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26章 法律庄严

作者:古龙

楚留香失声道“她难道又重到中土来了麽?”

天皖大师叹道“此夺虽不能确定,但想来必足如此只因就存这位李姑娘离开天枫十四郎 没有多久,华山七剑留下的四人,忽然全部惨死江湖纷纷传盲都说是黄山世家中仅存助李 萌,回来为父兄复仇的。”

慈留香沉醉道“如此说来这位李姑娘在按桑岛上,必定学会了一种惊人的武功,也许正 是天枫十四郎传给他的。”

天峰大师道“这点你并未猜对,天枫十四郎并未传授她武功,她必定是另有奇遇而对於 此事,她始终都是瞒过天枫十四口口助。”

楚留香叹道:“不错,这位李姑娘的遇合,必定甚是离奇,否则她在短短几年中,武功 也绝不可能如此精进,竟一举杀死华山四切“…·但她大仇得报之质,难道就没有回到东藏 去瞧瞧她的两个孩子麽?”

天峰大师道“没有,那时她幼于尚在翘概中,天枫十四朗悲痛之下,就带这两个孩子, 来到中土。”

楚留香道“难道那时江湖中竟没有这位李妨娘的消息?”

天烽大师道,“奇怪的就在这里,这佼李始娘做出了那般惊天动地的大事後,竞突然消 声匿迹,就好像突然在这世界上消失了似购,天枫十四郎劳苦寻找她一年後,才终于绝 望……这时他才来到这里。’楚留香道“原来他并非一到中土,就向大师求战的。”

楚留香惨然道“晚辈猜的果然不错,这时他已心灰意冷,无意再活下去,想将团己两个 儿子交托给适当的人,所以竟不惜故意伤在大师的掌下。”

天峰大师凄然道“我伤他之後,立刻将他抉到这弹房中,谁知他竞又乘我去取葯时不辞 面别只留下封滋书,道出了这段伤心事又求收留他的长子,我赶到他信中所说的寺要格他遗 孤带给他时竟在那里遇任老帮主,我这才知道,他竟已死在任老帮主的手这一段既哀艳又悲 壮的故事,自一个沉静如佛的高僧中说出来,更充满了一种窒息的沉瞩与神秘。

无花始终静静地坐在那里,面上绝没有丝毫表情,天蜂大师和楚留香也始终没有去望他 一眼。

他看来就像是个完完全全置身在事外的人,天烽大师所叙说的故事,就像是和他完全没 有丝毫关系。

弹房里静寂了片刻,接就响起水沸的声音。

楚留香谨慎而缓馒地开始冲茶。

他每一个动作,都做得十分正确而小心,他正是想借这缓馒的动作,来澄情自己纷乱的 思想。

然後,他双手掺起一盏香茶,恭敬地送到天蜂大师面前,沉声道:“多谢大师。”

天蝉大师双手接过茶盏缓缓道“你想知道的事,现在都已知道了麽?”

楚留香道:是。”

天强大师淡淡一笑,道:“很好,老倡所能说出的,也只有这麽多他竞汲有问麓留香为 何要知道这故事,只是开始品嗜茶的香气,在这一瞬间,他严肃沉重购面容·像是突然松劲 了下来,但目中曲悲哀之意却更浓厚,於是他又缓缓阂起服,贿哺道“这杯茶,的确比方那 杯茶好喝得多。”

楚留香凝注了他许久,实在猜不透这窖智的老僧究竟已知道了多少他忍不住脱口问道 “大师难道没有什麽话要问在下购麽?”

天峰大师默然半晌,淡淡道“任老帮主是否已故去了?”

他并没有张开服来,这句话像是随曰而问出来的。

楚留香却长长吐出口气道“是。”

他再次奉上一盏茶,道“大师所要知道的,现在只伯也全都知道天绝大师只是点了点 头,不再说话。

楚贸香昭然站,道:“不知大师能不能让晚辈和无花师兄说几句话?”

