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神剑》

第三章 人心难测

作者:古龙

原来王智逑、张义和另外一个叫吴诏云的,并称金陵三杰,吴诏云武功最高,掌中剑得 自点苍派的真传,人也很正派,张义人虽粗鲁,但无心,空自力大无穷,武功却不甚高,王 智逑除了轻功尚可观外,一无所长,反居金陵之首,江湖上人一提起粉面苏秦,谁都头痛三 分,皆因他诡计多端,眼皮杂,手面宽,官的、私的、黑道、白道,只要碰着他,无不被他 占了便宜去,但却无话可说,张义对他更是心服口服,吴诏云虽对他时有不满,但他们结义 在先,也只得罢了,什么也敬他三分。

他之所以结交熊倜,亦是别有用心的。当年萨天骥走时,并未交待任何事情,是故当时 镖局群龙元首,大家都想夺取总镖头之位,这时吴诏云、张义都是初人镖局,王智述便利用 此二人,取得总镖头之位,其余的镖师一气之下,也散了大半。

于是鸣远镖局偌大一份基业,眼看就要风消云散,哪知王智逑却另有手腕,他竟取得官 府合作,这样一来,鸣远镖局的业务,才又蒸蒸日上。

就在熊倜到镖局前不久,在浙、皖、苏交境处的荸山脚下,忽然出了一枝成形首乌,这 种东西本是天地间的至宝,哪知被一樵夫无意间得到,那樵夫终年劳苦,也不知道此物究竟 是什么,只想到一定值钱,跑到葯铺里,卖了几十两银子。

这葯铺老板,却是个官迷,得了此物,喜不自胜,带至江宁府去,想献给皇上,希望能 博到一官半职,好光耀门相。江宁府也想借此升官,但知道江湖人士听到这种消息,沿途势 必前来抢夺,他就把这难题交给鸣远镖局,让他将此物送至帝京。

鸣远镖局的镖旗虽能卖几分交情,但这种东西却大非别物可比,消息刚传出,王智述便 知道有许多人在动脑筋,甚至有些已归隐的前辈,也都来搅这趟浑水,皆因此物于练武之人 大有为益,王智逑即是再多计,也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尤其此物关系太大,万一失落, 真是不堪设想。

是故他一见熊倜,非但武功深妙,而且初出道,是个雏儿,容易瞒哄,就心中有了计 较,想利用熊倜,将这个至宝安送至京师。

于是他就用言语哄骗熊倜,要他一同押镖人京。

当晚,玉智逑大排筵席。金陵的鸣远镖局灯火辉煌,江宁地面成名的英雄豪杰,差不多 全被请到。

到场的豪杰们总有一、二十位,其中较负盛名的有东山双杰,王氏兄弟,长江的水路英 雄浪里神黄良驿,四通镖局的正副镖头,八手神刀客徐葆玉,飞燕子徐涛,以及江宁府省城 内外,一万多个靠横胳膀混饭吃的龙头老大,小山神蒋文伟,此外还有一些,也都是些成名 的江湖道。

粉面苏秦带着熊倜将这般人物一一引见了,而且将熊倜的武功夸得天上少有,地上无 双,大家看他只是年轻的小伙子,虽然知道他是星月双剑的衣体传人,但听着王智逑如此吹 嘘,心里多少有些怀疑和藐视,但看在金陵三杰的面上,对熊倜却也极力地恭维。

酒来酒往,大家喝得兴高采烈时,小山神蒋文伟忽然站了起来,高声说道:“各位兄 弟,今日承蒙王总镖头宠召,得幸识得了这等少年英雄,我知道大家一定很痛快,只是酒色 相连,英雄定必要配美人,你我众家兄弟虽不能称得上英雄,但也差不到哪里去,我主张飞 柬相传,把秦淮河上那些娘儿们都叫了来,大家在一块乐乐。”

他话刚说完,立刻就得到一片哄然附仪之声,有的竟鼓起掌来。

于是小山神更加得意,又说道:“听说那里的若兰有个妹妹现在也出落得像朵水葱花 似,把她叫来,和我们这位熊老弟正是一对。”

说完又是一声大笑。

笑声未落,熊倜叭地一拍桌子,站起来道:“你说话要放尊重,怎么自称是英雄,却说 出来这样不要脸话来?”

小山神蒋文伟,在江宁府也算得上是一霸,怎能受得了这样的话,也是一拍桌子,粉面 苏秦一看事情要僵,连忙站了起来,高声劝道:“算了算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什么话都好 说。”

哪知蒋文伟又加上一句:“朱家那两个臭娘儿们,老子有什么说不得的?”

