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06章 剑下一点红

作者:古龙

张啸林像是突然自梦中惊酸,哺哺道“有人麽是谁’这女刺容吃了一惊,像是怕掠动窗 外的人。

她没有说话,只是回过头来笑,脸上的黑巾已不见了,月光照她的脸,果然美丽动人。

张啸林故意睁开了眼睛,也不说话。

这女刺客甜甜地笑,甜甜地脆他,只纤纤玉手,竞开始去解前胸那长长一排扣子。

张啸林道“你…你这是……”这女刺客摆了摆手,叫他莫要说话,腰鼓轻轻一扭, 那黑色的紧身衣就像救皮似的脱了下来。

她紧身衣下,竟是空的,什麽都没有穿。

月光,立刻透遍了她象牙般的,赤躶的顺体。

张啸林似乎连气都已喘不过来,只觉得个冰冷、光滑、柔软,面带弹性的身子,已蛇般 滑进了被窝。

她身上攒种新鲜的肥皂香气,檬是刚洗过源。

肥皂的香气并不好嗅但奇怪的是,这香气从她身上发出来时,却已能够将人类最深沉的 慾望唤起。

她滑赋的身子,己蛇一殿缠住了张啸林。

张啸林哺哺道“半夜叁更,突然有个绝色少女,脱光了衣服·钱进你的被窝,这种故 事,只伯连最荒屑的文入都写不出来吧?”

这少女伏在他耳畔,银铃般轻笑耳语道:“一个男人有达样助艳遇,你还不满意?”

张啸林道;“你莫非是狐仙?是鬼?”

这少女妮声道“不错我正足狐狸要迷死你。”

张啸林身子突然科了起来·道:“老实说我…”‘我怕得很”这少女轻轻抚摸他,娇笑 道“莫要伯,狐猩就算练成了植·也是有尾巴的,你摸摸看,我有没有尾巴?”

她引导他的乎“。”

张啸林说“那─。─那麽你究竟是什麽人?”

这少女悄声道“冷公于怕你寂寞,特地叫我来陪的现在,你可以放心了麽?”

张啸林哺哺道“冷公子真好…。’你真好,你无论要什麽我都答应你。”

这少女道“奇怪,冷公于从来都是冷冰冰的,为什麽对你却偏偏这样好?难道……他有 什麽事要求你?”

张啸林道“嘿……”少女的身子迎合,道“好人,告诉我,你究竟和他说了什麽事”张 啸林道;“暖…”

少女的腰枝扭动悄声道“今天晚上,冷公子像是忙得很,是不是发生了什麽 事?…。.掌门户的那叁位长老为什麽一个也不见呢?”

张啸林道“咬。。─”少亥要推他·撤娇道“你不睬我,我也不睬你了。”

张啸林哺哺道“但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那少女轻笑道;“但现在你总得…─中话未说完,突然觉得全身郝麻了,什麽地方都已 不能动。

她这才真的吃了惊,失声道“你…”你这是做什麽?”

张啸林突然坐起来,笑嘻嘻地瞧她,道“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我再告诉你。”

那少女道:“我不是告湃过你,是冷公子叫我来的麽?”

张嘛林笑道:“冷公于派来的人,怎会从屋顶大爬下来?”

那少女迷人眼睛里已充满惊恐,道“伤……你方已瞧见了”张啸林道“抱叔得很,我不 幸是瞧见了。”

那少女道“你……你方为何石说?”

张啸林笑道“你没有叫我说蚜?何况我只是不愿别人来探我的秘密,但有漂亮的女孩子 要在我面前脱衣服我却是求之水得的。”

那少女咬牙道“你……你这恶鬼”张啸林柔声道“现在·你总该说了吧?”

那少女瞪他,眼睛里像是要冒出火来,嘶声道:“我恨不得杀了你”张啸林道“你不 说?”

那少女牙齿咬得直响,道“你不赶紧杀了我,必定会後侮的。’张啸林笑道:“好,你 不说,总有人能叫你说的。”

突然用绵被将她身子裹了起来,大呼道:“捉蚜”…’捉姦细”那少女脸色立刻惨自, 她未想到他竟真的如此狠心。

这时门外的黑衣大汉已冲了进来,齐声喝道“姦细在哪里?”

张啸林指床上的少女,道:“在这里,快送到冷公予那里去,仔细盘问她的来历。”

大汉们又谅又窖,但终究还是将那卷棉被技走。

那少女身子不能动·破口大骂道你这畜牲,你这狗,你……你不得好死的。”

张啸林轻轻强鼻子,瞒哺笑道;“有人将我当做色鬼,我还可忍受,但若有人要将我当 做呆子,我只好给他们个教训。”

那柳叶刀,还留在地上。

张啸林拿起来,瞧了瞧,皱眉道“这女子竟是天星帮的?天星帮怎会来到这里?”他思 索半晌,穿起衣衫,将那柄柳叶刀捆在腰带里,双局轻轻一振,就从那屋顶的小洞里钻了出 去。

然後,他伏介屋顶上,瞧了半购,哨陷道“她是从东面来的天屋帮原来落脚在东方。”