天峰大师缓缓道“该说的话,总是要说的,你们去吧”无花这时才妨起身来,他神情看 来仍是那麽悠闲而满洒,尊敬地向天蜂大师行过札,悄然退了出去。

他没说话。

等他身子已特退出外,天陷大师忽然张开眼睛瞧了他一眼,这一眼中的含意似乎很复 杂。

但他也没有说话。

夜已很深。

後山的道路狠窄·属脆的星光,映道旁的木吁,整个大地却似乎已浸浴在一种神秘而凄 凉的雾里。

楚留香和无花并肩走在这条崎贩的窄路上,直到此为止,他们饱始终保持沉默,沉默得 就如同黑夜中的山岳一样。

无花终于微微一笑,道“你虽然没有当面揭穿我,但我却不感激栋,那只不过是因为你 怕天锋大师伤心而已,是麽?”

楚留香苦笑道:伤认为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原因?臀颤说,你我的友情…无花悠悠道 “你我的友情,到现在所剩下的已不如眼睛里的纱救多了。”

理留香长叹道:“不错·眼睛里有了抄靛就会流泪的。”

无花道“你现在不妨告诉我·你究竟已知道了多少?”

矩留香缓缓道;“我已知道了许多事,却蛆还有许多不知道。”

无花微笑道:“体知道些什麽?不知道的又是什麽?”

楚留香迢:“我已知道你便是天枫十四郎的长于南官灵的兄长。但你又怎会知道南宫灵 也是你的亲兄弟天峰大师自然绝不会告诉无花通达原因你本可猜得出的,先父去随时我已七 岁七岁的孩子,有的虽不懂事,但也有的已能懂得许多,而且永远不会忘楚留香四道“你懂 得也许太多了。”

无花微笑道“你自然也知道,天一神水是我盗出来的。”

楚留香苦笑道“不错‘神水宫’虽然禁止男人出入,仅一个文雅风趣助出家人自然是例 外,在般人眼中,都未将出了家的和尚再看成男人,其实这其中却是难免有其弊病,只可措 这位多情的妨娘竞为你而死…。:“无花笑道;“一个从未接触过男人防女孩子,总是经不 得引诱的,她自觉死得很甘,你又何苦为她可惜。”

楚留香凝注他,四道“你真是个奇怪的人,无论多卑鄙,多可恶的话,你竞都能用最温 柔,最文雅的语调说出来。”

无花神色不变,又笑道:“你自也钢道我费了那麽多心血,盗取‘天神水’是为的什 麽?”

楚留香道“只因任老帮主和天峰大师都不是你轻易能杀死的,何况你还要他们死得不痕 迹,令人不致疑心。”

无花道“你说得正确已极。’楚留香道“在那石梁上,扮面天枫十四郎的,自然是你, 杀死‘天强星’末刚,以忍术遁入大明湖助·自然也是弥。”

元花道:冰错”楚留香叹道:“那日我在大明湖中见到你时,本已该疑心你了只可惜那 时我纵然怀疑世上每一个人,也不会怀疑到连琴声都不愿沾杀气的无花身上。”

无花微笑道“你不必难过每个人都难免有糊涂的时候。”

楚留香苦笑道“乌衣淹中,素心大师那痴呆的徒弟,临死前本已揭穿了你的秘密,只可 借她只说了个无中就死,更可横我始终认为她要购是梧桐购梧’,竞末想到她妥说的本是 ‘无花的‘无’。”

无花道;“我实也米想到她临死前神智居然又清楚起来,否则夜我杀死素心大师的时 候,就连她齐杀死了。”

楚留香道“但你为何要承死素心大师?”

无花道:“只要是和这件事有点关系的人,我就不能让他们活说话,你知道我做事向很 谨慎,从来不愿意冒险。”

楚留香道:“所以你也想杀我?”

