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03章 天一神水

作者:古龙

楚留香道“所以他才要这样做,教别人以为这五人乃自相残杀而死,而且韶死光丁,这 样,他们的门人于浆连报仇的对象都没有还查什麽?”

李红袖轻叹道“但他却末想到,这世上还有个专门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楚留香笑道“他怕实在没有想到。”

李红道“但‘他究竟是燃?每个人都可能是‘他’……现在,所有助线索都没有了你要 查,岂非真的像是要在海涝针?”

楚留香道“不错。”

身子突然飞起,向海水中跃了下去。

李红袖大声道“弥要于什麽?”

楚留香笑道“捞针去。”

只听“唉通”中,他身子已像鱼似的在海中消失了。被夕阳映成金红的海水甚至没有溅 起点水花。

李红铀跺脚道“蓉姐,你……你也不管他。”

苏蓉蓉幽幽道“这世上,有谁能管得住他?”

蓉蓉寻了块很大的帆布,将五具体都盖伎了。

宋甜儿这才敛走上来。

她右手提了盏制作精巧的灯,左手提了篮果子。

星光渐惭升起,海水亮得像是缎子,她们舒服地坐在轻凉的海风中,心里可一点也不觉 得舒服。

有五个陌生人的厂体在旁边没有人能感觉舒服的。

效留香已左了彻久还处海面有点渔火,就栗是海上的星光李红袖邮吟的笑了一声道“我 只希望他若要被人当做鱼摄去就好万’。”

亲甜儿晴嘻笑道“如果有人将他当鱼捉去,那个人定系你哥李红被瞪了眠眼睛,道“有 件很奇怪的事,我总是否懂苏州话明阴最好听了慈姐却不行说,广东话明明膝鸟叫但行人偏 简要讲。”

宋甜儿扮了个鬼脸,笑道“我知道你晤钟意听,所以偏要讲,气死你。’话未说完,整 个人突然跳了起来在中板上又叫又跳一样东西滑出了她袖子那是条鱼。

李红彻拍手大笑道“妙极妙极,总算有人替我出气了。”

只见焚留香不知何时已笑嘻唱站在那里,左手抓条鱼,右手里本地有条鱼,却已夜米面 儿的领于里。

宋甜儿脸都吓自了跺脚去拧他。

焚留香笑道:“刚刚我瞧见了一个你最想见助人你若拧疼了我,裁就不说了。”

宋甜儿去拧他的手已摸佐了他脖子,道“快说是谁?”

楚留香贬眼睛,他的眼睛就像是海上的星光。

他笑道“你最想见的人是谁?当今天下,谁的琴弹得最好谁的画画得最好?推的待做得 令人消魂谁的菜烧得妙绝天下?”

他话未说完,李红袖已拍手道我知道了,你说的是那‘妙僧无花。”

宋甜儿拉佐楚留香的手,道“你真的瞧见他了他在哪里?”

楚留香笑道“他个人坐在条船上,像是在吟经,又像是夜做持,我突然自水中钻出来 时,他那脸色只可惜你们没有瞧见。”

宋锻田道“你认识他?”

楚留香道:“我只见过他叁次,第一次,我和他喝了叁天叁夜的洒,第☆二次,我和他 卜了五天五夜的棋第叁次,我和他说了七天七夜的佛。”

他笑接道“说锦我自然说不过他,但噶酒他却喝不过我。”

李红袖忍不住道:“下棋呢?”

楚贸香叹了口气·道“我说和丁小这个和尚偏偏不肯。”

李红袖格格笑道“除了赐洒打鲤外,你怕什麽都比不过人楚留乔正包逆创邀至少吃饭我 比他吃得多些。”

李红袖笑得直个起粳米。

宋甜儿直拉他衣袖通“你怎麽不请他来坐坐?”

楚留香道“他本要来的仅我刚对他说这里有几个女孩子想见他,他就像是只中箭助兔子 般跑走了。”

宋甜儿酮起嘴道“但已经系和尚怕女仔做包野?”

