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09章 红颜祸水

作者:古龙

楚留香中禁骇然四下搜索一遍,也瞧不见任何奇异的痕迹,显见那人非但武功商极,手 脚的乾净也是天下少有。

楚留香瞧天鹰子的体,潞然叹道“我虽未杀你,但你却因我而死只因那人若非知道我要 来寻你,也就末必会杀你,只可惜你生前虽然辈握那秘密的关键,你臼已却不知道。”

到现在为止,左又挣,西门千,灵鸳于,札木合四个人唯一的共同之点就是他介四人想 必都是接到封信後才出门的,而那四封信,显见又必是出於同人之手,这就是矩留香此刻所 知道的唯一线贸。

要想揭破这秘密,他必须知道写信的人究竟是谁?那倍上写的究竟是什麽正午,太阳将 青石板的街道照得闪闪发光。

楚留香走在路上,脸上虽在笑,心里却已几乎绝望。

现在,左又挣、西门千灵赞于等叁人接到的书信都已失踪,和他贸关系最密切,唯一可 能知道他们行踪秘密的宋刚、杨松、天鹰予已被人杀了灭口,剩下的,唯有札木合处或许还 有线索可导。

但札木合出门时,是否将那书信留下来呢?就算楚留香已知道那人是谁,却又是否能在 黄抄万里,无边无际的大戈壁中,寻得他的踪迹?矩留香四了口气,索性走到临街的酒楼 上,饱尴了一顿人的肠胃被美食填满盾,心情也会开朗得多的。

两碟精致的小菜,叁杯暖酒下肚,这世界果然变得美丽多了,就连街头的一株枯树,都 像是有了生机。

楚留香凭窗下望,正带有趣的眼光,瞧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突然瞧见几条牵马的大 汉,扔一紫衫少妇,从长街旁边走了过来。

这几条人汉自然不能令楚留香感到兴趣,而这少妇却使池眼睛亮了起来她正是沈珊姑。

只觉得她沉张瓜于脆皱眉头满脸都是想找人膨烦的模样,那几条大汉却是汲精打采垂头 丧气。

在院南这一带威风凛糜·水可世的“天星帮”,如今竞要被人赶出济南城,这实在是件 丢人的事。

几个人走到街头那枯树下,似是商量了阵,大汉骑上马往东出城,沈珊姑却个人间西面 行。

超留香心念一转,抛下锭银子作酒钱,匆匆追了出去,转过街曰,便瞧见那裹在浅紫衣 衫里的诱人身子。

她肠体虽丰满,腰却很细走起路来,腰胶摆动得狠特别,带种足以令大多数男人心跳的 韵致。

楚留香远远跟在後面,满意地欣赏,动人少女的走路姿态,总是令他觉得赏心说目,愉 快得很。

沈硼勉却完全投有留意到他她纵然瞧见了他,也不会认得,只因楚留香己不再是“张啸 林”了。

她不伎向两旁店捕里的人询问,似乎在打听什麽人。

她走的路越来越窄,越来越脏,竟已走到这城里最低下的一角·楚留香不觉奇怪萄不出 她究竟要找谁。

像沈珊姑这样的人,走在这种地方,自然更引人注意,有些登徒无镶,简直已在指指点 点评头论足起来。

但炮却穷苦无人,满不在乎,别人瞧他一眼,她也用那双大眼睛去瞪人,还不时向人打 听问路。

她所问曲人似乎已在津里战了很久,有不少人都指点告诉她,所指的方向,是个小小的 山坡。

楚留香不觉更是奇怪:“这种地方,怎会有她要我的人”沈珊妨到了赃下,又在向个大 肚子妇人打听。

这次楚韶乔依稀听到他问的是“孙中圃可是住在上面,就是那画画儿的孙秀才。

”那妇人宜摇头,表示不知适,她身旁一个半大孩子却道:“妈,她说孙秀才·就是孙 老头蚜”那妇人笑道“哦你要找孙老头,他就在上面第七间屋子里,门口桂八纷门指购就是 好找得很。”

