昔日的任帮主之上?”

钱麻子也不知他怎会突然问出这句话,茫然道“他老人家可说是当今武林的泰山北斗, 任老帮主虽也名声响亮,但比起他老人家来,怕还差一筹。”

楚留香道;“他老人家武功自然极商。”

钱席子四道:“武功之高,只伯连公于也……也比不上的。”

楚留香一笑,道;“他老人家修为功深,自然是博大宽厚,不露锋芒的。”

钱席子笑道“江湖中虽传说他老人家是为了品茶而来闽南助但以在下想来他老人爱怕还 是为了淡泊喜静,所以才不愿接掌篙山少林的门户。”

楚固香长叹道:“这就是了,在任慈之前,和天枫中四郎交手的人,除了他还有谁,天 枫十四郎能将长子托给他自然死也瞩目了。,钱席子更觉奇怪,忍不住问道“天枫十四郎又 是什麽人?”楚留香苦笑道那是个很奇怪助人,他自己虽然死得默默无闻,却能令天下最大 门温和武林第大帮助掌门人,代他抚养他的两个他心念闪,突又失声道:“他向天场大师和 任老帮主挑战,为的莫非就是要将自己两个儿子分别交托他们,他自己莫非有什麽伤心事, 早巳不想活了想自己曲儿子将来能出人头地,莫非他早决定要死在天蜂大师和任老帮主手 里,为的就是要他们尽心抚养这两个孩子成人”钱席子越听越糊涂了,忍不住道:“公於是 说…。’这天枫十四郎为了……竟不借牺吸自己的性命?”

楚留香叹道“他知道天峰大师和任老帮主这样的人,是绝不会随便收养别人的孩子,但 他却死在他们手里,他们便万万不忍报辞……”钱席子动容道“这样的奖亲,倒当真伟大得 很,却不知他的两个儿於是谁呢?”

楚留香辩然道“一个是南宫灵。”

钱麻子楼然道“莫非是巧帮助新任帮主”楚留香道,“正是。”

钱席子道“还有一个呢?”

楚留香一宇宇道还有一个便是‘·。·.便是…一”他忽然仰首长叹一声,惨笑道“但 愿我魏错,但愿那神秘的凶手,并不是他。”

钱麻于又是一谅道:“凶手?”

楚留香四道“据我所知,他已杀死了九个无辜助人,他下一说到这里,楚留香突又战了 起来,失声道:“他下一个对像,莫非就是天蜂大师?”

钱麻子笑道:“这个倒请分子宽心,无论这人是谁,他若想加害天增大师,怕便是他的 死期到了,天蜂大师虽已久不问世事,武功却始终未曾搁下。”

楚留香长叹一声,苗笑道“你若频道他是谁,便不会说这话了他…。”

钱麻于忍不住又问道“他究竟是谁?”

楚留香竟似不愿说出“他”的名姓沉吟半晌,忽又笑道“我恰巧有事耍面见天峰大师, 正好替你将茶叶送去,不知你可放心麽?”

钱麻子立刻将那黄包袱送到楚留香面前,笑道“莫说是这区区一包茶叶,公予就是要我 钱麻予将性命交给公子,我钱麻于也是放心的。”

楚留香笑了笑,还未说完,突见那茶博士匆匆走了过来,向楚留香躬身行了个札,陪笑 道:“那边角落里的桌子上,有位容官想和公了说句话,不知公子可愿移驾过去麽?”

只见那边角落里一张桌上,一个灰衣人面对墙角·坐在那里已有半个多时辰了,连动都 没有动过。

他头藏一顶铜效般的大草帽,此刻将田角挂在脖于上,整个头颅都被挡住,只露出一束 花自的头发。

楚留香走进茶馆,就觉得这人有些奇怪,茶馆里无论有什麽动静,这人竟始终面对墙 角,未曾团过头来。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对楚留香瞧过一眼,慈留香也始终没有瞧见他的面目,他此刻又怎会 突然要找楚留香说话?楚留香心里一党得奇怪,更是非过去瞧个究竟不可。

他刚走过去,那人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人虽然还是没有回过头,但背後却好像长 眼睛。

楚留香心念一动,忽然笑道“阁下莫非是神鹰吴老捕头?”