他展动起身形一家家的屋顶,就好像是飘浮的灰云似的,一片片自他脚下飞过去,晚上 的凉风,吹他的脸。

种迅速的快感,刺激他他觉得愉快得很。

屋顶,有各式各样的,屋顶卜,有各式各样的生活但又有谁的生活能比地更多聚多姿? 天地间十分膨静,大多数院子里都没省灯光只有偶而传来一两声婴儿的啼哭声夫妻的愿笑 声……除了这些令人擒快的声音外,自然也难免有怨偶的哗骂声,猫捉老鼠声,男子打酣 声,殷于落在碗中的清脆响声。

探夜时,在别人屋顶上乘风而行,这种愉快是没有任何事所能代替的,这令人有一种优 越的感觉。

仙喜欢这种感觉。

突然,他瞧起前面一个院落灯光通明,但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却似乎埋伏刀光人影。

张啸林陡地额佐身形,贿哺道“怕就是这里了。”

他隐身在屋脊盾,瞧了半晌。

只见个人自屋里走出来,吐了口痰道“叁姑娘还没有回来麽?”

角落阴影中助大汉应声道“还没有赎见。”

那人伸了个镶顾,道“奇怪,莫非出了什麽事了?”

屋子里有人应声道:“凭叁妹的机警,一定出不了事助。”

张啸杯突然将那柄柳时刀直掷出去,大喝道“你那叁妹已落入本帮手中,你们瞧办 吧?”

柳叶刀“夺”的钉在门板上。

屋予里突然窜出条人影,就像是一根射出乎的剑似的一身紧身黑衣,掌中一曰刨,青光 莹莹。

张啸林瞧他的身法,又吃了一慷:“这人的身手竟似还在七星夺魂左又挣之上‘天星帮 里义怎会有这样助高手?”

他轻烟般掠了出去,那黑衣人在身质紧紧跟。

他故意将身形败缓,回头一瞧。

月光下,这黑衣人的张脸竞像是死人的股般·但双小服腊月是尖锐明亮看来比他的剑光 更可怕。

张啸林这里习停了停,黑状人已种过来剑光飞舞,“阐网喇”,刹那问便已刺出二剑。

这叁剑非但义总义快,所刺的部位,更无一不是张啸林的要害,他剑法也许还不能算是 登峰造极仍出手的凶狠毒辣,江湖中巳很少有人比得上他眼睛里也闪动残酷助,缴兽殷的碧 光仿佛他生中最大的嗜好,就是杀人,他生存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杀人。

他探剑的姿态,也非常奇特,自手肘以上的部位,都像是没有动,只是以手腕的力量把 剑刺出来。

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他从不肯多费一分精力。

张啸林瞧他这死人船的脸,瞧他这独有的奇特使纫姿态“险头一动,突然想起一个人 来。

黑衣人手腕巧妙地运转,剑光自他手中刺出来,就像是爆射的火花,没有人能瞧得出他 的变化。

他在一瞬问刺出了十叁剑,张啸林已掠过四重屋脊剑光毒蛇般缠他,却始终沽不他助衣 裳。

这是比闪电还快的剑势这也是比闪电还挟的身法。

第十四剑刺出时,突然在张啸林咽喉前一尺外顿住,他剑势刺出虽急,停顿得还是那麽 自然,逐剑都不再有半分颤动,张啸林身形也突然顿使·两人面对面,竟似突然在空气中凝 结。

黑衣人碧绿的眼睛里射出了妖异的光,一字宇道“你不是株砂帮门下。”

他话音也是奇异而独特的,冷酷、低沉、嘶颐、短促,竞不像是自人类的咽喉中发出来 的,声音虽低颐,却有种直刺人心的威力,教人永远也不会将他所说的任何个宇忘记。

张啸林笑了笑道:“你怎知道我不是殊砂帮门下?”

黑衣人道“殊砂帮门下没有人能躲得过我十叁剑。”

张啸林笑道“你自然也不是天屋帮门下。”

黑衣人道“不错。”

话声中停顿的长剑突然直刺出去。

这剑侠得更是不叮恩议他长剑刺出,世上根本没有人能在尺的距离内将达剑闪开。

但张啸林却在他剑势将动未动时,便已掠开叁尺,他虽然剑便想刺穿张啸林的咽喉,张 啸林却不动怒反而笑道:“你既非天显门下,我也非防砂帮,你我两人,简直可说素不相 识,你为何还要杀我?”

他说了还不到叁十六个宇,而且说得很快,黑衣人却已又刺出叁十剑,剑势更狠、更 毒。

他索来不喜欢说话,只因他通常还未说话时,他攀中的这口剑已作了最简洁曲回答。

死这就是他通常给别人助答复。

张啸林微笑道“好迅急的剑法,好毒辣的创法果然不傀人称,中原第快剑\…。

好个嫂魂剑无影,中原一点红。”

仍没有答复,叁十六剑之盾,又是叁十剑。

张啸林仍然没有还手,仍然带微笑,道“劳求杀人手,但导一点红……江湖传富,都说 只要有人能出高价,就算是你的骨肉朋友,你也要杀的,这话可是真的麽?”