这孙秀才又是何许人物?沈珊姑为何定要找他?这济南城的贫民窟莫非也是什麽卧虎藏 龙之地?健留香先绕到第七闽屋于旁,从旁边个小窗子的窟窿奥瞧进去只见光线缀淡的屋子 里张破破烂烂的桌子旁,型个弯腰统背,满头白发的老头子,神情瞧来有种说不出的落寞萧 索之感·似是已对人生完全失去兴趣,他此刻坐在这里,只不过在静等死亡来临网巳。

这麽个风中残烛般的老头子,难道也会有什麽地方能引起沈珊妨的兴趣?楚留香实在想 不出。

他正在心中奇怪,沈猾姑已掀开门走了进去,目光四尸打量了一眼,又皱起了眉头,道 “你就是孙学圃孙秀才?”

那白发老头子面上什麽表情也没有,木然道“是,我就是孙学圃,问封两分银子,批命 一钱。”

沈珊纳眉头皱得更紧,道“我找的是画师孙秀才,不是算命的。”

孙学圃淡蹬道“拢就是画师孙秀才,只不过二十年前就改行了,妨娘若要画像,只伯已 来迟了二十年。”

沈珊姑眉结这才松开,道“你改行不改行都没关系,只要你真是二‘中前专替人画像的 孙学圃,我我的就是你。”

她面说,一面已自长授的衣袖中取出了一顾,维开在劲学围匝前的菜子上,眼睛盯孙学 圃沉声道“我问弥,这幅画是不是你画的?画上的人是澎?”

楚留香也想瞧礁这幅画,怎奈屋子里的光线太踏沈珊姑的影子又益柜画上,他怎麽也瞧 不清楚。

仙只能瞧见孙学圃的服仍是片空成既没有任何表情也不报丝毫情感,就像是个最拙劣的 顾师所画的白痴入像,他整个人都像是已只剩下一则躯骨顺早已没有灵魂。

他的眼睛根本没有向那幅酗踞眼只是空洞地凝注前方,以低空洞而单调的语音,宇宇道 “我币知道这幅画是谁画的,也个知退画上助人是谁?”

沈珊妨把揪任他衣檬,怒道:“你怎会不知道这画上明明有你的题名。”

孙学圃冷冷道“放开你的手,伤难道也和我一样?竟看不出我是个瞎予。”

沈珊始像是突然被人在脸上捆了擎,手立刻松开了,失声道“你“…你什麽都瞧不见 了?”

孙学圃道“我眼睛着还有一线光明,又怎会放下我的画笔,绘画就是我的生命,我早巳 失去生命,现在坐在这里的,只不过是一具活肋死面已。”

沈珊始果呆的木立了半购,缓缓眷起了那幅画但卷到一半,突又放开,目中又闪起一线 希望,大声道:“你虽己瞧不见面上人,但你也应记得她的,她是一个美人,你可记得你曾 经画过美人?”

孙学圃道:“现夜,我虽然是个又穷又老的瞎子,但二十年前.…二十年前我孙学圃却 是个鼎鼎大名的人物。”

他空虚暗淡的股上,突然奇迹般闪起了一路光辉,这骄傲的光辉,似乎使得他整个人都 复活了。他激动地接道“二十年前人订貉我比之为曹不兴比之为吴道于,普天之厂,哪一位 名门闺秀不短求我为她画像找画边的美人也不知多少。”

沈珊站嘶声道:“但这一个却不同。…你一定得相信我,无论你画过的美人有多少你必 定不会忘记她的无论谁只要瞧过她的股,都再也不会忘记。”

孙学圃果果突然道“你说的这幅画,可是宽两尺,长叁尺,画广的人可是穿倒有色的衣 服镊蓝边,脚下伏只黑色搬猫…。“也不知为了什麽,他语声竞突然颤抖起来。

沈珊姑卸大喜道“不错·就是这幅画我知道你必定记得的,你当然也必定会记得画上的 美人是谁?”