那人身子似乎微檄霞,楚留香已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大笑道“督天之下,除了吴老捕 头外,还有谁如此惊人耳力。”

那人苦笑道:“普天之下,果然汲能瞒得过楚留香的事。”

只见他高颧探腮,目光炯炯,一对灰白色购耳朵,竟似金银历绣,若非他用草帽挡,别 人一眼便可貌出他系站楚留香微笑道“京城一别使忽月余,不想吴老捕头连楚某助声音都末 忘记……奇怪的是在厂那天好像并示征吴老捕头面前说什麽话·却不知吴老捕头又怎会听出 在下的声音?”

神鹰笑道“天下人不但说话声各不相同,就连定路的声音,也是不同的楚香帅轻功天下 第,那足音更是和别人大不相同·小老儿劳再听不出香帅的足音这双耳朵当真要暇狗了。”

楚留香大笑道“白衣掷耳,果然名下无虚。”

他忽然效低语声缓缓道紧老彻头万里追踪到这里来,莫非为的是那白玉美人?”

神赡陪笑道“老朽纵有天大的胆子,也是万万不敢在楚香帅手里讨东西的。”

楚留香目光闪动,微笑道:“那麽阁下又是为何而来曲呢?”

神鹰压低语声,道“老朽本是追踪满天星钱麻予而来。…严兹留香皱眉道:“莫非还是 为了本年前,铁狮子的旧事?”

神鹰苦笑道“老朽本不知此事也和香帅有关,否则也不敢多事的,香帅自然也知道,一 个人只要吃过一口公门饭·这辈子就休想再走得出六扇门了,有些事自己就算不想管,但却 被逼得非管不可。”

焚留香沉声道:“七年前那件事,钱麻于虽有不该,但‘梅花捌’和‘双掌翻天’仗势 欺人却更可恨,何况,钱麻子为了这仟事,早巳洗手江湖,远避到这里来,吴老捕头又何苦 定要赶尽杀绝,逼人太甚?”

神鹰陪笑道“老朽活了这大把年纪,又怎会还不知道眉眼高低,既已细道理香帅与此事 有关,又怎会再来多事。”

他长长叹了口气,又道“老朽诺公于到这边来,是为另件事。”

楚留香皱眉道“还有什麽事?”

神鹰沉吟半晌,一字宇缓缓道“巧帮购南宫帮主,十多天前已死于济南城的大明湖上, 这件事,不知香帅你可知道麽?”

楚留香微笑道“吴老捕头总不会认为是我杀死南宫灵曲吧?”

神鹰赵紧又陪笑道,“老朽怎敢这样想,只不过“。。”

楚留香道“只不过怎样?”

神鹰叹道“只不过南富帮主死得实在太惨,据说死後还被人乱刀分尸,所以巧帮门下, 惧都誓死要找出这凶手来”楚留香又皱了皱眉头,他自然知道将南宫灵杀死的人必定就是那 一心为父复仇的黑珍珠,他自然也想到弓帮门下,至今还不知南宫灵的阴谋但这些事他并不 愿意对别人说出来。”

只听神鹰叹息又道“此等江湖高手的仇杀之事,本非老朽所能过问所敢过问的,只不守 老朽偏偏和巧帮门下的几位长老是朋友,这次在路上又恰巧遇他们。”

楚留香道“难道污帮门下弟子,竞疑心南宫灵是我下助手不成?”

神鹰赔笑道“他们也绝不敢疑心到香购你的,只不过,他们却说香帅你必定知道杀死南 宫帮主的凶手是谁,所以他们便要老朽遇香帅时,代他们问一声无论香帅弥是否勿道,只要 香帅说一句话,写帮门下都绝无异言。”

楚留香目光灼灼,一字字道“这件事,我的确是知道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