熊倜蓦地一跃,身子从桌面上飞纵出来,竟使出苍穹十三式中的绝技,身形顿挫之下, 从人群上飞跃出去,落在大堂门口,指着蒋文伟说:“你这种不要脸的人,我也不用和你多 说,赶快跟我滚出来,让我教训教训你。”

熊倜初显身手,就震住了满堂群豪,连素以轻功著称的粉面苏秦王智逑,和飞燕子徐 涛,一看熊倜的身法,都暗叹差得太远,小山神蒋文伟看了也是心惊,但他到底是个成名人 物,在江宁府也是跺跺脚四城乱颠的人物,人家指名骂阵,怎能缩头不出呢?头皮一硬,他 可没有这份功力飞跃出来,众目所注之下,一脚踢开桌子,骂道:“敢情那婊子是你的大妹 子。”人也随着纵了出去。小山神刚纵出去,熊倜的身躯已盘旋在他头上,他慌乱之下,身 躯一矮,举手一格,一招“霸王卸甲”,但招式尚未用完,就觉得手已被人擒住,接着一阵 痛彻的痛苦,随即晕了过去。

王智逑这才跑了出去,一看之下,小山神的一条右臂被熊倜生生地折断了,不禁眉头一 皱,看了熊倜一眼,见熊倜仍然怒目注视着小山神,心中一动,想道:“这朱家姐妹定是和 熊倜有着深切的关系,不然不会别人稍一侮辱到她们两人,他就会如此的愤恨。可是我久在 金陵,朱家姐妹那里我也常去,怎会对此毫不知情呢?这倒要仔细打听打听。”

大堂里的灯火,把院子照得宛如白昼,这么多人站在院子里,竟没有一个出声发话的, 王智述看着倒卧在地上的小山神,想日后长的纠纷,但他为了要将成形首乌送至京师,其他 的任何事,他都不能顾及了,何况他在江宁府,官私朋友都极多,势力又非小山神能比,他 自信远能把这件事压下去。

于是他心胸一敞,开言笑道:“蒋文伟自讨没趣,吃了苦头,可是各位连带在下都沾了 他的光,得以能够看见武林中罕见的‘苍穹十三式’的绝技,各位别扫了兴,还是喝我们的 酒吧。”

他又吩咐镖伙道:“把蒋大爷用辆车送回去,告诉他的弟兄,什么帐都算在我姓王的帐 上,”众人一见,事情已了,既然事不关己,而且熊倜这一施绝技后,马上成了群豪争慾结 交的对象,于是他们蜂拥着熊倜,重回到堂上,众口纷纷,谈的莫不是赞熊倜的武功,王智 逑见计已得授,不禁心花怒放,把个熊倜更是捧上了天。

席终人散后,熊倜独身躺在床上,口忆他一天的遭遇,他仍是个默默无闻的青年,除了 朱家姐妹外,他的行为,没有影响过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影响过他,可是此刻,他却成了 人群中的英雄,已有两个人的终生,在他的手中改变了命运,而他的命运,也被别人染上了 鲜明的色彩。

于是他独自笑了。

挂在壁上的一盏并不十分明亮的油灯,昏黄的灯光透过纱帐照在他的脸上,经过这多彩 的一天,他的面容好像成熟多了,他翻了个身,左手掀开帐子,右手朝那油灯一挥,灯火立 即熄了。

屋里顿时暗了下来。

熊倜击伤小山神的事,第二天就传遍了大江南北,大家都知道熊倜的名字。

这些都是王智逑早已料到的,等到这消息已经散开了的时候,他就决定动身启程,他自 然先和熊倜说好了可是他的一切打算,和他真正的计策,除了他自己本人之外,谁也无法知 道。

就在他们要走的头一天,江宁府来了两个江湖上有名气的人物,是江苏虎邱飞灵堡的东 方兄妹,出尘剑客东方灵,和他的妹妹粉蝶东方瑛。粉蝶东方瑛,除了剑法不弱,还凭着灵 巧的心思,打造了儿个奇怪外门暗器,而且疾恶如仇,碰到她手底下的恶徒,十九难逃公 道,不像她哥哥,什么事都是仁义为怀,得饶人处,总是网开一线。

以此两人之声望,居然会来拜访熊倜,这倒是出乎粉面苏秦的意料之外,他心中一则以 喜,一则以惧,喜的是熊倜居然惊动了如此人物,怕的是熊倜,一个应付不来,他所苦心策 划的一些事情,非但不能实行,而且反而弄巧成拙了。