无花叹了口气,道:“我实不愿意位牵连到这件事里,我早就对南宫灵说过,世上若只 有个人能揭穿我们的秘密,这人必定就是楚留香。”

楚留香叹道:“在大明溯上,在乌衣虑里,在那石梁上,你已动过许多次,你要杀我, 我并不奇怪,但你为什麽又杀蓉儿?”

无花道“我早就想到你必定要派她到神水宫去打所消息,所以我立刻想到你在大明湖畔 约会的人必定是她,你总也该知道,裁并不是个笨人。”

矩留香叹道:“一个人太聪明了,也并不是件好事。”

无花微笑道“你自已难道很笨麽?”

焚留香苦笑道“我现在习知道,我实在没有自已所想象中那麽聪明,否则我早就该想 到,到了必要时,铱必定会将南宫灵杀死灭口的。”

无花叹道:“我又何尝有自己历想象的那麽聪明,我以为只有南富灵一死,恢的线索就 全断了,再也不会牵连到我身上,否则我又怎楚留香道“这其中最大的关键,就因为他说出 你们乃是兄弟,若不是这点线索,我也不会找到这里来的。”

无花沉默了许久山腰的雾更脓了山风中已带来冬天的信讯,他身上只觉有些寒怠。

楚留香叹道:“我始终不能了解助是,你这样做,究竟是为了要报仇还是为了要争夺权 力?这究竟是你自己的主窟?还是令尊未死前巳留厂遗言要你这样做的”无花眉梢扬了扬, 道“你怎会想到先父有遗言留给我?”

楚留香道“伤既来到中原,你的忍术与刨法,自然是自令尊学到的,但他死时,你还 小,绝对学不会如此高深助功夫,这自然就是他将武功秘筑留给了你,你秘密收藏了起来, 连天峰大师都不知遗。”无花道“砌”楚留香道“所以我立刻想到,他不惜牺牲生命,炮要 你们投入少林和巧帮助门下,说不定要你们长大後,先接天下第一大派材第一大帮购门户, 再进一步而君临天下,这也许正是他自已心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所以才要你们代他来完成, 否则他又怎会督心情愿地死去:“无花又沉默了许久,微微一笑,道“你可知道我为什麽一 宣喜欢你?就因为你有头脑我常说只要认识你的,无论为友为故,那是人生大快事。”

楚留香道“如此说来我猜对了?”

无花微笑道“你猜的也许对☆也许措了,以後伤自己自然会知道的“。─”他忽然停下 脚步,转身面对楚留香,道“无论如何,现在你已揭穿了这个秘密,你想要怎麽样呢”楚留 香镊注他·良久良久,长叹道“你知道我从不顾录人,更不愿杀捌”无花笑道“但你也该细 道,现在你不系数,我却要杀你的”楚留香苦笑道:不错,伤只要杀我,使可通遥法外,只 固世上无花缓缓道“你是在等我出乎?”

获留香缀然道“我虽不愿如此,但这怕已别无选强助余地”两人不再说话。

他们知道该说的话,都已说完了。

山风更猛烈欧得他们的衣衫头发俱都飞起,他们的神情虽仍然安静而从容,但彼此间已 充满杀机。

突然一声霹捞击下,山雨慾来,大地更见萧瑟。

无花的双拳已在这声霹雷中,直击出去这正是名震天下少林神拳,他第一用的乃是本门 拳法,隐浑拳势,再衬上霹雷之威,当真有谅天动地之力苦非亲眼所见,怕谁也难以相信这 文跟温柔的无花,竞也能发得出如此刚猛的招式。