现在孙学圃整个人竟都颤抖起来,张空虚的脸此刻看来竟是惊怖慾绝嘶声道“你问的竞 是她……你问的竟是她……我”…我不记得她是谁我根本不认识她。…确根本没有见过 她。”

他双手扶桌子,桌子“格格”的购,他竟然阳路站了起来,跟地要夺路奔出门外。

沈珊姑把披回他,将他又按回椅上,厉声道“你是见过她的,是麽?你也记得她·是 麽?”

孙学圃颧声道“姑娘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贸只是个又穷又瞎的无用老头予,在 这里安静地等死,你何苦还要来逼我?”

沈珊妨“呛”的损出柄巴首,抵他的咽喉,厉声道“你不说,我就宰了你”孙学圃不停 的颤抖,终于大声道:勺萨,我说,她……她不是个人,是个魔亥。

”瞧到这里,楚留香心中也不荣充满了好奇。

画上的文于究竟是谁?和沈珊始又有何关系?她此来本是为了打听她大师兄左又挣的消 息,却又为何不辞劳苦的来找这老画师,追问画上这女子的来历?莫非这女子和左又锋的失 踪也有某种秘密的关系?而这老画师在为这女子画像二十年之後,竞不敢说出她的来历,他 为何要如此伯她?难道她真是个魔亥?只听沈珊始牌笑道“魔女?如此差丽的文子,怎会是 魔女?”

孙学圃道:“不错,她的确是美丽的我一生中见过的美女虽多但却再也没有个人能及得 ☆她,别人的美丽最多使你眼花但她的美丽却可使你发疯·使你宁可牺牲切,甚至不借牺牲 生命,只为求得她对你一笑。”

他虽在描述她的美丽语声中却充满了恐惧,似乎真的曾经瞧见有许多男子为了博她笑而 死。

楚留香暗叹道“若是太美丽了,有时的确也会变得可怕的,但我却为何总是遇不‘个美 丽得能令我害钢的女子?”

孙学圃已接道“我见她时,也不禁被她的美丽惊倒·当时势不像现在这般老丑而且还可 说是个溯溯美男子,也曾经有不少亥于,为我相思我都不曾顾但是她、…在她面前,我竞似 突然变成了她的奴隶恨不得将我所有的一切全都拿出来,全都奉献到她的脚沈珊姑扬了扬眉 道“世卜真有这麽美丽的女子麽?”

孙学圃叹道:“没有见过她的人委实难以相信这幅画,我自信还画得不错但却又怎能画 出她那醉人曲神采、谈吐……我简直画不出她美丽的万。”

沈珊妨道她找你,就是为了要画像?”

孙学圃道“不错,她见了我後,就要我为她画四幅像,我费了叁个月助功夫用尽我一切 智慧、心血,终于完成。”

他嘴角竞突然泛起一丝微笑,缓缓接通“这叁个月里,我天天面对她…。这叁个月真是 魏毕生最幸福的时刻,但叁个月後她……她…。”

说到这里,他嘴角助微笑又不见,面上又泛起那种惊怖之色,身子又不住蔑抖起来。

沈硼姑忍水位道;“叁个月後怎样?”

孙学圃道“叁……叁个月後,我将四瞩画完成的那天晚上,她备下一桌精致的酒桌,亲 自来为我例酒,赔我共饮,我神魂颠倒,不觉醉了,等死醒来月知道她……她…。“他喉结 上下牵功·声音个字个宇从他咽暇里吐了出来“她竞将我一双眼睛生生挖了去。”

听列这里後里的沈溯站,窗外的楚留香都不禁骇了一跳,过了久沈珊然才长长吐出口气 道:“她为什麽要这样?”

孙学圃惨笑道“只因我为她画过像後,她再也不愿拢为别的女人画像了。”

沈珊姑乎日虽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子,但听到这女子的确理与狠毒,掌心也不觉沁出 了冷汗,随购道“魔亥’…─这果然是个魔孙学圃道“我早已说过,她是个魔亥,无论谁占 有她,都只有不幸,姑娘你……你为何要问她?这幅画又怎会落到你手里?”

沈珊姑道:“这幅画乃是我大师兄左又挣的。”

楚留香跟睛亮,暗道“我猜的果然不错,这女子果然和左又镣有关系。”

孙学圃道“既是如此,她的来历,你为何不去问你的师兄”沈沥姑道“我大师兄已失踪 了。”

孙学圃动容道“失踪…·失踪以前呢?”