睡留香笑道“就因为是和尚才怕,他若不是和尚,也就不怕了。”

李红袖娇笑道“他若不是和尚我保险他来得比兔子还快。”

苏蓉蓉温柔笑道“我听说此人乃是佛门中的名士不但诗、词、画、书,样样妙绝,而且 武功也可算是高手。”

楚留香道“岂只是高手·简直可说是少林弟子中的第高才只可措他……他实在太聪明 了·精通的实在太多,名也实在太大·是以少林天溯大师册立未来助草门时,竞选了个什麽 都比不上他的无相。”

李红袖道“像他这样的人,对这种事想来是不会在意的。”

楚留香柑掌道“不想李红袖竟是孙无花的钉颜知己。”

苏蓉蓉道“他自然不会和这件事有丝毫关系,你还瞧见别的人麽?”

楚图香道:“这些体都是从东面飘来的·东面海上的每一条船,我都瞧过了,除了无花 外,只有一条船是武林中人。”

苏蓉蓉道“什麽人?”

楚留香道“那条船上是‘写帮的四大护法,四大长老,以及他们新任的帮主,你可知道 任老帮主去年已死了用任帮主你猜猜是讹?”

苏落蓉道“谁?”

楚留香连道“你再瞧瞧看,他是我的朋友,酒量和我差不多,饭量随和我差不多,有一 天还为你画了幅像。”

苏蓉蓉笑道“就是他‘”苏葱蓉婿然道“他居然会做哼帮帮主可见江湖中风气已改不再 以老成持重为差,也不再讲究年龄大小,已开始注重人的才气,这倒是可喜可贺的事。’李 红袖道“南宫灵自然也不会和这件事有任何关系,所以……”楚留香苦笑道“所以我也汲法 子了。”

苏蓉蓉柔声道“你设法子最好,我也不想多管这种闲事。”

楚留香蹬那块腕布,道“你们想想,这五个人是否有什麽共同之点譬如说…─”李红袖 道“譬如说,他们都是人。”

荧留香苦笑道“除了这一点外,再没有别的了麽?你再愿想。

苏蓉蓉盈盈站起来,道:你们要想下舱去想,我去为你们泡壶浓茶你们想上夜也没有关 系,但谁也不准坚在这里吹风了。”

船舱建造得精巧而华丽,绝没有一寸地方浪费,也绝没有一件东西让人瞧不顾眼的”走 下楼梯是间精致的起居室,灯光慢慢照下来这锄黑的船舱里惭渐有了光亮。走在前面的楚留 香,突然停住了脚,就好像突然被根钉子钉在地板上再也动不得了。这舱中竞有了人,女人 只见她背向门,坐在楚留香乎日最喜欢的椅子上,从後面望过去,只礁见高挽的云留和一只 手,那是只绝美的手。

此刻这手上拿只杯子杯子里倒的是楚圈香平日喜欢喝助酒─她例是一点也不客气。

楚留香、苏蓉蓉、李红袖、宋甜儿,四个人都征在地板上,张大了嘴,都说不出话来。

这女子是何时进来的,他们竟全对;知通。

也许,她足夜楚留香已下海时进来,调能瞒得过苏蓉蓉、李红袖和米甜儿肋哥目,这本 事可也不小。

只听一个优美但玲摸的语声缓缓道贷来的,可是‘盗帅’楚留楚留香道“不错,在下可 是走措门厂?”

那亥人冷冷道“你汲有走错这是你的地力。”

楚留香笑道溉然怂我的地方,姑娘你却又怎会坐在这里?”

那女子道“因为我高兴。”

楚留香大笑道“这理由不错,实在不错。

那亥子道“此外,我还听说楚留香对女子是从来不会拒绝的。”

她突然转过椅严,面对楚留香。灯光就照了她的脸。

若说世上有种亥子的脸能使男人停止呼吸,那麽就是这女子的脸了,若世上有种女子的 服被能使男人的心跳停止,也就是这女子的眼被,现在,这双眼破正凝注楚留香。她悠悠道 “痕在,这理由够好了麽?”

楚留香呐呐道“不错,这理由突然变得够好了,太好了。”

他眼光终于能自这女子脸上移开,才发现她穿的是雪白的轻纱长跑,才发现她腰间感银 色的丝条。

那女子缓缓道“现在,你怕已知道我是从什麽地方来的了。”

楚留香吸道:“我宁可不知道。”

那女子道“为什麽?”