王智逑很慎重地去找熊倜,告诉他有两个如此的人物,就要来看他了,而且还再三叮 咛,千万不可任意行事。

黄昏,秋阳已落,晚霞绚丽,灿烂的大地多彩辉煌,东方灵白衫白履,带着一身粉红劲 装的东方瑛,轻骑简从,悄然来到鸣远镶局。

东方灵和粉面苏秦王智逑、断魂剑吴诏云都有一面之缘,所心以一见面就拱手向王智逑 笑道:“有劳总镖头远迎,实是中难安,小弟也实是冒昧,骤然就来打扰,还请总镖头海 涵。”

王智逑道:“堡主近来可安好,怎么对小弟说这等话,像堡主这样请都不能请到的,今 日能光临敝局,小弟真是高兴极了。”

说完他一看粉蝶东方瑛还远远站在那边,连忙说道:“那边站的,想必就是东方女侠 了,赶快请过来,让小弟见见久仰大名的女英雄。”

东方灵笑着谦虚,招手将东方瑛叫了过来,东方本是世家,家教极严,东方瑛虽是个天 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子,唯独对于哥哥,却是怕得要死。

此刻她站在东方灵身后,一副规规矩矩的样子,谁也看不出,她竟是江湖中出名难惹的 人物。

进到堂上,王智逑这才将熊倜引见给东方灵兄妹,说道:“这位就是武林中的泰山北 斗,江苏虎邱飞灵堡的东方堡主兄妹,这就是近日来传名江湖的熊倜,希望你们多亲近亲 近。”

熊倜很谨慎,但毫不慌张地和他们客套一番,仔细地打量东方兄妹,见东方灵才三十岁 不到,生得俊秀已极,尤其是丰神潇洒,真是飘飘有出尘之慨,不愧名为出尘剑客。

而东方瑛却二十未到,熊倜见她身材炯娜,面孔却不敢仔细打量,只觉得她两道眼光, 宛如利剪,只盯着自己,吓得他赶紧低下头去。

东方灵将熊倜也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忽然笑道:“兄弟近日听得江湖过客传言,说江宁 府出了个少年英雄,心里高兴已极,恨不得马上能得见高人,像熊兄这样的人物,兄弟走遍 大江南北,倒真是头一次见到。”说完,朝着东方瑛一笑。

东方瑛却也连忙低下头去,红生双颊,竟像羞得抬不起头来。

粉面苏秦是何等人物,两眼一转,心下当时恍然大悟,暗笑道:“好个出尘剑客,我当 他真是英雄相惜特地来拜访熊倜,却不知他是替妹妹来找妹丈的,你既有此心,我也不妨起 起哄,落得皆大欢喜,若熊倜真成了东方堡主的好妹夫,那我的那趟镖,不必再用别的花 样,就蛮保险的了。他思量至此,于是他笑着附和道:“堡主的眼光果然不差,我这位贤弟 不但武功没得话说,而且文才也好,真可说是文武双全了。”

东方灵哦了一声,盯了东方瑛一眼,看见她那副样子,不禁笑了,他们兄妹感情素好, 这次来访熊倜倒真被王智逑料中了,是想替他的这位妹妹找一个如意的郎君。

由于东方瑛人既聪明,武功又高,再加上是出名的刁蛮性子,平常的人,她不会看在眼 里,东方灵本属意天山的神龙冷如水,只是东方瑛却一万个不愿意,只要她看到冷如水,就 想尽方法避开他,而冷如水,也永远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这样东方灵也是无法。

所以他听到江宁府出了个少年英雄,端的十分了得,他马上就想起来妹妹的终身大事, 这才带着东方瑛直奔江宁。

他一眼看到熊倜,就知确非凡品,可是他心里还是在想:“此人年纪太轻,最多也只有 十六、七岁,只怕不太好……”转念又想:“但两人若是相配,看我妹子的样子,又非无 意,那么年龄又有何妨?”

须知越是生性倔强的女孩子,反而会喜欢较温柔的男孩子,东方瑛久历江湖,所见到不 是赳赳武夫,就是些生具奇僻个性的人,是以她一见熊倜,在温柔中不失男儿本色,而又是 个英俊的少年,就一见而倾心了,这就是人的缘份。

可是熊倜却茫然不知这些,他的心里,已经被若馨占去了一半,另外的那半,也俱是复 仇与雪恨,扬名江湖的壮志,已不再有多余的地方,来容纳东方瑛的这一份柔情。

他尽量避开东方兄妹对他投来的目光,心中杂乱地在想一些事,连他们所说的话,也没 留心听,粉面苏秦口才虽佳,却不是东方灵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人心难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穹神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