沈珊姑幽幽道“以前我自然也问过,但他却是不肯说。”

孙学圃道:“他既不肯说,你为何定要问?”

沈珊姑恨声道“我大师兄终身不娶,就是为了这女子,我大师兄生的幸福,可说都是费 送夜这女子的手里,为她朝思暮想,神魂颠倒,数十年从未改变但她却显然对我大师兄摸不 关心,她给我大师兄的,唯有痛苦而已。”

孙学圃道:“你要找她,就是为了要替你师兄报仇?”

沈珊姑咬牙通:“不错,我恨她……恨她。”

孙学圃道“你恨她,可是为了你很喜欢你的大师兄?若不是她,也许你早已成了你大师 兄的妻子,是麽?”

这没有眼睛的人,竟也能看穿别人的心事。

沈珊姑像是被针刺了力〉地坐例又站赵轻声道“拢和她,还有一个别的原因。”

孙举圃道“们麽原因?”

沈掘航道“税大师兄这次出门的前一天晚上,曾经接一封书信,然厢就坐在这画像前, 痴额助必了夜。”

孙算圃道“然质他出门後就没有回去?”

沈珊站道“不错,所以,我想我大师兄的失踪,必定和她有关系那封估说不定就是她搞 的鬼,稳能找到她,说小定就能找到大师孙学圃默然许久缓缓道“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叫秋云 素。”

“秋云素”这叁个字说出屋里的沈珊姑还未怎样,窗外的楚留香这一掠却当真非同小 可。

他忽然记得在天鹰子包袱里所瞧见的那短笺“还君之明珠,谢君之尺索。”

那短笺下的名字,岂非正是“云素”。

这封绝情的短笺,莫非并不是写给天鹰予的,而是写给灵理子的,灵蟹予“失踪”质, 天鹰子就和沈珊妨起了同样的怀疑,为的也是要找这女子。

想到这里,楚留香再不犹疑,飞身掠人了窗户。

沈珊妨只觉眼睹花,面前已多了个人。

她霍地後退,贴伎墙壁,厉声道:“你是谁?”

矩留香瞧苔她徽微一笑,通:“姑娘千万莫要吃惊在下此来,也正和姑娘的目的样,也 是来寻访这位狄夫人秋云素的。”

他的微笑,的确有─种使人安定的力量,尤其是使女子安定的力量,沈珊始果然和缓下 来,道:“你为何要找她?”

她瞧了楚留香两眼後,连身上的最後一分警戒之意都松懈了,仅一双眼睛却仍是瞪得大 大的。

楚留香却也细道她瞪眼睛,只不过是要在他面前显示她眼睛的美顾而已,并没省们麽凶 狠的意思。

所以他哺里也尽管支晤道“只因在下和秋云素也……”说到这里他已瞧清桌上购四。

他语声骤顿,整个人也全都呆仪。

这画上的女子,眉目宛然钥棚如生果然是人问的绝色这画上的女户党和他夜凹门于屋里 所瞧见的那幅同个人。

两门干屋里四照萧然只有这幅画,可见他对这女子必定念念不忘,他至今也是独身,船 必是为了她。

而灵鸳户竟为她出了家。

到目前为止,楚留香已知道至少有叁个男子为她神魂颠倒,那就是西门干、左又镣和灵 理子。

她若是写封信要这叁个人去为她死,这叁人想必也是毫不迟疑的去了。

而此刻这叁个人果然都已死了。

沈珊姑服睛盯楚留香,道“你认得她?”

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笑道:“我不认得她,幸好不认得她。”

孙学圃道;“不管你们是谁,你们都是来打听她的下落的,现在,我已经告诉了你们, 你们也可以走了。”

沈珊姑道:“她现在在酗里?”

孙学困赂然道“囱从那天晚上之质,我就没有再见到过她……或许我应该说,自从那天 晚上後,我就没有再听过她的声音。”

沈珊妨跺力道“你只是告诉我她的名字,那又有什麽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