楚留香身形☆转左拿斜斩无花脏门,他这一掌看来乎乎无奇,与无花那拳的声威简直无 法相比。

但这平平无奇的章,却偏偏能特无花拳势化解开了。

无花身法展动·一块露露还未停歇,他已击出四拳降龙伏虎,无一拳不是少林神拳的精 华。

楚留香却又一一化开,而且连捎带打,犹有反击之力。

无花十八拳击出,竟然毫未能抢得先祝,右拳突然缩,等到击出时,只听“噬”的一 声,竟已变拳为指。

这一指弹出,却是内家的“弹指神通”,一缕锐风,急切楚留香右孵下的“期门”、 “将台”诸穴。

楚留香不必被他这─指点中,只要被指风扫及半边身子也将动弹不得,只伯立刻要毙于 无花左掌之尸。

但楚留香身子一斜─只不过轻轻斜了斜,强锐的指风,便堪堪只能扫他衣服过去。

他左草已腿到了无花胁下。

无花的功势,立刻就只好变为守势,右手编回,左手拍出时,已变楚留香横跨步,左肘 撞出。

无花得撤招变招活那问但见掌影飘飞,如狂风中漫天飞舞,正是少林外的绝技风萍 掌”。

顾名思议,这掌力已非以力见长,而是以巧取胜,掌势诡异飘忽,竟是虚多于实。

但只要他留招志出,立刻就被控留香招式封死。

他刻之间,佼巳换了“少林神拳”·“弹指种通”,“风萍掌”叁种功夫,室叁种功夫 或则猛,或尖锐或诡变走的路子绝不相同,但卸正都是当今武林小最负盛名·最具威力的武 功。

面楚留香所用的招式却是江湖中最普通,最平凡的,江湖中也不知有几千几万人能施展 这种招式。

但明明是同样的招式,到了楚留香的手里却不同了。

这些动作单独看来也许平淡无奇,但到了两人交手时,每一个动作都发辉了它不可思议 的威力。

无花有时简直想不通自己如此的奇授招式,怎会被楚留香这种平凡的动作化解的?不但 化解,还能反击又是一声霹雷击下,暴雨倾盆而落。

狂风、暴雨,大地呼啸,深山里黑暗得如同坟墓。

他们根本已瞧不见对方的身影,只凭零声来闪避对方的招式,但风雨呼啸,到後来他们 连对方的单风都听不见了。

霹雷击下,电光一闪,楚留香身形电光中一阀,无花身形却凌空飞起数千点寒屋刀口暴 雨般射了出去。

在如此黑暗中,要想闪避暗器,简直是件不可能的事,无花身形落下时,嘴角不禁现出 一丝微笑。

惊天动地的霹雷声中,楚留香似是发出一声惊呼。

接又是电光一闪。

无花任黑暗嘎忿促地陨息,大呼道:“楚留香楚留香你在那只听‘人就在他身历缓缓邀 “我在这显。”

仍佃并没有回身他只怂前路地果了半晌,然後垂下头,缓缓道:“很好我今日总算证实 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

他语声说得那麽平淡,就像刚证实的只不过是场输赢不大的缩博而已任何人也听不出他 已将生命投注在这场赌博中。

效留香叹丁门气,道“你虽已输了,但无论如何,你的确输得很有风度。”

无花发出卢短促助笑,道“我料胜了,会更有风度的,只可措达件事己永远没有机会证 实了是麽?”

焚留香溅然道“不错你的确永远没有胜的机会。”

无花悠然道:“作为一个胜利者,你的风度的确也不错,这怕是因为你已件惯了胜利 者,你像永远不舒服失败的时候。”

楚留香沉声道“个人若站在对方的这边,就水远不会失败的。”

无花忽然狂笑起来,道“我错了麽?……我若成功,又有谁敢说我做错了……”震耳的 霹雷,打断了他疯狂的笑声。

楚留香沉默了半胸,缓缓道“你为何不逃?”无花助狂笑已变为喘息道“逃?我是个会 逃走助人麽?”…一个人若想要享受成功·你得先学会如何去接受失败…一中他忽又狂笑起 来,道“无论多麽大的胜利,都不会令我喜欢得冲晕了头的,无论多麽大的失败,也不能令 我像只野狗般夹尾巴逃楚留香四了口气,缀然道“你的确并没有令我失望。”

无花道“你现在想要我的怎样?”

楚留香缓缓道“我只能揭穿你的秘密并不能制裁你,因为我既不是法律,也不是神,裁 并没有制裁你的权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