楚留香道“世上若有我不愿打交道的女孩子,那就是‘神水宫’门下。”

那女子突然站起来,转了个身,自架上取下了银壶,又满满倒了杯酒,楚留香心痛地叹 了口气,道:“我很想细道,你到这里来,除了喝酒外,还有什麽别的事?”

他面说,一面拉过那张椅子,赶紧坐下来。

那女子测乡。盯他的脸,一宇宇道:“傲慢、无札、冷酷。但却也有面点能令小始娘迷 的地方“。“你果然和传说中的样子分毫楚留香道“多谢……却不知道江湖传说中有没有提 到我另件那女子道“什麽事?”

蔑留香道“游行陌生的女子跑进我船舱,坐我的椅子喝我的酒戮常常会将她抛卜海左的 尤其足达女子自以为很美,其实艺口不太美的时候。’他舒服地伸长厂腿·推备欣赏这女子 生气的模洋。

这女子脸果然气白了,手也在抖。

李红袖赶紧走过去,自她手见轻轻取道了那金杯,婿然笑道“姑娘若要锌杯子,我去换 个铁的来。”

那女子脸色由青转白,由白转红,突然又展颜面笑,道“很好,你们都很有趣,但现在 说笑的时候已过了。”

焚留香道“伤难备哭了麽?”

那女子冷冷道“你若不还我那东西,怕连哭都哭不出来。”

楚留香道:“还你难道借了你什麽?”

那女子道:“你没有借自然没有借,天下的人都知道,楚留香从来不会向任何人借任何 东西的。”

她冷笑一声,道“你是偷。”

兹留香皱眉道“偷?我偷了你什麽?”

那女予道“天一神水。”

楚留香眼睛突然圆了,失声道“伤说什麽?”

那女子一宇宇道“天──一─神水。”

楚留香动容道“你是说,你们富里的天一神水被人偷去了”那女予道“我千里迢迢,来 到这里,总不会是骗你玩的吧??楚留香眼睛里射出畅快的光芒,哺哺道“妙极妙极,一切 事都变得更有趣了,却币知你们的‘天神水’被人偷厂多少?”

那女子冷冷道“不多才不过几滴,但却已足够使叁十个武林一流高手不明不白地命呜 呼,假如用法正确的话,叁十七个。”

苏蓉蓉轻轻拙了口气道“你认为那是他偷去的?”

那亥于笑道“除了‘盗帅’楚留香,还有谁能自‘神水宫’啼偷定一草木?”

楚留香微笑道“多承夸奖,如此说来,我若说未做此事,你足绝不肯相信的了。

”那文严道“你能使我相信麽?”

楚留香道“也许───也许能的。”

他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拉任了那女子的手道“至少,你得先让我带你去瞧样东西,我 可以保证这样东西狠有趣……非常非常有趣。”

那冷膜而骄傲的少女也不知怎地居然就这样被垃了出去。

苏蓉蓉四道“他着想拉女孩子的手,怕是没有人能拒绝舱。”

宋甜儿眨丁眨眼睛道“神水宫门下若都系男人就好了。”

李红袖笑道“女人也没有关系,不过最好丑一点。”

宋甜儿格格笑道“如能丑得像母夜叉则最为感激。”

帆布被掀了起来。

那尸身,在星光下看起来更是狰狞可怖。

楚留香道“你先看她你总该认识她吧?”

那女子目光疑注被人砍去肩的少女尸身,就像是瞧块石头似的,面上木然全无表情,冷 冷道“这水是神水宫门下弟子。”

矩留香终于吃了一惊,失声道“不是?”

那女子道: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种人。”

楚留香摸鼻予,像是刚被人迎面打了拳,苦笑道“我本来以为神水是被你们自己宫里的 人偷出来的,我本来以为就是她,但是现那女子玲冷道“现在你还觉得有趣麽”楚留香呐喊 道“这亥子既非神水宵门下,为何要作这样打扮,这自然水是她自己的意思,而是‘他将她 扮成这摸样,来引起别人的错觉。”

那女子道“什麽错觉?”

楚留香道“他要别人都以为札水份就是被这女子害死的,那麽,现存她既也死在札木分 手中切事便都可结束,他显然不想别人冉对这件事继续追究,这可怜的史丁就做了代罪羔 羊。”

那女于悠悠道“你这样,想必定知道他是谁了”楚留香哼了一口气道“但愿我能知 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