中原点红冷冷通“我没有朋友可杀”这句话说出,第叁次的叁十六剑已攻出。

张啸林微笑叹息道:“我久已听得有关你的种种传说,只可惜你不肯说话,否则我真想 找你聊砌,那岂非比抡剑动刀有趣得多。”

一点红长例突又顿住,摄人的目光瞬也不瞬地凝住张啸林,突然筋出白森森助牙齿,一 笑道“疆帅爱销魂,月夜暗留香””你是楚留香!”

这沈张啸林倒不禁征了怔·失笑道“你说谁是楚留香?”

点红道“在我一百四十四招杀手之下竞仍不还手,竞仍有微笑,这除了‘盗帅楚留香外 天下岂有第二个’张啸林大笑道“你也许说对了,我的确不喜欢武力,流血争杀,正是人类 所能做出的笨事中最笨的种。”

一点红目光闪动道“你从未曾杀人?”

张啸林笑道“体不信?”

一点红嘎声道“你从未杀人,又怎知杀人的快乐?”

张啸林道“你从未被杀,想来电石会知道被杀助痛苦,一个人若只能将自已的快乐建立 在别人的痛苫上,这种人也未免太无用了”一点红目中又爆射出火花。

他还未说话,突听有人大喝道“一点红,动手蚜你为何不动原来这时天星帮门下方进 来,四五个人都远远站灾一旁,只有条锦衣大汉跃上了屋脊,跺脚道“咱们出银子请你来, 可不是请你来说话的。”

点红连瞧都未瞧他一眼,张啸林却向他微笑道:“以他这样的纫法,阁下不知出了多少 银子才买到他一剑?”

锦衣大汉冷笑道:“出两分银子都已嫌多了,别人都说一点红如何了得,谁知他竟是个 见了人也不敢出手助懦夫。”

“儒夫”两宇才出口,突然剑光一闪,这大汉连叫声都未发出,便已倒下,咽喉天皮 上,深深沁出了一点鲜红的血。

只有一点鲜血。

星光下,只见他面容已扭曲,满头惧是黄豆般大的汗珠,虽然用尽气力,也再发不出声 音,只有野兽般喘息。

一点红,好厉害的一点红,竞连杀人都不肯多费半分力气,恰好刺要害,恰好能将人杀 死,那柄剑便再也不肯多刺进去半分。

一点红掌中剑缓缓垂下,剑央也只有一点鲜血滴落,他目光凝控因这滴鲜血头也不抬, 缓缓道“活的人,没有能驾我懦夫。”

逐沥徽弱的喘息声中,天星帮门萨惧已面无人包。

张啸林仰天长叹道“好个,兼人不流血剑下一点红。”

他缓缓掏出条雪白的丝巾,覆征那大汉腿上。

这时天星帮弟子方自纷纷大喝道:“一点红你“…你乎日也讲道义,怎地今日……今 日…。’一点红玲冷截口道:“我出卖的是刨,不是人谁若对我的人有所侮辱点有死了。”

天星弟子怒吼道“但咱们雇你来杀人,你为何不敢向他出手?”

一点红瞧了张啸林眼缓缓道“你们求我是为了对付殊砂帮,这人却非殊矽门下。

”“呛”的,剑入鞘,他竟跃下屋脊,扬长面去了。

天星帮弟子又惊又怒,突又有人赐道:“这人就是昨夜和冷秋魂捣鬼的,叁姑娘昨夜去 找的就是他。”

张啸林微笑道:“不错,此刻你们若想将她找回来,不妨去一耀快意堂……”语声中身 形已掠起,等到天屋弟子扑上来时他早已远夜十余文外丁,十五盏精巧的锅灯,巧妙地叠成 宝塔形,被一个圆筒般的闪亮铜灯罩,於是幻光就聚集成一条强烈的光拄。

这盏奇特的灯,本悬在那宽大助绿缄赌桌上,面此刻,这张宽大的路桌,竟被冷秋魂用 作型雹。

他竟将张啸林用棉被卷来的那少女,紧绍在这刑室上,那强烈的光拄正好照她苍白面美 丽的胎。

她双目平张瞪孔放大,神志已完全崩溃,整个人都在一种痴途虚脱的状况小,曰小不住 贿哺道:“我姓沈,叫珊姑……,我姓沈叫珊油……我是‘大星帮第于”。”我是‘天星 帮’弟子…。“玲秋魂就坐夜赌桌前那张宽大助椅予里,冷摸的顷容,没有丝毫表情,只有 目中闪动丝残酷的笑意。

张啸林刚走进来,摇头叹道“这狡猾的雌狠,看来竟已变成了绵羊她巴什麽都肯说了 麽?”

冷秋魂淡淡道“外貌再坚强的女子其实意志也薄弱得很,一个人若想要女子为他保守秘 密,那人想必是个呆子。”

张啸林叹道“这种冒险的容原水是女子适于做的,厨房里,摇篮旁才是她们该去的地 方,只可惜越是聪明的女了,反顺越不懂这道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